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九章 作者 ︰ 風光

第四章

靈心與劉公公在司禮監復查無誤,又被送回了織染局。畢竟她確實是走正當管道進宮的,即使中間靠奚辰作弊摻了不少水分,不過在身分上完全沒有問題。

只是便如曲如雪所說,宮女于深夜在宮內游蕩,是內規所不允許的,所以靈心也受到了責罰。

原本只是扣下月俸,加重勞務的小事。但宮廷原就是個斗爭不斷的地方,尤其靈心在甄選宮女時出眾的表現,就已經惹來許多嫉妒,加上趙公公對她很不滿,處處打壓,這次落井下石的好機會,眾人當然不會放過。

于是,許多織染局的宮女們,都把自己手上的工作丟給了靈心,時不時還嘲諷譏笑她一番,令靈心每天都過著烏雲罩頂的日子。

但是這都不是她滿腔抑郁、心情不好的原因。最重要的是,奚辰那日見到曲如雪的表現,太讓她失望了。

不僅僅是對奚辰那麼容易被美女勾引而失望,而是她忽然了解到自己在奚辰心中好像也沒那麼重要,隨時可以被一個美女取代,他接近她果然只是想利用她的能力,對她這個人的感情卻沒有她想象的深。

她以為……她真的曾經以為,奚辰對她和對別的女人是不一樣的,就好像他在她的心里,也慢慢的有了重量一樣。

即使他是一只鬼,她最怕的鬼。

靈心不得不承認,在長期且頻繁的相處之下,她對奚辰除了怕,還有著莫名的仰慕與迷戀,畢竟他身為一只鬼還是很帥,而且輕而易舉幫她解決了平時被其他鬼魂恐嚇的麻煩。更重要的,他雖然一開始找她也是想請她幫忙,但在知道她膽小如鼠後,果斷的停止了這個想法,而是自己費盡心思另闢蹊徑,想找到自己的肉體。

他應是不希望她擔著危險幫他吧?靈心以為他這種態度是出于好感,而且是男人對女人的好感,想不到居然是她會錯意,這如何叫她不沮喪。

所以,靈心本能的開始躲起了奚辰……其實也不算是躲,鬼魂是無所不在的存在,哪里躲得過?她只能賭氣不理他,一方面是對他在井邊時見死不救仍有怨念,另一方面她還需要一點時間,替她夭折的少女情懷療傷。

“靈心?”奚辰已經在她身邊繞了兩天,但靈心只是陰沉著一張臉,平時明亮的圓眼也失去了光采,一句話也不跟他說。

她辛苦地抱著一大捆白布,準備拿到局內由師父分類染整,個子原本就嬌小的她,整個視線幾乎都被白布給擋住,她索性當作沒看到他,自顧自的工作著。

奚辰哪里看不出來她在生氣,但他卻不明白她究竟在氣什麼,尤其他早已將她納入心腹範圍,如今他的心腹正在做著顯然超出她能力所及的工作,叫他如何能袖手旁觀?

靈心好不容易把手中的布搬到指定的地方,回到織染局庫房的角落,正在伸展自己的身子,苦著臉看著山一樣高的工作量時,幾名宮女和雜役不懷好意地走了過來。

其中一名宮女揚高了眉,趾高氣昂地說道︰“靈心,既然你都要搬這些布了,就幫我們把染料一並搬進去吧。”

一名雜役笑嘻嘻地指著不遠處一包包的染料,看得靈心眼楮差點凸出來。開什麼玩笑!放在現代那幾乎等于一包包的水泥,搬個布匹就快耗掉她半條命,還要搬染料,真當她女超人了?

“還有啊……”另一名宮女也假意嘆了口氣道︰“反正你搬完染料,還要再走出來對吧?那你就順便把那些染好的布一件件收齊折好,放到布庫里吧。”

這個吩咐,更是讓靈心的臉蛋都扭曲了起來。這名宮女說的工作量,幾乎是五個人一整天的工作量,何況布是源源不斷的染出來,曬干了一件還有一件,她根本不可能整理得完,而眾人自然是知道靈心脾氣溫和,現在又正在受罰,才如此肆無忌憚。

面對這樣的刁難,靈心終于受不了,忍不住回嘴道︰“這些是你們的工作,不是我的,為什麼要我來做?”

開頭說話的那個宮女面色一變,斥喝道︰“你做錯了事,就是要受罰,區區一點工作量就受不了了?”

“我受的處罰自有定量,卻不是由你們來決定的,你們只是把工作推給我!”靈心不甘心地道。

“推給你又如何?你去告狀啊!看誰會站在你這邊。”一干宮女雜役笑了起來,完全不把靈心的反彈當回事。

不過靈心沒有反抗之力,並不代表另一個人沒有。奚辰從頭到尾把這件事看在眼里,一股莫名的憤怒之火瞬間由他的心中燃起。靈心是他在罩的,現在居然在他面前受了這麼大的委屈,而且這個委屈還是因為幫他而引起的。

他以前在當二皇子時,對于下面宮奴一些爭權奪利或是排除異己的小動作,往往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因為他知道這種事在所難免,這樣的競爭也能造成一些扶優汰劣的效果。

可是發生在靈心身上,就是不行!

明明是大白天,庫房突然陰暗了起來,四周也刮起了一陣陣的陰風,這陡然改變的氣氛,令每個人都詫異不已,有的體質比較敏感的,甚至雙手環抱著自己打了個冷顫。

就在這詭譎的瞬間,一抹身影幽幽出現,長發無風自飄,慘白的臉七孔流血,還爛了半邊身子,卻是奚辰所化。

“你們敢在織染局里欺負人?納……命……來……”奚辰化身的鬼魂陰慘慘的說道。

不知是誰先發出了尖叫聲,率先逃離了庫房,剩下人腿軟的腿軟,哭嚎的哭嚎,全部連滾帶爬地跑出去,唯獨靈心仍呆站在原地。或許是她被嚇多了,比其他人多了一些抵抗力;又或者她親眼看到那鬼是奚辰發飆變的,她相信奚辰應該不會害她,所以即使眼淚已在眼眶中打轉,就快流出來,仍是硬生生忍住沒有大哭逃跑。

嚇走了不相干的人等,奚辰也恢復了原本翩翩美男子的樣子,只是臉色有些難看,目光變得有些晦暗。

靈心哪里不知道奚辰是在為她出頭,若沒有他這麼一嚇,她就算一天十二個時辰都待在織染局,也會有做不完的活兒。這下那些奴僕應該知道靈心有個鬼守護,短時間不會再敢來招惹她了。

他不是不管她了嗎?怎麼又來幫她。靈心的思緒當下矛盾了起來,怯怯地往他的方向看去,卻被他身上的變化嚇了一大跳。

“你……你怎麼變得透明了?”靈心捂著嘴,瞪大了眼看著奚辰。以往的他行體十分清晰,但現在看起來不僅顏色變淡了,更給人一種有氣無力的感覺。

“怎麼,終于說話了?本皇子以為你再也不理本皇子了。”奚辰橫了她一眼,架子仍是擺得老高,但語氣中的賭氣卻是明明白白。

“我……我只是因為……”靈心性子單純,被他這麼一說,還真有些內疚,尤其理由還很難以啟齒,所以她只能期期艾艾地揉著袖子道︰“那日我被劉公公帶走,你卻只顧著看美女,我以為你根本不在意我,所以我覺得很難過……”

這簡直是污辱奚辰的人格,讓他氣得都冷笑起來。“說你笨你還不承認!本皇子若不在意你,會耗費元氣幫你出氣嗎?”

“耗費元氣?”靈心心頭一驚,難以置信地望向他。“難道你方才那樣幫我,會耗損你的元氣嗎?”

“廢話!鬼魂要主動現身讓人看到,本來就會元氣大傷,這是天道的規律,否則每個鬼都可以隨便現身嚇人,那凡間不就亂了套?”目前算是半個鬼的奚辰,自然也會本能的知道一些天地法則,就是不知道這丫頭這麼笨,在武仕書這樣的人身邊混了這麼久,她居然連這種地府常識都不知道。

其實這也不能怪靈心,因為她天生陰陽眼,鬼魂不需要耗費元氣就能讓她看到、與她溝通,自然她也不知道鬼魂要主動讓一般人見到,必須付出極大的代價。

瞧她慚愧到頭都快埋到胸口里了,奚辰才沒好氣的把前因後果說明了一下。

“而且本皇子會注意曲如雪,是因為你沒發現堂堂一個大皇子妃,深夜出現在那鳥不生蛋的古井邊,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嗎?反正她看不見本皇子,本皇子當然要好好的觀察她一下!”

今天算他善心大發,平時他做什麼事,哪里需要向人解釋?

而他的這番話,卻是讓靈心當下抬起頭,面露欣喜地道︰“所以你不是被她迷住了?”

“迷個屁!”一向講求形象的奚辰,忍不住也飆了一句粗口。“本皇子認識曲如雪十幾年了,要被迷住早就迷了,還會等到現在?”

“原來是這樣……”懸得高高的心一下子放下,靈心忍不住拍了拍胸口。

他不是不在意她,只是為了追查嫌疑犯而被轉移了注意力。這個認知令靈心心花怒放,連她都不明白這瞬間的心情轉變,是因為她對他的情愫,竟已遠超過自己所想。

瞧她的反應,奚辰的心里也好受了點。別看他傲氣,這幾天靈心丫頭不理他,他的心情不會比她好多少,這樣的冷戰他可不想再繼續下去。

所以他明明介懷得要死還是要擺個姿態,要讓她知道這太陽是繞著誰轉的,“哼!早知你如此駑鈍,本皇子也不需要耗費元氣幫你,居然還被你冷落了幾天!你知不知道,要是再來幾次這樣的事,本皇子魂飛魄散都是有可能的,這樣你還敢質疑本皇子不在意你?”

“我不敢質疑了!”靈心眉開眼笑地道︰“我現在知道,你很在意我了!”

“你……”奚辰被她堵得啞然,確實他是在意她的,而且很在意,但一向驕傲的他哪里會直接承認?不過不承認的話,也解釋不了他為什麼要大費元氣幫她。結果就是這麼一句問話,當場令他下不了台。

“哼!”奚辰索性一個轉身,消失了蹤影,不想再面對這尷尬的場面。

風水輪流轉,這下換奚辰不理靈心了。

接連兩天,奚辰都沒有出現,令靈心擔心極了。他離去前那半透明的身影,說明了他受創不輕,現在不知道恢復得怎樣了?

但他不出現,她根本沒有辦法找到他,早知道前世就先去學個觀落陰什麼的,也好過現在只能窮操心。

靈心只能做足了準備,希望在奚辰出現時能給他一點幫助,否則她真是連覺都睡不好。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節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閱讀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