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八章 作者 ︰ 風光

“趙公公,我通過了嗎?”靈心見趙公公太過震驚久久沒有回應,忍不住問道。

“通……不!等一下,你說的資料,我還要找人核實一下。”趙公公其實已經信了八成,不過他不相信靈心知道的比他還多還廣,非得再刁難一下不可。

至于參與了整個過程的奚辰,其實已經很不高興了,他突然又啟口,在靈心身旁說了幾句話。

靈心表情揶揄地覷了下趙公公,才幽幽說道︰“趙公公是出題的人,難道還不知道答案的真偽?不如我再說一個,司禮監太監趙德成公公,江蘇江陰人,丙寅年入宮于司設監,平生喜愛各式珍寶,曾與某知州胡大人合作開設寶光賭坊……”

“行了行了,別說了,你通過了!”趙公公听得一身冷汗,再讓她說下去,他趙德成做過什麼虧心事都要被抖出來了。

听到自己通過了,靈心心服口服地望著奚辰,低聲道︰“你真是太厲害了!該不會連宮里掃茅廁的人你都知道吧?”

奚辰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關于“官房”,每個貴人各自有各自的宮人處理,至于內廷的茅廁,內監設有五百淨軍,淪流打掃,而管理這五百淨軍的是大太監薛朝欽,丁戌年入宮……”

靈心眼角抽搐。“見鬼了,你連這都知道?”

“你這不就是見鬼嗎?”奚辰得意地慢慢飄了開去。

終于,趙公公平復了心情,清了清嗓子後便宣布道︰“好了,方才通過的人,會依表現分發到各個官署,特別優秀的咱家會報上去,讓各宮娘娘和皇子公主先挑選……”

他急忙要結束今日的甄選,天知道出了靈心這個怪胎,他即使又恨又氣又忌憚,卻拿她沒辦法……等等!真的沒辦法嗎?

趙公公突然靈機一動,看著靈心陰惻惻地奸笑起來,話鋒突然一轉。“至于七十五號,你的表現最好,咱家就給個方便,把你分到織染局好了。”

“織染局?”靈心根本不知道這個地方,看向奚辰,奚辰卻皺起眉頭。

“織染局就是替宮里的貴人們染布,這工作很簡單的。”簡單歸簡單,卻時常要抬重物,可不輕松啊!“看咱家對你多好!只不過到了織染局,那織染局旁有一水井,听說服侍二皇子的李公公墜井溺死後,那里就常常出些怪事,你可別亂闖啊。”

靈心听得臉色發白,趙公公顯然把她分到一個鬧鬼的地方,這叫陰陽眼的她情以何堪啊!好不容易由紙扎店躲到宮里,難道仍是逃不過命運,只是換一批鬼而已嗎?

“不……”她才剛開口,奚辰便唰的一聲出現在她眼前。

“答應下來!”他現在才知道李公公墜井身亡了,這其中必定有蹊蹺。

“很恐怖耶……”她來宮里可是想調查人,不是想調查鬼啊!

“答應下來!”

“萬一鬧鬼怎麼辦……”

“那鬼不會有我恐怖,答應下來!”

靈心打了個冷顫,奚辰若要嚇她,她還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只能哀怨地把拒絕的話吞了回去。

趙公公看出她怕了,得意地笑道︰“當然你也可以拒絕,不過這宮女的資格可能就要取消。”

“我……我去!”靈心幾乎是在奚辰陰沉的目光下,答應了這項工作。

待一切底定,趙公公也離去了,有幸錄取宮女的人,留在現場吱吱喳喳,為自己的未來感到既期待又害怕。

此時一名宮女見到呆立在當場的靈心,站在那里喃喃自語,那表情簡直復雜到難以形容,不由走過去拍了她一下,問道︰“靈心啊,你錄取了,但表情怎麼這麼奇怪,是開心還是難過?”

這可問到重點了!此時的奚辰正在替靈心洗腦,那織染局附近的水井一定有問題,因為李公公便是害死了他的人,她到織染局簡直是最佳的安排。

可是……可是她怕啊!那李公公顯然是冤死的,她躲都來不及了,還要自己湊上去,簡直是要她的命啊!

一入宮就有了線索她應該開心,但這線索卻又讓她百般難過,自然臉上的表情連自己都無法控制,只能怪得出奇了。

“我……我……我既開心又難過,你教教我要用什麼表情啊?”

當宮女的頭一個月沒什麼大事,就是先熟悉一下環境,接受一些宮女的禮儀課程,因此在織染局的頭一個月,靈心大多只是學東西兼站著看而已,沒什麼重活兒。

然而在她看了好些日子,摸清了禁衛軍巡邏的班次,還有那個傳說中大家都不敢靠近的井之後,她終于要出動了。

由于織染局是一個大爛缺,沒有宮女願意來,這次新進宮女更是只來了五個,除了成績最好的靈心,其余四個人都是成績墊底的。所以分給織染局宮女的房間,以往都要三、四個人一間房,這次居然能夠一人住一間房,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也方便了靈心的行動。

月黑風高,靈心悄悄地出了房,躡手躡腳的出了門,她機靈地閃過了巡邏的隊伍,終于來到了織染局外。

她沒有走進去,而是繞到後頭,接著穿過了後院,來到接近宮牆邊的地方,戛然止步。

不遠處,一座水井赫然出現,上頭已用木蓋子封住,還有些燒紙錢的痕跡,便是傳說中李公公失足墜井的地方了。由于李公公是個小人物,失足還是人為沒有人計較,不過畢竟不是正常死的,鬧鬼的消息甚囂塵上,司禮監派人做了場小法事,卻仍掩蓋不住謠言,只好把井給封上。

靈心這幾日也旁敲側擊的打听過,只是听到的結果讓她越來越害怕,要不是為了奚辰,打死她也不想靠近這個地方。

“有什麼感應嗎?”奚辰問。

“沒有。”靈心吞了口口水,“那你有看到什麼……呃,同類嗎?”

“武仕書說過了,本皇子不是陰魂,就算看到了,李公公也不是本皇子的同類。”奚辰沒好氣地道。

兩人對視一眼,奚辰朝她揚了揚眉,靈心即便心跳到快飛出胸腔了,也只能硬著頭皮來到井邊,拿出一把冥紙,在空中揮舞起來。

“李……李公公,我是來幫你忙的人,你你你能不能現身一下,有冤訴冤,有仇也要說出來才能找人替你報仇啊……”

靈心幾乎是含淚說完這句話,雖說奚辰在旁邊可以壯膽,但回頭想他也是個鬼,那稍稍壯起來的膽子又全飛了。

在那兒搗鼓了半天,卻什麼事都沒發生,靈心松了口氣,轉頭無奈地看向奚辰,卻見奚辰的眼神越來越凝重,表情也越來越嚴肅。

“來了。”他說。

靈心倒抽了一口氣,瞬間跳離井邊一大步,果然就在她站立的地方旁邊,一個太監的陰魂不知什麼時候已然現身,渾身濕淋淋,脖子上還有一抹傷痕,擺明了就不可能是墜井自殺。

把人叫出來,就沒靈心的事了,她飛快地沖到了奚辰身後,隔著一個半透明的生魂總比直接面對一個橫死的厲鬼要好。

奚辰抓緊了時機,啟口問道︰“李公公,本皇子因你下毒而成了生魂,你告訴我,是誰毒害本皇子的?本皇子的身體又在哪里?本皇子知道你是被滅口的,凶手便是你身後那個主使者,若你說出來,還有替自己洗刷冤屈的機會!”

原本只是靜立垂首不語的李公公,赫然抬起頭來,正要說什麼,突然嗖地一聲又消失不見,讓靈心及奚辰一陣錯愕。

“你是哪宮的宮女?這麼晚在這里做什麼?”一道冰冷的女聲在靈心背後出現。

靈心嚇了一大跳,猛地一回頭,便看到一名身著華服的艷麗女子,趾高氣揚地質問著她,女子左右各有一個太監提燈,可見她身分不凡。

“我我我……”靈心為難地看向奚辰,卻見奚辰怔怔的看著艷麗女子,表情還有些震驚,根本無暇理會靈心正在被質問。看來她只能靠自己了,于是她靈機一動,面露尷尬說道︰“我……呃,奴婢是織染局新進的宮女,因為早上有東西落在織染局,現在回來找,結果找不到,不小心就找到這里來了……”

那艷麗女子冷冷地看著她,似在分辨靈心話語的真偽。“你叫什麼名字?”

“奴婢靈心。”

“知不知道本妃是誰?”

靈心偷偷覷了下奚辰,怎麼趙公公那關過了以後,還有人問她誰是誰啊?然而唯一能幫她的奚辰,仍是專注的凝視著艷麗女子,令她心里莫名地不舒服起來。

“奴婢不知。”靠山痴呆中,靈心只能老實巴交地回答。

曲如雪心忖,最近宮里確實新甄選進了一批宮女,而這陌生宮女的身分,找司禮監查查便知,沒有欺騙她的余地,于是冷然道︰“本妃是大皇子妃,你這新來的宮女沒有一點眼力,不知你是如何甄選進宮的,難怪會分到織染局這個小地方。”

冷哼了一聲。“你的身分,本妃叫人詳查便知,你現在便和劉公公到司禮監核對身分,若是無誤,你深夜滯留內廷,也得受罰。”

曲如雪身邊的劉公公站了出來,領命欲帶靈心前往司禮監,然而靈心卻是動也不動,只是臉色古怪地看著黑夜中的某個方向,一直發出奇怪的聲響。

“喂!”靈心叫喚著奚辰,因為不能太明顯,她只能擠眉弄眼,聲音幾乎是由齒縫擠出來。

可是奚辰仍然沒有任何反應,讓靈心氣惱不已,男人果然是男人,看到美女就忘了正事,就算變成鬼也一樣,她可是為了他的事來這里犯險,他卻只顧著看美女,連她的安危都不顧了。

“小宮女,你走不走?是否心里有鬼?”劉公公不悅地道。

我不只心里有鬼,還眼里也有鬼哩!靈心腹誹了一句,在心里哼了一聲,輕輕跺了跺腳,不再管奚辰,默默的跟著劉公公離去。

曲如雪直看著靈心的背影,那目光越見冰寒,最後像在自言自語,又像在對身邊的人說道︰“三更半夜找東西找到這里,還能這麼巧沒被任何侍衛遇到?看來有必要好好注意這宮女。”

說完,她也轉身回到她的寢宮,至于她懷疑的部分,自然會有人替她查清辦妥。

眾人都離開後的現場仍是陰風陣陣,好不恐怖,但李公公的陰魂沒有再出現,沒有人知道還有一抹生靈留在原地,腦子飛快地轉著,表情抑郁沉重。

“如雪,既然是你出現在這里……看來這事,當真與皇兄有關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節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閱讀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