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十章 作者 ︰ 風光

等待了三日,奚辰終于出現了。

這是一個晨光朦朧的早上,奚辰幽幽地出現在靈心的小宮女房里,卻發現她沒有睡在床上,而是趴在了桌上,衣著還十分單薄。他緩緩地飄了過去,對她沒有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感到很不滿意,正想喚醒她時,他卻被她身後擺滿整張床的折紙給震懾住了。

難怪她沒有睡在床上,因為根本沒地方躺下。床上的折紙和圖畫,大多是一道道的名菜,一些看起來就很逼真的靈藥,甚至還有一張舒適的紙床,一床溫暖的被褥……

奚辰當下便明白了,她做這些東西,一定都是要燒給他的,因為他元氣大傷,所以她才會想靠這些東西幫助他。

以這些措紙的數量,再加上他對靈心的了解,她應該是熬了好幾夜,畢竟織染局的工作也不輕,還要兼顧這些,真是為難她了。

瞧著她因熬夜,眼眶下出現的深深黑影,奚辰突然覺得心頭揪了一下,本能的伸出手,想觸摸她圓潤可人的臉蛋,只不過他的手在接近她的臉時,卻是直接穿了過去。

奚辰的手握成了拳頭,他現在只是只鬼,根本摸不到她。

他從沒像現在這般想找到自己的肉體,他想真真實實的觸摸她、感受到她,而不是現在這樣明明在眼前卻踫不著。

尤其是他也必須恢復成一個人,才能名正言順的留她在身邊。他不是個呆子,更對自己的魅力有信心,靈心這麼缺心眼的女孩兒,連對曲如雪吃味都像直接把吃醋兩個字寫在臉上,他哪里看不出來她對他的戀慕?可惜如果兩人再繼續這種看得到摸不到的情況,那彼此間的關系就只能保持在互相幫忙,想再進一步,門都沒有。

一想到她最後會慢慢遠離他,甚至他若找不到自己的肉體,更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他便無法平心靜氣。

因為他,被這女孩兒的傻氣深深打動了。

奚辰的手,遺憾地離開了她的臉,想不到這時候靈心皺了皺眉,摸了摸自己的臉,接著慢慢睜開眼楮,目光半是惺忪半是疑惑。

最後,她看到了身旁的奚辰,才驚醒地坐直了身,雖然還是納悶地摸著自個兒的臉蛋,但想想方才夢境中那觸感根本不可能是奚辰做的,他踫不到她,便壓下了這個疑問。

“你終于出現了!”靈心看他身體的顏色恢復了些,心頭大喜,獻寶似地指著自己的床,“你看看,那些都是我做給你的!看能不能幫你快一點復原……”

“你為了做這些,幾晚沒睡了?”奚辰沒有表現出他的動容,只是面無表情地問。

靈心傻笑了一下,扳著手指數著,而後吐吐香舌。“兩晚、三晚……好像……好像都沒睡耶,今天本來想多做一點,只是真的忍不住了,才小睡一下……”

“你這個笨蛋!”奚辰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罵她笨了,但這一次,他卻是真心誠意,心疼她的笨。“你不知道這樣很傷身嗎?本來就不漂亮了,熬出兩個黑眼圈更丑你知不知道?”

靈心難過地低下頭來,訥訥地道︰“我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像大皇子妃那樣漂亮,讓人賞心悅目,只能在體貼上多下工夫,因為你被毒害的事情都還沒有一點頭緒,至少我還有這個方法能多多幫你忙……”

奚辰真的無語了,她干麼單純到讓他幾乎要產生了罪惡感,看來他那夜對曲如雪的注意太過,靈心不安的感受仍然深刻,否則不會一直執著在這個點上。

這小傻瓜怎麼可以蠢成這樣,又讓人心疼成這樣呢?

難得的,習慣高高在上的奚辰放軟了聲音,解釋起他與曲如雪的關系。

“曲如雪是異姓王爺洛王與皇後的同族表妹所生,與我等三兄弟是表親的關系,從小可說是一起長大的,最後她嫁給了我的兄長,成為我的嫂子。我們就是這樣的關系而已,她漂亮是她的事,與我們無關,明白嗎?”

靈心明白像奚辰這等身分,根本不需要向她解釋這麼小的事,但他還是說了出來,不就代表著她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雖然他說得超級簡潔,靈心還是接受了,慢慢地綻開了一個微笑。“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奚辰瞄了她一眼。“好了,本皇子餓了!你不是準備了許多好菜,還不端上來。”

天色漸亮,離她上工的時間已經不到一個時辰了。經他一提醒,她連忙說道︰“好,我馬上燒給你。”

說完,靈心匆匆忙忙地抱起床上的折紙,就要到院里化掉,然而因為太匆忙,東西又太多,她撿起一個就掉一個,最後好不容易全抱起來,自個兒又被門檻絆了一下,東西灑落一地,像只小貓般掙扎努力了老半天,靈心終于成功出了房門,讓奚辰看得好氣又好笑。

正事上要依靠少根筋的她,或許不太行,但她無意中帶給他的滿足與喜悅,卻是遠大過于她能幫上的忙。

奚辰沒有發現,即使他刻意擺出一如往常不可一世的態度,可那目光中摻雜的溫柔,卻是怎麼也藏不住。

是夜,靈心與奚辰又來到井邊。

上回探查的時候,已確定李公公的陰魂仍在井邊流連不去,只是因為曲如雪的出現,驚走了李公公。有了線索,自然要繼續詳細追查,雖然這期間靈心與奚辰發生了一點誤會,卻並不影響兩人的決心。

于是,當靈心鼓足勇氣再次來到井邊時,她二話不說拿出一把冥紙,按照上次那種方式重來了一次,果然不一會兒,李公公再次出現。

怕節外生枝浪費時間,奚辰很快地把上回的問題又問了一遍,除了要知道誰是殺害他的凶手,更重要的,他要知道他的肉體在哪里。

在靈心入宮後,曾向一些老資格的宮女打探過二皇子的消息,用的理由當然是仰慕他玉樹臨風,想瞻仰一下他的風采。而那些老牌宮女自然知道二皇子那顛倒眾生的外貌本就會吸引一些小姑娘,除了警告靈心別妄想麻雀變鳳凰外,也很坦然的告訴她,二皇子數月前微服出宮去了,短時間內不可能回來。

只有靈心與奚辰本人知道,一個少了生魂的肉體,怎麼可能在外頭趴趴走,一定是被人藏了起來,李公公又恰好墜井,八成是被人殺人滅口,所以事實只可能從他口中問出來了。

李公公靜立著看向了奚辰兩人,張了張口,還來不及說什麼,突然臉色大變,瞪著兩人的背後。

奚辰與靈心本能回頭,赫然發現一個宮女打扮的女鬼默默的出現在兩人身後,而這伴隨著女鬼而來的沖天戾氣,更讓靈心狠狠倒抽了口氣。

這個宮女打扮的女鬼,曾經在紙扎店襲擊過她,還叫自己不要壞了她的好事,連武仕書當時都說以他的能力,還沒有辦法滅了這個女鬼,只能暫時嚇退她。

怎麼這個女鬼會跟著她跑到宮里來呢?

其中緣由已不容靈心多想,這個女鬼一現身後,沒有直接沖著靈心而來,而是極為迅速地飄向了李公公,舉起她鋒銳的鬼爪,往同樣是鬼的李公公身上抓去。

李公公的陰魂本就弱小,這下再受了這種攻擊,只听他淒厲地哀嚎了一聲,立刻在鬼爪下化為烏有。

這變化迅雷不及掩耳,幾乎只是幾個眨眼的時間,女鬼滅了李公公之後,更是張牙舞爪地朝著兩人撲了過來。

靈心還反應不過來,奚辰已然閃到了她前頭。

“快走!”看來,他是準備替她擋下這一擊了。

靈心並沒有听他的話,在這個緊要關頭,她居然回了頭,伸手想將奚辰推到旁邊,自己則正面面對著女鬼。然而,她忘了自己根本踫不到他,這一推失去重心,靈心順勢撲倒,反而變成她護在奚辰面前。

“你……你才快走!我是人,她要殺我沒那麼容易,你沒看李公公都被她滅了,一般鬼魂對她根本沒有抵抗力!”靈心奮力爬了起來,居然張開雙手擋在了奚辰面前。

看她竟可以為他不顧自己的安危,奚辰內心大為震動,如果說他護著她是男人的本能,那她護著他,就只有一種可能可以解釋了。

她愛上他了,可能比他想象的還要深。

不過情勢已不容他多想,奚辰急忙提醒她道︰“別讓她撲著你!你身上不是有武仕書的靈符?”

“啊!對啊!”靈心恍然大悟,一邊暗罵自己糊涂,另一方面由懷中掏出靈符,狠狠地丟向了女鬼。

這次武仕書給的靈符是長眉大師所煉,那效果不知比一般靈符好多少倍,那符一踫到女鬼,立刻產生一連串的爆炸,連帶女鬼的身影都透明了許多,比上次奚辰現身嚇人後的變化還大。

這下女鬼要傷到靈心和奚辰是不可能了,于是在被靈符彈了出去後,她也隨之隱去身形,那滔天的陰氣立刻消失不見,夜晚又回到了靜悄悄的狀態,月光灑落。

死里逃生,兩人齊齊松了口氣。

奚辰臉色復雜地看向了靈心,忍不住說道︰“笨丫頭,以後無須你護著本皇子,你先把自己照顧好就好了。”

靈心呆呆地望著他,好半晌才像想起了什麼,小嘴兒扁了,之後便是嗚嗚的哭聲。“我……我怎麼知道……等我知道自己在干什麼的時候,我已經沖向你了嘛……那個女鬼好可怕,干麼一直纏著我……”

“一直纏著你?”奚辰眉頭微皺,“把話說清楚。”

“在我還在樸月鎮的時候,那女鬼就出現過一次了,她說我愛管閑事,還說我一定會破壞她的好事,所以就想害死我,可我明明沒見過她……幸好是武仕書及時出現,我才留得一條小命。”說著,靈心仍是心有余悸。“想不到她竟追到宮里來,幸好沒連累你。”

“她第一次出現是在什麼時候?”奚辰沉吟。

“差不多是你出現的前一、兩天吧。”靈心努力回憶著。

“說不定那女鬼不是沖著你來的,而是沖著本皇子來。”奚辰聰明的腦袋,一下就分析到了重點。“她穿著宮女服,代表與皇宮有關,又是搶在本皇子之前出現在你身旁,怕你壞她好事而想先除去你,說不定她的本意就是不希望你幫本皇子。”

說到這里,她很同情地看了靈心一眼。“畢竟,你能看到鬼魂又能幫上忙的名聲,已經傳遍了這附近的陰界,她能推斷本皇子會去找你也不難,橫豎寧殺錯勿放過。”

本以為靈心會為她自己的安危擔憂,那句在陰界揚名更是恐嚇性十足,想不到她听完卻是先訝異地望向了奚辰,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那你怎麼辦?那女鬼若是單獨來找你,你又不能像我一樣用武仕書的靈符,萬一被她害了怎麼辦?”

“你不擔心你自己,反而擔心本皇子?”她的話听在奚辰耳中相當受用,不由挑了挑眉,挑明了問道︰“靈心,像你這麼膽小的女子,在千鈞一發的時候卻還不忘救本皇子,時時刻掛念著本皇子的安危,你該不會愛上本皇子了吧?”

被這小妞兒愛上的感覺還不錯,充分滿足了他的虛榮感,不過依這小妞兒的個性,要她主動承認是不可能的,只能慢慢逼出來了。

靈心被他這麼一說,圓臉兒頓時漲紅,像顆嬌艷欲滴的紅隻果,讓人想上前咬一口。不過奚辰忍住了撫摸她的沖動,反正他也摸不到,來日方長。

“我……我……”她說不出違心之論,卻又不好意思承認,扭扭捏捏了半晌,才靈光一閃地說道︰“那個……那個女鬼出現的時候,你還不是擋在面前叫我快走,難道你也愛上我了?”

奚辰一時之間僵硬了身子,想不到她會來這麼一記回馬槍。他想逼出她的感情,想不到把自己也給繞了進去。

不過傲氣如他,可不會承認這種事,只是在鼻間冷哼了一聲,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睥睨著她。

“憑你?”他沒有明說什麼,下一瞬間已隱去了身形,在這萬籟寂的夜里,只留下了靈心。

良久,靈心才嬌哼一聲,不依地說道︰“什麼臭脾氣嘛!承認一下會少一塊肉嗎?真是一點也不討喜!”

她的話才說完,四周突然陰風大作,落葉紛紛往她身上打來,嚇得她拔腿就跑。

“好啦好啦,你一點都不臭,超級討喜的好不好?不要嚇我啦……”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節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閱讀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