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夏之戀 第五章 作者 ︰ 攸齊

【第三章】

闔上面前那份他從抽屜拿出來的履歷,沈暮熙自回憶里歸返。

前幾日在幾份履歷中看見了「夏天」這個名字時,他以為是自己眼花;再看見履歷上頭的大頭照片時,他才確定真是那年的女孩。她叫夏天,而夏天原來是她的真名,他當年還認定她不過是胡謅,哪個人會在網路上用真名呢!

沈暮熙看著右前方那個空著的座位,那是她的位子,只是他不很確定她今天是否會來上班。即使昨天把合約書給了她,但她若是不想來、不理會那份合約的話,他也不能如何,畢竟她只要不簽上名字,合約是無效的。

按公司規定,新人得試用一周後才給出合約,像這樣只是來應征他就丟出合約的情況還是頭一遭。他是濫用職權嗎?算吧,但無所謂。要是她真做不來,最壞打算就是把她留到合約到期,這期間就讓她打打雜,而她的事他接來做就好。

只是他一個人坐在這里想這些,她若真的不來上班,他一大早就煩惱這些有何用?若不是遇到陳瓊華,他還以為她根本忘了他,因為她表現得就是來應征而已,連一句「好久不見」或是「怎麼會遇到你」這種基本寒暄都沒有,所以他很生氣,氣自己一直惦記著她,可她居然把他忘了。

「她忘了他」這個答案讓他心底極度不痛快、不爽到極點,于是他對她開口就是惡聲惡氣,直到遇上瓊華,听瓊華提了她沒交男友的原因,他才意識到她根本是認得他的,否則瓊華為何會說她一直都在意著當年那個男人對她的言行?

她明明認得,卻裝作不認識;連他故意問她喜歡哪個音樂家,她也刻意避開她當年提過的。他唯一能想到的理由是她再不想與他有牽扯。他從未想過自己當年的一個無心,竟造成她多年來在感情上的空白。

年輕時候的他們,總是盡情揮霍青春,賣弄自以為是的聰明,做了許多當時自認為好玩有趣、卻沒想過可能會造成對方一輩子陰影的事情。比方打賭幾天就能追到哪個女的,又比方打賭追到手後幾天能把她弄上床。不為什麼,就是新鮮好玩,想在無趣的教科書中尋得一點樂趣,又或者只是想證明自己的男性魅力。

男人總是這麼無聊幼稚,卻又自以為那樣的行為帥得不得了。雖然事過境遷,他們在這時想來或許也會後悔當年的惡劣,但那個被傷害過的人呢?她心里的傷口要多久才會好、才會不痛?

「喂,一大早就神游?」王國良不知何時進了辦公室,正啃著帶進公司的早餐,他位子就在沈暮熙的左前方。

柏木音樂部門內部單位分得細,是以每一單位人數皆不多,大致上是三至五人之間;而音教課含課長不過三個人員,辦公桌采用一主管二職員的三人工作站設計。從沈暮熙的座位看過去,他右前方是夏天的座位,前提是她會來上班的話;而他左前方是王國良的座位。簡言之,王國良與夏天是面對彼此的。

沈暮熙沒有回話,只是打開抽屜拿出行事歷,確認今日待辦事項。

「干嘛擺個臉啊,怪里怪氣。」王國良大口咬下漢堡,目光飄移間,看著隔著玻璃屏風的對面座位,問道︰「那個夏天會來嗎?」

「不知道。」沈暮熙低應了聲。

「你不是把合約給她了?」

「她不簽名,給她合約有用嗎?」依然沒抬眼,拿著原子筆刷刷寫著什麼。

「那倒是。是說以她一個大學沒畢業的資歷來說,能得到這份工作……嘿,夏天,你什麼時候進來的?」眼珠子一轉,發現正在談論的女主角不就站在那個留給她的位子前?

「王先生,早。」夏天神清氣爽地站在那,背了個側肩包。

「早早!叫我阿良就好。」王國良笑得親切。

沈暮熙抬眸,正好看見她對著王國良綻笑的臉。很好嘛,不但裝傻不認識他,還刻意漠視他,罪加一等!「是來上班的?」他開口問。

「是。」夏天聞聲,側眸看他一眼後,低下視線。「沈……沈課長早。」

「合約呢?」他起身,面無表情地看著她。

她從包包里拿出那一式兩份、她已簽章的合約。「在這里。」

伸手拿過合約,沈暮熙直接翻到最後一頁的簽章處,確定她的簽章。「這兩份合約讓經理蓋過章後,會把你那份給你。里面內容都看過了?像是請假問題、福利、員工旅游,或是懲處部分都詳細讀過了嗎?」

夏天沒有看他,只是點點頭。她從未想過自己會再遇見這個男人,那一次的見面對她而言是個慘痛的教訓;昨天面試後回到住處,她滿腦子都是那個午後的事︰他磁性的嗓音、他的眉清目朗、他的笑容、他的體貼,然後是他的熱情,與他的殘忍。就像炭筆勾畫般,從淺到深,從模糊到清晰,她的回憶霎時洶涌如潮……還是會痛的,即便當時曾告訴自己,就當是一次教訓,沒什麼的,誰要她貪圖一時的自由和快樂?可再見到他,她才知道哪能真的沒什麼。

她一直告訴自己,他應該有很多和網友見面、甚至上床的經驗,不會特別記得她,畢竟自己是如此平庸又無趣,她憑哪一點能讓他記住她?何況那時他不過只想與她玩一玩,還說了不再聯絡。會說出那樣狠絕的話的他,又怎會將她牢記?所以經過一整夜的反復考慮後,她決定不和錢過不去,只要面對他時小心一點,就不會讓他想起她。

「對合約內容有沒有什麼疑問?」沈暮熙放下合約,又問。

夏天搖頭。有疑問的話她當然不會簽名。

他起身離開座位,經過她身側時,沒什麼表情地說︰「跟我走。」

她默默跟了上去,始終低著視線,看著前面那雙前進的大腳,直到那人腳步停下,她才抬頭——是昨日面試的那個小房間。

沈暮熙開門走了進去,回身見她傻在門外,他帶了點命令的口氣︰「進來。」

夏天遲疑兩秒,走了進去。

沈暮熙彎身從櫃子的抽屜里拿出一張卡片,拿了筆寫上她的名字,然後指著角落的打卡鐘,把卡片遞出去。「打卡。」

夏天打了卡,又听他不緊不慢地說︰「這間算是休息室,這一樓層的職員都可以隨意進出,有時候有需要比較隱密的談話時也會在這里。有幾個同事特別喜歡進來這里吃早餐或午餐,當然在這里會听見很多同事或老師們的八卦,你有興趣的話,午休時間可以過來參考一下。」

他是在暗示她別太八卦嗎?她低著眼,嗓音輕輕的︰「我……不喜歡八卦。」

「是嗎?」他倏然想起自己昨日向瓊華探問她的事,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說︰「那真不巧,我滿愛八卦的。」當然他也只會從瓊華那里八卦來她的事。

「呃?」夏天抬眼,困惑的眼神。「是、是嗎?」

「是啊。有時候可以從八卦的內容當中去了解一個人。」他目光沉沉的。

他的目光令她心慌,真怕他會想起她。她低眸說︰「很多八卦都是空穴來風。」

沈暮熙只是聳了下肩,狀似無意地說︰「你說得對。但是當一個人想了解另一個人,卻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時,從八卦去了解也不錯。」

他想了解什麼人?新對象嗎?「其實……多去關心他,或是常常與她接觸、說說話,那樣就可以了解了。」

他沉吟了會。「你這方法不錯,我會試試看。走吧,帶你去參觀各樓層和認識各單位的同事。你可以把你的包包放在位子上,或是辦公桌抽屜里。你辦公桌就在阿良對面,都整理干淨了。」

待她放好包包,他領著她先在辦公室里走一圈,每一單位的主管與職員都介紹過後,他帶她走進茶水間。「辦公室里面那間休息室雖然有飲水機,不過大部分同事還是習慣過來這里,因為有冰箱、有茶包、咖啡機等等。冰箱里大部分都是同事自己帶來的飲料或是水果,甚至是一些蛋糕。基本上會放在這里就表示大家都可以吃。」他打開冰箱,里面果然有一堆水果和小蛋糕。

他闔上冰箱門,看著她。「大家就像一家人,有什麼問題都可以拿出來談,你又是我這單位的人,所以不管有什麼事你直接找我就好,我會對你負責到底。」

夏天覺得他這番話的用詞有點怪,卻又說不上來是怪在哪里,她只是有些疑惑地跟上。進入電梯,她習慣性走到角落,卻被喊住。

「你過來。」沈暮熙摁了一樓,回身正好撞見她要躲到角落的背影。見她頓步,他又促道︰「過來,我有話問你。」

夏天遲疑了兩秒,轉身往他走去。

「之前做什麼工作?」沈暮熙兩手滑入褲袋,隨意地問起。

「嗯……很多。」

「很多是怎樣?沒有確切的答案嗎?」他長眸睞向她。

「面包店門市收銀員、書局店員、餐廳服務生,還有貿易公司也待過。」

他微微皺眉。「怎麼都做這些工作?」見她神色微變,他補充︰「我不是看不起那些工作,只是你都念了音樂系了,應該朝音樂老師或是演奏家這個方向吧?怎麼會去做收銀員、服務生?」

夏天眼色微地一沉,細聲道︰「我大學沒畢業,能力不足。」

「為什麼不讀完?」他低著眼眸看她。她眼下一片暗青,是沒睡好?

「因為……」她抿抿唇,說︰「昨天課長問過了,我也說了啊。」

她昨天說什麼來著了?啊,對!她說她不喜歡念書,他听她練肖話!

「你對工作沒有期許嗎?比方說念書時總會想到自己未來的出路。你應該也有想法吧?有了想法和目標,那就會想辦法把書讀完的不是嗎?」他追問。

夏天搖頭。「我對工作沒有什麼確切的目標,工作就是為了賺錢而已。」

最好是這樣!當年她不是說她期許自己成為正式的音樂老師的?她明明說過她將來要教小朋友彈出美妙的旋律,還要教小朋友欣賞音樂,怎麼他還記得,她自己倒忘了?她是怕他認出她,故意這麼說的吧?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暮夏之戀最新章節 | 暮夏之戀全文閱讀 | 暮夏之戀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