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夏之戀 第四章 作者 ︰ 攸齊

老舊電扇依舊嗡嗡響著,四人一房的寢室內漫著泡面的香味,背景是鍵盤敲擊聲,此起彼落的,偶爾穿插幾聲吸食泡面的咻咻聲。

——你將來想走什麼科?

——外科。

——那你一定很保護你的雙手。

——是呀,就像你一定也很保護你的雙手吧?鋼琴手,傷不得的。

——呵!你喜歡音樂嗎?

——喜歡。

——流行歌嗎?

——是啊,巴哈貝多芬我听了會睡著!

——那如果是輕音樂那種的呢?或是爵士、新世紀、電影配樂?

——不錯呀。你喜歡爵士樂?

——我什麼音樂都听,不大挑的,但是也會有特別喜歡的樂團哦!

——那你喜歡哪個樂團?東方快車、Beyond?

——我喜歡T-SQUARE。

——新樂團?

——不,它是日本Fusion融合爵士音樂代表的樂團,他們的音樂好好听。

——沒听過。

——我最喜歡的是Twilight In Upper West。

——Twilight……我記得你上次說你喜歡傍晚的天色?

——是啊。我覺得傍晚的天色會有一種讓人舒心的感覺。在外忙了一天,終于可以回家、可以和家人聚在一起吃晚餐了,那種感覺光想就覺得好幸福哦!

——你說的那首Twilight In Upper West給你這種感覺嗎?

——差不多,就是很溫暖。不過我覺得Twilight In Upper West還帶了點浪漫,像一對戀人漫步在暮色下,兩個影子都被夕陽拉得長長的……

——有機會的話,帶你去看夕陽暮色。

——好啊。

——你以後就是當老師吧?

——希望啦。其實我現在有兼幾個鋼琴家教,但我還是希望我能成為正式的音樂老師,教小朋友彈出美妙的旋律,還有教他們欣賞音樂。

「靠!是叫你釣她出來,開房間上床,不是要你在上面跟她談情說愛的!」穿著吊嘎的阿偉,不知何時蹭到了沈暮熙的身後。

「喂!這樣突然出聲會嚇死人。」沈暮熙回頭,就見原本都在自己電腦前的小康和大條也靠了過來。

「看夕陽暮色?」大條湊近螢幕,看了眼對話。「你嘛幫幫忙,上床就上床,干嘛這麼搞剛?」

「喔拜托,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把夏天小姐約出來?你該不會其實根本沒膽約她,故意在拖延吧?」小康翻翻白眼。「不然你干脆去luo奔啦!」

「我會約,你們急什麼?」沈暮熙站起身來。

那天給了夏天他的ICQ帳號後,他們真在上面聊了起來,都是些不著邊際的話。他承認這幾次聊天他的確沒有想到和小康打賭的事,純粹打發時間。反正和網友聊天不就那樣?你弧我、我弧你。但現在被他們三個發現他沒有積極去履行賭約,他覺得有些煩。

「那快約啊!」阿偉把他按了回去。

為了男人的面子和一口氣,沈暮熙這次不再遲疑了,十指敲著。

——你住哪里?

——台北。

——台北人?

——嗯。你呢?

——我也是台北,但現在人在台南念書。這星期六日我會回家一趟,要出來看夕陽嗎?

他等了約莫一分鐘之久,才看見她的回應。

——好啊。去哪看?

——淡水。星期日我就得回學校,約星期六下午二點,在台北車站東二門出口可以嗎?我請你喝下午茶,之後再去看夕陽。

——好。

約定好,沈暮熙抬臉看著三個室友。「滿意了沒?你們都有看到我和她約了,這表示我可沒耍賴。」

「難說唷,誰知道那天你會不會臨陣脫逃。」阿偉想了想,彈了下手指。「我看我親自去監督好了,反正我家也在台北,這星期就順便回家一趟。」小康高雄人,大條雲林人,那就他犧牲一次吧。

「隨便你。」沈暮熙懶得再回應,視線回到螢幕前,和他的游戲奮斗去。

看著床單上那幾滴血漬,沈暮熙也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這樣發展,心里頭有些慌,也有些不安,他甚至開始後悔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他近中午回到台北,在家里吃過午飯,稍作休息後,就騎著車到約定地點。他接到了夏天。她和他想像中不一樣,他以為會上那種成人聊天室的,應該很風情萬種,而且舉止輕佻;但夏天是個氣質貞靜的女孩,清湯掛面的高中生發型,穿一襲黑色洋裝,外罩粉色長袖針織外套,雖稱不上漂亮,可她一雙不算大的眼楮卻是水汪汪的;看著她的眼,總會懷疑下一秒是不是就會滲出水來,然後愈看就愈覺得其實她很耐看。

在車站接到她時,她還有一點靦腆,但兩人找了間咖啡廳坐下來後,聊著聊著,她便漸漸放松下來。她說話輕輕細細,很好听。他們聊學校的事,也聊一點她喜歡的音樂,然後她說起要去淡水看夕陽的表情時,是充滿興奮與期待的,笑容是孩子似的天真,他看著那笑容,竟也覺得胸口暖暖的。

他知道阿偉一直跟著他,還坐在他們隔壁那桌,後來不知怎麼著,阿偉拿著他點的飲料和松餅晃過他們桌前,經過夏天身側時,阿偉手一晃,幾乎滿滿的飲料混著冰塊就從夏天頭上澆下。

趁著夏天跑去廁所整理時,阿偉竟又拿了松餅上頭的果醬往他身上的白色Polo衫抹,隨後塞給他一張紙條,對他說︰「房間我幫你訂好了,地址在里面,你就跟她說她頭發衣服濕掉了,你衣服也髒了,想找個地方讓她洗澡洗頭,你也可以順便整理一下,然後就……嘿嘿,你知道的嘛!你看,方法我都幫你想好了,好好把握,我先去那邊等著啊!」

阿偉說完就離開,他手里捏著那張寫著汽車旅館地址的紙張,有些緊張地等著夏天。他不斷告訴自己,她都進入那種聊天室了,也答應他的邀約了,而且方才兩人談得愉快,那麼她一定也期待著和他發生什麼吧?

待她回到座位,頭發和洋裝及外套都還濕著,並散發出果茶的甜味,他捏著手里那張紙條,開口邀她先找個旅館清洗一下後再去看夕陽,她答應了,于是兩人就進入了這個房間。她先洗,因她的衣服濕了,出來時自然穿著旅館里的浴袍;換他進去洗時,他順便將髒了的上衣也搓干淨,只穿回牛仔褲就走出來。

夏天似乎對房間很感興趣,他出浴間時,就見她正在拉扯圍繞在床邊的紫色紗幔,然後她走到前頭去翻開冰箱,拿了里面的礦泉水,還拿了一旁櫃上的巧克力餅干。她見他已走出來,順手遞給他一包餅干,她打開餅干咬了一口,興奮地直嚷著好吃,然後抓了電視遙控器一按,坐上床緣。

……

他翻身坐起來,呆怔地瞪著那幾滴血漬。還以為她有經驗了,畢竟她願意跟他出來,而且她並沒有抗拒,所以他完全沒想過她會是處女。現在怎麼辦?他毀了一個女孩的清白,她會不會要他負責?還是她有什麼目的,否則為何把女人的初次交給他這個第一次見面的網友?

腦袋糊成了一團,他索性起身,套上褲子後,焦躁地來回踱步,想著她等會出來時他要說些什麼?假若她開口要他負責,他要怎麼回應?拜托,他大學還有幾個月就畢業了,接下來還有兵役問題,怎麼可能娶她!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彌補她?帶她去做重整?還是……他不知道自己焦躁了多久,也未留心浴室里的情形,直到浴室門開的聲音,他才回過心神。

他止步回身,就見她已穿回原來的衣物,手里拿著他的Polo衫,臉蛋微紅地站在門邊。她看了他一眼,緩緩走到他面前,嗓音柔柔地說︰「我剛剛已經把衣服用吹風機吹過了,你的也吹干了。」她兩手往前一伸,衣服在她手心上。

他拿過,有些不大自然地開口︰「謝謝。」隨即套上它。

夏天抿了抿嘴,眼波流轉間盡是她自己都未察覺的嫵媚,她羞羞地偷瞄了他幾眼,才低下眼睫,說︰「那現在……嗯,我們是不是——」

「我送你回去吧!」真怕她開口要他負責,他只得搶白。

她有些錯愕地抬起猶泛著淺紅色的面容,輕問︰「不、不是要去淡水?」

「不了。」他抓起一旁的機車鑰匙和皮夾。

「還是……下次你回台北時,我們再一起去?」

看著皮夾,他突然想到了什麼。翻開皮夾,見里頭還有三張千元鈔,等等可以刷媽辦給他的副卡付休息費用,至于那三張千元鈔……他抽出來,遞給她。「給你。」

「……為什麼?」夏天沒伸手去拿,只是閃著水汪汪的眼眸看他。

「算是一點補償。我不知道你是處女,反正大家出來玩,也不用太認真,以後就別聯絡了。」他低著眼,一口氣說完。

聞言的夏天,怔然良久。她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瞬間被抽走什麼似的,渾身泛起涼意,她難以置信他竟然……看著他手里的鈔票,他到底將她當成什麼了?

「你、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她性子軟弱,即便這刻惱怒他的舉止、心傷他的殘忍,她仍是無法大聲說話。「我……我是真的想和你去淡水看夕陽,我還、還特別和家教學生請假……我當你、當你是朋友啊,你……不當我是朋友嗎?而且我們剛剛才……才發生那麼親密的事……我是、是真的喜歡跟你相處的氣氛和感覺……我從來沒有跟男生這麼親近過……我覺得……自己滿喜歡你的……」

他有些震愕于她的說詞。想起她是初次,再想起她曾說過她也想遇到甲蟲,莫非她真抱著那種心態與他往來?一時間,他也有些心亂了。

默思片刻,他道︰「網路上來來去去,我每天都在認識新朋友,總不可能每一個都真當成是朋友吧?誰知道掩在螢幕後的那些人心底存著什麼企圖、說的話又有幾分真實。你應該不會笨到相信網路上的一切吧?」他說得有些心虛。

夏天看了他好久好久,最後是輕輕一笑,溫柔地說︰「沒關系,我知道了。」看著他低著長眸的面龐,她又說︰「錢……不用了。你也不用送我,我知道怎麼搭車回去。」她拿了自己的背包轉身就走。

「喂。」他也不知怎麼著,抬臉見她要走,一把拉住她手腕,將她身體扳轉過來,一對上她珠淚漣漣的臉蛋時,他驚愕地看著她。「你——」

夏天來不及止住眼淚,只能隨意揩去淚珠,她本來就水汪汪的眼楮這刻更是濕潤,小鹿般地引人垂憐。她眨了下眼,笑著說︰「真的沒……嗯……沒關系的。你不用覺得愧疚,我也……不會再上ICQ找你聊天了。再見。」她跑到門口,開門關門離開,一氣呵成的動作將兩人的世界徹底隔絕。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暮夏之戀最新章節 | 暮夏之戀全文閱讀 | 暮夏之戀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