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狂情暴君 > 第六章

狂情暴君 第六章 作者 : 郑媛

    一连数十日,兰欣日子过得倒还算平静,除了徐奶娘不时刁难她之外,宣瑾已不再侵犯她,彻彻底底将她当成使唤的婢女。

    每晚宣瑾房里总有不同的女人陪寝,前大半夜,兰欣都是在宣瑾房门外挨冻度过的。

    日子久了,兰欣对房里传出来的娇吟与喘气声渐渐地开始感到麻木,真正将自己当成一名下女,只是侍候贝勒爷的仆役。

    这日,兰欣刚从下人处下工,累积了个把月的疲劳似乎都集中在这几天发作,她直觉头重脚轻,脚步虚浮得厉害,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身子极度畏冷与不舒服。

    她勉强打起精神,步履摇晃地走回明心楼,原以为可以直接回宣瑾的寝房,即使不能进房里休息,至少能坐在房门外墙边窝着取暖。可是她一走进大厅,却看到静芝格格,还有另一名相貌端雅秀丽的女子就坐在里头,正和宣瑾谈天。这么一来,她是不能休息了。

    兰欣立刻退出大厅,站在厅门边侍候。

    站了好一会儿后,极度不舒服的感觉聚拢在胃里翻腾,她再也忍不住地蹲下身,抱住胃干呕……

    『喂!我叫你进来伺候茶水,没听见吗?』大厅里,静芝怒斥的声音终于传进兰欣耳里,兰欣连忙深吸几口气,咽下胃部涌上来的苦涩。

    『静芝格格,有什么吩咐?』兰欣低着头询问静芝,低弱的声音让静芝皱起眉头。

    『我都说了三遍了,你还敢来问我有什么吩咐?简直是废物一个,就知道偷懒、打混,再不给我精神些,就罚你明日一天不许吃饭;静芝喧宾夺主地责骂起兰欣。

    『静芝姊姊,别再说了,你不是才嚷着口渴,想喝茶吗?』另一名坐在大厅上的女子——贞仪格格,出声替兰欣解围。

    『是呀;静芝冲着贞仪讨好地一笑,这才又转过头,没好气地对兰欣道:『看在贞仪的面子上,我就饶了你这一回!还不快去备妥茶水来侍候?杵在那儿像个死人一样;『是。』兰欣低着头,应声后离去。

    『我说宣瑾哥哥,你做什么找这么一个好吃懒做的丫头在房里侍候?不如把这死丫头交给我,让我好好调教、调教她,保管她没胆再敢打混偷懒;静芝原本的出身不高,后来虽然被接进王府,也只是同徐奶娘住,开口闭口刻薄不说,还十分粗鄙。

    宣瑾听了也只是淡淡地笑,没做什么表示。

    不一会儿兰欣手上捧着茶盘走进大块。

    『先给静芝格格倒茶吧。』贞仪体贴地吩咐兰欣,她知道静芝器量狭小,最恨下人们不看重她,若依序倒茶,恐怕静芝又要藉题发挥,又骂兰欣出气。

    兰欣顺从地先过去给静芝倒茶,她将茶盘搁在小几土,取出茶杯放在静芝桌前,上前给静芝倒茶时,静芝身上甜腻浓郁的花粉味儿,突然惹起兰欣胃部一阵翻腾,她手上一个不稳

    『要死了!你道贱丫头;茶水倾倒在静芝裙子上,静芝反手就甩了兰欣重重一记耳光。

    当场,贞仪被静芝的暴戾吓得愣住,宣瑾则是面无表情地袖手旁观这一幕。

    『对不起……』鲜血倘下兰欣的唇角,她仍一个劲儿地道歉,还掏出腰带里的布帕,想为静芝擦拭。

    『别拿你的脏手碰我;静芝嫌恶地拍掉兰欣的手,指着兰欣的鼻子痛骂。『死丫头!罢才我不过念了你几句,你就拿茶水来泼我;

    『我没有……』兰欣摇着头,百口莫辩。

    『住口!你还敢顶嘴』』静芝扬起手,眼看又要给兰欣一记耳光,却被贞仪捉住手。拦了下来。

    『有话好说,别生气啊;贞仪好言相劝。『静芝姊姊,你这衣裳都泼湿了,正巧昨日额娘差人送了几件新衣袋到我房里,不如你和我回房里去挑件喜欢的换下,免得着凉了。』

    『那……那多不好意思;静芝的怒气旋即化为喜悦。

    贞仪是怡亲王府中唯一的格格,受宠爱自然不在话下,吃的、用的、穿的,全是第一流的货色!

    『你就别同我客气了。』贞仪温婉地微笑。『咱们快走吧,否则你真要着凉了.』

    『那好吧;静芝心底虽然窃喜,表面上却装作一副勉为其难的模样。她转过头,又骂了兰欣几句。

    『今天的事我就不同你计较!澳天要是做事再这么不经心,就不是赏你几个耳刮子便能做罢的;静芝转过脸,嗓音娇嗲温柔了起来,在宣瑾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看到他同自己微笑,才心满意足地挽着贞仪的手离去。

    静芝和贞仪走后,兰欣仍然楞楞地杵在原地,唇角的鲜血已经凝固,挂在她苍白惨澹的小脸上分外明显、刺目。

    宣瑾面无表情地盯注她半晌,之后,不发一语地转身进入内室。

    兰欣又在原地呆站了一会儿,才神色木然地跟在宣瑾身后回到寝房。

    走进内房,她看到宣瑾已经坐在炕上。

    『过来,侍候我脱鞋。』他脸上仍然没什么表情地命令她,方才的事,就像不曾发生过一般。

    兰欣走到炕边,蹲在地上,沉默地为宣瑾脱鞋。

    宣瑾眯起眼,盯住兰欣苍白、缄默的神情,突然冷冷地开口说道:『现在你知道下人跟主子的不同了?只要你是下人,一旦犯了错,要打要骂都随主子高兴。』兰欣没因为宣瑾这番话而有任何反应,她仍然低着头,沉默地为宣瑾脱鞋。

    突然地,宣瑾捏住她瘦小的下巴,强迫她抬起脸

    『你心里怨恨静芝?』他审度她的眼眸,徐徐地问。

    『没有。』兰欣敛下眼,避开宣瑾灼痛她的目光。

    『是吗……』他喃喃低语,拇指移到她凝着血块的唇边,几乎是温柔地为她擦拭唇角的凝血。

    宣瑾轻柔的抚触,摩酸了兰欣的心,她抬起眼,水盈盈的秋眸无言睇向他……

    『上我的床来,你的待遇立刻不同。』几句话,打破了眼前的迷障。

    兰欣倏地挣离宣瑾的手,别开脸,避开他拇指勾情的摩触。

    先是温柔的挑情,按着开出露骨、伤人的条件……宣瑾理所当然的语气,又再一次挫伤了兰欣的心。

    他张狂炽燃的怒气施加在兰欣身上,毫不留情。

    兰欣的默然相对更教宣瑾冷凝了脸。

    『不吭声是吗?』他上前一步,捉住兰欣的手臂,粗暴地把她从地上拽起,拖出房外。『出去!”

    宣瑾的俊脸明显地扭曲,他捏紧手中纤细的柔臂,力道失控得几乎要捏碎她!

    『刘平!傍我传喜雀进房侍候;他大声呼喝侍候在门外的刘平。看到兰欣脸色倏地惨白那一瞬,宣瑾邪佞得意地笑了。『你现在改变主忘还不迟;回答宜瑾的,依旧是兰欣的缄默。

    宣瑾咬牙,使劲儿把她抛甩在房门外冷硬的地上,粗暴的程度看得刘平目瞪口呆!

    刘平侍候宣瑾多年,从没见贝勒爷发过这么大的脾气,贝勒爷向来冷傲,喜怒不形于色,何况是针对一名小小的侍婢!

    『愣在那儿做什么?还不去召喜雀进房侍候;宣瑾的怒气波及刘平,吓得刘平赶紧拔腿奔逃到烟水阁去传人。

    『起来;他转向兰欣,神情冷戾。『今晚你就在门外守夜,好好听清楚别的女人是怎么侍候我的;他残忍地打击她。

    而跌在地上的兰欣却没有任何功静,她仍然维持僵硬的趴姿,似乎无动于衷。

    宣瑾眯起眼,握紧了拳头,怒声斥喝着:『我叫你起来;兰欣终于动了一下,然后屈膝跪在地上,扶着墙慢慢站起,却仍然背着宣瑾,不肯转身。

    『谁教你背着主子听话的?』宣瑾冲动地上前拉住兰欣的手臂,粗鲁地把她拽向自己』他顿时愣祝

    兰欣雪白的额头上多了一道拇指宽的伤口,还汩汩流着浓稠的鲜血,染红了领子到前襟的部位。

    『你』、宣瑾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他探出手,下意识地想察看她额头上的创伤,兰欣却转头避开宣瑾的碰触。

    宣瑾目光一闪,一抹酝怒不受控制地掠过他眸底,他不觉捏紧手中的柔臂,却发现兰欣正虚弱得不住地颤抖。

    不再多说,宣瑾立刻打横抱起兰欣,走回房内,安置在炕床上。

    『你贝勒爷。你刚才吩咐过,要我守在门外的』兰欣的眸光仍落在别处,不愿看他,将他拒之千里。

    『闭嘴;宣瑾单手压住欲起身的兰欣,另一手正忙着用干净的白绢压住她流血的伤口,兰欣的不领情让宣瑾又是一阵恼怒。『你想守门,等裹好了伤再说;

    『我可以自己来,不必劳烦』』宣瑾凶恶地瞪了她一眼,泄恨似地用力扯开她的前襟

    『贝勒爷,不要』』直觉宣瑾是要侵犯自己,兰欣惊恐地抓住他撕扯她衣衫的大手。

    宣瑾反握住她一双冰冷的小手。

    『怕什么?今晚我没兴致吃你;他冷冷地道,大手却极温柔地搓柔兰欣冰凉的小手,似乎试图在搓暖她。『你身上这件沾了血衣棠看了碍眼;他僵硬地解释。

    而兰欣却因为宣瑾温柔的举止而有种感觉……他要她换下沾血的衣棠……是怕她着凉。

    曾是错觉吗?兰欣怔怔地望着宣瑾的眼,而这次却是他避开她的目光。

    按着宣瑾替她上药、包扎,命令她吃下一堆珍贵的药丸,口气仍然专横、霸道,举止却小心、温柔。

    兰欣傻傻地听任他摆布,他待她这般的温柔,软化了她怕他、抗拒他的心……『贝勒爷,喜雀姑娘到了。』门外刘平的喊声,打破了统罩在屋内的迷思。

    回到现实,兰欣退开宣瑾按着她的温柔手臂,又封闭起自己方才不自觉泄漏的情感,只想离开这张宣瑾与侍妾们温存的炕床。

    『上哪儿去?』宣瑾铁臂一紧,将兰欣锁回怀里,牢牢地嵌在他胸臂间。『今晚你哪儿也不许去;兰欣抬眼望他,清柔的大眼凝着几许忧郁。

    『可是,您和喜雀……』

    『刘平,送喜雀回烟水阁,今晚不需要待寝了;宣瑾沈遂的黑眸与怀里人儿的翦水双瞳深深交缠,一瞬也不曾移开。

    门外又恢复悄静无声,刘平显然已送走了喜雀。

    宣瑾俯首吻住兰欣嫣红的菱唇……

    『贝勒爷,不要……』兰欣轻轻推着他,有些不安地抬眼凝看宣瑾,却没在他脸上看见不悦的表情。

    “疼吗?”意外地,宣瑾轻轻抚着她额上的伤处,语气低柔粗嘎。

    兰欣傻傻地摇着头。『不疼……』其实是很疼的,可宣瑾温柔的碰触,奇异地平抚了她额头上一阵阵的怞痛。

    宣瑾手臂一收,紧紧将她拥在怀里。

    『你是我的,永远不许再抗拒我,明白吗?』他像申明所有权似地,语气霸道、急切。

    宣瑾的话听在兰欣耳里却是另一种涵意,她垂下眼。『您用五百两银子买了我,我只能是你的。』小脸上的苍白,是一种卑微的认命。

    『我说的不是这个;宣瑾捏住兰欣尖小的下巴,强迫她抬起眼看他。

    『说!如果我没用那五百两银子买你,你也只能是我的,只会是我的;

    『贝勒爷……”兰欣震惊地看出宣瑾眼中的热切。

    『如果……如果不是您出五百银子买我,我……我不会是任何人的。』闲言,宜瑾倏地收紧两臂,紧得几乎要让她喘不过气来。

    『那么,当初只要有人能出五百银子买你,不论是谁,你都不会拒绝上他的床、当他的女人?』

    “不是……”他又生气了吗?“不是这样的……若不是您买了我,我与您是截然不同阶级的人,咱们……就连认识的机会也不可能有的,当然我也不会是您的人。”

    似乎对这答案稍微满意了,宣瑾略略放松她。

    『如果,咱们一同出身,那么你要当我的人吗?』贴着兰欣白嫩的耳垂,他低嘎地问。

    『贝勒爷?』兰欣惊讶不已。『我……』宣瑾的直接让她说不出话来,她能告诉宣瑾那深埋在心底,无法有半点奢望的爱吗?

    “那您呢?贝勒爷,您为什么要我?”她反问他。

    宣谨凝视了她半晌,才若有所思地回答﹕『你很美,看着你,我管不住自己的欲念。』这一刻他顿然明白并非只有“欲念”而已……但是宣瑾的保留,却造成兰欣的误会。

    他在意的只有她的身子!

    兰欣垂下眼,悄然不语。

    『睡吧,你流了许多血,需要好好休息;宣瑾按着兰欣躺下,紧紧拥在怀中,让她只能枕着他壮硕的胸膛入睡。

    『可是,您不许我睡在炕上的。』兰欣忽然记起他的话。

    而宣瑾却翻过身,用他强壮的大腿压住她织细的身子。

    『我说过,别再违抗我;他眯起眼,眼中有一丝懊恼。『我让你睡在炕床上你就乖乖躺着,别用我说过的话试图反驳我;

    『我……』兰欣原想解释,但感受到宣瑾明显的不悦,再者他总能扭曲自己的话,于是她选择了缄默。

    这夜,两人各自怀着心事,无眠到天明。

    兰欣直到天快亮了才入睡,半个时辰后忽然惊醒,而宣瑾已不在房里,该是上早朝去了。

    兰欣收拾好床被后,便换了衣服准备上工。

    她将缠在额上的白绢解下,伤口已稍稍愈合,兰欣将刘海往下梳,遮住结痂的伤口。

    虽然身子仍然相当不适,她还是强忍着胃里翻腾不已的不舒服与晕眩感走出房外。

    这日她被徐奶娘派到明心楼附近的坡地上拔野草。这种工作必须蹲着身子一整天,一日下来,两条腿受到的折腾,绝不会比爬一日山路还少。

    快到晌午时,日焰转烈,可是工作进度尚未到达原先预计的一半,大伙儿皆不敢停下来休息,兰欣也不例外。

    只是她原本身子就不适。再加上昨晚一夜未眠,她整个脑子发涨起来,眼前一黑,身子前后摇晃了两下,就摔倒在地上。

    『怎么啦?』发现兰欣倒下,几个人立刻围聚在她身边询问,一、两个好心的仆人,联手把她抬到一旁树下荫凉处,还替她煽风解闷。

    『干什么?全围在这里偷懒吗?』徐奶娘就坐在不远处的树荫下监工,见大伙儿丢下工作,全围拢在另一头树下,她立刻跑过来喝斥。

    『是兰欣,她热晕了。』一名中年壮妇告诉徐奶娘。

    『热晕了?』徐奶娘皱起眉头,嘴角不以为然地一掀。

    『我看是想偷懒吧!去去去,别围在这儿看热闹,赶紧给我上工去!再耽搁下去,我就扣你们的工钱;大伙儿心底埋怨不已,中饭没吃又不得休息。

    『你还在那儿装死给谁看?马上给我回去工作;众人都回到太阳底下继续做工后,徐奶娘指着兰欣呼喝!

    在树荫下休息了一会儿,兰欣发涨的脑子已有些清醒过来,她点点头,努力想爬起来,但两腿却怎么也使不出力气,挣扎了半天,仍然爬不起来。

    『你是耳朵聋了还是怎么地?我叫你立刻去给我工作,听见了没?』徐奶娘不耐烦地喝斥,两眼睁得老大,恶狠狠地瞪住兰欣!

    『我……我两腿没力,站不起来……』兰欣抬起脸望着徐奶娘,嬴弱地轻语。

    『少跟我来这套;徐奶娘恶声驳斥,旋即眼珠子一转,嘿嘿冷笑。『好,你爬不起来是不是?』徐奶娘此时心想,昨日这个贱人敢拿茶水泼静芝,今天正好找这机会整治她!

    兰欣点点头,不疑有他。

    『那正好!吧脆你今天就去守柴房;话一说完,徐奶娘立刻伸出她那双厚实有力的肥掌,不由分说地捉住兰欣细瘦的手臂,粗鲁地拖着兰欣,往山坡后方的柴房走去。

    徐奶娘把兰欣拖进柴房后,自个儿走到外面:站在门边喊道:『你就给我好好守着柴房,不许出来;徐奶娘说完,『砰』地一声关上柴房木门,竟然在门上落了大锁,然后才得意洋洋地离去。

    兰欣愕然地望着从外头反锁的木门,她缩在一堆柴火旁,心想下工时,徐奶娘就会来替她打开门了。

    兰欣心底这么想着。再也抵挡不住汹涌而来的疲累感,不一会儿就靠着柴堆,昏然睡去。

    兰欣再睁开眼来,是被冻醒的,外头天色已全黑,月娘挂在中天,约莫已是午夜,柴房的门仍旧关着,门上落的大锁也没除去!

    隔日清展,喀隆手里拿着一封信,正走在往明心楼的路上时,似乎听见山坡后方传来一阵微弱的求救声。

    『兰欣姑娘?你怎么会被锁在柴房里;喀隆好奇之下上前察看,竟发现被锁在里头的兰欣。

    『喀隆大人,我……』兰欣虚弱得说不出话来,她昨日一整天没吃东西,晚上又被关在柴房里受冻,又冷又饿的煎熬,已经将她的体力耗弱至极限。

    『你等等,我马上放你出来;喀隆见情况不对,当下也不找钥匙,手上运劲一劈,大锁应声而断。喀隆跋紧打开门,扶出兰欣,心想,若非他身怀武功,听力较平常人敏锐数倍,否则等到来取柴的人发现兰欣,恐怕她早已饿死或冻死!

    『谢谢你,喀隆大人。』兰欣虚弱地朝喀隆微笑,不得不让喀隆扶着肩,才能往前行走。

    『别谢我了,也是碰巧,我正要上明心楼去找你,才会发现你给人锁在这柴房里。对了,你到底是怎么被人锁在柴房里的?』喀隆十分讷闷,猜不出是谁有这胆子,这么做分明想害死兰欣!

    兰欣摇摇头,问喀隆:『喀隆大人,你上明心楼找我,有什么事吗?』

    『有一封信要转交给你。』『给我的信?』喀隆点点头,拿出方才劈锁时,顺手塞进怀里的信。

    『前些日子你交给我的银两,我那亲戚替你带回江南老家,你家人便写了封信,托我亲戚转交给你。』喀隆将手中的信交给兰欣。

    闻言,兰欣高兴得绽开笑颜,当下就在路上拆开信,阅读了起来。

    『怎么了,兰欣姑娘?信上都写了些什么?』喀隆见兰欣的脸色,由拆信时的欣喜,到阅信后转为苍白惨淡,不免关切地询问。

    兰欣两手捏紧信纸,抬起仓白的小脸,清丽的容颜上镌刻着令人心疼的悲伤。

    『老爹……我来京里不久……他就去世了;说完,兰欣垂下脸,安静地咀嚼悲伤,她没有在喀隆面前流泪。

    这封信是小倩写的,小倩信上还说她想上京城来找兰欣,却没有提到半点有关秦英的事。

    『这……真是太不幸了。』喀隆见了兰欣既坚强又脆弱的模样,不禁心生怜惜。『兰欣姑娘,你要节哀啊,别太过悲伤,弄坏了身子”喀隆柔声安慰兰欣。

    『我没事,喀隆大人。』兰欣冲着喀隆苍白地一笑,绒柔脆弱的模样儿,分外令人心疼。

    她重新折好信,将信连同信封,小心地收进怀里。

    『我扶你回明心楼罢,兰欣姑娘。』兰欣点玷头。『麻烦你了,喀隆大人。』她眉目间凝了一缕哀伤,神熊愈发楚楚可怜。

    喀隆没再说什么,一路沉默地扶着兰欣回明心楼。

    『兰欣姑娘,你可回来了!昨晚你到底上哪儿去了?”

    兰欣和喀隆一回到明心楼,就看见刘平站在大魔外。刘平一见到兰欣,立刻奔过来问话,神色非常焦急。

    『刘管事,我昨晚没回来,对不住,给你添麻烦了。』

    『别说这些了,贝勒爷正发火呢!脾气坏得很,你待会儿进去,当心别冲着他了……』

    “刘平!谁让你在外头啰唆的!把人给我叫进来!”大厅内传来暴怒吼声。

    宣瑾人在大厅里,早已看见兰欣和喀隆一道回来。

    刘平脖子一缩,胆小地咽了口口水道:『我瞧你还是快些去吧!兰欣姑娘。』兰欣点点头,转头对喀隆说道:『喀隆大人,谢谢你送我回来。』

    『别再说谢了,你对我总是这么客气。』喀隆微笑着回答兰欣。

    兰欣回他一笑,才转身走进大厅。

    『昨晚上哪儿去了?』兰欣一跨进厅门,宣瑾立刻冷黑着脸质问她。

    『没有……昨晚我被关在柴房里,所以不能赶回来。』

    『还敢撤谎;宣瑾用力一拍桌子,木桌竟然应声而裂,可见他的怒气不校

    兰欣被他突来的火爆吓住,不由得退了一步,不明白为什么才经过一天,宣瑾的态度又变了。

    『我没有撤谎。』

    宣瑾挑起眉,冷笑着讽道:『无绿无故的又怎么会被关在柴房里?或者该说,你是在柴房里和男人私会吧?』兰欣一愣,因为宣瑾的话而呆住了。

    『我明明看见你和喀隆一道回来!被关在柴房里?想撤谎也找个高明点的理由;

    『因为喀隆大人正巧经过柴房,把我从柴房里救出来,我们两人才会一道回来的。』

    『当真如此?不是昨晚你同喀隆幽会,所以今早他送你回来?』兰欣惊愕地睁大眼。

    他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指她和喀隆大人……

    『没话说?那就是默认了?』宣瑾抬高脸,冷眼觑着兰欣。

    他压抑怒气,漠视心头的烦恶……想到她柔弱惹怜地倚在喀隆怀里那幕,更让他怒上心头!

    她竟敢拒绝他,却封别的男人投怀送抱!

    宣瑾是气疯了才会乱按罪名在兰欣身上,他明知喀隆和兰欣若真有什么,喀隆岂敢大着胆子送她回明心楼!

    但狂嚣的怒气夹杂着强烈的妒意,致使宣瑾盲目且执意地伤害兰欣。

    『不……不是这样的……两个多月前我托喀隆大人的亲戚,送银子到江南给老爹,之后我的家人也托喀隆大人的亲戚转交一封信给我。今早喀隆大人就是为了要将信交给我,经过柴房,才会碰巧发现我的!信……信就在这儿……』兰欣慌忙从怀里取出信,捧在手里。他怎么能这么冤枉她?

    『够了;宣瑾瞧也不瞧兰欣手里的信一眼。『就算你说的是实话,昨晚会被关在柴房里也是你的疏失!我房里不需要既不顺从,又不懂得规矩的下女;兰欣楞楞地望着宣瑾,脑海里还没能想明白,他这么说是什么用意……

    『滚!从今日起你就住到下人房去,我这儿再也不需要你侍候;兰欣的无辜更加莫名地挑起宣瑾的怒气!

    他从未如此在乎一个女人过,然而她却如置身事外一样淡然,而他对兰欣强烈的占有欲,已高涨到威胁他高傲自尊的地步!

    于是他选择抛弃她,杜绝一个羞怯、楚楚可怜的女人如此轻易摆布他的心,继续留在他跟前惹他心烦!

    冷冷地撂下话后,宣瑾转身走入内室,不再多看兰欣一眼。

    兰欣错愕地呆站在原地,久久、久久……直到她终于明白,宣瑾再也不想见到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狂情暴君最新章节 | 狂情暴君全文阅读 | 狂情暴君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