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狂情暴君 > 第七章

狂情暴君 第七章 作者 : 郑媛

    兰欣被宣瑾遣到下人房隔日,胡大娘便来看她。

    兰欣让出房里唯一一张椅子给胡大娘,自己坐到炕床上去。

    胡大娘一进房来便握住兰欣的手,左右张望了一下这间简陋的暗室。

    就这么随意瞧了几眼,胡大娘立刻皱起眉头。『这屋子谁派给你的?又湿又暗的,住久了人要生病的;兰欣仅是摇头,没说什么。住在哪儿对她而言都已无所谓,当宣瑾将她遣出房的那一刻,她所有的妄念都已死去。

    宣瑾能摆布的不只有她的命运』还有她的心。

    『大娘,你今晚怎么有空来看我?』

    『我听说你搬到下人房,就把“小黄”带来,让牠跟你做个伴儿。』

    『真的?“小黄”呢?』凄柔的小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兰欣自从离开厨房后,就没再见过『小黄』,她十分想念那只捡来的小黄狗,能见到“小黄”,她是真心高舆。

    『在外头,我把牠绑在树下,往后你就可以自个儿照顾牠了。』胡大娘看见兰欣高兴的模样儿,自个儿也很开心。

    『大娘,谢谢你替我照顾“小黄”这么长一段日子。』

    『傻丫头,说什么话,跟大娘还道什么谢;胡大娘想起带来的食篮,忙将搁在门口的食篮拿过来,揭开食篮盖子。

    『瞧,这是我特地为你做的点心,有芋泥桂圆、核枣酥、豆沙饼,都是些你爱吃的。』胡大娘话还没说完,兰欣就冲到门口,干呕了起来。

    『怎么啦?』胡大娘追到门口,惊讶地问。

    『我……我也不明白,大概是这几日吃坏了肚于。一见到甜食就不太舒服。』原本已无血色的小脸此刻更是苍白。

    『你犯这毛病有几日了?』胡大娘紧皱着眉头追问。

    “大概……有十来天了。”

    『这十来天,见到甜食总是想吐?』

    『嗯。』胡大娘暗暗心惊,这该不会是……她退疑了一下,又问兰欣道:

    『上回我跟你提的那件事』那晚你找过魏嬷嬷要药汤喝了吗?』

    兰欣愣了一下,才摇摇头:『没有,可是第二天一早,刘管事就上魏嬷嬷那儿,取药汤回来让我喝了。』

    『你已经喝了药汤!那怎么还会』』胡大娘欲言又止。

    『大娘,你想说什么?』兰欣听出胡大娘言下之意,原本已经苍白的脸色,更是惨澹得几近透明。

    『我想说唉,你这症状明明就是害喜,可你又说确实喝了药汤……』

    『大娘,你是说……我……有了孩子?』虽然已有预感,但是听胡大娘亲口说出来,兰欣还是傻住了。

    她肚子里真的有……宣瑾的孩子吗?

    兰欣下意识地伸手抚摸自己的小肮,她晕然地傻笑。可下一刻,心底却骤然升起恐惧——一旦宣瑾知道她有了孩子,这未成形的小生命随时可能被扼杀!

    『兰欣,你该不会是想留下孩子吧?』胡大娘见兰欣悲喜不定的神情,忧心地问。

    『如果……如果我的肚子里真的有了孩子……我想留下他。』

    『这这是不可能的啊;胡大娘急道。

    『你肚子里若真有了大阿哥的孩子,这孩子能不能留下,可不是你能决定的!包何况你现在已经不是大阿哥房里的人了;听了胡大娘的话,兰欣沉默地低下头,抱住自己的肚子,陷入怔然之中……她明白大娘的意思,宣谨不要她了,自然也不会要她的孩子。

    可是她想要一个孩子,想要宣瑾的孩子。

    胡大娘见兰欣的反应,摇头叹了口无说道:『兰欣,你听大娘的话,别太天真了,趁早把你有了孩子这事告诉魏嬷嬷,她会想办法弄帖打胎药让你喝下,这事已经不起拖,再拖下去,等孩子大了才打胎,你自个儿会有危险的;胡大娘苦口婆心的劝说,兰欣却是一径地摇头。

    『不,大娘,我不杀自己的孩子!我既然怀了他就该生下他,若是为了我自己却要杀了他,那太自私、太残忍了。』

    『你这孩子;胡大娘听了兰欣这话,又是焦急,又是心疼。

    『现在你不残忍些,将来别人会对你更残忍!往后你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你以为瞒得住谁?到时孩子一样留不住,却要累自己受苦;

    『有孩子陪着我,咱们会度过难关的。』兰欣安慰自己,也安慰胡大娘。

    胡大娘到此也只能摇头,无奈地叹息。

    『大娘,我求求你,你千万别把我怀了孩子这事告诉魏嬷嬷好吗?』兰欣抬起脸,握住胡大娘的手,恳切地哀求。

    胡大媳看着兰欣那双无助的眼睛,不由得心软,她再叹口气,拍拍兰欣的手。

    『大娘说的话你不听,做什么硬是要跟自己过不去呢?』顿了顿,胡大娘才说:

    『放心吧!大娘答应你,不把这事告诉任何人就是了。』

    『谢谢你,大娘;兰欣感激地握紧胡大娘的手,苍白的小脸终于有了笑意。

    胡大娘见她如此,也只能将忧虑藏在心底,和兰欣一起期待那个她肚子里,除了兰欣自己,不受任何人欢迎的小生命。

    自从知道肚子里有了孩子之后,兰欣开始注意起自己的饮食,虽然三餐吃下的东西多数吐了出来,她还是努力地吃,尽量吃下超出自己食量的饭菜,就怕饿着孩子。

    可兰欣吃得多,却引起徐奶娘的不满,这天她藉题发挥,斥骂兰欣。『不过叫你擦几面桌子、抹几张椅子,才做没两下就要偷懒休息!没见过像你这般好吃懒做,死不要脸的贱人;见兰欣沉默不语,徐奶娘又说起风凉话来。

    『瞧你这死德性!难怪大阿哥不要你!都被贬成下人了还不认分,赶明儿个我让静芝格格同大阿哥说去,趁早把你给撵出府,省得浪费咱们王府里的米粮;

    徐奶娘骂得正顺口,冷不防背后冒出一道严厉的低斥

    『说够了没?兰欣姑娘是大阿哥买回来的,她吃了咱们王府里再多米粮,都没你说嘴的分;喀隆就站在徐奶娘身后,面色陰沉。

    “啊!喀……喀隆大人!”徐奶娘见是喀隆,心虚地低下头,目光闪烁,没敢再作声。

    喀隆瞧了兰欣一眼,皱起眉头她太廋弱,也太苍白了!

    『你做你的事去吧。我瞧兰欣姑娘身子不太舒服,她得休息一下;喀隆不容徐奶娘说不,口气强硬地道。

    『是是,应该的!那我先去了,喀隆大人。』徐奶娘不敢得罪喀隆,只好顺从地离去,心底则恶毒地咒为起兰欣!

    徐奶娘走后,喀隆问兰欣:『上回把你关在柴房里的,该不会就是这个仗势欺人的老东西吧?』

    兰欣淡淡微笑,没直接回答喀隆的问题。『谢谢你,喀隆大人,你又帮了我一次。』

    『你又跟我客气了。』喀隆笑着道,放柔了嗓声。

    『应该的。』兰欣报以一笑,旋即脸上却变了色,当场摀着肚子、弯下腰,干呕了起来。

    “怎么了?兰欣姑娘,你生病了?”喀隆紧张地问,愣在原地、手足无措。

    『不……不是,一会儿就好……』兰欣挥挥手,又呕了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

    喀隆帮不上忙地呆站在一旁、像是想到什么似地,突然明白过来

    “兰欣姑娘,你该不会是害喜了?”喀隆惊讶地问出口,却换成兰欣傻住了。

    『不久前我妹子才刚怀了孩子,你这模样就跟她害喜时的症状一模一样;

    兰欣回过神来,拚命地摇头解释。

    “不是!我我怎么可能会有孩子!你别再瞎猜了,喀隆大人;喀隆无言地望了兰欣半晌,她苍白瘦弱的模样让他下定了决心。

    『不行!这事得告诉贝勒爷去,再这么下去你会没命的;

    『不要喀隆大人;

    兰欣情急地扯住喀隆的摆,泪水噙在眼眶裹。

    『求求你,别告诉贝勒爷,他会要我打掉孩子的;

    『你终于肯承认的确怀有孩子了。』喀隆停下脚步,回过头望着兰欣。

    『我……』兰欣知道再也瞒不过,只好求喀拢

    『求求你,喀隆大人,别告诉贝勒爷我怀了孩子的事好吗?』

    『可是你身子这么弱,怎么继续工作下去?』

    『我行的!我一定能撑下去,直到孩子生下来为止;喀隆为难地皱起眉头,听到她说这话,立刻明白她想将孩子生下来的决心,也猜到她心底害怕什么。

    “兰欣姑娘,你先别慌,等我把这事告诉贝勒爷,你再去求他,或者贝勒爷会肯让你生下孩子也说不定。”

    『不,不可能的;兰欣摇着头,神情暗淡。『贝勒爷亲口说过,要是我怀了孩子,他会要我打掉他。』她知道宣瑾不要她的小孩,她不敢痴心妄想,拿孩子的生命当赌注。

    『贝勒爷当真这么说?』喀隆睁大眼,为兰欣的未来感到忧心。

    『嗯。』

    『那你怎么生下孩子?这事瞒不了太久,一旦你肚子大起来,贝勒爷还是会让你打掉他;而到时兰欣就会有生命危险!

    『我……我顾不了这许多,只要我还能留着孩子,我就要保住他;『兰欣姑娘』喀隆还想劝她,却看见兰欣登时张大了眼,望着他身后喀隆纳闷地转过脸,看见静芝正挽着宣瑾的手臂往这儿走过来。

    『求求你,喀隆大人;兰欣霎时间白了脸,苦苦哀求喀拢

    喀隆挣扎了好半晌,直到静芝和宣瑾已经走近,才匆忙点了下头。

    『你是不是太闲了,喀隆?今早我交代你去办的事,都办好了?』宣瑾冷例的眸光扫过兰欣和喀隆两人,然后停伫在兰欣脸上。

    『贝勒爷,我』喀隆接收到兰欣投来的哀求目光,再次轻点了下头。『我马上去办。』喀隆嗯低着头退下。

    宣瑾已将两人方才的默契尽收眼底,他定定凝住兰欣,眸中迸射出火光。

    他上前一步,粗鲁地抓住兰欣的手臂,神情陰鸷地冷道:『记住!就算我不要你,我用过的女人也不许别的男人沾上!你最好给我安分点;兰欣吃惊地摇头,无法接受他莫须有的指控。

    『你为什么要通般扭曲我?我没有』

    “住口!”他粗暴地用力拽扯她织细的手臂,满腔的怒火正炽,也不管是不是会弄伤了她细瘦的手骨,力道之猛烈,几乎要将兰欣捏成碎片。

    『反抗我!拒绝我!反驳我!嗯?;他乖戾地冷笑,两眼放射出野蛮的冷酷。『一个下贱的婢女,竟敢三番两次冒犯我;宣瑾恶意的羞辱一句句刺伤着兰欣。她凝视宣瑾,不争气的泪水瞬间模糊了双眼,不受控制地滑落……宣瑾浑身一震像是被人烫着一般,猛地甩开她的手臂』『滚;他红着眼叫嚣。

    兰欣却仅能木讷地站在原地。

    『还杵在这儿做什么?』静芝圆睁杏眼,朝着兰欣大声喝斥,她嫉恨宣瑾瞧着兰欣的眼神。

    『奶娘;静芝扬声呼喝,叫来徐奶娘。

    『有什么吩咐,静芝格格?』徐奶娘闻声立刻奔来谄媚地倾向静芝。

    『这该死的贱婢是不是你管的?』

    『是啊,静芝格格;

    『正好,我逮到她偷懒还大声冒犯大阿哥!今晚不许让她休息。也不许她吃饭;她公报私恨。

    『是,静芝格格。』徐奶娘淂意地转头瞪了兰欣一眼,方才喀隆凶她的事。她全数算在兰欣头上。

    听到不能吃饭,兰欣为肚子里的孩子担心,她抱着一丝希望地望向宣瑾,他却已别开眼,一脸漠然,放任静芝的刻保

    兰欣失望地垂下脸,敛藏自己的眸光,不再奢求宣瑾的怜悯。

    『听到没?静芝格格的命令,今晚不准你休息,也不准吃饭;静芝挽着宣瑾走后,徐奶娘恶声恶气地警告兰欣。

    兰欣低着头,无言地承受。她木然地凝视地面,自己被压缩成一团的影子,心底慢慢有了觉悟……孩子也许保不祝

    如果孩子真会被迫打掉,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她会陪着孩子到最后一刻。

    到时若是老天爷要她跟孩子一块去了也好,那么孩子就不会同自己一样,是个弃儿……转眼个把月过去,整个和硕怡亲王府,正忙着筹备贞仪格格大婚之事。

    先前贞仪格格曾与多罗理王府胤祺贝勒订亲,由于圣上赐婚胤祺贝勒与敏王府临真格格,因此皇太后便另行赐婚贞仪格格与皇十一贝勒炜烈。怡亲王为补偿爱女,再加上贞仪乃是风光嫁入宫内,此次婚事便大肆铺张,极尽奢华之能事。

    这晚,兰欣下了工,回到房里已经入夜了。

    原本懒懒地趴在门口的小黄狗,见到主人回来,立刻一骨碌爬起来,兴奋地又叫又跳。

    『嘘,[小黄]乖,当心吵到别人了。』兰欣蹲在小黄面前,轻轻抚摸小狈的头。

    小黄狗似乎能听懂兰欣的话,不再吠叫。

    『对不起,我今天这么晚才回来,你一定饿了罢?』兰欣解开腰间的小包袱,小心翼翼地从里头拿出她省下的饭菜,摊在地上。她静静地蹲在地上,两手托着腮,看小黄狗狼吞虎咽地吃着。

    『好吃吗,“小黄”?』等小狈吃完,她收拾了一下,放开绑着小狈的绳圈。

    兰欣让『小黄』在院子里跑窜,她则回到房里捻亮了烛火,取出藏在床下的小布包,解开上头的活结,里面是一件缝制了一半的小衣。

    那是兰欣为肚子里的孩子缝制的。布料是用她的旧衣,重新裁剪之后,一针一线缝成的。

    虽然不知道孩子能不能出世、穿不穿得这件衣服,兰欣仍每晚熬夜,执着地一针一线,密密缝制……叩叩房门外突然传来两下敲门声,兰欣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起身去开门。

    门外头是住在隔壁的王大婶。

    『兰欣,徐奶娘要你现在立刻到前苑大听去。』王大婶道。

    『现在?』兰欣眨眨眼,问王大婶:『大婶,你知道徐奶娘要我到大厅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我只是传话的。』王大婶不怎么耐烦地道。『你就别多问了,快点去吧;

    『好。』兰欣谢过王大婶后,才转身回房里,收拾搁在木几上的小衣。

    她依旧将小布包收妥在床底下,踏着月色,走了一段路来到大厅。

    徐奶娘手里拿着扫帚,正站在大厅前等着她。

    『慢吞吞的!怎么到现在才来;徐奶娘瞪住兰欣,没好气地数落。

    『对不起。』兰欣点头道歉。『你有事吩咐我做吗?』

    『废话!没事叫你来做什么?』徐奶娘『哼』了一声,神情诡谲地瞪了兰欣一眼,把手上的扫帚塞到兰欣手里。『你到大厅去,把搭在墙角上的蜘蛛网清清。』兰欣心里虽然奇怪,徐奶娘为什么半夜叫她到大厅清蜘蛛网?但又想也许是近日贞仪格格即将大婚,府里的人都忙着准备格格的婚事,人手不足,所以徐奶娘才会半夜叫她来大厅清蜘蛛网吧!

    兰欣拿着扫帚走进大厅,这时整个大厅空荡荡的,没半个人影,无论天花板或墙角都早已清理过,擦得十分干净,连挂在厅上的牌匾也擦得灿亮夺目,墙上还挂好了喜幛。

    兰欣四处瞧了一遍,疑惑地回头问徐奶娘﹕“这儿很干净,好象不需要清理了?”

    『还用得着你说!我有眼睛难道瞧不出来?再往里头走,我要你清理的是楼梯间!』徐奶娘从后头推了兰欣一把,要她快走。

    楼悌间就在大厅后头,这道楼梯连着左侧和硕怡福晋住的『省心楼』,算是条便利的快捷方式,不必绕过前苑再到省心楼正门。

    因为楼梯前头就是大厅,一般王府里的女眷都得回避,不会走这条路,下人们就更不用说了,至于男主子们也不能随便上省心楼去,所以这道楼梯形同虚设。

    『偌,这儿有张椅子让你当脚垫,你踩到上头去,把屋梁上的脏东西清清;『好。』兰欣点点头,顺从地爬上椅子,清理屋梁。

    此时她若是回头,就能看到徐奶娘不怀好意的冷笑。

    『别想打混,要是有半点没清干净,就不许你回房睡觉;徐奶娘在底下吆喝,一边悄悄移近兰欣脚下,靠到椅子旁边。

    兰欣伸长手臂,努力构扫积在屋梁上的灰尘,突然她看到楼梯上人影一闪,她仰头望去,看见贞仪格格就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好奇地睁大了眼正望着她。

    兰欣记得贞仪曾替自己解围过,下意识地朝贞仪一笑,贞仪眨眨眼,也回报兰欣一个温柔的笑容。

    就此同时,站在下方全然没看见这一幕的徐奶娘,突然伸出脚,猛地往兰欣脚下的椅子踢去『盎』兰欣惨呼一声,往下跌摔到地上……同时楼上也传来一声惊呼,徐奶娘吃惊地回头一望正巧和贞仪打了个照面。

    贞仪愣了一下,看见兰欣脚下流出大量鲜血,人似乎已经晕死过去,她吓得摀住嘴,猛然想起该喊救人时,背后却被人重重推了一把,她一个站得不稳,便从上层一路摔滚到楼下,也晕死了过去……『奶娘;二楼楼梯口出现一道人影,赫然是静芝。

    『静芝格格,多亏你机灵,不然这下咱们可要惨了;

    『嘘!先别说这些了,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快走要紧;

    『是是,静芝格格您说得对……。』静芝和徐奶娘两人匆匆离开大听,逃离现抄…由于两人走得匆忙,大厅门也没仔细掩上,小黄狗一路嗅着主人的气味跟进来,直到看见倒在血泊中的主人,小黄狗呜呜低嚎了起来……

    『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巧,贞仪竟然会出现在楼梯上;回到静芝房里的路上,主仆两人神色都显得惊疑不定,静芝低声对徐奶娘道:

    『这下事情要闹大!扯上了贞仪,恐怕怡亲王不会罢休;

    “这……这可怎么是好?方才贞仪格格和我打了个照面,等她一醒过来,不就指认出我来了?”徐奶娘吓得没了主意!

    『啐,奶娘,你的胆子怎么突然给吓小了?你方才没瞧见贞仪摔下楼时头上和嘴角都流了血?等到明天早上,她还活得成吗?』

    『对啊!我真蠢,怎么没想到这点!还是格格您聪明;徐奶娘这才安下心来,和静芝相视而笑!

    原来今晚徐奶娘和静芝设计让兰欣做失足流产,之所以选在半夜,就是不想兰欣被人发现,等过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就算兰欣被人发现了,也早已失血过多而死!

    自从兰欣被宣瑾遣到下人房这个把多月来,徐奶娘早看出兰欣怀了身孕,也识穿兰欣想隐瞒有孕的事实。

    徐奶娘把兰欣有孕的事告诉了静芝,她上回为了兰欣被喀隆凶过一顿的事还记恨在心,正巧静芝也对那回宜瑾瞧兰欣的眼神耿耿于怀。

    两人心存不善,恶念一生,便商量了这条毒计,不直接揭穿兰欣怀孕的事。

    『贞仪这事是个意外!她也怨不得我,只能怪她自己运气不好,原本好好的一桩喜事成了丧事;静芝勾起唇角冷笑,神情陰狠,没有半点心虚!

    『格格,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反倒是徐奶娘怕事,脸色略显得不安。

    『能怎么办?往后咱们就当作没这一回事,置身事外就成了;静芝只管叮咛,徐奶娘一径唯命是从,两人一路往静芝的闺房而去……

    『咦?奇怪,都三更天了,她们两人怎么还没回屋里歇息?』王府里轮值巡夜的张永,望着静芝和徐奶娘的背影咕侬着。

    耸耸肩,张永尽职地继续做他巡夜的工作,不相干的事,他也懒得多管。

    怡亲王府占地十分广阔,一个晚上当值的守夜,少说也有三十来人,张永负责巡逊的区域只在前苑一带。

    张永一路哼着小曲儿悠哉游哉地巡夜,在府内巡逻算是个闲差,若是被派在府外站岗,或是轮班当值的话,就得警醒些了。

    张永一路巡过去,走到接近大厅门口时,忽然听到大厅里似乎传出小狈的哀鸣……张永站在大厅前愣住,仔细一瞧,才发现大厅门是虚掩上的,他疑惑地推门而入,往传出狗叫声的方向走去……一走进楼梯间,张永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倒退了一步地上是两具躺在血泊中的尸体!

    其中一个赫然是贞仪格格!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狂情暴君最新章节 | 狂情暴君全文阅读 | 狂情暴君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