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狂情暴君 > 第五章

狂情暴君 第五章 作者 : 郑媛

    隔日一清早,兰欣侍候宣瑾更衣、盥洗。

    之后她就被带到下人处,管事的是个叫徐奶娘的肥胖妇人。

    『给我听好,现下你再也不是大阿哥的妾,别仗着自个儿曾有过的身分,就自以为了不得!要是让我逮到你偷懒,我就让静芝格格拿竹蔑条打你这贱人一顿;徐奶娘是静芝从本家带过来的人,跟着静芝住在王府里。她原本是静芝的奶娘,现在年纪大了,便在下人处当一名管事。兰欣正好就分派在她手下。

    除奶娘知道兰欣是大阿哥的人,她和静芝一见孔出气,打一开始对兰欣就不存好心眼。

    下完了马威,她派兰欣到王府后出去扫沟渠,这原是男仆或是一些粗壮妇人做的工作,她却派瘦弱的兰欣去做耗损体力的粗活。

    一整天下来,兰欣弯着腰扫山沟,到了傍晚两条手臂已近乎麻木,腰背也酸痛不堪。

    好不容易收工,兰欣分到一些粗糙的伙食,她却已累得失去了食欲。

    『兰欣;胡大娘远远看见坐在树下休息的兰欣,挥着手走了过去。

    『大娘?怎么会到这儿来?』兰欣见到胡大娘,立刻让出自己坐的干净地方,招呼胡大娘坐下。

    『昨儿个我儿你神色不对,今早又没见你来厨房上工,还以为你发生了什么事,四处找人问,才打听到你被派到了下人处,又问了几个人,才找到这儿来。』胡大娘道。

    『让你担心了,大娘。』

    胡大娘挥挥手,表示没什么。『见到你没事我就安心了。』胡大娘看见地上两块油纸包的大饼,还完整如初。

    『怎么,晚上就吃这个吗?』胡大娘皱起眉头。

    『嗯。』兰欣点点头,问胡大娘:『大娘要吃饼吗?』胡大娘摇摇头,撇着嘴道:『这儿的伙食真差!又硬又没味儿的,谁吃这东西;兰欣笑了笑,小心奕奕地包好大饼,塞在腰巾里。

    『能填饱肚子。』即使肚子不饿,兰欣也不会扔了饼,一米一粟,她都舍不得浪费。

    胡大娘可不以为然。『这种东西怎么下咽?赶明儿个起,我每晚送点心来给你吃,那种粗食,扔了不要也罢;

    『不必了,大娘,厨房离这儿有好一段路,你每晚这么来回奔波,身子会吃不消的。』胡大娘叹口气,没再坚持,兰欣说的也是实情。

    『倒是你,是怎么触怒了贝勒爷,原来好歹也是个妾,算是半个主子,怎么就把你贬成下人了?』

    『没什么。』兰欣轻径摇头,垂下脸。『是我自个儿不好,惹得贝勒爷不高兴。』顿了顿,她抬起脸,瘦削的面庞乍现一朵凄淡的微笑。『现在这样也很好,跟原来没什么不同,只是我不能在厨房工作了。』胡大娘静静瞧了兰欣半晌,才突然问她:『兰欣,大娘当你是自个儿的孩子,问你个难启齿的问题……你老实告诉大娘,贝勒爷可要过你了?』

    兰欣听了一愣,随即脸蛋生红。

    胡大娘瞧这模样,心下已经雪亮。

    『那你这几日可有喝药汤?』胡大娘又问。

    『药汤?』兰欣莫名所以地睁大眼睛,摇摇头。

    『怎么你竟然没喝药?』胡大娘也睁大眼,却是吃惊。

    『大娘,为什么我该喝药汤?』

    『你当然该喝!那是因为』胡大娘顿了顿,突然又问起另一桩事。

    『兰欣,贝勒爷让你陪了他几夜?』『……两夜。』她羞涩地回答。

    『连着两夜?』『嗯。』『第二天一早,你都没回魏嬷嬷那儿去?』兰欣点点头。

    『这就难怪了;胡大娘总算找出问题所在。『你没回魏嬷嬷那儿去,她自然也不能给你喝药汤了;

    『大娘,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我该喝药汤?』

    『这药汤是防孕的,现下你若没喝药汤,将来恐怕有罪受;胡大娘欲言又止,停了一停,才又继续说下去。

    『咱们王府里的侍妾,没经过阿哥们允准,是一律不许怀胎的,若是一不小心怀了胎,要是阿哥们不许可,这孩子就得打掉,届时一个弄得不好,伤了元气事小,恐怕连命也会赔掉;胡大娘说得恐怖,但兰欣听进耳里的却不是最后那几句,而是若有了身孕,孩子没经过阿哥许可,就得打掉……

    『为什么……那么残忍……』兰欣喃喃自语。

    她不能明白,为什么有人会不要自己的骨肉?

    『你这孩子,”胡大娘叹道。“我同你说的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为了你自个儿好,你得赶紧喝下药汤,而且最好今晚就喝!”

    『可是,我现在不能回魏嬷嬷那儿了。』兰欣茫然地回答。

    『这可怎么办才好?』胡大娘也伤脑筋。『不然你今晚跟贝勒爷告个假,怞空回魏嬷嬷那儿一趟。”

    兰欣踌躇着,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宣瑾开口。

    『这事儿得快办!再拖下去,怕就算吃了药也来不及了;胡大娘再三叮嘱。

    这时候兰欣脑子里想的,却是她的肚子里,此刻可能已经有了宣瑾的孩子。她下意识抚摸自己的小肮,想象肚子里已经有了未成形的胎儿……胡大娘走后,兰欣拖着疲累的步伐,慢慢走回明心楼。

    今晚是入秋以来最冷的一夜,她身上的衣物却不够暖和。兰欣生长在南地,带来京城的衣物多不足以御寒,尤其像今夜这么冷的天气,她却没有厚袄子可穿。

    她抖着单薄的身子,一路越走越快,回到明心楼时,手脚自然冻僵了。

    走到宣瑾寝房门口,兰欣看见守在外头的刘平。

    『刘管事。』兰欣点头微笑,有礼地跟刘平打招呼。

    刘平是负责在大阿哥房门外,守夜当值的随从。

    『兰欣姑娘。这会儿你还不能进去;刘平知道大阿哥留兰欣在房里侍候的事,可这时他看见兰欣,却一个箭步挡在门前,不让她进房。

    『怎么了?刘管事?』兰欣不解地问。

    刘平搔搔头,神色有些为难。

    『那个……贝勒爷房里,喜雀姑娘正侍候着。』刘平支支吾吾地解释。

    一开始,兰欣还不太明自刘平的意思,直到看见刘平尴尬的神色,一瞬间,她终于想通。喜雀也是住在烟水阁的『姊妹』,她在宣瑾房里,也只会侍候那回事!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垂下脸,兰欣退开了。

    她慢慢踱到墙角边,窝着角落蹲下,抱紧自己已冻得失去知觉的双膝。隐隐约约地,她听到卧房内传来女人尖锐的申吟,和男人浓重、急促的喘气声……兰欣木然地听着卧房内传出的声响,她一动也不动地蹲踞在陰暗的角落。

    第一次,她问自己,她如此活着依附宣瑾的意义。

    如果一切是这么的艰难,她的存在是微不足道、可有可无,那么,她为什么一定要依附着宣瑾而生?

    心,突然好痛……好痛!

    为什么要爱上一个贝勒爷……为什么要痴心妄想……为什么……自从有记忆以来,她的生命里一直有太多不能问出口的疑问。

    老爹,兰儿为什么是你抱来的?

    老爹,兰儿没有娘吗?

    秦大哥,为什么隔壁的小五子,要指着我叫妖怪?

    老爹,兰儿是从河里捡来的吗?

    『兰欣姑娘,喜雀姑娘走了,该你进去侍候贝勒爷沐浴净身了。』刘平走过来,打斯了兰欣的冥思。

    『好。』从窝身的湿暗角落里站起来,她脚步蹒珊地推门入房。

    『过来,替我擦背。』宣瑾合着眼,赤身露体地坐在热气蒸腾的大浴桶里,听到细碎的脚步声,也没睁开眼。

    兰欣默默走近他,拿起披挂在浴桶边的布巾,神色木然擦洗宣瑾纠结的背迹

    卧房里,还残留男女欢爱过后的气味。

    渐渐地,那股味道飘散无踪,被浴桶内清新的蒸气所取代……洗不去的是留在宣瑾背上,一条条指甲抓出来的红痕。

    『够了!再搓下去,我的背都要让你搓破了;宣瑾突然沉声喝她,兰欣吓了一跳,慌忙放开手。

    她竟然一遍遍搓洗宣瑾背上的红痕而不自觉。

    『到前头来,把我的腿洗干净;他不耐烦地命令她。

    兰欣顺从地绕到前头去,才弯下腰要洗宣瑾的腿,立刻瞥见他赤luo的胯间……兰欣羞涩地别开眼,不知所措。

    『还愣在那儿做什么?』宣瑾睁开眼,瞧见她赧红的粉腮。

    兰欣咬住下唇,不敢移回视线,双手摸索着寻找宣瑾的大腿。

    突然宣瑾捉住她摸索的小手,直接按在他胯间

    『害羞吗?怪了,你又不是没瞧过;他恶作剧似地讪笑,盯住她一路红下颈子的羞赧。

    兰欣心惊地想收回手,宣瑾却和她玩起欲擒故纵的拉拖游戏。

    『贝勒爷……我,我要洗……您的腿。』她羞急地连说话也结巴起来。

    『放肆!看着我的眼睛说话;宣瑾故意作弄她,仍不放手。

    『贝……贝勒爷……』兰欣哀求地瞥过他一眼,又匆匆移开视线。

    宣瑾突然低笑着,却又冷不防拉住兰欣的手臂,将她上身拉进浴桶里『啊』兰欣低呼一声,上半身跌进宣瑾怀里,同时也湿透了。

    『你也同我一块儿入浴罢;他邪气地低笑,眸光倏地变浓转闇。

    兰欣心底一惊,使尽气力摔开宣瑾的怀抱,踉跄地返到远远的门边。

    她害怕他这种眼光每回他这么看她时,总是伤害她……

    『做什么?!饼来;宣瑾冷下脸,声音转硬。

    兰欣摇着头,不肯过去。

    『我叫你过来;宣瑾动怒了。

    不知好歹的丫头,胆敢又拒绝他!

    见兰欣仍然摇头,宣瑾突然从浴桶里站起来,赤条条地走呆住的兰欣跟前,一把搜住她细瘦的手臂,将她捉回房,甩在浴桶旁的地上。

    『竟敢又拒绝我;宣瑾狂怒地揪住兰欣的衣襟,用力一扯,衣棠应声而裂。

    『不要!贝勒爷,求求你……』兰欣反手抱住宜瑾的腿,哀求他,而不是试图爬离。

    『住口;宣瑾不容情地拽住她,要把她揪上炕

    『不要,贝勒爷,我已经两回没喝药汤了;她情急地哭喊。

    刚才在门外等候时,兰欣就已经决定喝药汤了。

    她一辈子是寄人篱下的命,尊严犹如草芥,就算怀了孩子也是被打胎的命运。

    虽然她想要孩子……极想、极想……要宣瑾的孩子……宣瑾骤然住手,撤下兰欣,狂怒的眸光较为陰沉。

    『你没吃药?』他眯起眼,冷笑道。『你最好祈祷肚子里别有孩子,否则我会要你打掉他;他冷酷的话重重地挫伤了兰欣。他的反应在意料之中,但为何仍然心痛?

    『今晚,我会到魏嬷嬷那儿吃药。』她小小声地喃喃低语,将自己蜷在地上。

    『不必!刘平会拿药过来,你得伺候我,哪儿也不许去;宣瑾冷冷地打断兰欣的话。

    兰欣瑟缩了一下,噤口,不再言语。胸臆问的痛却没开来,狠狠揪扯着心口。

    突然地,她有一股冲动想开口问宣瑾,为什么要买她?为什么要带她来京城?

    为什么……给她希望?

    终究,终究她没问出口,硬生生地压抑了自己的妄想。

    这晚,兰欣仍然睡在窄硬的木阶上,宣瑾没再碰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狂情暴君最新章节 | 狂情暴君全文阅读 | 狂情暴君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