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捉妻重婚 > 第九章

捉妻重婚 第九章 作者 : 石秀

    【第八章】

    按了门铃,邹远的脸出现在可视电话的萤幕上,“锁没换,你按指纹进来吧。”

    “好。”江绮蓝开了门,走进屋里。

    邹远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看到她,他示意她坐下。

    江绮蓝听从他的指示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邹远是明知故问,他早已经在江绮蓝电话打来之前就了解了情况,江家的生意出现了问题。

    “我……我需要钱,你能不能借我?我会尽快还你。”江绮蓝看着邹远,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她不愿触碰重婚二字。

    邹远唇角勾起一抹笑弧,“抱歉,我所有的资金交易都是有条件的,不会随便借钱给别人。”

    “你不借是吗?”江绮蓝愤怒站起,转身就想甩袖而去,因为邹远根本没有诚意,她不想连自尊都没有。

    “等一下!”邹远怕她跑了,喊住了她,“一点点打击就气急败坏的样子,怎么能成事?”

    “你没有心借我钱,我们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江绮蓝知道自己很任性,可是她真的很怕邹远提重婚,很怕。

    “以我们之间的关系,还需要借来借去吗,我的就是你的,只是我有一个条件。”邹远盯着江绮蓝的脸,跟她卖了个关子。

    江绮蓝澄澈双眸看着他,心里在恳求不要说出那两个字,可是事与愿违,那两个字还是从邹远的嘴里跑了出来。

    “只要你答应重婚,我可以帮你摆平一切。”邹远道。

    江绮蓝捏着拳头,指甲深陷肌肤里面,她脸色很苍白。

    “除了重婚,我没有任何理由帮你的忙。”邹远的态度没有商量的余地。

    江绮蓝垂下了眼眸,内心正在挣扎着,最终她抬眸看着邹远,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明天我会派我的人过去,帮你爸公司处理好所有的事情。”邹远得到他想要的答复后,适时做出了承诺。

    “好,那我回去了。”江绮蓝想逃,哪怕是逃一时半刻,因为回到这座久违的房子,她感觉窒息。

    “你还回去做什么?”邹远拉住江绮蓝的手腕,将她一把拖到他怀抱,她一**坐在他的大腿上。

    江绮蓝大惊失色,她知道重婚后的日子不会好过,可是她不想那么快开始,她慌作一团,“我要回去跟我爸说一下。”

    “现在就打电话告诉他,顺便说你要重婚的事。”邹远没有放人的意思。

    江绮蓝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她挣脱邹远的手,起身走到窗前,跟她爸交代了情况,最后她才把重婚的事情说出来,她知道那个消息会让家里很震惊,但是她真的没有别的方法了。

    电话刚切断,邹远一下子便从她身后抱紧了她,灼热的吻已经从她耳畔一路往下烙下去。

    ……

    时间一点点地消逝,直到邹远得到满足,他松开了怀里的女人,满足地躺在凌乱的床上,恨不得体力更好些,一直要她到天亮。

    江绮蓝同样疲惫不堪,身体更是酸痛到不行,她坐起身来,用薄毯捂住身前准备下床,既然他要够了,她也该回去了。

    可强而有力的手臂环在她胸前,将她拖回床上,邹远的脸凑过来,声音沙哑着,“你要去哪里?”

    “我要回家。”江绮蓝坦白交代。

    “我没有说让你回家。”邹远说完,又在啃她的颈侧。

    江绮蓝眼里透着几分绝望,她好像再也逃不掉这男人的手掌心了。

    “既然答应重婚了,就乖乖地待在这里,不要总想着回去,明天我们就去办重婚手续。”邹远一边吻着她,一边打消她回去的念头。

    江绮蓝只感觉脑子里面乱糟糟的,她的命运不得不与身边这个男人紧紧地扣在一起,她有深深的无力感,但却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命运。

    翌日,邹远一早就领江绮蓝去办理重婚手续,他们又恢复了夫妻关系。

    而另一头,江父公司所有的难题都在邹远的帮助下迎刃而解,公司又恢复了正常的运作。

    邹远陪着江绮蓝回到江家,他是来看望江家父母,尽女婿的本分的。当他跟江父喝着酒,吃着饭菜,谈生意上的事情时,江绮蓝被江母拖进房间里。

    “绮蓝,你跟邹远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又是离婚又是重婚的,你们把婚姻当玩过家家游戏吗?”江母对女儿是非常的责备。

    江绮蓝苦涩一笑,“妈,你就别管了,反正以后,我们不会再离婚了。”

    “邹远帮家里那么多忙,是不是你答应重婚换来的?”江母到底还是心疼女儿,所以她一开始才会那么地气,气她离婚重婚都不跟家里说一下。

    “只有他的财势才可以帮我们家,妈,这件事,你不要跟爸提,我很好,真的,他没有为难我,要是他讨厌我,就不会提重婚了。”江绮蓝知道自己瞒不过妈妈,努力找一个牵强的借口让妈妈放宽心。

    江母点点头,“绮蓝,那你以后真的要好好跟他过日子,不要再出状况了。要知道先前你离了婚,周围一些不看好你婚姻的人老说一些难听的话,妈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们……”

    “对不起。”江绮蓝当然知道,她当初任性造成的后果,她可以换一个城市生活,躲掉那些纷纷扰扰,可是家人不可以,这一度让她很自责。

    “傻瓜,你不需要跟爸妈道歉,你是爸妈最宝贝的女儿,从小到大我们都不让你吃一点苦,受一点委屈,我们只是希望你幸福。邹远跟爸在外面谈,我看得出来,他的态度很好,你们生活在一起,多包容,慢慢会好的。”江母安慰着女儿。

    “嗯。”江绮蓝才发现,不管她走多远,回到家里才是最幸福的,因为这里的人才是真心疼爱她的。

    “姐,姐夫喝多了,说准备回去。”江家弟弟出现在门口,打断了母女两人说话。

    “喔,知道了。”江绮蓝站起来微笑看着她妈,“妈,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

    “姐,你是嫁了而已,又不是被爸妈卖了,当然要经常回来了。”江家弟弟打趣江绮蓝道。

    “臭小子,大人说话小孩不许插嘴。”江绮蓝冲上前搂住弟弟的脖子像小时候那样欺负他,却没想到,邹远站在门外,脸上好像有点不爽。

    “姐,你小心我姐夫吃醋。”江家弟弟好心提醒江绮蓝。

    江绮蓝把她在家里的随便收敛了起来,一副十分顺从的样子走到邹远的面前,“回去吧。”

    邹远一把握住江绮蓝的手,在跟江家的人道别后,将她带离了别墅。

    夜幕下,司机开着车子在马路上疾驰,车后座里的两人沉默着不说话。

    江绮蓝看着车窗外,夜风轻拂她柔软的长发,她脸上一抹温柔。

    “你在家都是这么跟你弟弟闹的吗?”邹远看一眼江绮蓝,把心里面好奇的问题问出来。

    “嗯。”江绮蓝点点头,很纳闷邹远为什么问这些无足轻重的事情。

    “以后不许这样。”邹远是霸道的语气。

    江绮蓝蹙蹙眉头,那个可是她亲弟弟耶,闹一下怎么了,可是她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出不满。

    “如果那个不是你弟,恐怕我刚刚已经揍人了。”邹远没有丝毫的隐瞒,他看着江绮蓝跟她弟弟亲密的样子,他吃醋了,而且很厉害,差点就控制不住使用暴力了。

    “为什么?”江绮蓝一脸案懵懂。

    邹远气结,这个笨女人在感情上面真的是木头脑袋一个,他没有回答她问题,只想她用自己的笨脑袋去想。

    “他是我亲弟弟。”江绮蓝自言自语道。

    “亲弟弟也不可以。”只要是男的都不可以,邹远心里在怒吼。

    江绮蓝一脸不爽地别过脸去看着车窗外,不想再搭理他,这男人,脑子有病。

    突然,她感觉到有点压力,猛回头,看到邹远一手握着前座的靠背,一手握着她所坐的位置的靠背,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盯着她,“你刚刚是不是在骂我?”

    江绮蓝吓一跳,他竟然读到她的内心想法。

    “没、没有啊……”江绮蓝有点心虚道。

    邹远看到江绮蓝不敢正视自己,飘忽不定的眼神,脸上更凶了,“没有人敢当着我的面跟我撒谎。”

    江绮蓝咽了一下口水,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一副就要英勇就义的样子。

    “今天晚上,你死定了。”邹远坐回自己的位置,双手环胸,不再说话。

    江绮蓝知道接下来她的日子不会好过,因为这男人真的很可怕。

    ……

    片刻休憩,邹远躺在床上蓄养精力,每晚,他都要江绮蓝很多遍,直到他真的很累,他才放她去睡。

    这时趁他不备,江绮蓝偷偷滑下了床,她想逃,因为身体又痛又累,可是她脚刚探到地板,邹远便把她整个拖回床上,他的身体一下子就欺上她。

    “干嘛,想逃吗?”邹远盯着她,眼里揉杂着复杂的情绪,让人捉摸不透。的确,他要这个女人,怎么也要不完,他要以最快的速度搞大她的肚子,绑着她,可是她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

    “我……我想去一下洗手间。”江绮蓝想要逃,所以随便找个理由,她恨不得在洗手间里面过一晚,只要能甩开他。

    “别给我耍花样,去吧。”邹远虽然不舍得,但还是放人了,他还不至于饥渴到她上洗手间的时间都不给。

    江绮蓝像是得到特赦一般,双眼发亮,忙滚下床往洗手间走。

    把洗手间的门关上,她背靠在门上,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她在想,刚刚他一定是因为过于激情忘记戴保险|tao,不对,是自从南部那一次,他就一直没用。一想到长夜漫漫,他还会要她很多遍,她便浑身颤抖,邹远像是不知餍足,每天晚上都会在床上折腾她好久。

    但现在,她不想怀孕了,因为她不想她的小孩在一个爸妈只不过是作交易的家庭中长大。

    而且,他这样没日没夜地要她,她很难想象,要是有一天怀孕了,他会怎么做。

    一想到他无法收敛自己,可能会让她拿掉孩子,她宁愿一开始就做好安全措施,不怀孕。

    “砰砰砰!”门外传来拍门声,吓了江绮蓝一大跳,很快邹远的声音传来,“你不会是想让我等到不耐烦拆门吧?”

    “我……我马上出去。”江绮蓝知道邹远没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忙应他。

    她把门打开,邹远却走了进来,拥着她走到莲蓬头下。

    这一夜,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

    晚上七时许,浴室里,江绮蓝沐浴完,犹如出水芙蓉般,肌肤上还未擦干的水滴在柔和灯光照射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她披上丝绸睡袍站在镜子前擦拭湿漉漉的长发,很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邹远今晚要应酬到很晚才回来,这段时间,她可以自在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就在她弄干了头发,转身准备回房时,有什么东西在她脑子里一掠而过,她的生理期推迟了。为什么一向准时的经期这个月迟迟没有来?她霎时慌了,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家里没有验孕棒,她换了衣服匆匆出门去买,半小时后回来家里一验,触目惊心的结果,她怀孕了。

    她抚住平坦的腹部,手在颤抖,如果她真的怀孕了,那她要怎么办?

    邹远跟她重婚后,几乎每晚都要她,以前他不愿意要孩子,所以他们离了婚;后来他承诺给她孩子,是因为他想重婚。

    他会做出让步,并非他想要孩子,而是他想要她回来他身边,满足他的欲望。

    如果不是家里需要他的帮忙,她跟他达成协议,和他重婚,恐怕她永远都不会踏进他家门口。

    如今,她怀孕了,她真的慌了,她怕邹远要她拿掉孩子,毕竟孩子会妨碍他。

    不行,她要保住孩子,她不能再跟他睡,想到这里,她唯一想到的一个字是,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捉妻重婚最新章节 | 捉妻重婚全文阅读 | 捉妻重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