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捉妻重婚 > 第十章

捉妻重婚 第十章 作者 : 石秀

    【第九章】

    江绮蓝刚离开家门没多久,邹远的车子便开进车库。

    刚结束应酬,一身疲惫的邹远走进屋里,期待的身影没有出现,他有些纳闷,眉头皱起走进房间,没人,浴室也是空的,他重新回到客厅,叫了一声江绮蓝的名字。

    空荡荡的房子只有他的回音,江绮蓝不在。

    他拿出手机,拨打江绮蓝的手机号,已经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脾气,平时她要去哪里,都会跟他报备,从来不至于让他回到家找不着人。看来帮完了她,她又忘记了当初京求他时的样子,翅膀又变硬了。

    “喂?”江绮蓝好久才接他电话,弱弱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你在哪里?”邹远开口就问他迫切想要知道答案的问题。

    “……我、我回娘家了,妈妈不舒服……我回来照顾她。”

    江绮蓝说话有些吞吞吐吐,感觉很不安,他察觉到了,那女人在说谎。

    “妈哪里不舒服,我让医生过去。”邹远故意说,想要戳穿她的谎言。

    “不用!”江绮蓝一口拒绝,过后又意识到自己太直接了,忙用还回的口吻道,“她有点小感冒,问题不大。”

    邹远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是吗?那我也过去看看她。”

    “不用!”江绮蓝脱口而出又是这两个字,可是很快又是支支吾吾的,“她很快会好,你应酬那么累,不用过来。”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邹远感觉他这个女人很不对劲。

    “我住几天再回去,妈需要我陪。”江绮蓝继续编谎话。

    “你想回家住?”邹远声音透着隐隐的寒意。

    “嗯……”江绮蓝怯怯地应了一声。

    “今晚回去看看就回来,明天可以再去,但不许夜不归宿。”邹远说完,切断了电话,他相信江绮蓝明白他的意思。

    这头,江绮蓝坐在车子里,听着电话传来一阵忙音,她知道逃避已经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可是,能逃得了一时是一时,因为她真的不想失去肚子里面的孩子。

    半小时后,江绮蓝到家,她的心情不好,一进屋便闷闷不乐地回房并反锁房门。

    没有人能够帮得了她,爸妈要是来找她说话只会让她更乱,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在客厅看电视的爸妈看到她,对视一眼,不知道她怎么了。

    房间里的江绮蓝盯着手机,很担心邹远会再打来电话,可是要让她回去,她真的做不到。

    坐在房间里的床上,她如坐针毡,担心回去对孩子不好,又怕邹远找上门来,更是不敢跟他说她怀孕的事情。她想收拾些行李逃跑,躲着邹远把孩子生下来,可是她知道那不可能,因为她爸的公司刚回到轨道上,她不想邹远一气之下把这个稳定的局面打破。

    她站起身来,在房间里面踱来踱去,咬着手指想着法子,不知不觉时间流走,而想出来的方法没有一个是行的通。

    门外传来敲门声,她想着应该是她妈,虽然心里很烦,可是她还是去开了门。

    门打开,站在她眼前的却是邹远,他复杂的眼神看着她,开口便是低低的一句,“跟我回去。”

    “我……我不回去。”江绮蓝不敢正视邹远的眼睛,转过身回到床边坐下。

    邹远进房,并把门关上,看着正在赌气的江绮蓝,他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她生气跑回娘家来,还不肯跟他回家。先前她说岳母病了,刚刚他来的时候问过,岳母根本没生病,她对他说谎。

    “干嘛跟我说谎?”邹远走到她面前,拉了一把椅子坐下,他想搞清楚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我……”江绮蓝抬眸看他,眼神闪烁着,欲言又止。

    “我做错什么事情了吗?”邹远人生第一次发出这样的疑问,问话的情绪也异乎寻常地平静。

    江绮蓝澄澈的双眸看着他,就是不说话。

    “是怪我应酬回来太晚了?”邹远看江绮蓝不说话,他又开了腔。

    “不是……”江绮蓝绞着手指,千言万语却无法说出口。

    邹远看着她吞吞吐吐的,不由得皱起眉头,一把握住她手腕,“不是的话,就乖乖跟我回家。”

    “我不回去。”江绮蓝缩回手,想甩开邹远大手的箝制,但他很用力,她挣不脱。

    “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邹远一脸不快地将她拉起,往房门口走去。

    出了房门走到客厅,江家父母都很纳闷地看着他们两个像是闹了别扭的夫妻。

    “阿远,你过来。”江父心疼女儿,于是叫了一声女婿,并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

    邹远握着江绮蓝的手不放,把她带到岳父的身边坐下。

    “小俩口闹矛盾了?”江父试探性的口吻问道。

    邹远瞥一眼江绮蓝,宽慰岳父,“没事。”

    “呵呵,还没事,一个心事重重地跑回家,一句话也不说进了房间;一个一进门就板着脸,吃了炸药一样,满身火药味。”江父叹了口气,“夫妻之间,需要慢慢磨合,不能因为小事就不开心,凡事要好好沟通才能解决,懂吗?”

    “知道了,爸。”邹远应声道。

    江绮蓝仍然一副心事的样子,因为她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好了,很晚了,你们回去休息吧。”江父想让他们回去好好地谈谈,不再耽误他们时间。

    “好,我知道了。”邹远起身,拉着江绮蓝就要走。

    “等一下。”江绮蓝很用力地,终于挣脱了邹远的手,态度很坚决,“我不想回去,我不能在家里待两天吗?”

    邹远的手在半空中还保持着握住江绮蓝手腕的姿势,很快他收回手,握住拳头,神情很高冷,“不可以,这很打扰爸妈。”

    江绮蓝气结,这可是她的家,她是她爸妈亲生的,她一字一顿地说出三个字,“我不要。”

    江母嗅到气氛的不寻常,她笑看着女儿,“乖,先跟阿远回去,有时间可以再来。”

    “我们回去谈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高兴,也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我们之间不能再有任何的问题。”邹远看着江绮蓝,态度不容拒绝。

    “你怎么那么讨厌,都说不回去了,难道要我说一万遍吗?”江绮蓝像个小女孩般发起脾气来。

    邹远手搭在她肩膀上,却一点都没有发脾气,“你要留下来住可以,我陪你一起。”

    江绮蓝翻白眼,“你真的有够烦人的。”

    “我也只烦你一个。”换别人,他才不屑。

    “好,我回去,可是回去我们要好好说话。”江绮蓝一脸严肃地指着邹远的脸,“如果你不答应我,后果很严重。”

    邹远看着江绮蓝那副可爱模样哑然失笑,“知道了。”

    两人的身影离开了江家,但仍然留在原地的江家父母已经察觉到,他们的女婿不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他只是不懂表达深情。要不然,女儿像个孩子般闹,他就不会笑,还答应她那些无理要求,他们也终于放下心来,女儿真的没有嫁错人。

    一路上,邹远只是专注开车不吭声,但他思绪里都是关于江绮蓝这个女人,她干嘛无缘无故跑回娘家不肯跟他回来,他真的搞不懂。他已经认认真真地反省过自己,到底有没有做什么让她不高兴或者是误会的事情,但完全没有头绪,虽然应酬很晚,但只是男人的天下,没有女人可以靠近他身边,虽然他的秘书是女人,可是除了工作,多一句话他都不会说,他还打算换个男秘书。还有,他一向对女人挑剔,现在也一样,只有江绮蓝一个女人可以靠近他身边,其他的,他一个都看不上。

    在这个问题上,他百思不得其解。

    以前他一直以自我为中心,很少去考虑别人的感受,可是他一次又一次去考虑这个女人的感受,生怕一个不留神,她又消失在他的世界。要知道,他真的不能再一次失去她了。

    一进家门,他便抱紧了她,吻像雨点般落在她脸上,唇上……

    江绮蓝招架不住,脚步后退一步,总算支撑住自己柔软的身板。

    邹远搂着她的腰,将她推到墙边,一边狂热地吻着她的唇,一边解她上衣的钮扣,他那么用力地爱她,他很希望她能够感受得到。

    “唔……”江绮蓝杏目圆睁看着邹远,感觉快要喘不过气,身体也绵软无力,甚至连推开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双手握在邹远的肩膀上,用力地想推开他,“不行,不可以,停一下……”

    邹远不理会她,小女孩闹别扭可以,可是一直这样他不允许,平时要她,她可是不敢说一个不字的。

    “邹远……嗯……今天我验到……我怀孕了。”

    邹远终于停下来,深深地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后,他抬起头盯着眼前这个眼神透露着担忧的女人,大手抚在她脸侧,慢慢地往下移,按在她左心房的位置,这个消息并不意外,他已经好久没做安全措施了,但来得有点突然,他一下子接受不了而已。

    原来,她逃回娘家不肯跟他回家是因为这件事。他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愉悦,原来,不是他做错事情惹她不高兴,这傻女人,他不是早就说过会给她孩子了吗?她该不会以为他会让她拿掉孩子吧?

    看着她一脸愁容,他想忍,可是欲望让他痛得难受。

    “医生怎么说?”他眸色深沉盯着她,声音沙哑地问道。

    “是……是用验孕棒验出来的。”江绮蓝如实交代。

    邹远凝起的眉头舒展开了点,“那种东西……验的可能不准,衣服,你是要我帮你脱还是自己脱?”

    江绮蓝瞪大双眼,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邹远,一时反应不过来。她就知道,她不应该跟他回家,他一点都不在意这个孩子。

    “先回房。”邹远一把抓住江绮蓝的手腕,拖她去床上。

    “你没有听懂我说什么吗,我说我可能怀孕了。”江绮蓝用力地想要掰开邹远的手,却力不从心。

    “做的时候我会小心。”邹远冷静地说道。

    “你满脑子就只想着上床,如果动作太大伤害到孩子怎么办?”江绮蓝急得哭了出来。

    “傻瓜,我会控制好的。”邹远不由分说,将她轻轻地推倒在床上。

    “所以我的话你根本就不听,你一点都不为我和孩子着想……”江绮蓝脸上满是泪痕。

    “我就是控制不了,我想要你,可是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江绮蓝坐起,退到床头,用被子盖在身上,执意不要让邹远靠近。

    扯开被子,抱住江绮蓝,他用力吻在她的唇上,就算多一个烦人精出来又怎样,他就是没有办法停止对她的渴望。

    江绮蓝用力推开他,一双眸子看着他,“你爱我吗?”

    第一次开口问这个傻问题,是因为她想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被他爱着,抑或还是像以前那样,为了应付家里,又或者是为了满足欲望而已。

    邹远喘息着,深邃的眸子看着江绮蓝那张认真的脸,爱,他当然爱,他真的爱惨她了。要不然,他就不会用尽一切办法也要把她重新娶回来,还做出了那么大的让步,满足她的心愿让她怀上他的孩子。

    可是到嘴的话,他不想说出来,将她重新搂入怀,吻住她的唇,他只想用行动表达他的爱。

    江绮蓝被邹远吻着,却很伤心,她就知道,他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已,根本就不是爱。

    激情过后,江绮蓝枕着邹远的臂弩,看着他的侧脸,这一次,他动作放轻许多,时间也不长,但他是为孩子作考虑,还是因为孩子少了兴致,她不知道。

    翌日清晨邹远醒来,打电话让女秘书把上午的工作推掉。

    江绮蓝看着他,很疑惑他的反常,毕竟他一直把工作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起床洗漱后换衣服,吃完早饭,我们去医院。”邹远说话间已经起身披上睡袍,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江绮蓝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像凝固了一般,她看着邹远的身影,一时慌了,“去医院?”

    邹远回过头轻瞥她一眼,“没错。”

    “去医院做什么?”江绮蓝因为太担心邹远想要她拿掉孩子这件事,问出这个问题来。

    “产检,我昨晚不是说了吗,验孕棒验的可能不准,去医院认真检查清楚……”

    “不要,我不去医院。”江绮蓝不等邹远讲完,便打断了他的话。

    邹远踱至床边,坐在床边握着江绮蓝的肩膀,“傻瓜,怀孕了不检查,不听听医生怎么讲,怎么照顾好肚子里的孩子?”

    闻言,江绮蓝眸中一亮,原来,他不是想要伤害孩子,而是想做一些对孩子有利的事情,顿时,她眼中有泪光在闪烁。

    邹远大手抚在江绮蓝平坦的腹部,“虽然现在肚子里面有了孩子,会很妨碍我们,可是我会把握好,尽量在不伤害肚子里面的孩子的情况下做。”

    江绮蓝睁大双眼,声音很轻,“怀孕了也做吗?”

    “当然。”邹远扶住江绮蓝的脸,声音很温柔,“整个孕期,我想要你时都会做,可是前提是不伤害孩子,你乖乖配合就好。”

    江绮蓝瞠目结舌看着他,无法想象接下来的日子,她要怎么做才可以躲掉这个男人,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

    一小时后,阳光洒落在妇幼医院白色的外墙上,穿着粉红护士服的医护人员在人群中穿梭。

    江绮蓝在护士的带领下做完几样简单的检査后,回到诊间,邹远在她身边陪她。

    “邹太太,恭喜你怀孕了。”女医生看过检查报告后,微笑对江绮蓝说道。

    江绮蓝只感觉心头在颤抖,紧张的手不知往哪里放,但一想到有个小小生命在肚子里孕育着,她的紧张便转化为幸福。无法控制内心的喜悦,她幸福的笑容投向邹远,让她没想到的是,邹远也正微笑着,笑容很帅很好看。

    他不是不想要孩子吗,为什么此刻他也笑着,她有些纳闷。

    “是新手妈妈吧?”医生微笑看着江绮蓝,“你现在怀孕三周,以后每周都要回来检查一次,宝宝有心跳以后,会发妈妈手册,这段时间,你要注意饮食,不要吃太刺激的食物,还有咖啡因的东西也要禁止,还有怀孕早期,不可以过度劳累,多休息,睡眠要充足,特别是要控制性生活……”

    医生望向邹远,“邹先生,要多关心和照顾孕妇哦,这段时间,孕妇保持好心情也很重要。”

    “知道,谢谢医生。”邹远说完,投给江绮蓝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他当然知道,接下来很多事情他需要注意,但让他控制性生活这件事,恐怕他做不到。

    即使是要冒着大风险跟她发生关系,只要前提是不伤害孩子,他打算在她整个孕期都持续下去,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妨碍他爱她。

    入夜,浴室里亮着柔和的灯光,晶莹的水滴从头顶洒落,渗入乌黑油亮的发丝里,落在白皙细嫩的肌肤,沿着肌肤滑过她的脚踝,汇成水流流向了出水口。

    眨眼六个月过去,她的身材出现了明显的变化,胸围更大了,腹部也高高隆起,身体丰腴了许多,如今她连走路都得用手撑着腰背部,走得很辛苦。但幸福的笑容经常洋溢在她脸上,很快她就要当妈妈了,她最大的心愿就要达成,所以这段时间再辛苦她也不在意。

    她手抚在腹部,医生说怀的是个男孩,各项指标都正常,很健康。一想到再过三个月就可以和宝宝见面了,她唇角噙着笑,很开心。

    沐浴完,她伸手从一旁的架子上拿浴巾准备擦干身体后穿上睡衣,浴室的门一下子打开了,邹远站在门口。

    她啊地惊叫一声,用浴中捂住胸前,一脸错愕地看着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洗完了吗,我扶你出去。”邹远声音异常地冷静,但他的内心不能冷静,眼前的江绮蓝如同出水芙蓉一般,美得摄人心魂,他已经无法从她身上移开眼睛。

    江绮蓝不敢看邹远的灼人眼神,她望向别处,紧张兮兮的样子,“快好了,我先擦干身子……你能不能先出去?”

    “我帮你,地滑,免得滑倒。”邹远一边说,一边走到了她的面前。

    江绮蓝意识到从脸到耳朵都好像火烧一般滚烫,她有些结巴道:“我……我自己来就好。”

    “照顾怀孕的妻子是丈夫应该做的事情。”邹远接过她手中的浴巾,开始帮她擦拭身上的水滴,动作很轻。

    “过来,我帮你弄干头发。”他声音干哑,将她带到镜子前。先是用毛巾帮她擦拭湿发,等头发半干湿后,他拿出下吹风机便帮她吹头发。

    江绮蓝看着镜子里的邹远神情专注的样子,心底甜蜜的感觉在涌动,自从她怀孕后,邹远虽然还是那个神情倨傲语气冷淡的邹远,但在很多的细节上,她能感受得到他的关心与照顾。

    即使他从未说过爱她的话,也没有一句甜言蜜语,但他对自己好不好,她了然于心。就在她唇角浮起一抹浅浅的笑容时,邹远注意到了,她脸一涩,忙敛起那抹笑容。

    “好了,头发干了。”邹远放好吹风筒,牵住江绮蓝的手,将她带出浴室。

    房间里,江绮蓝弯腰整理床上的被子,肚子沉甸甸的,她一只手轻轻抱住。

    邹远走到她身后抱住她,脸埋在她颈侧,“这种事情让我来做就好,你别老是什么事情都想做。”

    江绮蓝忍不住笑了,“这又不是什么难事?医生也说了,平时要多动,这样对肚子里的胎儿也有好处。”

    “……是吗?”邹远大手沿着江绮蓝的腹部往上移, “那我们今晚稍等运动一下吧。”

    江绮蓝身体一僵,忙拉开邹远的手,“不行,我指的不是这个……”

    “动作轻点就好,没事的。”

    江绮蓝轻喘着,还是要阻止他,“不行……这样很危险。”

    “从你怀孕到现在,我们做了无数次,你还信不过我吗?”

    睡衣落地,江绮蓝躺到床上,邹远的吻更加肆意,急切地落在她身上,但又小心翼翼,确保不会伤她,伤孩子。

    江绮蓝额前的发丝已经被汗水弄湿,她身上也沁出细密的汗滴,邹远在她身上的每一个动作,她都胆战心惊,如履薄冰。

    邹远吻够了,迅速地跑到浴室里用冷水降湿,哪怕再痛苦也咬牙强忍着,谁教他心爱的女人正在怀孕,等孩子生下来,他要无所顾忌,彻彻底底地把她占据,再也不留一丝余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捉妻重婚最新章节 | 捉妻重婚全文阅读 | 捉妻重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