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捉妻重婚 > 第八章

捉妻重婚 第八章 作者 : 石秀

    【第七章】

    “邹总裁大驾,有失远迎。”老板不知底里,从办公室里迎了出来陪笑道。

    邹远没有笑,脸上是一贯的冷漠,“不必。”

    “不知道是不是江秘书把你给带来的,那我们合作的事……”老板搓着双手一脸谄笑,还在为自己用在邹远身上的美人计洋洋得意,完全不知道邹远的来意。

    邹远冷凛的眸子轻瞥老板一眼,唇角是一抹讽刺的意味,“我们就一顿饭的交情,你怎么就觉得,我就一定会跟你合作?”

    老板脸色一僵,忙拉邹远到一旁压低声音道:“邹总裁,昨天晩上,江秘书是不是服侍你不够周到……”

    用服侍,是因为他觉得前一天晚上江绮蓝是满足了邹远的。

    邹远冷冷一笑,“张老板,恐怕是你搞错了方向吧,昨晚是我照顾她,不是她服侍我。”

    老板语结,过了一阵子,他又一脸讨好,“那今晚,我已经安排好,让她今晚好好服侍你。”

    邹远一把抓住了老板的衣领,语气里透着愤恨,“你把她当什么了?金钱交易收买人心的工具,嗯?”

    老板看到邹远的反应,很意外,很欣喜,他嗅得出来邹远对他的秘书真的很上心,于是慌张掩饰道:“不是,不是,江秘书是我最最看重的一名下属,我怎么可能把她当工具?我就是想着凭她的能力,可以出色地把工作做好,所以……”

    “别跟我卖关子了。”邹远冷冷地瞥老板一眼,“如果昨晚的大客户不是我而是别人,你也会把她呈送上去讨好别人吧?”

    “你先松开我衣领。”老板快要呼吸不过来,喘着气道:“江秘书她……她平时陪我去应酬很少喝酒的,就昨晚不知道怎么喝多了……”

    邹远松开了老板,“所以,你就顺理成章,把她送给了我?”

    “这……这不是邹总裁主动提出来照顾她的吗?”老板还在极力掩饰自己。

    “你可以拒绝,然后安排司机送她回家。”邹远大声吼道。

    办公室的门外,已经聚进来不少员工,都在好奇发生了什么事。

    老板抹一把额头的汗水,“是,对不起,我错了。”

    “一声对不起就够了的话,这世界上还需要法律吗?”邹远冷冷一笑,“刚刚让江绮蓝哭着离开的人,也是你吧?还是说,是你这些只会落井下石的员工?”

    被邹远的手指指着,挤在门口的员工都吓得缩了回去。

    “江秘书是你什么人,为什么你要这样维护她?”老板感觉脊背发凉,额头上也不停冒汗。

    “你管太宽了,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你的公司很快就完了。”邹远说完,转身离去。

    “邹总裁!”老板追了上来拉住邹远的手臂,“你就饶了我这次,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邹远狠狠地甩开了老板的手,一脸的嫌恶,“得罪我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

    老板跌坐在地,他不知道他怎么就得罪邹远了,还有江绮蓝,他不知道她跟邹远是什么关系,可是他能感觉得到,这两个人的关系不简单。

    饭店客房的门外,江绮蓝心情很复杂,她之前从这个门口逃走,可如今,她又被迫重新站在这里。

    邹远轻易就让她老板公司破了产,导致她跟其他同事一同失业,这还不算,她一次次地找工作,可去应聘的时候明明已经被录用,最后对方公司却反悔拒绝了她。

    她知道这一定是邹远搞的鬼,所以要来问个明白。

    门外,她咬咬粉唇,轻轻地敲了敲门。

    门开了,一脸冷峻的邹远出现在她的面前,但他只是在她脸上轻轻一瞥,便返回客房。

    江绮蓝脚步犹豫了一下,追上了他,“邹远,你为什么要搞垮我们公司?你知不知道,你害我跟我的同事都丢了工作。”

    邹远走回客房,回过身后,站在窗帘大大地敞开的落地玻璃窗前,光线从他背后照进来,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里面的人不是对你很不好吗,给他们点苦头吃吃而已。”

    “可是里面也有我很要好的同事,你有什么不满对我来就好,为什么要牵连无辜的人?”江绮蓝气不打一处来,她才发现眼前这个男人有多心狠手辣。

    “无辜的人?他们跟我没关系,我只是为了给你出头而已。希望你就事论事,不要给我乱扣帽子。”邹远平淡的语气里不带任何一丝情绪。

    江绮蓝气得一阵眩晕,她扶着沙发的靠背,怒不可遏地看着邹远,“我看你不是为了给我出头,是别有用心吧。”

    邹远双臂交抱在胸前,“干嘛把我想得那么糟糕,像你老板那样的人,这样的下场不是他咎由自取吗?”

    “他再糟糕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吧?”江绮蓝走到了邹远的面前,目光灼灼看着他,“还有,我到处找工作,结果找到了又弄丢了,是不是你在背后搞的鬼?”

    邹远唇角勾起一抹笑弧,他张开双臂将江绮蓝一把拉入他的怀抱里,“果然还是瞒不过你,既然这样,干脆回来我身边,我养你。”

    “你放开我!”江绮蓝一脸倔强,用力地想挣脱邹远的怀抱。

    邹远抱紧她,刻意凑她更近,下巴抵在她头顶,“除非你答应重婚,不然我不会松手。”

    江绮蓝的唇在他衬衫领口处,为了让他松手,她顾不上太多,隔着布料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邹远吃痛皱起眉头,却不松手,他不是一个轻易善罢干休的人,既然她要那么固执,他倒是要看看她能够逞强到什么时候。

    江绮蓝在邹远的怀里动都动不了,可是她铁了心不让他得逞。

    两人僵持的动作,直到邹远的下属来敲门了才停下,但他们都各自揣着自己的心思互不让步。

    烈日炎炎,空气中一丝凉风都没有,扑面而来的是一阵接一阵的热浪。

    江绮蓝刚从眼前这家公司面试出来,面试官告诉她三天后给她通知,她坐在公司大门外的长椅上,揉了揉又酸又痛的小腿,准备休息一下就赶往下一家公司。

    她不怕吃苦,尽管她这样处处求职处处碰壁在外人看来是自讨苦吃,毕竟她一个富家千金,完全不需要这样折磨自己,可是她想独立,想凭自己的能力争取自己想要的幸福。

    她就不信,邹远可以只手遮天,关系网可以渗透所有的大小公司。幸好她今天面试的公司似乎不受邹远的影响,态度很好地跟她说让她等通知。

    就在她起身准备前往下一家公司面试的时候,她包包里面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看到是她妈的来电便接通,焦急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绮蓝,你快回来,你爸的公司出事了。”

    江绮蓝被她妈焦急的语气给吓了一大跳,“妈,你别急,慢慢说,爸公司怎么了?”

    “你爸公司财务出现状况,有可能会破产,绮蓝,你快回来。”江母缓了一下对她说道。

    “妈,你们先不要慌,我马上赶回去。”江绮蓝切断电话后,跟约好面试的公司打电话报备,然后赶回住处收拾行李,她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

    一辆黑色的轿车在马路上疾驰,邹远神情凝重地看着车窗外倒退的街景,出差了一个礼拜,他马上就要回台北,可是他不想把江绮蓝留在这里,尽管他没有资格去管她,但他还是用着别的手段让她挫折连连,好回到他身边。

    但这段时间他总算见识了江绮蓝的倔强,他没有想到,曾经在他身边的那个温柔似水的女人,会这么要强。

    但她越是要强,他就偏是要她慢慢服软,什么大风大浪他没见过?这小小一个女人,他不相信他搞不定她。

    就在他眼神里透着一份狠劲的时候,他手机响起,打来电话的是他派去盯着江绮蓝的人,他猛按下了接听键。

    “总裁,江小姐刚刚拖着行李箱匆匆赶去高铁站,她买了往台北的票。”

    “发生什么事了?”邹远黑眸一沉,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原以为她不撞个头破血流都不会回台北。

    “她先前刚从一家公司面试出来,中途她接了一个电话,似乎很紧张,然后就赶回住处收拾行李,已经上了高铁。”

    “好,我知道了。”邹远切断了电话。也好,反正他也要回去了。

    但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真的很关心。

    江绮蓝风尘仆仆地回到台北,并不是马上回家,而是第一时间赶到她爸的公司。

    公司门口有人在闹,保全在阻拦他们,不让他们进公司。

    公司里面的人员都很散漫,当然也是因为公司的情况不稳定,让他们无心工作。

    江绮蓝低下头,她知道是因为她的自私,跑得那么远。如果她在家里帮帮她爸,或许如今就不是这样一番惨状。

    办公室里,她爸颓然地靠在他办公椅上,她妈在一旁关切地看着他。

    “爸,妈,怎么了,公司到底出现了什么事?”江绮蓝看着她爸妈,发现一段时间不见,他们又苍老了许多。

    “是爸的错。”江父叹了口气,“是爸太贪心,为了争取客源,接了太多工程,却忽视了收款风险,现在出现资金短缺的情况导致公司陷入重大财务危机,资金断链了,下面发不出工资都在闹,上面资金又无法回笼,爸真担心会公司会保不住……”

    江绮蓝走到她爸面前半蹲下,“爸,我们没有闲散资金了吗?不可以先拿那些钱来垫付吗?”

    “如果你爸能拿出来早就已经拿出来了,你爸说,现在只能是把别墅卖了,可是要是卖掉别墅,我们一家人住哪里?”江母泣不成声。

    “爸,真的要把别墅卖掉吗?那是我们生活的家,怎么可以卖掉?”江绮蓝知道,别墅是爸妈结婚那年买的,也是她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那里有着她最美好的回忆,怎么可以卖掉?

    “可是下面的工人都闹翻了,还有材料商那边也在催款,已经没有办法了呀。”江父摸着女儿的脑袋,“绮蓝,你弟弟还小,你又是一个女孩子,爸不想给你们压力,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的就好。别怕,等以后爸爸把钱赚回来了,再把房子买回来。”

    江绮蓝看着爸爸,明明他比自己还要难过,可他还反过来安慰自己,她只恨自己的能力不够,不能帮忙解决家里的难题。那一刻,她后悔了,后悔当初跟邹远离婚的时候没有要他给的钱。

    她知道,要想拿钱是不可能了,因为邹远早就给过她警告。可是重婚……她揺了摇头,那不可乱。

    “老板,那些工人已经控制不好了,有人要闯进来了。”面对失控的场面,保全也是束手无策。

    江父点点头,“我知道,他们也是上有老下有小,要养家糊口不容易。辛苦你们了,我去跟他们说说……”

    “爸,我来给他们说。”江绮蓝知道,是她承担起责任,为家里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绮蓝,你不行。”江父拉住女儿,他知道,那些工作都是一些粗人,她一个女孩子根本无法应付。

    “爸,我已经长大了,不要一直把我当小女孩来看。”江绮蓝给她爸一个放心的笑容后,转身往办公室门外走去。

    公司大厅,江绮蓝面对着前来讨薪水的工人,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好应对工人。

    “江诚天在哪里?让他出来,别做缩头乌龟了!再不出来我们就砸了这公司!”对方看到江绮蓝一个弱质女流出来平息他们,都非常不爽。

    江绮蓝紧握着的手在轻轻颤抖,她知道,自己在这种场面是很胆怯的,可是她想逼自己一把,

    “大家……这次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对不起大家……”

    “说对不起有用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那些人打断了江绮蓝,都冲楼上喊。

    “三天,给我三天时间,我会把钱一个个还给你们。”江绮蓝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给大家作着保证。

    “三天?江诚天已经拖了三个月,你一个黄毛丫头好大的口气,三天时间可以拿钱出来?别忽悠我们了好不好?”工人们对江绮蓝很不屑。

    “我说了就绝不食言,你们既然都等了那么久,能不能多给我们这三天时间,我保证会把欠你们的都还清,拜托大家了。”江绮蓝很用力地争取时间解决问题。

    “你到底是谁,凭什么我们就可以相信你?”那些人不把江绮蓝放眼里。

    “我是江诚天的女儿,请你们相信我。”江绮蓝一脸的诚恳说道。

    “好,我们就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你们到时不给钱,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工人们下了最后通牒后,终于都散开了。

    江绮蓝重重地舒了一口气,毕竟这样的场面,她还是第一次面对。可是眼下只是暂时平息了纷争而已,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去做,想到这里,她眉头紧紧地锁起。

    夜深了,江绮蓝穿着睡衣倚在房间窗前,心情很复杂。

    白天的时候她一连跑了好几个地方,找到她爸的客户想让他们结帐,但他们也是资金周转不过来,一天已经过去了,接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她知道结果还是一样。她爸说变卖资产,但那些一时半刻不容易出手,而且她真的很喜欢家里的房子,她不想卖掉。

    她知道她能找的人只能是邹远,除了他,没有人可以帮她解决家里这个难题。

    她鼓起了勇气,拨通了邹远的电话。

    “说。”邹远的声音传来,让她心里发怵。

    “我们……能不能见个面?”江绮蓝声音在颤抖,她努力地克制着。

    “见面?”邹远声音里透着隐隐的笑意。

    江绮蓝握着手机的手一紧,生怕他不答应。

    “我在家,你过来。”邹远说完,切断了电话。

    江绮蓝把电话放在胸口,她才察觉到自己心脏因为担心邹远不答应在紧张地乱跳。

    换了一身衣服出了门,她驱车前往邹远的住处,那个曾经属于他们的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捉妻重婚最新章节 | 捉妻重婚全文阅读 | 捉妻重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