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捉妻重婚 > 第七章

捉妻重婚 第七章 作者 : 石秀

    【第六章】

    客房里面,邹远把江绮蓝扔在沙发上,一边盯着她,一边迅速脱掉自己身上的衣物,连西服外套下面的衬衫都脏了,他快步往浴室走去。

    淋了浴,清洗掉身上的异味,他裹着浴巾回到了江绮蓝面前。

    她扎起的长发有些凌乱地散开,紧闭双眼躺在沙发上,衣服也弄脏了,领口一大片污渍,他无法容忍她脏兮兮地躺在他的眼前,实在没有办法,他抱起她走向浴室。

    艰难地移开视线不再看她,他起身将她的衣服装进洗衣袋,连同自己的一同让客房服务生来拿去干洗。

    回到浴室,看到她靠在浴红边缘,双眼紧闭着,继续说着他听不清的胡话,他轻叹一口气。

    怕她着凉,他顾不上太多,半蹲在浴缸的旁边,先是帮她把头发扎起,避免弄湿,他开始帮她洗澡,当他侧过身去拿沐浴乳的时候,她竟然搂着他的脖子,整个身体靠到他身上。

    他倒呛一口凉气,险些跌坐在地板上。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让我生孩子……”说完,她嘤嘤地哭了起来。

    邹远心下一沉,低下头,他的吻落在她头发上,看来她虽然醉了,但却知道是他陪在她身边,顿时,他很自责,这个傻瓜,孩子在她心里就那么重要吗,为了孩子,她连他都不要了,闹到了离婚。

    吻着她柔软的发丝,他感觉心里某个地方一下子变得柔软,吻也变得更加热烈,他大手顺着她的颈子滑到她的背,指尖划过她细腻光滑的肌肤……

    不行,他下意识地将她推离自己的怀抱,不允许自己乘人之危。尽管他们以前可以夜夜耳边厮磨,但现在他们的关系已经不是以前,他不能对她乱来。

    江绮蓝趴在浴缸边上,几缕湿了的发丝黏在她白皙的颈子上,性感而妩媚。

    邹远倒了沐浴乳,迅速地帮她清洗一下,便用大浴巾裹住她,将她抱回房间,把她放在床上。他手撑在她身侧,看着她恬静的小脸,双眼紧闭着,脸颊绯红,嘴唇饱满湿润,他一时冲动就要吻下去,可是,他闭上双眼,克制住了自己,只是喉结在动,他感到口渴难耐……

    他坐在床边,帮她拉好被子,每一个动作都显得艰难。想要的摆在眼前,却不去碰,真的不是他的作风。

    就在他准备站起离开时,江绮蓝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腕,她很快抱住他的腰,整个身体都贴到了他的背后,她呼吸的气流轻拂他的背,“不要走……”

    ……

    一整个晚上,他都在江绮蓝的身体上用力耕耘,怕她怀孕不了,又或是想把离婚以来这么长的日子没做的都补上,他这一次在床上真的很积极。

    他怕她醒了,就不会那么乖乖由着他。

    他不知疲惫,要了她好多次,直到窗外的天色泛白,他才拥着她沉沉地睡去……

    窗外天色已经大亮,床上的两个人仍在沉睡。

    江绮蓝在睡梦中,感觉到胸口被重物压着,沉甸甸地让她喘不过气,她用力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眸子蓦然睁开,看到雪白的天花板,一盏水晶吊灯亮着柔和的灯光,她猛低头,竟看到粗壮的手臂搭在她胸脯上,她吓得一跳,挣扎坐起,却看到邹远近在咫近的那张脸……

    她忙拉起薄薄的毯子捂在胸口,凌乱的床单,凌乱的枕头,而她的身体像散架一般疼痛,她才意识到他们恐怕是激情了一夜。

    发生了什么?她脑子里在搜索,前一天晚上应酬,她帮老板挡酒,因为邹远的在场,她心情不太好,多喝了几杯,后来……后来的事情她记不太清楚了,可是她怎么躺在邹远的床上,跟他睡在一起?

    她目光在豪华的客房里掠过,想找自己的衣服穿上,在邹远还没醒过来之前迅速离开,可是客房里没有;是在浴室吗,她蹑手蹑脚地下地,光脚走进浴室,也没有。

    重新走出浴室的时候,她脚被拖曳在地的那半截毯子绊到,险些摔倒,她才看到,邹远已经醒了,坐在床上,正盯着她身上看。

    江绮蓝只感觉无地自容,她不知道自己跟他这是怎么回事,也不想去搞清楚中间的状况,她只想逃,从他眼底下逃得远远的。

    她一扬下巴,目光澄澈看着他,“我的衣服呢?”

    邹远只是盯着她来看,过了好长时间,他才回答她的问题,“服务生拿去洗了。”

    “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江绮蓝还是想问清楚,毕竟他们婚已经离了,可是不该做的事似乎也已经发生。

    “昨天晚上,该做的,不该做的,我都做了。”邹远很冷静地说道。

    江绮蓝心头一颤,“我们已经离婚了,你为什么还要那样做?”

    邹远光脚走到她的面前,大手握着她肩头轻轻地揉捏着,“昨晚是你哭着闹着,抱着我不放的。”

    江绮蓝侧过身摆脱他的手,她眉头凝起,“你胡说什么?”

    “你忘了吗?昨晚你喝多了,你老板把你交给我照顾,你吐了一身,我帮你清洗,然后你抱着我不放……”邹远放缓语速,一点点地让昨晚的一切在他眼前这个女人脑子里面拼凑起来。

    回忆一幕幕浮现,凌乱,但清晰,江绮蓝抚一把额头,却不想身上的毯子却滑落在地,她一下子赤luoluo地站立在邹远的面前。

    “啊!”她低呼一声,忙弯腰准备去捡毯子,可她身体却一下子被凌空抱起,邹远抱着她,将她扔到绵软的大床上。

    “你做什么?”江绮蓝从床上惊坐起,一脸紧张地看着眼前这个眼眶潮红的男人。

    “做昨晚我们做过的事情,我还没要够。”邹远说完,已经爬到床上,将她牢牢地压在他身下。

    “你疯了!”江绮蓝用力推开他,可是他很快又压下,她手腕一下子被他抓住,她动弹不得。

    “你不是很想要这样吗,我只是满足你而已。”邹远盯着江绮蓝的脸,只想狠狠地要她,让她下不了床。

    “你放开我……走开……”江绮蓝挣扎着,她已经嗔到了邹远身上危险的气息,可是她不想要这样的关系继续。

    邹远压在她身上,吻如雨点般落在她身上,他就是要用行动让她知道,他已经让了一大步,他可以给她孩子,让她怀孕。

    江绮蓝脸色苍白,整个身体都颤抖着,她终于知道,邹远跟她折腾一个晚上,而且这一次,他没有做任何的安全措施。

    她一气之下扬起手,重重的一巴掌落在邹远的脸上。

    啪地一声脆响后,脸上是火辣辣的感觉,邹远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江绮蓝,他搞不懂她怎么回事,之前是她哭着闹着要孩子,甚至闹到离了婚。如今倒好,他好不容易说服自己满足她的心愿,她竟然还是这么闹。

    “邹远,你太过分了……”江绮蓝声音哽咽,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江绮蓝,你到底怎么回事?”邹远看着她脸上的泪水,很心疼,但他也很愤怒。

    “你怎么可以对我这样……”江绮蓝难过得大哭。

    “你不是要孩子吗?我现在都给你了,你还想要我怎样?”邹远气得抓狂,他真的搞不懂眼前这个女人的心思。

    “我们已经离婚了!”江绮蓝哭得撕心裂肺,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可是这个时候,他才愿意给她曾经最渴望的东西。

    邹远控制好了自己的脾气,才咬牙切齿道:“我们重婚,孩子我会给你。”

    他已经很难得地放下身段挽回他们的婚姻,因为想要她,他真的没有办法再戒掉她。

    “可是我不想要。”江绮蓝伤心欲绝地看着他,“当初我要的时候,你不愿意给,可是现在,我不想要了。邹远,你对我做这件事之前,为什么就不能先考虑考虑我的感受?”

    邹远眸色阴沉,冷冷的语气,“我不想做太多的考虑,我要的,不惜一切也要弄到手。”

    “可我不是一件物品,不是一个东西,我是一个人,我也有我的想法,我的尊严,我的感受。”江绮蓝转过脸去不看他,默默地流泪。

    “所以,你现在是不想跟我生孩子了,是吗?”邹远话语里透着让人恐惧的气息。

    江绮蓝沉默不说话,想,曾经她真的很想。可是事到如今,她很抗拒,很抵触,这个男人不过是娶她回家敷衍家人,满足他的**而已,根本就没有爱过她,就算她生下他们的孩子又怎样?他不过是想绑着她满足他床上的需要罢了,又不是真爱她。

    邹远看到她不答话,他很气愤,看来,他真的是把这个女人给宠坏了,他已经很努力说服自己给她想要的,她竟然毫不领情,既然她这么固执,不听话,他倒是要看看,她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江绮蓝逃离饭店回到住处洗澡后换了衣服回公司。

    进公司大楼时,她在等电梯的时候,理了一下上衣的衣领,为的是遮住她颈上触目惊心的吻痕。

    她走进电梯,又从电梯出来,走在办公室外的走廊上,经过的同事看她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她下意识地捂一下衣领,对邹远前一天晚上对她的所作所为很是气愤,大家一定是看到了她颈上的吻痕了。

    当她神色匆匆地回到自己的位置拉开椅子坐下,忙碌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各位,停一下手头上的工作,听我说。”老板从办公室出来,拍了拍手引起大家的注意。

    办公室里面的人都停了下来,注意力集中到老板身上。

    “今天在这里,我要当着大家的面表扬一下江秘书,昨天晚上,她陪同我去应酬,表现得非常好,让几个大客户相当满意,我希望大家都向江秘书学习,来,我们给江秘书鼓掌。”老板率先鼓起掌来。

    办公室里面跟江绮蓝交情好点的同事都真诚地为她鼓掌,也有一部份嫉妒江绮蓝的同事不情不愿地拍手意思一下,脸上写着大大的不愿意。

    老板走到了江绮蓝面前,“江秘书,你来一下我办公室。”

    “好。”江绮蓝收拾一下桌面的文件,快步跟上老板,其实她并不觉得前一天晚上她的表现有多值得表扬,她只是疑惑,她喝醉了,老板完全可以安排车送她回家,可是,她怎么就到了邹远的身边?

    办公室里,老板走到江绮蓝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江秘书,辛苦了。”

    “老板,那是我应该做的。”江绮蓝勉强地一笑,老板的手放在她肩膀上,让她很不舒服。

    她在公司工作有一段时间了,虽然老板把她从一名普通职员提升为秘书,但接触多了,她发现老板为人很好色,很喜欢对女同事有肢体接触,这让她很厌恶。

    “昨晚,邹总裁带你去什么地方了?”老板问这个问题时,也注意到了江绮蓝微微敞开的领口处白皙肌肤上的红痕,他是明知故问。

    江绮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那是她不想忆起的。

    “邹总裁很欣赏你,昨晚你醉了,他主动提出照顾你,我看他一表人才,又是大集团的总裁,就很放心地把你交给他来照顾,毕竟我还要继续应酬。”老板故意地推掉责任。

    江绮蓝嘴唇颤抖着,她就知道,邹远是故意打她的主意。要不然,自然会有人帮她叫计程车,让她搭车回家。

    “应酬就是这样,你把人家大客户哄得开心了,一个单子就下来了,所以我想……不如你今晚再去一趟邹总裁那边,跟他认真谈一下专案,看能不能拿下来,不对,是尽最大的可能拿下来。”老板的手再次拍拍江绮蓝的肩膀。

    “抱歉老板,我今晚不想去,我有点不舒服。”江绮蓝不想再去见邹远,只好找个理由推辞掉。

    老板眯起他生意人那双像狐狸般狡猾的双眼,“是吗,哪里不舒服?邹总裁可是我们的大客户,谈下了这个单子,我可以放你长假,带薪长假,怎么样?”

    “是邹总裁的意思吗?”江绮蓝犹豫了一下,把问题问出口。

    老板笑了起来,“怎么会?邹总裁是个大忙人,是我的意思,江秘书,你年轻漂亮,又很能干,要知道多少女人想到邹总裁面前讨好他,他还不屑,难得他对你另眼相看,你干嘛不把握好这次机会呢?”

    “对不起,我不想去,公司里面大有人在,你可以安排她们……”江绮蓝松了口气,只要不是邹远来找她的麻烦就好。

    “江秘书,你还不懂我的意思吗?”老板早就听闻邹远这人不近女色,难得的是他对江绮蓝动了凡心,要能换别人他早就成功了,哪还用等江绮蓝。

    “老板,我不去……”江绮蓝很为难,可是邹远,她是不可能再去见的。

    “你不去也得去,说好了,你现在先回去好好睡一觉,养好精神,晚点你们见面谈合约。”老板的语气不容拒绝,好不容易一条大鱼要上钩,他可不容许这个节骨眼上出差池。

    江绮蓝手握拳头,很不高兴地离开了办公室,她就知道,遇到邹远准没好事。

    经过茶水间的时候,里面有交谈声传来,让她脚步不经意变得沉重。

    “知道吗,那江绮蓝就是给老板给卖了,陪睡懂不懂?老板为了拿下大单子,也是拼了,那可是他的得力助手耶。”

    “说不准老板早把她给睡了,不然怎么会对别人拱手相送,长一副纯情样而已,可不要被她的外表给骗了。”

    “你没看到,今天她领口里面全是红印子,昨晚不知道玩得多激情来着。”

    “所以说这年头,拼什么实力都是假的,还不如床上功夫厉害……”

    说话的内容越来越难听,江绮蓝咬着毫无血色的嘴唇,脸色也一阵阵开始发白,她双手紧握着,快要沉不住气,可是她知道清者自清,她不想在公司闹,所以只是快步地转身跑掉。

    江绮蓝很委屈地回到办公室拿好自己的东西转身离开,一直以来,她以为努力就可以让人信服,就可以换来别人的认可,所以她一直很礼让,很谦逊,从来不跟周围欺负她的人交恶。

    可是她忘了,这世界上有一群人是只会盯着别人的不足,不会看到别人的好的。

    他们只会得寸进尺,在别人遭遇不顺的时候,说三道四,落井下石。

    邹远让她失望,老板让她失望,同事也让她失望,脚迈出办公室门口的那一刻,她的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

    她低头走着路,公司一楼门口,她重重地撞入迎面而来的一个怀抱里。

    邹远本是嫌恶地想把误打误撞投入他怀抱的女人推开,却不想他怀抱里的女人竟然是江绮蓝,她哭得很狼狈,他心下一沉,是谁欺负她了?为什么她哭得这么伤心。

    江绮蓝抬眸想道歉,但她泪眼朦胧中看到的却是邹远那张冷冰冰的脸,她眼眶一热,心里更加委屈了。

    她扭过头,不想让他看到她这副可怜状,只想从他身边跑掉,可是在她就要和他擦身而过那一刹,他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用力地拉回了她的面前。

    “发生了什么事?谁把你弄哭了?”邹远的声音很低沉,隐隐透着暴戾的气息。要知道,她是他宁愿忍痛离婚都不舍得让她哭的女人。

    “不关你的事。”江绮蓝用力想要甩开邹远的手,却甩不开。

    “你不说也不要紧,我来就是找你老板的。”邹远松开了她的手,黑眸中透着不悦,那种没有底线,把自己的秘书往大客户床上送,只为笼络客户的所谓生意人,他向来最恶心。

    “你想干嘛?”江绮蓝泪眼看着他,拉住他的衣袖问。

    “没什么,就是想帮我前妻出口恶气而已。”邹远轻描淡写的口吻道。

    “我的事不需要你来插手。”江绮蓝知道,要是邹远出手,她的工作恐怕会丢,她只想阻止他。

    邹远的脸凑到江绮蓝的耳边,声音很低,“一个把自己的员工往客户床上送的老板,你觉得你继续跟着他会有前途吗?”

    江绮蓝感觉快要站不稳脚,是邹远不失时机扶稳了她。

    “好了,你就等着我帮你出气吧。”邹远松开她,帅气向电梯口走去。

    “邹远,你别胡来!”江绮蓝跟上邹远的脚步,想阻止他,毕竟私下可以解决的事情,她不希望闹大。

    邹远不理会江绮蓝,径直走进电梯,谁要是敢在他的女人身上动歪心思,他就让对方身败名裂。

    尽管这个女人如今的身分仅仅是他的前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捉妻重婚最新章节 | 捉妻重婚全文阅读 | 捉妻重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