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捉妻重婚 > 第四章

捉妻重婚 第四章 作者 : 石秀

    【第四章】

    司机把江绮蓝送到餐厅里面,同学们都陆续到齐了。

    “江太太,你老公呢?你不是说他会来吗?”林芸芸上前搂住江绮蓝的肩膀,视线环顾四周,确定都是熟悉的面孔,一下子很失望。

    “他临时有事,恐怕来不了了。”江绮蓝老实交代。

    “不会吧?他就忍心让他老婆孤零零地过来?你看,其他已婚的同学都是另一半陪着来的,再忙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吧?”林芸芸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

    “他真的有急事,本来我们已经准备出门了,他秘书突然给他打电话……”江绮蓝急着替邹远辩解。

    “真扫兴。”林芸芸也不好再说什么,因为她看到了江绮蓝真的很维护她的老公。

    一位男同学凑了上来,一脸惋惜的样子,“绮蓝,难以置信,你这么早就把自己给嫁掉了。”

    江绮蓝笑了,“碰到合适的就结婚了。”

    “所以呢,王志浩,你该不会想打已婚妇女的主意吧?”林芸芸口没遮拦地说道。

    “不是,你一大美女也不愁嫁啊。”王志浩撇撇嘴,“就算你想嫁,你也应该同班同学优先考虑。”

    江绮蓝与林芸芸不约而同地笑了。

    “可不是,亏我暗恋你那么久。”说话的是不远处正走过来的李杰。

    “绮蓝你们是别指望了,不过我可还是未婚哦。”林芸芸一脸坏笑。

    “林芸芸,你又把你男朋友弄丢了吗?”

    “对啊,我们可不敢打你的主意,免得你弄丢了的男朋友回来打死我们。”

    林芸芸一咬红唇,“我现在就打死你们。”

    江绮蓝看着嬉笑打闹的同学,彷佛回到毕业前,大家吵吵闹闹的样子,那时候,无忧无虑,真的很开心。

    但如今,为什么心中总有一团愁绪,怎么也摆脱不掉,想着这些,她如小山般的眉头间,又笼上一层阴影。

    邹远在公司里面处理完了棘手的问题出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夜风透着阵阵寒意。

    他打开车门上了车,系好安全带后,他给江绮蓝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很快传来她清脆的嗓音,“你忙完了?”

    “嗯,现在准备过去你那边。”他答道。

    “好啊,我等你。”江绮蓝声音变得轻快,似乎心情很好。

    切断了电话,邹远层动车子,向江绮蓝所在的位置前行。

    江绮蓝身边的林芸芸凑过来,“怎么,你老公要来了?”

    江绮蓝点点头。

    “真的吗?你的帅老公要过来了?”同学们都显得很激动。

    “他正赶过来,应该很快就到了。”江绮蓝微笑说道。

    “哇塞。”林芸芸在一旁兴奋道。

    江绮蓝无奈地笑了。

    时间流走,邹远的身影迟迟没有出现,等他的电话打来,已经过了三十多分钟,大家都准备离席了。

    “喂,你还没到吗?”江绮蓝当着同学们的面,已经有点不好意思了。

    “嗯,路上塞车,恐怕一时半回没法过去。”邹远声音还是淡淡的。

    “那好吧,我让同学先回去,下次再聚。”江绮蓝失望的口吻说道。

    “你等会让司机先送你回家,我也直接回家。”邹远叮嘱道。

    “好,我知道了。”江绮蓝切断了电话。

    “来不了?”林芸芸凑过来问道。

    “嗯,塞车,可能得下次才能见面了。”江绮蓝抱歉地冲大家笑了笑。

    “又是空欢喜一场。”林芸芸很不爽地嚷嚷。

    “那大家散了吧。”同学们挥手道别,陆续离开了餐厅。

    江绮蓝看到司机的车,直接坐在后排座位,让司机开车送她回家,脸上满是失落的神情。

    回到家卸了妆洗漱完毕,从浴室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邹远一脸疲惫地回到家中。

    “今天很抱歉,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状况发生。”他一边脱外套,一边跟江绮蓝道歉。

    江绮蓝走到他面前,接过他脱下的外套,又帮他解领带,“我知道,你也不想这样的。”

    邹远抱住了她,大手很猴急地在她臀部游移,眸色深沉,“我只想把晚上陪你的时间补回来。”

    江绮蓝一脸天真,以为他想说下次再约同学出来聚让她髙兴,她微笑道:“我才没那么小气。”

    邹远抱着她的臀部,用力地拉近自己,“那我们是去浴室还是回床上再……”

    江绮蓝后知后觉,脸上红透,“讨厌,你从外面回来,先去洗澡。”

    “你来帮我洗。”邹远拖着她走向浴室。

    ……

    他们终究还是没有成功造人,但下一刻,邹远便抱着江绮蓝离开了浴室,做好安全措施,他还要跟她继续。

    晚上八时许,饭店的豪华包厢里,邹远领着秘书正跟一群外商吃饭,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饭局,在这关键时刻,只要把这个单子拿下,他这个月的努力就不会白费。

    “邹总裁,请问附近有没有特别好玩的娱乐场所?”黄发碧眼的外商突然兴致满满地问道。

    “当然,附近有家夜店,我们可以过去。”邹远虽然不苟言笑,但他非常有魄力。

    “那还等什么?马上过去。”外国商人放下了刀叉。

    邹远点点头,让秘书去准备车子,他看看手表,幸好,时间尚早,但无论如何,他都得早点把合约签下尽快赶回家,因为今天是江绮蓝的生日,他答应了晚上和她一同庆祝。

    繁华的闹市区,正是纸醉金迷的夜生活开始时,夜店里面,灯光闪烁,很有气氛。

    邹远看着时间一点点地溜走,却无法抽身,只能在没人注意的时候给江绮蓝传短信交代一下情况。

    “邹总裁,这里的美女太正点了,能不能给我们介绍几个东方的女孩子?”外商操着不纯正的口音,提出了他们的要求。

    “当然可以,我已经让秘书安排了,她们马上就来。”邹远的目标是合约,只要签了字,这里就没他什么事了。

    当下最重要的,是秘书找来的人能够哄这几个外商开心。

    应酬的需要,邹远的身边也坐了一个身材火辣的陪酒女,但他冷峻的脸色,让那个陪酒女不敢太亲近他。

    外商左拥右抱,玩得很开心,甚至跑到舞池去跳舞去了。

    邹远喝着酒,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

    “邹总裁,今天晚上,我们玩得很开心,同时也看到了你的诚意,我们也知道你时间宝贵,这样,我们把合约签了吧,希望我们合作愉快。”玩得尽兴的外商终于把话题拉回了正事上。

    看到合约上签了字,邹远松了一口气,只要在十二点之前赶到家给江绮蓝庆祝生日就好。

    “合作愉快。”邹远跟外商握了握手,并嘱咐秘书另外安排车子来送他们回入住的饭店。

    他匆匆地回到他的车上,让司机送他回家。

    “那群外国佬真不好对付,总裁,辛苦了。”司机白天载着一行人东奔西走,也知道邹远耐心快磨光了。

    “还好。”邹远从来不把自己的辛苦向外人言说,这是他一贯的性格。

    “车子停一下。”路过一家蛋糕店,他让司机把车停下。

    “怎么了?”司机把车子稳稳地停下,看着邹远问道。

    “我去买点东西,马上回来。”邹远推开车门下了车,往那家蛋糕店走去。

    司机看着邹远的身影走进一家蛋糕店,从来不爱吃甜食的总裁竟然会买蛋糕,真的让他很意外。

    邹远很快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蛋糕走回来,放在一旁的位置上。

    “总裁换了口味?我记得总裁一向不吃甜食。”司机疑惑地说道。

    “今天是我太太生日。”邹远视线扫一眼车窗外,“对了,附近有花店吗,我想买一束花。”

    司机点点头,“哦,原来是这样,这附近没有花店,可是在刚才夜店附近的位置有一家,要不要回去一趟?”

    邹远看看手表,已经是十一点一刻,“那开快点。”

    买了一大束鲜花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家,已经过了晚上十二点,这是邹远第一次没有把握好时间。

    下了车,他抬头看一眼客厅亮着的灯光,第一次产生忐忑的心情,不知道进屋后,江绮蓝会怎么样,毕竟是他失约了。

    她会是朝他发火,还是对他不理不睬,还是已经睡了,他没有头绪,进屋后,把蛋糕和鲜花放下,他顾不上脱下西装外套,只想看看江绮蓝怎么样了。

    想不到的是,她捧着水杯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他,用力地一推,准备上楼。

    “别气了,我没想到会回来晚了。”邹远抱着她双肩,“明明我有足够的时间赶回来的,但我先去买了蛋糕,接着又想买花,可是蛋糕店附近没有花店,只好又绕回夜店附近的花店买,那家花店的员工火速帮我包好花束,可还是耽误了时间……”

    这是邹远第一次这样耐心地解释,过去的他,从来不这样。

    江绮蓝看到在他身后的桌面上放着的蛋糕与鲜花,她用力地捶在邹远胸口,“你讨厌……”

    可是低下头的她眼眶湿润了,她很感动,幸福的感觉在她心里涌动着。

    “你干嘛哭了?谁欺负你了?我去揍他。”邹远一边帮她抹眼泪,一边逗她笑。

    江绮蓝破涕为笑。

    “虽然生日过了,可是还是可以庆祝的,过来坐下,我给你庆生。”邹远拉她到沙发前让她坐下,他把蛋糕打开,点燃了蜡烛。

    烛光闪烁,邹远看着一脸明艳动人的江绮蓝,“快许愿。”

    江绮蓝撅撅嘴巴,双手合上放在面前,闭上眼晴许了个愿。

    “好,吹蜡烛。”邹远微笑看着她道。

    江绮蓝吹灭了蜡烛,皮皮一笑。

    “许了什么愿,说来看看,看我能不能马上帮你实现。”邹远看着她,很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她面前。

    “真的吗?”江绮蓝双眼发亮,她可是许愿说希望可以尽早当妈妈。

    邹远突然意识到些什么,他坏坏一笑,“假的。”

    “哼,就知道。”江绮蓝看着蛋糕,“我要吃蛋糕。”

    “我来切开。”邹远拿起刀子,切着蛋糕。

    “好漂亮的花。”江绮蓝抱起花束,闻着花香,一脸陶醉。

    邹远看着江绮蓝那么容易满足的样子,心里有情感在蔓延,他真的好想一辈子这样陪着她。但他是一个很有事业心的男人,他知道,生活中多少会对她有亏欠,他只希望她的善解人意能够理解他。

    入冬的第一次降温,江绮蓝得了流感,睡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她拿起手机,拨通邹远的电话。

    “绮蓝,找我有事吗?”邹远的磁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她感觉很温暖,一下子就哭了。

    “绮蓝,怎么了?”邹远听到她抽泣的声音,关切地问道。

    “我病了,很难受……你能不能回来?”江绮蓝哀求的声音,这一刻,她真的很需要他,也顾不上懂不懂事。

    “我现在在出差,根本抽不开身,我让妈去看看你。”邹远心里很乱,可是丢不开工作。

    江绮蓝失望地切断电话,这不是她期待的爱情样子,她很心寒,也很绝望。

    不久邹家父母来照顾她,送她到医院,可是她要的是邹远,他却迟迟没有回来。

    她知道自己很任性,但她心里却作了一个决定,她要离婚。

    一个不要和她生孩子,不想给她未来,甚至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赶回来陪在她身边的男人,她决定不再去爱了。

    三天后,邹远风尘仆仆地回到家中,一进房门,看到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江绮蓝,

    他很心疼她,可是早就从他妈的电话里面知道她身体好得差不多了,也就没有表现得太担心。

    “听说你的感冒好多了,想吃点什么,我吩咐秘书去买来给你吃。”邹远这段时间都出差在外,也很累,他想好好休息一下,但在休息之前,他想好好弥补自己这段时间的失职。

    “不用了,我什么都不想吃。”江绮蓝也不看他,语气也是冷淡的。

    “我听说你一天没吃东西了,你会饿坏的。”邹远有些生气地说道。

    “邹远,我们离婚吧。”江绮蓝把那两个字说出了口。

    她知道,她早就已经死心,这段时间,她一次又一次谅解他,不过是自己自欺欺人罢了。

    “你说什么?”邹远一脸的难以置信。

    江绮蓝坐起,冷冷的眼神看着他,斩钉截铁道:“我要离婚。”

    “你提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唯独离婚这两个字,我不许你需跟我说第二遍。”邹远甩门而去,要他放她走,她想都不要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捉妻重婚最新章节 | 捉妻重婚全文阅读 | 捉妻重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