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捉妻重婚 > 第五章

捉妻重婚 第五章 作者 : 石秀

    【第五章】

    江绮蓝自从提离婚已经过去一个礼拜,邹远没答应,而且总是有意避开她,这让她更加心灰意冷。

    听到书房有小声说话的声音,她知道是婆婆来了,在跟邹远谈话,她从那些刻意压低的声音里,听得出他们是在争论些什么……

    她无意偷听,但脚步还是挪了过去。

    “她这样不吃不喝也不是办法,你看她都瘦成什么样子了。”邹母非常生气地说道。

    “她想离婚,我不准。”邹远声音很低沉,“我承认,这段时间公司的事情很忙,我没办法陪她,可是她怎么就这样……妈,我不在的那段时间,你们是不是对她说了什么……”

    “我们能说什么,她就是病了,而且我跟你爸一起来照顾她,带她去看病,说到底,我们邹家也没亏待过她,不知道她是什么心思,都嫁过来这么久了,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还稍有不顺就喊离婚,当初我就不应该答应你跟她的婚事。”邹母情绪很激动地说道。

    江绮蓝听到这些,垂下了眼眸,毫无血色的嘴唇紧咬着,原来婆婆已经这么不喜欢她了啊,她很难过。

    “妈,当初是你非得吵着让我结婚不是吗,为什么要说这种埋怨的话?”邹远很不满他妈这样挑剔自己的妻子,可是他没有明白表态。

    “所以,你就找她来应付妈,应付家里,对吗?所以你也没打算跟她要孩子,是不是这样?”邹母质问着儿子。

    江绮蓝睁大双眸,心头像是被什么重重地击中,一阵钝痛,她咬着手背,不让自己痛苦地叫出声来……

    后面的话,她已经不想再听,因为那个答案,她已经知道了。她挪开脚步,离开这激烈的纷争,不敢再听下去。

    邹远血红的双眼看着他妈,语气掷地有声,“是,所以希望你们不要一天到晚逼我们生孩子,否则离婚是迟早的事。”

    说出这些违心的话,他并不想,可是家人总是围绕这个问题说事,让他心里很烦。

    要知道,他从来没有过那么迫切地想要一个女人留在他身边,可是他不太懂维护他们的感情,他们的婚姻,才会走到今天这地步。

    “妈不管你,随便你们要怎么过就怎么过。”邹母生气地离开。

    邹远重重的一拳落在桌面上,发出一声沉重的声响,那一刻,他的心很痛,很痛……

    房间里面昏暗一片,邹远在床边坐下,很想平心静气地跟江绮蓝说说话,他们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说话了。

    正犹释着该怎么开口,他听到了被窝里低声抽泣的声音,他眉头皱起,她在哭?。

    他开了灯,柔和的光线有些刺眼,大掌握着她的肩头将她身体扳了过来,他看到她脸上的泪痕,一时之间心里又开始隐隐作痛。

    江绮蓝掩脸而泣,他看在眼里,才察觉她瘦了很多,本来圆润饱满的脸,如今瘦削许多,肌肤也是毫无血色。

    邹母安棑来照顾她的佣人告诉他,她胃口很差,总不吃饭,偶尔吃两口就放下了碗筷,渴了才喝点水,经常一个人静静地发呆……

    她就是折磨自己给他看,可是这些日子,他从不看她,因为怕她再提那离婚二字,他选择避开她。

    无法扼制的愤怒顿时充斥他的胸腔,他握着她双肩,“江绮蓝,你到底这样作贱自己给谁看?”

    江绮蓝不再理会脸上的泪痕,苍白的嘴唇紧闭着,只有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对他的质问不作回应。

    邹远看着江绮蓝那副模样,他不想她继续折磨自己,伤害自己,“我告诉你,就算是要离,也是我先提。”

    江绮蓝泪眸睁大,瞬间听到自己心碎一地的声音,也对,既然是为了应付家里才娶她,现在她都已经不被他家里认可了,他还留着自己干什么?

    “明天,明天早上我们去律所办离婚手续。”邹远说出这话来,似乎是用出了浑身的力气,他决定放了她,也放了自己。一个心都不在了的女人,他还留着做什么?

    江绮蓝看着邹远离开的背影,她抱紧双膝,痛苦不已,他终于还是同意了离婚,结束了他们的婚姻。但为什么此时此刻的她没有半点高兴,心反而更痛了呢……

    律师事务所里,律师把一些文件放到了江绮蓝的面前。坐在江绮蓝身旁的邹远神情冷漠,不发一言。

    “江小姐,按照邹先生的授意,他将他名下一半的财产分配给你,其中包括动产和不动产……”

    “我一分钱都不要。”江绮蓝没等律师讲完,就打断了他。

    邹远眉头皱起,他把他名下一半的财产给她,并不是他一时冲动所为,是经过他一个晚上的理性思考的。他赚钱很容易,可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恐怕以后生活和工作上会有很多难题需要面对,他给她这些,足够她一辈子衣食无优,可是,她说不要。

    “江小姐,你这是……”律师办理过很多离婚官司,但多数是万了婚的两个人为钱财争得面红耳赤,不惜对簿公堂的,只有眼前这一对,那么大一笔钱,一个要给,一个不要。

    “我不需要那么多的钱,麻烦你赶快帮我办理手续。”江绮蓝异常冷静地说道。

    “邹先生,是否按江小姐说的办?”律师有些头大。

    “随便。”看来,这个女人是想把彼此的关系一笔勾消,从此再不相干。也好,她喜欢任性而为,他管不了。

    律师办理完离婚手续,江绮蓝一秒都不想再留,起身就走。

    邹远看着她的背影,明明不想再理她,但话却脱口而出,“没有人会为你的任性买单。”

    江绮蓝没有回头,只是冷冷一笑,“谢谢你的忠告。”

    她推开门,扬长而去,她是因为爱这个男人才嫁他,既然她得不到相应的爱,她会很有骨气地走,绝不回头。

    邹远看着那抹远去的身影,他眼神流露出几分留恋,但转瞬即迸,很快又恢复它原来的冰冷,他本来就是一个没有太多感情的人,也好,以后,不会再有任何的情感牵绊他。

    邹远与江绮蓝两人离婚的消息,不仅仅是惊动了邹、江两家,还惊动了整个商业圈子。

    邹远不理会外界的议论,照旧工作,生活,似乎不受任何一丝影响。

    而江绮蓝却无法面对失望的爸妈,只身一人离开台北,到高雄谋了一份工作,只想远离那些纷纷扰扰。

    雄信集团门口,一辆深蓝色的汽车开进了停车场停下,江绮蓝下了车,身穿一身高档职业套装,脚上是舒适低跟鞋的她清爽干练,脸上是从容与自信。

    在这里,没有人认识她,也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往,她可以很自在地工作,生活。虽然远离爸妈她也很难过,可是她也没有办法,人言可畏,在台北,她的日子没法过。

    职场上的她,很低调,很努力,加之她真的太漂亮,所以老板对她很欣赏,把她从一个小职员提升为秘书。

    可老板的学识却让她招致嫉妒,刚想踏进办公室,她就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

    “她啊,开着名车,穿着高档货,一看就是小三。”

    “我听说是老板包养了她,要不然怎么刚来就升职加薪,我们做了那么久也没见老板那么好心……”

    “对啊,你看她,天天在老板面前那么卖力给谁看?”

    “就是,不就一个秘书而已。”

    办公室里面的说话越来越难听,江绮蓝却不放在心上,她跟老板只是下属跟上司的关系,并非她们议论的那样,所以她还是落落大方地走进了办公室里面。

    办公室里面一下子鸦雀无声,大家使着眼色,对江绮蓝是表面的客气。

    江绮蓝回到自己的位置,认真地投入工作,她有很多东西需要去学,去理解,才能胜任新工作。

    “江秘书,你进来一下。”老板从外面回来,进入办公室的时候,叫了她一声。

    “好。”江绮蓝起身,快步跟上去。

    她身后难听的声音又响起。

    办公室里,老板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示意江绮蓝坐下。

    江绮蓝从老板的表情中看得出来,他有事情想和她说,但又犹豫怎么开口。

    “老板,有什么话你请说。”她一向善解人意,不想老板为难。

    “江秘书,我收到投诉信,有人反应你在工作过程中不懂得与人沟通,这样不太好。”老板终于开了口。

    “对不起,以后我会注意的。”江绮蓝低下了头,虚心受教。

    “好,那你先出去。”老板对江绮蓝这类美女的要求并不高,提点她一下,不过就是堵一下投诉她的人的嘴。就算她被同事排挤,她的功用还是很大的,因为有重要的应酬带她出去,效用百倍,他养着她在公司,就是等着用兵一时。

    而回到自己的位置,江绮蓝一头扎进工作里。

    “沈琪,你的报表为什么没交过来?”财务部长站在办公室门口,咄咄逼人的口吻。

    沈琪坐在江绮蓝对面的位置,是她投诉江绮蓝,听到财务邹长这样说,她站了起来,把责任推往江绮蓝,“我让江秘书交了,她没给你交吗?”

    江绮蓝蹙起眉头,心下已经明白,投诉她的人是谁。

    之前有好几次,沈琪以家里有事为由,让她帮忙做报表,她觉得同事之前互相帮忙是应该的,于是留下来帮沈琪的忙。

    后来她在洗手间无意中听到沈琪跟别人打电话,原来沈琪并不是家里有事,而是把工作交给她,跑去跟男朋友约会,在背后,沈琪还说她是个蠢女人。

    前一天晚上,沈琪又来拜托她帮忙,她拒绝了。

    对沈琪这种不懂感恩还在背后说帮助她的人坏话的人,不值得别人的好。

    “抱歉,你的工作是你的工作,请不要把责任赖到别人头上。”江绮蓝斩钉截铁道,她的态度,跟平时温柔的她很不同,让沈琪吓了一跳。

    “我……我就是让你帮忙一下,又不是很大的忙。”沈琪故作理直气壮的样子,为的是压下江绮蓝的气焰。

    “江秘书,这是怎么回事?”财务部长看着江绮蓝。

    “江秘书,你这就不对了,沈琪不过就是让你帮忙,你这么小的忙也不帮,团队合作在哪里?”周围已经有人在落井下石。

    江绮蓝不想把事情闹大,可是她又咽不下这口气,她望向沈琪,“那请问你让我给的报表在哪里?”

    “那个……”沈琪有一丝慌乱,因为前一天晚上江绮蓝不肯帮她,她生气就塞包里,带回家却忘记做了。

    “你是让我帮你转交,可是报表都没交到我手上,我怎么帮你?”江绮蓝望向头顶的监视器,“要不要调一下监视器,找找看报表跑哪去了?”

    “不用。”沈琪一声大喊,自知理亏的她望向财务邹长,“我等一下重新做一份。”

    “麻烦快点。”财务部长显得有点不耐烦,转身就走了。

    沈琪恶狠狠地瞪江绮蓝一眼,坐回她的位置上。

    江绮蓝也继续埋头做她的事情,但一个人置身这个城市,离家那么远,她感觉孤独,也很无助。

    可是来这里,只是想好好工作,让自己的能力有所提高,她不应该让负面情绪影响自己,默默地为自己打气后,她认真地投入工作。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捉妻重婚最新章节 | 捉妻重婚全文阅读 | 捉妻重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