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捉妻重婚 > 第三章

捉妻重婚 第三章 作者 : 石秀

    【第三章】

    吃完饭,两人走出饭店,大街上霓虹灯闪烁,临街商店都亮起了灯,一片繁华的景象。

    邹远正想走向停车场,可是江绮蓝一把挽住他手臂,“我们去逛逛百货公司,离这里不远。”

    看着挽着自己手臂的小手,邹远不想打断江绮蓝的兴致,点了点头。

    走进饭店附近的百货公司,江绮蓝上二楼进到一家精品珠宝店,上次她跟好友来过,店员说这两天会有新货,所以她想来看看。

    果然,她看到展示拒里面陈列不少新品,非常漂亮。

    “麻烦帮我拿这条项链。”江绮蓝指着玻璃柜里面一条彩色宝石顶链。

    “好的,请稍等。”专柜小姐礼貌地回应,并拿出来项链。

    “哇,好漂亮。”江绮蓝双眼发亮,拿着项链对着镜子在自己颈上比着。

    邹远一手插裤兜,一手放在玻璃柜上轻轻敲打着,很是无聊。这算的上是他第一次陪女人购物了,虽然觉得很无聊,但没有办法,谁叫这个女人是他老婆。

    “这位先生,你可以帮太太戴上,她戴上去一定很美。”专柜小姐提议道。

    邹远淡漠的眼神瞥一眼那个专柜小姐,走到江绮蓝面前,准备帮她戴上。

    “不用了,我就看看。”江绮蓝早已经瞥到了这项链令人咂舌的标价,虽然喜欢,可是她没打算买。虽然她家境很好,但她爸妈一向主张节俭,她很少浪费金钱在珠宝首饰上面。

    “难得喜欢,为什么不要?”邹远对江绮蓝的行为很费解,在他的世界里,只要是想要的,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拿到手。

    江绮蓝冲他笑了笑,“喜欢又不一定要拥有。”

    邹远皱皱眉头,望向专柜小姐,“帮我包起来。”

    江绮蓝制止,“不行,我真不能要,我爸妈要看到一定会念我的。”

    邹远握住了她的手,“你说是我送的,他们自然不会念你了。”

    “先生,你对你太太真好。”专柜小姐一脸羡慕地说完,转身开始包装项链。

    之后邹远结了帐,带着江绮蓝离开了珠宝店。他知道,他对江绮蓝的喜欢与日俱増,很享受跟她相处的时光,眼下,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就很好,他不想考虑太多东西。

    这日,又到了家庭聚餐日,这次换在亲戚家举行。

    花园里的草坪上,有人在烧烤,另一头,有人在轻快的音乐声中跳舞,泳池边,年轻人在喝酒,玩游戏。

    年纪大的在客厅里交谈,氛围很好。

    邹远跟长辈没什么话题,跟年轻那一辈又玩不到一块,他坐在客厅外的长廊下等散场,毕竟他一向不爱热闹,只喜独处。

    江绮蓝在不远处逗着亲戚家一个两岁多牙牙学语的小宝宝玩得正起劲,看到不远处一个人待着的邹远,心生一计。

    她抱着小宝宝走到邹远眼前,拉开一把椅子坐下来逗小宝宝玩。

    邹远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不说话。

    “来,叫叔叔。”江绮蓝捏着小宝宝的小手,跟邹远打声招呼,“嗨,叔叔。”

    邹远没好气地看着她,本来没有表情的脸上一下子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

    不远处,邹家人看到邹远脸上难得的笑容,都目瞪口呆,因为邹远一向神情冷淡,给人疏离感,可是在江绮蓝面前的他,像是变了一个人。

    “来,小宝宝,亲叔叔一个。”江绮蓝把小宝宝抱到邹远跟前,小宝宝乖乖听话,小嘴巴在邹远的脸上亲了一口。

    “太可爱了,小宝宝真棒。”江绮蓝笑得鼻子两边皱起来,煞是可爱。

    邹远不得不承认,小宝宝很可爱,可是他的老婆更可爱,看着江绮蓝那张好看的脸,他有些入迷。

    就在这时,江绮蓝怀里的小宝宝哇哇大哭起来,她怎么哄也哄不好。

    邹远看着小宝宝哭闹不停,他烦了,“赶紧还给人家。”

    江绮蓝一脸委屈,嘟起小嘴把小宝宝还给赶来的妈妈后,跟邹远闹起了别扭。

    邹远心情也很不好,全程都黑着脸,从小到大,他最怕的就是哭闹的小孩,可是他心爱的女人好像跟他截然相反,非常喜欢小孩,他们的矛盾经常因为要不要孩子这件事而爆发。

    好好地过两人世界有什么不好,为什么非要弄一个小鬼出来吵翻天?他想不明白,反正在这件事情上,他是不会让步的。

    聚餐完回到家,玄关处,邹远换了便鞋便往客厅走去,江绮蓝心情很不好,气呼呼地从邹远身边走过,准备回房。

    邹远拉住她的手,一把从她身后抱住她,远离了吵闹的环境,他心情早已经平复下来,他只想亲近自己的女人。

    “放开我。”江绮蓝正在气头上,用力挣扎着,却挣脱不了邹远强而有力的双臂。

    “还没有闹够吗?”邹远不舍得松开她,想着让她在怀里闹一阵子就会好。

    江绮蓝低头,一口咬在他环抱在她胸前的手臂上,很用力。

    邹远吃痛,却不松开她,低下头,他吻在她赤luo的颈子上,欲望来得太快,一发不可收拾,他扯下她一侧衣领,开始啃咬她**的肩头。

    “别碰我。”江绮蓝用力掰开邹远握在她胸部的大手,不给他好脸色看。

    “你这女人真的是不可理喻。”看着江绮蓝胡闹,邹远松开了她,不吃她这一套,他转身走向书房,只想让两个人都静一静。

    江绮蓝拉好衣服,简直要气炸了,想要她又不肯要孩子,她才不要让这男人得逞。

    持续一个礼拜的冷战,让同一屋檐下的两个人心里都不好受。

    邹远这些天都睡客房,生理上的需要让他很难熬,实在没有办法,他半夜起床工作,把激情都投入到工作上面。

    而江绮蓝也是孤枕难眠,每晚都是翻开覆去睡不着,可是她就是没有办法跟邹远握手言和。

    这夜,深夜十一点多的酒吧里,邹远结束应酬,约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在喝酒。

    本来应酬的时候就喝了不少酒,如今他又一杯接一杯地往嘴里灌,不想回到那个冷冷清清的家里,也放不下身段跟那个可恶的女人低头。

    “怎么了,跟老婆吵架了?”朋友看出不妥,好奇地问道。

    邹远不置可否,只是苦涩一笑。

    “没想到我们邹大总裁会被一个小女人折磨成这样,说,出什么问题了?”好友的印象当中,邹远可是一个从来不会为感情苦恼喝闷酒的人。

    “没什么,大小姐脾气而已。”邹远言不由衷地说道。

    “女人嘛,哄哄就好了。”另一个好友劝说道。

    “开玩笑,阿远怎么可能会低声下气去哄女人。”另一把声音嚷嚷起来。

    邹远摇了摇头,的确,他礼物都准备好了,可就是没有办法去哄她,她是他第一个女人,他也相信是最后一个,可是他们之间有着一个很大的难题。他不想要孩子,可是她很想要。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谈拢这个问题,从来在商场上驰骋,无数难题都能够迎刃而解的他,第一次那么束手无策。

    “要不然你就霸王硬上弓,女人嘛,她硬你就更硬,用强硬手段解决她。”好友坏笑着说。

    “别给我出这种馊主意。”邹远不想、伤害他的老婆。

    “你看,对她硬气一点都不舍得,一定是爱惨她了。”好友调侃道。

    几个好友哈哈大笑。

    爱惨她了吗?邹远无奈一笑,他自己也搞不懂,如果真的爱惨了她,为什么就是没有办法打破原则。可是,或许真的是爱惨了她,才不想让一个小孩子夹在中间,跟他来分享她。

    因为他想独占她的一切。

    酒一杯接着一杯,几个朋友畅聊着,直到深夜,好友才找代驾把喝得醉醺醺的邹远送回家。

    凌晨一点钟,江绮蓝站在房间里的落地窗前,踮起脚尖往大门口的方向眺望着。

    这些日子,她一直在跟邹远冷战,一直对他不理不睬。可是看到他夜不归宿,她很担心。

    夜深露重,风里透着寒意,她拢一下睡袍,想打邹远的电话,又放不下架子。

    她知道,自己很爱邹远,所以才那么迫切地想要跟他制造出来一个宝宝,只要有了爱情的结晶,她才有安全感。毕竟一同出门的时候,他是一个很受女性青睐的男人。

    加之他有那么大的公司要管理,还有交际应酬不断,她不能时时守在他身边,不能防那些青睐他的女人。

    有了孩子,她才不至于那么不安,那么空虚,而且他在外面受诱惑的时候,也会因为顾及有家庭,不会肆意妄为。

    然而,他偏不能满足她这个小小的心愿。

    她眼神落寞地看着窗外的夜色,思绪凌乱,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冷淡,他在外面另寻温暖了。

    这时,门口传来车的引擎声,一辆车子停在了门外,门外路灯光下,她看到邹远的身影跌跌撞撞走了进来。

    她心下一沉,他喝醉了?

    怕他摔着磕着,她随手从桌面上拿起一只水杯,假装要喝水走了出去,只要他还能安全无事走回他的房间,她就当什么都没看见。

    邹远进了玄关,换了鞋,脑子里昏昏沉沉地走进客厅,恰好撞到江绮蓝,他心头一颤,以为她关心他在等他回来,却一眼瞥见她手里捧着的水杯。

    原来她只是口渴了倒水喝,他失望地扶着墙壁走着路。

    江绮蓝见他还能走,于是不理他,捧着水杯准备走进厨房倒水,就在这时,她猛看到邹远的手偏离了墙壁,身体往地板上倾倒,眼看沉重的身躯就要砸到一旁的角柜上。

    “小心。”她惊叫一声,把杯子往桌面上一放,上前扶着他。

    邹远身体太沉,江绮蓝柔弱的身子根本撑不住他,眼看就要倒在地上,邹远却在那一刻闻到了她身上熟悉的香味,他精神为之一振,在她要倒地那一刻,他一手撑在地板上,抱紧了她。

    “你还会关心我?”邹远黑眸看着她,声音很低沉。

    “你还好吧?”江绮蓝关切的眼神看着他,手抚在他帅气的脸上。

    “你手怎么这么凉?”邹远握着她的手,发现她指尖冰凉,他将她抱起,就近放在沙发上。

    “我没事……”江绮蓝不敢看邹远那灼热的眼神,里面的火焰好像随时会把她吞没。

    邹远看着眼前人儿动人的模样,酒已经醒了大半,抱着她大步往房间的方向走去,这一分这一秒,全世界他都不想要,只想要她。

    ……

    这日午后,江绮蓝穿着家居服蜷在沙发上,肩头与耳朵之间夹着话筒,边跟林芸芸聊电话,边往脚趾甲上涂红色的甲油。

    “要不成孩子,可是他老是要……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在孩子的事情上面真的毫不让步,还有,不管是你给我的招数,还是用冷战的方式,反正要孩子这事,没得商量。”

    “唉,霸道总裁就这样,我看他就想独占你,怕孩子出来争宠,你也是啊,就不会在保险|tao上动动手脚吗?又或者说你吃避孕药,让他别用保险|tao,到时完事了你不吃,他能拿你怎么办?”

    “他这人非常警觉的,在保险套上面动手脚?想都不要想,还有,他从来不给我买避孕药,说吃了伤身体,非得用保险套,所以我想我这辈子怀孕的机会非常渺茫,因为他压根不想要孩子。”

    “你们之间唯一的问题就是在要不要孩子上无法达成一致,可是我听你说了这么久,发现你家霸道总裁对你很好,对你又体贴,又专一,要换我,就算不要孩子又怎样,天天跟他在床上体验极致就已经很不错……”

    “切,还很不错呢,是大错特错好不好?你说我要怎么样才可以从他那里偷一个孩子嘛。”

    “趁他喝醉,对他下手。”

    “他很少喝醉的,就是上次,他喝多了,可是还是记得戴保险|tao,我真的搞不懂他对我是肉欲,还是真爱……”

    “不管是肉欲还是真爱,反正你嫁了一个帅老公,以前班里的同学都知道了,下个礼拜的同学聚会你务必带他来。”林芸芸可是很认真地嘱咐他道。

    江绮蓝跟林芸芸煲完了电话,压抑的内心舒服了许多,幸好年轻是本钱,要孩子可以慢慢来。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让邹远陪她去参加她的同学聚会,毕竟她的帅老公,很多人都指定要看看。

    房间里亮着柔和的水晶灯光,江绮蓝站在镜子前整理着衣服,迟迟没有出门。

    房门轻敲几声,她回过头,看到邹远倚在门边,双手环胸看着她,“再不去就迟到了。”

    “马上就好。”她微微一笑,对自己的打扮很满意,长发披肩,身上穿了一套黑色小洋装,她显得温婉动人。

    邹远走到她身后,双臂环抱着她,下巴抵在她头顶,双眼有神看着镜子里的她低声道:“你别打扮得太漂亮,我怕别人拐跑了你。”

    江绮蓝轻笑出声来,“我还担心别人拐跑了你呢。”

    邹远看着江绮蓝的笑颜,有些失神,她真的很美,他在想,如果和她生一个女儿,像她的话一定可以从小美到大,但那个念头一下子就被他掐灭了,怎么会冒出这样的想法,他很费解。

    “好了,我们出门吧。”江绮蓝不知道他的内心世界,挽着他手臂说道。

    就在这时,邹远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他拿出来,接通了电话。

    “总裁,有突发的状况需要你马上回来公司一趟。”秘书在电话那头,语气很是焦急的说道。

    “冷静下来,告诉我什么事。”邹远轻轻推开江绮蓝的手,快步走到窗前。

    “刚才总经理得知,有人在底下搞小动作抵毁公司,到处收购公司股票,似乎想对公司不利……”

    “哼,自不量力,你先不要声张,我马上回公司。”邹远说完,切断了电话。他转身刚想出门,却看到了一脸担心的江绮蓝。

    “抱歉,今天晚上陪不了你了……”

    “公司的事情很紧急吗?”江绮蓝看着邹远问道。

    “嗯,情况很紧急,我要马上回去处理。”邹远看着江绮蓝,“我让司机送你过去,如果公司的事情处理完了,时间上允许的话,我再赶去聚会。”

    “好,你不用太着急,我一个人也没问题。”江绮蓝给他一个安心的微笑。

    “那我先走了。”邹远转过身,高大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江绮蓝视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捉妻重婚最新章节 | 捉妻重婚全文阅读 | 捉妻重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