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职的冲喜 第二十三章 作者 : 唐筠

【第十章】

夏晴告诉陈承叡自己人在台北,有事情要和他商量。

陈承叡很少听到她这么沉重的语气,立即前往台北与她碰面,两人约在夏晴的租屋处,这也是他第一次进到她的租屋处。

几天不见,夏晴电话里老说自己很忙,却又不说她在忙什么,再见面,他发现她瘦了许多,让他不免担心她的身体健康出了状况。“你这几天到底在忙什么,有没有好好吃饭?”

“等等说,你坐一下,我帮你泡咖啡。”

趁着她泡咖啡时,他打量了一下环境,摆设很简单,一张床、一组桌椅、一间浴室,还有一个书架和衣橱,是很典型的普通套房。

“这里可以退租了,我们结婚后就用不到了。”

夏晴没有回答,只是将咖啡杯递给他,又兀自走到窗前站着。

其实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答应大老板不透露他的病况,但也曾经答应过陈承叡两人之间不会有秘密。

“怎么了?”陈承叡感觉到气氛有些凝重,关心询问。

“那个……”她欲言又止。

“有话就直说,我们不是说好了,有事情就要好好沟通,没什么不能说的。”

话是没错,但婚礼一延再延,喜帖都印好了,搞不好还发出去了,她现在说要延期,他会怎么想?长辈们又会怎么想?其他人又会怎么想?肯定觉得她很有问题,这样出尔反尔太超过。

但,总得面对的。

夏晴深吸了口气,缓缓转过身看着他,说道:“我希望婚礼可以再往后延一阵子。”

“为什么?”陈承叡错愕的问道。

“我得回肯沃一段时间,婚礼可能无法如期举行,还有,也不能去度蜜月,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但是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他没有动怒,反而冷静的又问:“肯沃出了什么问题?”

他的反应完全不在她的意料之中,让她一时反应不过来。“这……”

“你不会无缘无故突然说要回肯沃,而且还是在这种非常时期,肯定是肯沃出了什么事情,不能告诉我吗?”

如果他没受过肯沃大老板的帮助,也不了解夏晴和肯沃大老板之间的交情,他或许无法理解她的想法,但肯沃大老板是个传奇人物,他感受过对方的豪气,也对于他在商场上的独到眼光感到佩服,如果肯沃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不能坐视不管。

而且他希望能和夏晴一起面对所有困境,其中自然也包括她身边亲朋好友的事情,他想当一个可以理解喜欢的人的男人。

“我希望可以成为你的后盾,说吧,不管任何事情,我们一起解决。”

看他这么理解自己,夏晴忍不住哭了。

“别哭了,先说说怎么回事吧。”陈承叡轻拍她的背安抚。

她吸了吸鼻子,缓缓说出真相,闻言,陈承叡也感到很错愕与惋惜。

“请帮我保守秘密,为了大老板和肯沃好,我希望这件事情到你这为止。”

“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可是奶奶那边……”

“我会搞定,你不用担心。”

能得到陈承叡的全力支持,夏晴真的很感动。“承叡,谢谢你。”

“跟我就不用那么客气了,反正我早晚会把你娶回家,不急在这一时,你就安心处理大老板的事情吧。”

“嗯。”

一听到婚礼又要延期,陈李阿满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们是把婚姻当成儿戏吗?!”

“奶奶,临时出了一点状况,不得不把婚礼延期,只是延期而巳。”陈承叡好言安抚。

“是你的意思还是夏晴的意思?”陈李阿满生气追问。

“是我,因为公司还有些状况不好处理,我一时分不开身准备婚礼,短期内恐怕也抽不出时间陪夏晴去度蜜月,我又不想委屈夏晴,还是觉得把婚礼往后延一阵子比较好。”不想奶奶怪罪夏晴,他扛起所有责任。

“公司又有什么事情,不是都处理好了?”

“就是有些事情,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我担心的是夏家的人会怎么想,你准备怎么跟夏村长说?你这孩子总是我行我素,压根没想过要替我这老太婆顾及面子!”陈李阿满炮火不断。

“我会向伯父伯母解释清楚的。”

“不把人家的面子当回事,你光解释有啥用处!”

“对不起。”

“我真的会被你气死!”

骂归骂,其实陈李阿满还是疼孙子的,她陪孙子到夏家,等孙子向夏家两老说完来意,她又当着夏重恩夫妻的面,把孙子骂了一顿。

虽然夏重恩夫妇听到要把婚礼延后也感到很错愕,不过夏重恩是理性的人,他深信陈承叡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必然是出了什么不可抗力的事情,也没有太为难他。“上次我们不也是出了状况不得不把婚事暂延,我可以理解,所幸喜帖还没送出去,喜饼也还没有做,还可以缓一下。”

“谢谢爸爸。”

倒是夏天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因为说要减肥的夏晴突然就跑到台北去,然后成天说忙,让人挺担忧的。

他把陈承数叫到楼上房间,问道:“你和夏晴是不是闹翻了?”

“没有。”

“那她为何突然去台北,你还要把婚礼往后延?你该不会欺负我姊吧!”夏天斜睨着陈承叡,严肃地问着。

“是出了一些事情,但和我们的感情无关。”

他的答案太笼统,夏天不能接受,继续追问:“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应该要交代清楚,婚姻不是儿戏,怎能变来变去,这样要我们怎么相信把夏晴交给你之后,你们真的可以幸福。”

看夏天坚持要知道答案,陈承叡只能坦白,“其实是肯沃大老板那边发生了一些状况,你姊说她需要时间去帮忙,时间无法很确定,所以希望把婚礼往后延。”

“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陈承叡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我就暂时相信你,但如果让我知道你欺负我姊,我一定不会饶过你的,请你记住。”

陈承叡笑着回道:“有你这么挺姊姊的弟弟,我也不敢欺负她。”

“说的也是。”

其实夏天还挺欣赏陈承叡的,他白手起家,又不以外表挑对象,对长辈也相当孝顺,他看得出来,陈承叡其实不爱下棋,但每次还是陪他爸下棋下到他爸喊停为止,这样的人应该是可以信赖的。

“谢谢你替我姊背黑锅。”

“这不算什么黑锅,是为了我们以后家庭和睦而做的。”

陈承叡知道奶奶很喜欢夏晴,但还是担心这件事情会让奶奶不高兴而怪罪夏晴,他才承担了这个责任,家和,他才能无后顾之忧。

金晶晶一直等待机会扯夏晴后腿,所以夏晴一离开幸福村回到台北,就被盯上了。

她频繁出入肯沃大老板住处的行为被录下来,和沃克互动的照片也被拍了下来。

虽然两人的互动并无暧昧可言,但是有心人就是故意抓会令人乱联想的角度拍摄,所以每张照片看起来像夏晴和沃克互动过于亲密。

其实有时候是沃克突然忘记了什么,会呆站在原处,一脸苦恼,夏晴就会上前安抚,以缓和他的不安。

席斯也在夏晴的帮助下,逐渐进入状况,虽然肯沃内部还是有人颇有微词,但有沃克撑腰,一些蠢蠢欲动的股东也不敢太明目张胆。

一切都依照计划进行,而且渐入佳境。

但,某天一早,炸弹却爆炸了。

商业早报头条刊出了一则大新闻,照片上的男主角是沃克,女主角则是夏晴,标题耸动写着“肯沃大老板与助理的性丑闻”,其他的照片也很惊人,是几张入夜时分夏晴扶着沃克进入其住处,报导内容写着她入住大老板豪宅,一晚未出,摆明了就在暗示夏晴被包养。

绘影绘声的消息漫天飞,夏晴一早陪席斯进公司,姜秀玲就拿着商业早报冲进席斯的办公室,把报纸递给她看。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夏晴看了内容,气得大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住进大老板的住处?!”姜秀玲不安的问道。

“屋子里又不是只有夏晴和我爸,还有我呢。”席斯看着新闻,冷哼道:“肯定是想阻止我上位的人搞的鬼。”

“就算是这样,外面的人也未必会相信,只会有所怀疑。”姜秀玲很客观的说道。

夏晴点头赞同。“没错,不管是谁搞的鬼,这个消息都非常不利于你和大老板,得快点想办法让这个不实流言不要再扩大。”

夏晴一心只想着要怎么替大老板和席斯逆转局势,却完全没想到南部这边也跟着闹翻了天。

一早,一堆人挤到夏家,拿着商业早报议论纷纷,每个人都想知道这个绯闻到底是不是真的。

“夏村长,这不是真的吧,你们家夏晴不是要和阿满奶奶的孙子结婚吗,还说结婚日子也决定好了,怎么都没动静呢?”

“对啊,夏村长,这新闻到底是不是真的,你们家夏晴不会傻得去当人家的情妇吧?”

“不会的!”许春香平时虽然常在众人面前数落自己的儿女,但心底其实比谁都爱自己的儿女,也对儿女非常信任。“我们家夏晴只是平常懒散了点,但你们也看到的,她对什么人、什么事都非常用心,而且非常有正义感,她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

“可是新闻写成这样,肯定有原因啊……”

村民的关心成了压力,夏重恩被问得很头痛,烦恼的想着要怎么向阿满奶奶和陈承叡交代。

陈李阿满这边也是闹烘烘的,有个村民因为每次竞选村长都输给夏重恩,所以看到新闻之后,就拿着报纸来跟陈李阿满通风报信,想藉此打击夏重恩一家。

陈李阿满看完新闻,气愤难平,一激动就倒下了。

人在台南视察的陈承叡一看到新闻,马上买了高铁票直奔台北,一出高铁站,他立刻坐上计程车来到肯沃集团。

他向柜台的接待小姐说明自己的身分后,由对方领着来到特助办公室。

夏晴忙着应付记者,从新闻一发布,她的手机铃声就没断过,一通应付完又是一通,连肯沃集团的电话也是不间断。

她因为忙着讲电话,根本没发现陈承叡的到来,直到她手中的电话被拿走,她不解的抬起头,才看见他。“你怎么来了?!”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怎能不来。”

夏晴急着想解释,“你别误会……”

陈承叡打断她,“我没误会,我知道新闻报导的不是事实,所以你也不需要向他们一一做解释。”

他们认识不是最久,但是却能在遇到困难时彼此信赖支持,这样的感情令夏晴十分感动,爱情不需要轰轰烈烈,而是能在遇到困难时不离不弃、彼此信任扶持,那就足以让人感到幸福了。

此刻,她真的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遇到了一个对的人。

但她仍没忘记肯沃集团和大老板可能遇到的困境,急切的说道:“如果不解释,会影响席斯上位,也会影响肯沃集团的股价,会对肯沃集团造成莫大的影响。”

这点陈承叡当然知道,但是站在未婚夫的立场,他不希望夏晴出去当炮灰。

“直接召开个记者会,说明你出入大老板住处的真正原因,如何?”

“不能说,那会更惨。”

“好,那我们就来想想其他办法,总会想出一个可以解决问题,又可以降低伤害的法子。”

“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是有个办法可以暂时转移媒体的注意力。”

“真的吗?快说!”夏晴催促道。

以前面对媒体,她是没在怕的,但这次的绯闻真的有点超过她的负荷,无论她解释得再多,媒体还是不肯相信,再加上网路新闻都开始快炒,不实的报导一篇接着一篇,真的让她疲于应付。

“我们来开个记者会。”

“做什么?”她躲媒体都来不及了,还开记者会,那不等于自投罗网。“这次我真的不知道要跟媒体说什么,大老板的病情肯定是不能公开的……”

“谁要讲你大老板的事情,我要说的是你和我的事情。”陈承叡笑着说道:“我们不是要结婚吗?黄金单身汉的婚姻大事或许还不足以压过肯沃集团大老板的绯闻,但好歹也算是一则大新闻吧。”

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大众向来三分钟热度,只要不回应旧的新闻,媒体无法继续炒作,加上新的新闻不断挤压,久了,人们自然就会遗忘旧闻。

但他们还没来得及召开记者会,就接到医院的通知,说陈李阿满病倒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称职的冲喜最新章节 | 称职的冲喜全文阅读 | 称职的冲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