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职的冲喜 第二十四章 作者 : 唐筠

在取得沃克的体谅之后,夏晴和陈承叡一起赶回南部探望陈李阿满。

见一向硬朗的阿满奶奶虚弱地躺在病床上,让人看了很不舍,再想到阿满奶奶是因为自己的绯闻病倒的,夏晴更是自责不已,她不住对着紧闭着双眼的阿满奶奶道歉,眼泪流个不停。

“都是我不好,奶奶本来那么健康,都是我害的……”

“你不要自责,奶奶会好起来的。”陈承叡安慰道。

“可是……奶奶还会相信我是清白的吗?”

“你本来就是清白的,整件事情是有人在搞鬼。”

夏晴也这样认为。“我知道,是不想让席斯顺利上位,所以故意搞臭大老板的名声,好让他在股东会上说话变得没有分量。”

“不是,搞鬼的另有其人。”

其实在夏晴和肯沃大老板的绯闻爆发之前,征信社先和他联系了,说已经盯住那个抹黑夏重恩的主谋者,没想到传来的照片里面竟然有金晶晶,甚至还有金晶晶和绯闻主笔记者一起吃饭的照片。

由于金晶晶是明星,起初他以为她只是和记者吃个饭,并没有多想,直到绯闻爆发出来,他才知道金晶晶和那个记者碰面的真正用意。

“除了别有居心的董事,我想不到还有谁会搞这种诡计。”夏晴一头雾水。

陈承叡觉得没啥好隐瞒,坦白说道:“金晶晶。”

“金晶晶?她为何那么做,大老板和她有什么仇,她为何要那样抹黑大老板?!”她突然有股冲动想把金晶晶抓来敲开脑袋,看她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那么做,总该有个理由吧!”

“她应该是嫉妒你。”

“心生嫉妒就可以这样伤害人吗?太可恶了!她知道她这么做,会害大老板和席斯失去肯沃集团的经营权吗?!”夏晴气极了,不自觉提高音量,但突然想到现在人是在阿满奶奶的病房里,她连忙闭上嘴。

“她的思想已经偏差了,气坏自己划不来,我们现在首要做的事情,就是要转移媒体的注意力,还有,得让奶奶快点好起来。”

“我去拜托医生,让他们用最好的药来医治奶奶。”

夏晴正想举步,手却突然被扯住,她以为是陈承叡拉住她,可是当她回头一看,居然是阿满奶奶,她激动得哭了,她连忙转身凑到病床旁,紧紧握着阿满奶奶的手,不断道歉,“奶奶,对不起,害您担心到生病……真的很对不起……”

“你真的觉得对不起我?”陈李阿满睨着她问道。

“真的!”怕阿满奶奶不相信,夏晴很用力地点头。

陈李阿满略略点头,表示相信了。“那么,我有一个要求,你愿不愿意照做?”

她本来就相信夏晴不是会随便和上司搞暧昧的女孩子,夏家家境不错,她也不需要被人包养,更何况她和承数还准备结婚,她更不相信自己的孙子会比不上一个年迈的老头子,刚刚听到他们的对话,她明白了事情真相。

“奶奶请说,您要我做什么,我一定照做。”

陈李阿满再度点头,唤来了孙子,“你过来。”见孙子来到病床边后,她又说:“把手伸出来。”

陈承叡照做了。

陈李阿满一手拉着夏晴的手,一手拉着孙子的手,然后把夏晴的手交到孙子的手中。“你们把婚礼办一办吧,你们结婚对我来说,就是一帖救命良药,我不想到死都还看不到你们的婚礼。”

“奶奶,您别胡说,您会没事的。”陈承叡生气了,他不想听奶奶哪种丧气又诅咒自己的话语。

“是啊,奶奶,您会长命百岁的。”

“唉……人老了,讲话都没人要听了。”陈李阿满开始唉声叹气,搞得陈承叡和夏晴都慌了。

“好,我们马上把婚礼办了。”反正他本来就要召开记者会公布喜讯,现在只是顺水推舟,没有任何压力。

“我……没意见。”夏晴现在当然以阿满奶奶的身体为首要考虑。

以为所作所为无人知晓又万无一失的金晶晶,在报纸披露夏晴和肯沃大老板的绯闻之后就驱车南下,准备在陈承叡和陈李阿满面前继续抹黑夏晴。

得知陈李阿满住院,她前往医院准备假关心一下。

到了医院门口,就遇到了夏晴和陈承叡准备离开,她连忙上前阻拦,劈头就骂夏晴,“闹出那么大的丑闻,你还好意思到这里来?!”

夏晴怒瞪着她,很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心态,能让人一再说谎,还做出这种伤害他人的举动。

“你闭嘴!”陈承叡冷声喝道。

“陈承叡,你都没看到新闻报导吗,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真的都不知道吗?还是你只是不愿意面对?”看陈承叡还护着夏晴,金晶晶恼了,说起话来更加口无遮拦。

本来在听完陈承叡说抹黑她爸爸,还有散播不实消息的人是金晶晶,夏晴就已经憋了一肚子气,现在又看到金晶晶那张嘴不断的搬弄是非,她整个火气沸腾到了顶点,她走上前,冷不防地赏了金晶晶一巴掌。

金晶晶楞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她气恨的快步上前,手一伸,用力扯住夏晴的头发。

“金晶晶,你快放手!”陈承叡连忙上前抓住金晶晶的手,要把她的手拉开。

“是她先惹我的,我今天一定要撕烂她这张伪善的假面具,让大家知道她有多不知羞耻!”

金晶晶话语刚落,人就被陈承叡狠狠扯开,这一扯,金晶晶脚步不稳,整个人跌坐在地。

本来陈承叡是不会对女人这么粗鲁的,但是他真的被金晶晶给惹火了,他气愤地骂道,“我原本以为你只是不懂事,没想到你的心肠那么恶毒,不只抹黑夏村长,还散布不实谣言给记者,你当真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吗?!”

金晶晶的脸上瞬间闪过心虚,但随即又道:“陈承叡,你不能污蔑我,我没做的事情,你不要想栽赃到我头上!”

“你真的没做吗?”

“我当然没做!”

“好,我就让你自己看清楚。”

陈承叡拿出手机,把征信社传给他的照片一一传送到金晶晶的手机里。

金晶晶听到手机的提示音,飞快拿出手机一看,神色猛地变得慌张,但她马上逼自己镇定下来。“这……不过是几张照片而已,我和谁见面犯法了吗?和谁吃饭又犯法了吗?”

“不用急着辩解,还有。”

陈承叡又传了几张照片给她,这次都是她给钱的照片,最后则是一个让她再也无法反驳的档案。

是她派去的那个人的录音,有他亲口承认受金晶晶指使,找人去向警方密告,说夏重恩收贿,然后又找人二十四小时跟踪夏晴,拍照之后交给金晶晶。

陈承叡蹲下身,怒瞪着金晶晶,冷冽的道:“我觉得我好像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你,你是我见过最恶毒、最可怕的女人!”

金晶晶慌了,急忙抓住他的臂膀,哭求道:“承叡,你原谅我吧,我会这么做都是因为太爱你了,我希望你能回到我身边,我都是为了你啊!”

“我早就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我也告诉过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陈承叡冷冷甩开她的手,愤然直起身。“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否则,后果自负!”丢下话,他牵着夏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金晶晶愤恨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但她也很清楚,她再也没有任何可以接近陈承叡的理由和机会了……

绯闻一出,沃克沉寂了一天之后,就向媒体发话了。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毁了好好一个女孩子的清白,他让席斯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心理准备,毕竟要过董事会那关确实不是容易。

席斯虽然年轻,但从小就接受继位的教养,在其他朋友谈恋爱、玩乐的时候,他都在埋头学习各种语言和经营管理,不用父亲多说,他自然明白要面对的是场硬仗,但他不会退缩,以后他要遭遇的困难可能更多,他会把这件事当做一种磨练。

沃克没有透过夏晴,而是亲自联络一名他认为公正、也算熟悉的记者,他把真相告诉对方,包括他自己的病情。

记者听了之后不免楞住了,随即询问,“这样的消息真的可以公布吗?”

肯沃管理者身体状况出了大问题,而且还是阿兹海默症,一种会让人逐渐变成痴呆的病症,对投资者来说是颗大炸弹,对肯沃集团的营运也是一颗大炸弹,消息一出,肯沃一定会马上面临经营危机。

“我知道这则新闻杀伤力太大,但是身为一个有良心的主管,不能为了自己,伤害忠心耿耿的部属,我相信我的儿子席斯继承了我的精髓,他肯定能带领肯沃集团再达另一个巅峰。”

“大老板是为了替您的特助洗刷冤屈吗?”

“没错,她本来就是清白的,我只是让社会大众知道实情。”

记者欣羡地道:“真羡慕您的特助能有您这样的老板。”

“是我拥有一个很好的特助,能得到一个即使被污蠛了,还能不出卖老板的员工,是我的荣幸。”

专访一出,着实动荡了整个肯沃集团,夏晴也吓到了,她飞奔到台北,进了大老板的办公室,他正端坐在沙发上,另一张沙发上还有个客人。

以前一直和大老板竞争董事长职位的另一个董事,如今正和大老板和平地坐在沙发上。

这画面很难得,因为夏晴知道那位董事与大老板的真正关系,她就是大老板的前妻,席斯的亲生母亲茱莉。

肯沃集团初创时,两人感情很好,但后来常因为理念不合而吵架,最后导致离婚收场,但是茱莉握有肯沃集团极大的股份,两人还时常得为了工作碰面。

看到她,夏晴心知不太妙,但她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反而听到了令她十分意想不到的消息——

“我会全力支持席斯上位,也不会让肯沃集团倒下,你就安心接受治疗吧。”

夏晴听了好感动,两人虽然因为理念不和而分开,却因为对方的生病而又言归于好,在对方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选择和对方站在同一阵线,这样的情感怎不教人动容,她原本悬在心上的担忧,现在都可以卸下了。

“夏晴,你急急忙忙赶来,是担心我和席斯吗?”沃克欣慰的笑问。

“是,但现在……”夏晴笑看着大老板,再看看茱莉,心情十分放松。“我好像可以功成身退了。”

“你不打算继续帮忙了吗?”茱莉问道,“若是因为绯闻,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聪明人都知道那个新闻一点真实性都没有。”

“不是,是因为下星期我就要结婚了,更何况如今有您在席斯身边,我相信他能学习到更多。”

沃克笑了笑,问道,“你要当医美集团老板娘了吗?”

“好像是那样。”老板娘这个称呼听起来还挺不习惯的,但她会慢慢适应。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称职的冲喜最新章节 | 称职的冲喜全文阅读 | 称职的冲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