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职的冲喜 第二十二章 作者 : 唐筠

为了替老公去去霉运,许春香在门口摆了个小火炉让老公过火,还煮了猪脚面线给老公吃。

“这几天辛苦你们了。”夏重恩吃完了面线,看着坐在身旁的家人说道:“承叡,要不是你找出了那个告密者,我的冤情可能没这么快洗刷,谢谢你。”

“我们是一家人,我只是做一个晚辈该做的事情,您不需要跟我道谢。”

人家都说多了女婿就是多了半个儿子,一点也不假,有个这么有才情的女婿,夏重恩真的很开心。

“你们早点把婚礼办了,让家里热闹热闹,也顺便转转运。”

“好。”陈承数很乖巧的应允。

“会下棋吗?”夏重恩问着,顺手从桌子底下拿出了棋盘和象棋。

“会。”

“那来下几盘吧。”

“好。”陈承叡笑道。

两人很快把象棋摆上,并且认真的对弈。

夏天则把姊姊拉到一旁,在她耳边低声说:“老爸很喜欢你老公。”

“是啊。”

“但你更喜欢你老公,对吧?”

夏晴斜睨着他,不解的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啊,只是好奇你们是怎么爱上对方的?”

男人会爱上夏晴不奇怪,因为她就是哪种很讨男人喜欢的女人,爱笑、不爱计较,有时候傻平乎的,但有时候又精明得谁都占不了她的便宜,但姊姊对感情向来少根筋,学生时期没谈过恋爱,每个想追她的男生到最后都变成她的哥们,所以不少人都在猜,夏晴最后到底会嫁给怎么样的男人。

“你是怎么喜欢上陈承叡的?”

这问题可把夏晴问住了,其实她自己也搞不太清楚,一开始她和陈承叡只是爱斗嘴,后来每次遇到他,她的心跳就会不太正常,然后发生了美样的内部事件,她才察觉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把他放在心上了。

“感情很奇妙,令人措手不及。”她只能如此注解。

当夏晴那样说的时候,夏天的脑袋里莫名其妙闪过刘云珂的脸庞,他突然像中邪似的双手直挥。“走开!走开!”

“你干么突然发神经,你这是在叫我走开吗?”夏晴皱眉瞅着弟弟。

“不是,我说蚊子。”夏天一脸尴尬的回道。

“鬼扯。”

“时间过得真快,你都要嫁人了。”夏天突然感叹。

“很快就换你了。”

“我?不,我还要多冲刺几年。”

以前夏晴也觉得要多玩几年,但人算不如天算,遇到了,就会一头栽进去。

“该来的还是会来,不用太抗拒。”

“这是过来人的建议吗?”夏天笑问。

“嗯,是啊。”夏晴看着认真对弈的准翁婿两人,笑着点点头。

陈宅又来了不速之客,已经很多年了,陈李阿满不曾再见过眼前这个虚伪的人,再见面,她只觉得那张脸一样令人厌恶。“你来做什么?”

“伯母,我是特地来探望您的。”金贵成讨好的道。

“我怎么会是你的伯母,还让你来探望我,我担当不起,如果你没别的事情,请你离开吧。”陈李阿满直接下了逐客令,随即又叫他等一下,转身进房间拿出了一迭钞票递给他。“这是还你的三千块,多的就当做是利息。”

“伯母,我知道自己那时候做得太无情,您能不能原谅我?”

陈李阿满冷冷的看着他。“不要尽说些客套话,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她不认为金贵成是特地来探望她,她反倒觉得他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其实我今天是为了两个孩子的事情来的。”

“承叡早就和你们家晶晶分手了,他们还能有什么事情能让你拿来做文章!”陈李阿满很不满的回道。

“其实晶晶一直没有忘记承叡,当年她出国求学,怕耽误了承叡,才会提出分手的。”金贵成厚颜的编织美丽的谎言。

若没有亲眼看见、亲耳听见,说不定她真的会被金贵成给骗了。“你不要再说这种谎话了,当年你和你女儿讲的话我都听见了。”

金贵成不明白她的意思。“伯母,您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误会?”

陈李阿满怒声斥喝,“不要再说谎了!当年你拿三千块羞辱我,后来你和你的宝贝女儿在路边说了什么你应该最清楚,我不揭穿,是不想让承叡受伤害,我以为你们至少有点良知,不会再打扰我们的生活,但很显然的,我又再一次错看你们父女了。”

金贵成这下子这总算明白为何陈李阿满会那么讨厌晶晶,也知道女儿和陈承叡复合无望了,但女儿的殷切期盼萦绕在他脑海里,让他不得不拉下脸。“以前确实是我们父女不对,希望伯母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一次,我们一定会改的,希望您可以给晶晶一次机会,她是真的很喜欢承叡,她还说,如果不是嫁给承叡,她宁可终生不嫁。”

正好回家的陈承叡在门外把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也终于明白奶奶为什么那么讨厌金晶晶,现在连他都对金贵成父女感到厌恶。

“不用了,我和金晶晶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他走进客厅,严正的道。

“承叡……”

“奶奶,您应该早点跟我说清楚的,这样我就不会老是惦记恩情而让自己一直委屈配合。”

“承叡,你听我说……”

陈承叡打断金贵成的话,“你不用再说了,我和令嫒是绝对不可能再在一起的,我的婚期已经订好,喜酒你们就不用来喝了。”这次他把话说绝了,彻底断了金家父女的念想。

婚礼日期一决定,姜秀玲就传了好多名师设计的婚纱照片给夏晴做参考。

看了那些美丽的照片,夏晴回传了一个哭脸给好友。

干么哭丧着脸?要当新娘子了,要笑脸才对啊。

我这身材,挤进那些婚纱能看吗?

趁着还有时间,努力减肥吧。

我腰围多了两寸,谈何容易。

拿出你工作时的干劲,肯定可以的。

旁人都比自己有信心,她再垂头丧气就真的说不过去了,于是夏晴要自己振作起来,传了个加油的贴图后,又传了一个讯息给好友——

好,我一定要努力铲肉,婚礼上非得美美登场不可。

其实这并非夏晴真正想减肥的原因,是她想起了金晶晶跟她说过的话,她想到陈承叡是医美集团执行长,不希望自己的存在对陈承叡只有减分没有加分,所以她才动了改变自己的想法。

下定决心后,她上网找了不少减肥食谱以及运动方法,其实最简单的就是找陈承叡,他是医美执行长,多的是方法可以让她变女神,但她想给他一个惊喜,并没有拜托他,不过她倒是想到自己身边就有个男神可以帮忙。

夏天是模特儿兼明星,最擅长的就是管理自己的身材。

她上三楼,进入夏天的运动区,这里放着各式各样的运动器材,夏天每天都会在这里待上几小时,今天也不例外。

他正在跑步机上跑步,太专心了,没听到她的脚步声,一直到她走到他身旁,他才察觉到她的存在。

“怎么了,找我有事?”夏天边跑边问。

“有事。”

“说吧,我在听。”

当明星就是这样,为了形象,连吃都非常小心谨慎,但是夏天不太忌口,他想吃啥就吃啥,尤其回家之后,每天面对想念已久的台湾美食,他根本控制不了,也不想控制,不过他吃完一定会多做运动消耗卡路里。

“夏天,你帮我减肥吧。”

“什么?!”夏天一楞,脚步不自觉停下来,差点从跑步机上跌下来,他连忙稳住身体,关了跑步机的开关。“干么突然吓人?”

“我哪有。”

“说要减肥就很吓人,一点都不像你会说的话。”

这是真的,夏晴工作时作息正常,其实不胖,可是回家后她日子过得太随兴了,才会长出肉来,不过她也从来不在意,基本上,这一点他们姊弟俩挺像的。

“我不是要结婚了吗,我想穿漂亮的礼服,自然得把我这三层肉给甩掉。”

“有谁嫌你胖了吗?”夏天皱起眉头,假装不悦的问道,言下之意就是他的准姊夫要是敢嫌弃他姊姊,他绝对马上让准姊夫降格为一般路人。

“没有,是我自己想减肥,我怕自己挤不进漂亮的礼服……你就帮帮我吧,至少让我在自己的婚礼上当一次女神。”

夏天拒绝不了她的要求,点头了。“可是照我的规划走,可能会很累,你确定你可以忍受?”

“可以!”她万能特助的名号可不是被叫假的,除了能力,毅力最多了。

于是夏晴开始接受夏天的魔鬼训练,每天至少运动两个小时,除/跑步消耗卡路里,还有局部雕塑,目的就是要让她的曲线变得紧实婀娜,而且为“给陈承叡一个惊喜,她只接他的电话,不和他碰面,免得被他提早发现她的改变。

只是训练才进行了三天,夏晴就接到一通紧急电话,直奔台北。

大老板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一个令她十分错愕而不能接受的事实。

她抵达大老板的住处,按了门铃,开门的是大老板,但是却不是她所熟悉的大老板,他怎么变得这么憔悴?

“大老板,您……”

“进屋再说。”

她进入屋内,发现大老板的儿子席斯也在场,他看见夏晴,对她点了个头,表情也是一样沉重。

“夏晴,我找你来,是有事情想请你帮忙。”一坐下,沃克就直接切入主题。

“大老板请说。”

“有个不幸的消息要先告诉你。”

好沉重的语气,听起来不太妙,夏晴怕自己一时接受不了,连忙喊停,她做了个深呼吸再深呼吸,才缓缓开口,“好了,请说。”

其实这个消息对沃克而言也相当沉重,但他不能不面对,他不希望因为自己使得肯沃集团陷入危机。

他生病了,必须要提早让儿子接班,但是为防止有心人士阻挠,甚至导致肯沃集团面临经营危机,他只能偷偷进行儿子的接班计划。

夏晴虽然只跟了他三年,却是他最得力也是深受他信赖的助理,所以他才会找上她。

“我得了阿兹海默症。”

夏晴的心真的差点停止跳动,她难以置信的望着大老板,想起多少人为了那种病痛而受苦,无论病人还是照顾者,都会身心倶疲,她当然知道人会有生老病死,但是她万万想不到,一直疼她如女儿的大老板竟然会得那种病。

怔楞后,眼泪开始在她眼眶里打转,但她怕大老板难过,努力把泪水逼回眼眶里。“我该怎么做?”

“回来帮帮我,我想让席斯提早进入管理阶层,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他步入正轨,我身边也需要一个守得住秘密的人,为了肯沃集团,我的病况不得让外界提早得知,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她当然懂,若外界渲染,肯沃集团必然陷入危机,一旦股价崩盘,会有不少人受到波及,但是接班计划不可能短期就完成,而她的婚礼就定在一个月后,她若回肯沃上班,婚礼势必受影响,也不可能去度蜜月,到时候肯定又是鸡飞狗跳,一想到这,她也不禁蹙起眉头。

“如果你有困难,我会再想其他办法。”

想到过去受了大老板许多恩惠,夏晴又怎么可能只顾虑到自己的事,所以她义无反顾地答应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称职的冲喜最新章节 | 称职的冲喜全文阅读 | 称职的冲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