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职的冲喜 第二十一章 作者 : 唐筠

【第九章】

一早,村长办公室挤满了人,两年前,村里有块地被建商收购,结果建商没有盖房子,反而把在其他地方盖房子挖起来的废土、废弃物都载到幸福村这块空地倾倒。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起初村民并未多加在意,毕竟空地本来就是人家的,人家要怎么处理是他们的事,外人无权过问。

幸福村原本很干净,但因为其他地区的废弃物逐渐累积,连带的把一些蛇类与蛇蛋带至幸福村。

夏重恩曾找地主谈过,也请环保署出面,但申诉的结果,是地主派了台挖土机,把地上的杂草树木全部挖光就当做处理过了,想当然耳,那块空地马上又长满了杂草。

这晚,住在空地旁的吴老爷爷在自家看电视的时候,竟然被入侵屋子的眼镜蛇给咬伤,命虽然保住了,可是吴老爷爷的伤口开始恶化,住院十天都不见好转。

吴老爷爷的儿女相当心急,来到村长办公室,希望夏重恩可以帮他们想办法,向地主提出抗议,并请求赔偿。

“我会再找地主谈谈,如果他仍不愿改善,我们就进行长期抗争,放心,我一定和村民站在同一阵线。”

夏重恩大家是信得过的,听到要长期抗争,有人就提议连署,希望藉由更多人的力量,逼地主好好处理这个严重的问题。

但是翌日,新闻却出现不利于夏重恩的报导,说夏重恩借着村长职务之便收取佣金,对建商倾倒废弃土、废弃物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看到这样不实的报导,夏晴气炸了,她马上打电话去电视台,严正驳斥,“我父亲根本没有收取佣金,你们最好为自己的不实报导道歉,并且报导真实的新闻,否则我们一定会提告!”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夏家陷入愁云惨雾中。

本来陈李阿满已经选定了下个月中让孙子和夏晴举行婚礼,但因为这件事,东承叡决定把婚礼延期。

而且他觉得这件事不单纯,发生得实在太突然,似乎有人故意搞鬼,他私下找了征信社调查地主,要查明真相。

至于夏重恩,他是有被冲击到,但还不至于丧志,他觉得自己行得正,不怕被抹黑。

“你们都不用着急,我们只要配合警方调查就可以,我相信事情总会水落石出。”

“这分明就是抹黑栽赃!”夏天也很火大。

他是最了解夏重恩的,从小到大,夏重恩把他这个没血缘关系的人当成亲生儿子,他不求任何回报,对待村民更是如同家人,说这样一个大好人会收取地主的佣金,危害自己的村民,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当务之急,就是要让政府拿出公权力,让地主把空地重整干净,还幸福村民一个干净安全的环境。”夏重恩说得铿锵有力。

“我们去抗议吧。”夏晴突然提议。

“抗议,这样好吗?”许春香有些担忧。

“如果我们一直安安静静的,会有更多人误解爸,倒不如我们动起来,我们只是拿牌子安静的坐着抗议,不会闹事。”

“抗议的话,人越多越好,我也去。”陈承叡马上附和。

夏家人也是他的家人,夏家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他当然力挺到底。

“你别去了,美样的负面新闻好不容易平息下来,你不要再挑起大众的记忆,抗议的事情让我们去就好。”夏晴劝阻道。

“我是夏家的女婿,夏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就算因为抗议又挑起人们的记忆我也不在乎,就像岳父说的,我们一向行得正,不用怕抹黑。”陈承叡相当坚持。

夏晴拗不过他,最后只能同意让他一起去抗议,但她也有条件,她要他全程都戴着口罩。

起先,抗议的人只有夏晴、夏天和陈承叡,后来魏家兄弟来了,而且还带来了一大票哥们,而后一些受过夏家恩惠的村民也加入了抗议的行列。

一群人坐在广场上,从一早待到下午,一个紧捱着一个,就像相依为命的亲人。

不过因为其中有不少老人家,夏晴担心老人家身体吃不消,劝大家先回家休息,尤其是陈李阿满。

“奶奶,您生病了,不要在这里折腾了,让承叡先载您回去休息吧。”

“我没病,身体硬朗得很。”

语气中气十足,看起来确实不像生病,她转头问陈承叡,“你不是说奶奶生病了?”

“那个……我们一决定要结婚,奶奶的病就好了,这应该是冲喜的效果。”陈承叡回答得很心虚。

看他表情怪怪的,夏晴就知道自己被骗了,她瞋了他一眼,不满的道:“敢骗我……解决这件事之后再跟你算帐。”

怕大家太热脱水,夏重恩让人送来了退火的椰子水,怕大家饿肚子会撑不住,许春香替大家准备了肉粽果腹。

政府单位前来关切,但仍旧是那一套官方说法,希望众人能快点解散,免得事情越闹越大。

村民们当然不愿意妥协,他们强烈要求政府拿出公权力,强制地主做土地整顿,还居民一个干净的环境,毕竟罚钱对于钱多的地主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就这样,他们又从下午撑到了晚上。

公务员都下班了,没人理会他们,又下了场大雨,众人成了落汤鸡。

“你们先回去吧,万一都生病了就不好了。”夏晴再度劝退众人。

但众人早就决定和夏家同进退,为了村子着想,只有团结一致,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后来媒体来采访,夏晴把始末都告诉记者,在报导的渲染下,更多网民加入声援,许多曾亲身体验过同样困扰的人也纷纷跳出来。

翌日,终于有人来跟他们谈了。

“我们会要求地主整顿,直到达到各位的要求。”

“万一他们又以同样的方式草草了事,问题仍旧无法解决,到时该怎么办?”夏晴质问道。

“我们会派员盯着他们进行整顿,若只是草草了事,就连续开罚直到整顿完整为止。”

平常懒散又不是很积极的夏晴,每次遇到问题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讲起话来铿锵有力、有条不紊,就像是一个干练的女强人,看着她和政府官员应对,陈承叡不由得入迷了。

“我姊很漂亮吧?”夏天发现陈承叡看呆了,好笑的道。

“认真的女人最美丽。”

“所以你就用计把我姊骗到手了?”

陈承叡转头看他,尴尬的装傻。“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阿满奶奶生病了,不是吗?”夏天听到夏晴和陈承叡的对话,约略猜到是怎么一回事。

陈承叡知道谎言被看穿了,也不辩解,就只是笑看着站在阳光蟣uo晌史⒐獾呐恕

夏天看他这么专注的望着姊姊,决定饶过他。

感情事就是这样,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如果姊姊本人不介意被骗,旁人又有何资格多说什么,至少可以相信有个人会好好疼惜姊姊,那样就好。

两人因为讨论得很小声,所以夏晴并没有听到,但也是因为她太认真和政府宫员应对。

终于取得了政府官员确实的回应,夏晴用力拍了下手,把众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她身上,她大声说道:“承办人员保证会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地主重整空地,他们也会派员监督,我们就先暂停静坐抗议,若是地主仍旧不愿意正视这个问题,我们再发动第二波抗议。”

听完夏晴的报告,大家才纷纷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尘,各自回家去了。

人都走了以后,夏晴一手挽住陈承叡,一手挽着夏天,非常认真的说道:“谢谢你们。”

“我们只是静坐,什么也没做。”陈承叡如是说道。

“你们是我最强力的后盾。”夏晴感动的笑道。

这次静坐抗议,坐在她身旁、和她一起面对问题的人,就是她最好的战友。

“走,我们回去把好消息告诉爸妈。”

两个男人顺从跟上。

有时候,爱一个人,就是放手让她去做想做的事情,陈承叡和夏天都很爱夏晴,他们愿意做她的后盾,让她无后顾之忧的勇往直前。

放不实风声给媒体记者的主谋是金晶晶,因为她在幸福村时无意中听到阿秋伯母跟陈李阿满讨论过这件事。

她想打击夏晴,想阻止夏晴嫁给陈承叡,但上次整夏晴失败,她一时想不到其他方法,就把主意动到夏家人头上,夏家人感情很好,若是遇到问题,孝顺的夏晴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果然,陈承叡把婚礼往后延了。

“小姐,还要继续盯着幸福村吗?”

“当然要,好好盯着,但千万不要露出破绽,就算被发现了,也不能把我扯出来,明白吗?”

她除了找了人去告密,说夏重恩收佣金,还派她爸雇来暗中保护她的保镳去盯着幸福村的一举一动。

事情虽然顺利,但她还是不开心,那就是她知道那个金发帅哥的身分了,国际巨星Hero,那样的大人物竟然是夏晴的弟弟,一听到这消息,她差点晕过去。

先是陈承叡,后是夏天,一想到夏晴的好运道,她就满心怨恨。

“夏晴到底何德何能,什么好康的都让她遇到了!”

这边气急败坏地想方设法要整夏晴,要破坏夏晴和陈承叡的婚事,另一边陈承敷也收到了征信社的调查报告,征信社派员日夜监视夏家附近,猜想告密者肯定会随时注意夏家动静,所以守株待兔,结果真让他们逮到金晶晶派来的保镳。

陈承叡将那人带到附近一座人烟罕至的桥下,逼问之下,才知道是他找人去告密的,当下,他狠狠赏了对方一拳。“这是替我准岳父打的。”

一个老好人,从年轻到老都在做善事,却被这样抹黑,如果警方调查不实,若是洗刷不了冤情,一个老好人的名誉就会尽扫落地,他不能忍受自己重视的人被这般对待。

“说!是谁让你那么做的?”

“是我自己。”金晶晶答应过要给他一大笔钱,并交代如果被发现,他必须扛起所有责任。

话语方落,陈承叡又赏了对方一拳。

“别打了……”下巴脱臼了,痛得他想哭。

“那你就说实话,到底是谁让你那么做的!”陈承叡压根不相信对方的说词,对方那飘忽不定的眼神,一看就知道是被指使的。

“真的是我自己。”

人做事情总是有目的的,有的人为了名,有的人为了利,陈承叡猜对方应该是被金钱诱惑,他决定用同样的方式引对方上钩。“不管那个人给你多少钱,我都加倍,只要你出面证明夏村长是清白的,马上就能拿到钱。”

没有人会嫌钱多,这人一听,不由得心动了,反正横竖都要背黑锅,能多赚一点更好,于是他很快的就做出决定。“好,我可以替夏村长作证。”

这当然只是陈承叡的一个计策,他先以金钱诱惑对方解除夏重恩的困境,但真正的用意是要找出幕后主使者,眼前这个跑腿的为了钱可以做任何事,所以他相信,为了钱,他必然还会跟主使者搭上线,他等的无非就是那个逮到元凶的机会。

隔了几天,地主不情不愿的前来整地了,动土的时候蛇鼠乱窜,吓坏了不少居民,大家怕蛇会窜逃到自己住家附近藏起来,所以在挖土机整地的时候,一个个拿着棍子准备打蛇。

庆幸的是,这一次挖土机真的很勤快的把每一寸地都用力辗平,看着那原本杂乱无章的废土堆现在变成了一片平坦的土地,大家心情也跟着变得很开朗。

夏重恩这边也有好消息,警方来到夏家,表示有人去警局自首,说是他鬼迷心窍被陌生人收买,才会诬告夏重恩,而警方经过调查,确定夏重恩和地主没有交集,也排除了夏重恩收贿的可能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称职的冲喜最新章节 | 称职的冲喜全文阅读 | 称职的冲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