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门好亲事 > 第六章

医门好亲事 第六章 作者 : 春野樱

    聂平远听着,若有所思,沉默不语,须臾,他回过神看着她,“药给我。”

    “喔。”她赶紧把祖传的去瘀药交到他手上。

    聂平远将药倒在一抹方巾上,然后一手端起穆希恩的脸,“味道有点呛,抹上去时也有点热,忍着点。”说完,他将蘸了药的方巾轻轻按在她的瘀青处,然后缓缓的、小心的轻推。

    迎着他专注的眸光,她严重的心悸着。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他的眼睛,闻不到呛鼻的药味,也感觉不到热。

    她以为他看不起她的出身,厌恶她,可如果真是那样,他为何又对她这么温柔?

    意识到她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聂平远微微一顿,板起脸孔,“看什么?”

    “你今天这么温柔,肯定是良心发现了吧?呵!”说着,她自顾自的傻笑。

    他眉心一锁,突然用力的朝她的瘀青处压下去。

    “啊!”她惨叫一声,眼泪蹦了出来,气恼地道:“你干么?!”

    聂平远将药塞到她手里,“自己弄,我没良心。”说罢,他起身走了出去。

    一旁的聂平莘看着,忍不住掩嘴笑着。

    “妳还笑?疼死我了……”穆希恩眼尾绽着泪花,瞪着她。

    “大家都说嫂嫂跟大哥的感情不睦,但我看来还不坏呀。”她说。

    “哪里不坏?”穆希恩气呼呼地道:“妳没看他刚才怎么欺负我?”

    “我倒觉得这是一种情趣。”聂平莘说。

    “才不是!”穆希恩虽不以为然,胸口却无端的一热。

    经过两天,穆希恩脸上的瘀青虽已褪去,但还是有点肿。一早,他们来到千寿阁向聂老太爷请安问好。

    请安完毕,聂平远一如往常的出门去了,穆希恩便到碧竹苑串门子。近午,她离开碧竹苑返回三雅苑,竟碰见了四平。

    四平是聂平远的贴身小厮,他在府里,那表示聂平远也在。

    她十分兴奋的上前,“四平,少爷回府了?”

    四平看着她,支支吾吾,一脸不安,“回少奶奶的话,那个少爷他、他……”

    看他支吾其词,吞吞吐吐,穆希恩直觉有异,“怎了?说话吞吞吐吐的,少爷回府就回府,你怎么……少爷在三雅苑?”

    四平摇摇头,“不,没有……”

    “那他在哪里?”她问。

    “少爷在沐春厅。”四平怯怯的回答。

    “少爷有交代我帮忙招待客人什么的吗?”她问。

    四平猛摇头,“不不不,少爷说千万别让少奶奶发现……啊?”察觉自己说溜了嘴,一脸忐忑。

    “千万别让我知道?”她眉心一拧。

    这是什么意思?聂平远怕她失礼、怕她丢脸,所以不想让她知道他有客人吗?

    沐春厅是聂府三个待客厅堂的其中一个,离聂府大门较近,一般接待的都是不会久留或是交情较浅的客人。可若只是一般的客人,聂平远为何慎重到怕她出现会丢了他的脸?难道说,她连招待一般客人的资格都没有?

    忖着,她实在觉得恼火。

    但既然聂平远交代了四平,她也不好让四平难做,甚至惹来一顿责骂,于是她闷闷不乐的回到了三雅苑。

    中午,金大娘帮她弄来午膳,可她全摆着,没有胃口。

    看她尝一口都不曾,金大娘关心的问道:“少奶奶,怎么都不吃?”

    她平时胃口好,吃得又多,突然一口饭都不吃,奉聂老太爷之命来“看照”着他们的金大娘难免担心。

    “我没胃口,也不觉得饿。”她有气无力地说。

    “没胃口?”金大娘微顿,不知想起什么的瞪大眼睛,兴奋地说:“少奶奶,妳该不是有了吧?”

    “有什么?”她一愣。

    “有喜呀!”金大娘说。

    她翻了一个大白眼,“金大娘,妳别闹了,我肚子里什么都有,就是没小孩。”

    金大娘有些许失望,不自觉的盯着她的肚子,“还是没动静吗?”

    “当然,我们……”她话到嘴边,及时打住。

    知道他们没圆房,聂老太爷就派了个金大娘到三雅苑来盯着他们,要是知道他们即使同床也还是没发生什么事,聂老太爷搞不好要亲自来坐镇监看了。

    不不不,这事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话锋一转,她问:“金大娘,少爷今天要宴客,妳知道吗?”

    金大娘点头,“知道,客人已经来了。”

    她一怔。连金大娘都知道聂平远今天要招待客人,可她却被刻意瞒着?她这个少奶奶真是够可悲的。

    想着,她越来越生气,三天前她挨拳时,还以为自己在他心里多少有点分量,可现在看来,她什么都不是。

    “金大娘,妳知道是什么客人吗?”

    “听说是京城来的。”金大娘一脸爱莫能助,“详情如何,我也不清楚。”

    “是吗?”

    哼,京城来的客人就比较高贵吗?高贵到她这个聂家少奶奶连露脸的资格都没有?好个聂平远,他真的很懂得怎么贬低人、践踏人,羞辱人。

    好!他怕她丢他的脸,她就偏要丢他的脸。

    她现在就去沐春厅见客,杀他个措手不及!

    打定主意,她起身离开三雅苑,快步的朝沐春厅而去。

    刚靠近沐春厅,四平拦住她的去路。“少奶奶,妳要去哪儿?”

    “沐春厅。”她说。

    “少奶奶,少爷吩咐过了,千万不能让妳去沐春厅。”他嗫嚅的道。

    “什……”想不到他还派四平在这儿预防万一?她就真的这么出不了厅堂?

    想着,她恼了。脸一沉,“你别拦我。”

    “小的也是听命行事,还请少奶奶别……”

    四平话未说完,她已经掠过他身侧,快步朝沐春厅移动,四平追在后面,不敢伸手抓她,急得满脸涨红,汗水直下。

    来到厅门前,正要跨进沐春厅,突然有个男子冲了出来,穆希恩差点跟他撞个正着,因此也看见了男子的脸。她一愣,只因男子竟是三天前打了她一拳的宝成号二少林万全。

    林万全脸上冷汗直冒,神情慌张而痛苦,看见她,他愣了一下,“妳、妳……”他认出她来,可什么话都没说便冲了出去。

    他的随从紧跟在他身后,捏着鼻子,也是一脸惊惶失措。

    她正满腹疑窦,就看见聂平远一派轻松悠闲的从沐春厅走出来,看见她在门外,他先是微怔,然后勾唇一笑。

    “妳来得不早也不迟。”他说。

    她立刻上前,好奇的问:“他就是你说的客人?”

    “正是。”他点头,“我前天在酒楼遇见他,跟他聊了一会儿,他知道我是万济堂的聂平远,便说要跟我交个朋友,他盛意拳拳,我怎好拒绝?所以就邀他到府里吃顿便饭。”

    穆希恩脑袋里的疑惑越来越多。

    聂平远知道对方是林万全,为何还要宴请他?以他的脾气跟水平,又怎么肯结识林万全这样的人?

    “他既然是来吃便饭的,怎么急急忙忙的走了?”她狐疑地道:“而且他身上好像有股怪味。”

    他唇角一扬,得意的笑了。

    “是屎。”他说,“我在他的盅里下了足量的泻药,包他没在茅坑上蹲个三天离不开。”

    闻言,她呆住。

    这一瞬间,她明白了,透澈了。原来这就是他不让她出现在沐春厅的主因啊!

    当日,林万全不知道她是聂家的媳妇、聂平远的妻子,要是她现身在宴上,林万全见到了她,定会对聂平远起防备。

    原来聂平远搅和了这一局,全是为了替她出气?

    想到林万全刚才那狼狈的样子,她忍俊不住的笑了。

    “哈哈哈!”她笑得激动,还动手猛拍着他的胸口。

    聂平远微微皱起眉头,低声地道:“行了,注意妳的形象。”

    她微顿,迎上他那认真的眼神,稍稍收敛,可还是藏不住满心的欢喜。其实,让她如此欢喜的不全是因为林万全得到报应,而是聂平远竟为她大费周章的摆了这桌鸿门宴。

    冲着他今天为她做的,她可以忘了他之前对她的坏。

    “谢谢你为了我这么做。”她凝视着他,衷心感激。

    “为了妳?”聂平远挑挑眉,语气不以为然地道:“妳搞错了,我不是为了妳。”

    “咦?”她怔住,两只眼睛惊讶的望着他。

    不是为了她吗?那他干么没事摆这桌饭,还在林万全的盅里下药?

    “我只是很不高兴。”他说。

    “不高兴……”她吶吶地道:“什么?”

    “打狗也要看主人。”他说完,旋身走开。

    这时,穆希恩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被他摆了一道,气得在他身后大骂,“谁是你的狗啊?!混蛋!”

    背着她走去的聂平远,唇角微微的上扬,笑意里夹带着一丝柔情。

    “聂平远,我要是狗!你是什么?笨蛋!”

    她旁若无人的对着他大叫,下人们都露出了尴尬又不知所措的表情,然后纷纷走避。

    聂平远一点都不觉生气或愠恼,相反地,她那不同于一般女子的泼辣劲儿跟大剌剌的个性,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说他让她想起了一个人,而她,有时也教他想起一个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门好亲事最新章节 | 医门好亲事全文阅读 | 医门好亲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