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门好亲事 > 第五章

医门好亲事 第五章 作者 : 春野樱

    被他这么盯着,她微愣,“干么这样看我?”

    “妳……”他越想越觉得不可能,甩甩头,甩脱那可笑的念头。

    “你就当放自己一天假,在三雅苑好好歇息吧。”她说,“若你觉得我碍眼,我可以到碧竹苑找我娘。”

    他微怔,她以为他不论如何都要去万济堂,是因为不想在府里面对她?他蹙眉苦笑一记,“妳觉得自己那么面目可憎?”

    她挑挑眉,不以为然地道:“当然不是,大家都说我人见人爱,还说再难搞的人,我都能搞定。”

    这可不是她自夸,从前在癌症病房,那些因为病魔折腾、施行化疗导致身体不适而发脾气的病人,大家都交给她处理,因为病人到了她手上,个个都会乖乖的吃药打针,没有一个跟她讨价还价。

    她印象最深刻的病人是个三十三岁企业家邹宇宁,超级工作狂的他被发现罹癌时已是三期末了,癌细胞已经蔓延到他的脊髓,让他非常的痛苦。可他在医院接受化疗时,却还以网络视讯遥控着公司的运作,几度还跟医生吵着要出院。

    他像是不怕死似的,整个心思都在工作上。她从没见过像他那么勇敢又镇定的癌症病人,尽管医生给他的报告再糟糕,再令人绝望,他也彷佛是在听着别人的诊断报告般。

    他的脾气又急又硬,所有的护理人员都不合他心意,不是被他轰出去,就是根本管不了他吃药打针。总之他是个工作至上、生命其次,完全不肯乖乖配合的病人,凡事只依着他的心情跟步调。

    最后,主治医生派她专责看顾他,她对他从来不讨好央求,反倒是常常跟他唱反调,甚至像教训孩子般的对他,他脾气拗,我行我素,可她却总能治他。

    她从不管他肯不肯,要不要,他该打针的时候就帮他打针,该吃药的时候就喂他吃药,她总告诉他—你对公司来说很重要,但也没你以为的那么重要,等你挂了,他们自然能找到顶替你的人。

    他很讨厌她这么对他说话,可又服她,他们的相处总是剑拔弩张,却又有着莫名的默契跟共识。

    只是很不幸地,最后他还是敌不过癌症摧残,在经过十一个月的治疗后离开人世了。

    在癌症病房,她看多了死别,可想起初进院时的他意气风发,死前却骨瘦如柴,她忍不住痛哭失声。那是她从事护理工作以来,最失控的一次。

    尤其在那之后,她在他枕头底下发现一张写着“如果能再活一回,只想跟妳在一起”的字条。

    字条上的字歪歪扭扭,一看便知道是他在虚弱时写下的,虽然没署名,但不论谁看了都知道他指的是她。之后,没人敢在她面前提起他的名字,只怕她伤心。

    虽已是过去的事了,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心痛……

    看着她眼眶突然湿了,他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她。“妳干么?”

    她飞快的抹去眼角的泪,“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什么人?”他微顿。

    他是男人,她想起的应当也是个男人……她想起了什么男人?那男人跟她又是什么关系?

    “你不认识他,也永远不会有跟他碰面的一天。”她说。

    “为什么?”

    “因为他已经死了。”

    “什……”他眉心一拧,不悦地道:“又触我楣头?”

    “他跟你一样,不听话,所以死了。”她用央求的眼神定定的望着他,“你今天在府里歇一天,行吗?”

    她那殷切的神情以及如泣如诉的恳求令他的心头一撼,坚定的意志竟动摇了。

    拗不过她,他懊恼地道:“行了,我知道了,可妳……”他指着她鼻子,“不准给我掉眼泪,不然我现在立刻就走。”

    她收住泪水,点点头,咧开嘴笑了。

    这日,穆希恩跟聂平远的异母妹妹聂平莘去挑几块缝制新衣的布疋,挑完了布疋,两人顺路到附近的茶楼品茗吃点心。

    穆希恩年长聂平莘三岁,两人挺有话聊。从聂平莘那儿,她听说了很多聂平远从前的事,可听着听着,她总觉得聂平莘讲的是一个她从不认识的陌生人。

    因为,她所接触、所知道的聂平远完全不是聂平莘所说的那样。

    不过,人都是会变的,这倒也不奇怪—虽说他前后判若两人。

    看时间差不多了,聂平莘便要两人的丫鬟珠玉跟春心到附近的糕饼铺子买她娘爱吃的杏仁糕。

    珠玉跟春心离开后,她便唤来伙计买单,这时却突然出现一个身穿蓝衣的年轻男子,看他身上的缎子并非寻常的东西,想必是个富家少爷。

    “两位姑娘,妳们的单,在下买,妳们先别急着走,跟在下及我的兄弟多聊两句。”

    他说着的同时,她们注意到他身后还有一名男子,他打正发走伙计,上前一步。

    “两位姑娘,在下林万全,是京城宝成号的二少爷,妳们应该听过宝成号吧?”他问。

    “没听过。”穆希恩老实的说。她确实是没听过什么宝成号。

    一旁的聂平莘轻拉她一下,在她耳边说道:“宝成号是京城的粮商,是有点名气。”

    “喔。”穆希恩不以为然,挑眉一笑。

    宝成号有名,万济堂在天祈城也很出名啊,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她不想太骄傲,便也没将万济堂的名号说出来。

    “我们走吧。”穆希恩不想理会这种四处游玩,自以为风流潇洒的纨裤子弟,拉着聂平莘就要走。

    两人挡去她们的路,死皮赖脸地道:“何必这么装模作样?两个姑娘上茶楼来,不就为了招蜂引蝶?”

    聂平莘一听,气急败坏地道:“你说我们招蜂引蝶?你、你是哪只眼睛看见了?”

    穆希恩心想她们一个是聂家的媳妇,一个是聂家的女儿,在这儿闹出事来,对聂家肯定不是好事,便拉着聂平莘,低声地道:“算了,别理会他们便是。”说着,她们又要走。

    可不管她们往哪边闪,林万全就挡着她们,不让她们离开。

    穆希恩恼了,“你们到底想怎样?”

    “妳们陪咱兄弟俩喝两杯茶,我自然就放妳们走。”

    “你当我们是什么?陪你喝茶?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聂平莘年轻气盛,一劲的泼辣。

    “妳说什么?”林万全听她如此羞辱自己的容貌,顿时火冒三丈。

    聂平莘见自己踩了他的痛脚,忍不住得意地道:“我说你长得猴头老鼠脸,丑不拉叽,想学人风流,重新投胎吧你!”

    聂平莘羞辱起人来毫不留情面,当着众人的面,林万全的颜面全让她卸了。

    他恼羞成怒,竟然对着聂平莘出拳。

    看着那拳头挥向聂平莘,穆希恩想都不想的上前去挡。

    砰的一声,那拳头硬生生的落在她脸上,她眼前一黑,在聂平莘的尖叫声中失去了意识—

    “唉唷……”穆希恩疼得呻吟,在痛楚中慢慢的恢复了意识。

    睁开眼,她看见聂平远坐在床沿,两只眼睛定定的看着她,她愣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咦?”她记得她跟聂平莘在茶楼遇到无赖,然后聂平莘激怒了他,那人要揍聂平莘,她便以肉身护之,然后……她怎么会躺在这里?

    “咦什么?”聂平远神情略带懊恼地道:“早知道妳会惹祸。”

    “惹祸?不,我只是—”

    她想解释说明,他却打断了她,“妳的猫爪功这么厉害,怎么没拿来对付那个混蛋?”

    她微顿,他知道她为何受伤了?那他不是应该好好感谢她救了他妹妹吗?为何听起来像是在损她?

    喔对,他一定是觉得她丢他的脸。堂堂一个聂家媳妇,竟然在未有随从的状况下在外面抛头露脸,而且还因为跟男人起冲突而挨揍。

    虽说她已经穿越到此快一年了,可有时脑袋还是转不过来,老忘了自己已经是古代人,而且还是大户人家的媳妇。

    “我……”她自觉理亏,正想道歉,他却打断了她的话。

    “妳很勇敢。”聂平远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她愣住,愣愣的看着他。他夸她……勇敢?

    “我知道妳是为了保护平莘才挨了拳头。”他说:“妳很勇敢。”

    突然被他夸奖,教她受宠若惊,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如何响应。

    她惊疑的望着他,嗫嚅地道:“你没生气吗?”

    他挑挑眉,“我是那么是非不分的人吗?”

    “可是我……”

    她正要说话,聂平莘进来了,手里拿了聂家祖传的去瘀药。

    “嫂嫂,妳醒啦?”聂平莘飞快的跑过来,眼底满是感激地道:“嫂嫂,真是对不住,让妳受罪了。”

    穆希恩蹙眉一笑,“别那么说,我当妳是妹妹呀,妹妹被欺负,姊姊怎能坐视不理?”

    聂平莘听着,感动得眼眶都红了。

    聂平远看着她,叨念了两句,“不是早跟妳说过,嘴巴别那么尖酸刻薄吗?瞧,这会儿可出事了。”

    “大哥,”聂平莘一脸无辜,“你不知道那个林万全有多可恶,他还羞辱我跟嫂嫂,说我们在茶楼招蜂引蝶,我是一时气不过才骂他的。”

    “林万全?”聂平远眉心微微一拧。

    “嗯。”她点头,“他说他是京城宝成号的二少爷。”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门好亲事最新章节 | 医门好亲事全文阅读 | 医门好亲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