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门好亲事 > 第七章

医门好亲事 第七章 作者 : 春野樱

    【第三章】

    少奶奶当众骂少爷这事,很快便传到碧竹苑去,成了大家闲话家常时的有趣话题。穆希恩余怒未消,可大家都笑了。

    “嫂嫂,我看大哥许是喜欢妳,才会这么捉弄妳的。”聂平莘笑说。

    “可不是吗?”常跟着她去碧竹苑搅和的金大娘也搭腔着,“我在三雅苑的这些日子,倒觉得少爷对少奶奶很特别呀。”

    “哪里特别?”她不以为然的翻翻白眼,吃了一口核桃酥,“是特别的坏吗?”

    听着,周氏呵呵笑着,“希恩,二娘也觉得平远对妳很是不同。”

    穆希恩皱起眉头,羞恼地说:“二娘,连您也要笑话我?”

    “绝对不是。”周氏笑道:“平远是个将公事看得比私事还重要的人,他可以为了公事废寝忘食,却从来不会为了私事费心,时间对他来说十分宝贵,他会花心思及时间去对付林万全,便是因为他对妳被打之事很在意。”

    “可不是吗?”聂平莘故作吃味状,“那天被打的如果是我,也许大哥就不会这么修理林万全了。”

    穆希恩看着她,眼底满是宠爱,“放心,如果妳被打,我一定替妳讨回来。”

    聂平莘听了立刻勾着她的手,将头贴在她肩头撒娇,像只猫儿似的,“就知道嫂嫂疼我。”

    看着她们姑嫂两人如此情深,大伙儿都笑了。

    这时,陈氏语重心长地道:“希恩,看来平远也是个长情之人,妳可得好好伺候着他。”

    她微怔,一脸迷惑地说:“伺候?怎么个伺候法?”

    难道要她给他脱衣卸履,抹脸擦脚,还得喂他吃饭喝水吗?

    “妳这孩子是真傻还是装胡涂?”周氏蹙眉一笑,语意深长地道:“当然是事事伺候,就连床笫之间也要好生服侍着呀。”

    穆希恩一听,耳朵一热,脸一红,“娘、二娘,您们在说什么?”

    “害什么臊?这儿又没外人。”周氏说。

    穆希恩看了看四周,确实,这里全是一些熟面孔,而且她们平时聚在一起时都是荤素不忌的。

    突然,她看见了未满十七的聂平莘,“平莘还是个孩子呢!”

    周氏噗哧的一笑,“平莘都能嫁人了,还是个孩子吗?”

    对喔,她现在所处的年代,十六岁的姑娘大多已经当娘了呢。就算是在她来的那个世纪,十六岁的女孩也懂得很多事了。

    “已经有两户人家来提过亲,老太爷还在琢磨着。”周氏说:“过了这个年,估计着就要把平莘嫁出门了。”

    闻言,穆希恩一怔,下意识的看着聂平莘。

    聂平莘快满十七了,迟早都要出嫁,但她觉得十分不舍,因为她真把聂平莘当妹妹了。

    “嫂嫂是不是舍不得我?”冰雪聪明的聂平莘望着她笑。

    她点点头。

    “那好,我不嫁,大哥跟嫂嫂养我一辈子好了。”聂平莘俏皮可爱的往她怀里蹭。

    “胡说什么?真是……”周氏笑斥着她,却是爱怜宠溺。

    聂青云跟其妻郑氏前后虽相隔十年过世,忌日却很巧的在同一天,因此每年到了这个日子,聂平远就会领着周氏跟聂平莘到般若寺去为他们祈求冥福。

    今年,他有了新妻子及岳母,自然也将她们带上。

    一行人到了般若寺,在住持的协助下为先人念经祈福,焚香祭拜。事毕,他们在住持的目送下离开般若寺,准备搭乘马车踏上归途。

    正要上车,突然有个女子从旁边窜了出来—

    “平远,留步!”

    聂平远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美艳女子,虽然她穿着朴素衣裙,却有张姣美艳丽的脸庞,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狐媚气息。

    “沈雨燕,”这时,聂平莘十分生气地道:“妳想做什么?”

    聂平莘十分讨厌沈雨燕。沈雨燕进聂家门时,她还很小,可不知是气场不对还是八字不合,她就是讨厌她,后来沈雨燕与人私通被逐出聂家大门,她暗地里还觉得欢喜。

    自被逐出聂家后,他们已经三年没见到她了,她现在突然出现肯定没好事。

    听见聂平莘喊出这女人的名字,穆希恩便知道眼前的美艳女子就是当年与人私通而被逐出聂家的沈雨燕,也就是聂平远的前妻。

    不知怎地,她的心揪了一下,有种不舒坦的感觉。

    她下意识看着聂平远,他脸上没有半点情绪,只是冷冷淡淡的看着沈雨燕,彷佛她是陌生人般。

    也是,她当年与人私通被逐出家门,就算这不伤聂平远的心,肯定也伤了他的自尊心。

    但因为他脸上没表情,穆希恩反倒有了各种想象及臆测。对于这个前妻,他有着什么样的感觉呢?若他对她还有感觉,那么,其中夹带着“感情”吗?

    “平、平远,”沈雨燕站在他的面前,微微屈着身子,十分卑微可怜的模样,“我知道今天是爹娘的祭日,你一定会来,所以……”

    “谁是妳爹娘?”聂平莘气呼呼地道:“妳已经不是聂家人!”

    “平莘,”周氏拉了她一下,“别出头,让妳大哥说话。”

    聂平莘心有不甘的狠狠瞪了沈雨燕一眼,然后看着聂平远,“大哥,别理她。”

    聂平远神情平静,脸上波澜不兴,“有事吗?”

    “平远,我、我现在无处可去了。”沈雨燕说着,眼眶已泛泪。

    聂平远淡淡地道:“是吗?那个男人呢?”

    “他骗走了我的钱,已经跑了,我、我回不了娘家,真的走投无路了……”说着,她声泪俱下,难以言语。

    这时,聂平莘哈哈大笑,“真是罪有应得,大快人心。”

    聂平远瞥了聂平莘一记,示意她别再说话。聂平莘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聂平远了。不过,她小时候并不觉得聂平远可怕,是直到这三年来才开始敬畏他。

    “妳想怎样?要钱过日子?”他闲闲的问。

    “不是的,我只是希望能回聂府。”沈雨燕说着,瞥了穆希恩一记,怯怯地说:“我知道你已经再娶,我也没有那胆大妄为的念头,只是想在聂府谋个事,求个温饱。”

    “妳是说……”他微微拧起眉心。

    “我什么活儿都能做,求你收留我吧。”沈雨燕说完,膝盖一软便跪了下去,然后哭了起来。

    见她这样,穆希恩倒有点同情她。

    在古代,与人私通的女子,惨一点的可是要浸猪笼,或许是聂家仁厚,也或许是天祈城是繁荣的大城,而非封建保守的乡下,又或者在这个朝代通奸罪不至死,总之沈雨燕是保住了性命。

    不过私通毕竟不名誉,娘家断不可能收留她,被男人骗财骗色又一无所有,看来她除了沦落风尘或是长伴青灯古佛,再无别的路可走。

    “收?不收?”突然,聂平远转头看着穆希恩。

    她愣住,“什……”

    “我总得尊重一下妳的意愿。”他淡淡的说。

    他若无意,大可直截了当的拒绝沈雨燕,自己拿不定主意还问她,说什么尊重不尊重。

    他拿不了主意,若不是因为宅心仁厚,便是因为对前妻还有余情吧?忖着,她突然觉得懊恼。

    “收不收,那是你的事。”她故作无所谓、不在乎地道:“你决定就好。”

    看她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原本一直没表情的聂平远瞬间露出了不悦的神情。

    “是吗?”他勾唇一笑,“那就收吧!”

    聂平远收留沈雨燕的事,在聂府掀起了不小的风浪,聂老太爷知道了,还将他叫去详问了一番。

    聂平远说聂府不差多一个“下人”吃饭,收留她只是念旧,希望聂老太爷尊重他的决定,别教他变成说话不算数、出尔反尔的人。

    聂老太爷心想他应有分寸,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就这样,沈雨燕被收进了聂府,编派到刘嬷嬷手底下,负责一些整理清扫的工作。

    聂府的仆婢们都知道沈雨燕是个什么样的人,加上她当初还是少奶奶时总是颐指气使,严待下人,因此此次回来,大家都不喜欢她,甚至排斥她。

    不过沈雨燕却不在乎,尽管大家都不给她好脸色看,她还是自在的过着她的日子。

    穆希恩经常在府中看见沈雨燕的身影,毕竟她不是个容易被忽略的人,加上她长得美艳,就算不施脂粉也是狐媚。

    偶尔在府中碰上,沈雨燕也十分礼貌客气的喊她一声少奶奶。

    人都有鬼迷心窍、犯胡涂错的时候,沈雨燕已为她犯的错误付出代价,失去所有,看沈雨燕被大家排斥,甚至是厌恶,穆希恩是同情她的,可是沈雨燕的存在又像是她心上的一根针,扎在那儿死不了,却时时刺痛着。

    前妻呀!人家都说前女友跟前妻都是可怕的生物,这个美艳的前妻会影响她跟聂平远的感情吗?

    想到感情?她不自觉的一叹。她跟聂平远有感情吗?她都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什么状况了……

    他们有夫妻之名,但无夫妻之实,他们天天睡在一张床上,可却相安无事、互不侵扰,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也不确定他是不是对她有爱。

    有时,她觉得他们靠近了,但常常莫名地又觉得他们离得老远。

    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她很在意他—尤其是在沈雨燕出现后。

    他是怎么看待沈雨燕的?只是同情她的遭遇,给她一个安身立命之地?还是对她仍有着什么期待或眷恋,甚至是想象?

    如果是前者,她倒宽心,那表示他是个仁厚之人,但若是后者呢?沈雨燕的存在会不会动摇他们原本就不稳固的关系?

    每当她感到忧心时,她就想着是不是该想办法把沈雨燕弄走,可当她一有这种想法,马上又陷入深深的罪恶感及自我嫌恶。

    不属于她的,迟早都会离她而去。若聂平远对沈雨燕还有余情,还有想望,她怎么拦都是白费功夫。

    再说,大户人家有三妻四妾是很稀松平常之事,若沈雨燕乐意,聂平远尽管不给她名分,只收为妾室的话,也非不可。

    只是明明这些事在古代都是可以合理化的,为什么她还是觉得痛苦难受?想想,她还真不是做古代人的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门好亲事最新章节 | 医门好亲事全文阅读 | 医门好亲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