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二十一章 作者 : 风光

奚辰离开了多久?是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

有很多时候,灵心都以为自己就要死了,但内心对奚辰的信任却坚持着让她活下来。

这些日子,她就是靠着意志力与厉鬼阴魂搏斗着。那些厉鬼碰不到她,却会做出各种最可怖最狰狞的模样,试图摧毁她的心志。

灵心虽然一直叫自己不要怕,可是还是常常被吓哭,而她一个好好的人时刻与这些阴魂相处,也大大的耗损了她的阳气,整个人蓬头垢面,形销骨立,看起来非常糟糕。

如果奚辰一直不来,不能把她从牢里救出去也就罢了,若是连他自己都误了回魂的时机,导致魂飞魄散,她知道自己一定会崩溃。

就在不知过了多久的某日傍晚,狱卒突然来提人,把灵心由天牢里带了出去。

在见到了阳光的那一刹那,灵心几乎睁不开眼,虽然只是夕阳余晖,但那种温暖的感受犹如再世为人,让她都不想离开这霞光万丈的地方了。

不过世事岂能尽如她心意?这一次提囚,便是三皇子一事调查出了些结果,要灵心前往作证。灵心被带到了大殿,坐在大位上的,虽是皇帝及皇后,但其下还摆了一张大桌,坐在大桌前的却是太子奚阳,他的身旁站着太子妃曲如雪,三皇子奚英则是坐在下首,一脸不善地瞪着灵心。

等她到了殿中,奚阳才缓缓开口,“奉皇上之命,此次讯问由本太子主持。”

他形容威武,正气凛然,当讯问的主审无疑很有说服力。

“灵心,你把你知道的再陈述一次。”

灵心很认真地把四周围看了个清楚,却没有看到奚辰,她难以掩饰心中的失望。不过这是她的一次机会,于是她细细地再一次把她所看到的及调查到的说了出来,证词与上回并无二致。

她说完,就换三皇子了,三皇子义愤填膺地对着灵心咬牙道:“本皇子说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不管是加害大皇兄还是二皇兄都一样!本皇子说过的胡话还算少了吗?但本皇子可没有真的付诸实行!如果只是说说就要治罪的话,那宫里下人的头都要砍过一轮了!父皇,皇兄,你们千万不要听信小人之言啊!”

这下又陷入上次的僵局了,奚阳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突然说:“本皇子接获密报,杀害本皇子的杀手们,是来自民间的一个暗杀组织,叫『通天盟』。在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本太子立刻派人前去围剿,目前通天盟的首领裘天杀已束手就擒。”

不一会儿,通天盟的首领裘天杀被两名侍卫带到了大殿里来。他一进门,就被逼得跪下,但脸上却明显地透露着桀骜不驯。

“裘天杀,本太子问你,聘请通天盟杀手前来刺杀本太子的,是不是三皇子奚英?”奚阳板着脸问道。

裘天杀看了眼龇牙咧嘴的奚英,摇了摇头,之后却是神情狰狞地道:“不是三皇子。聘请我们通天盟杀手刺杀太子的买家,是洛王府!”他很干脆地招供了,而且招得咬牙切齿。“说出买家的身分,我通天盟在这道上也不用混了。可是我一定要为死去的弟兄讨一个公道!那些弟兄不是自己服毒的!他们毒发的样子和我们通天盟的毒药不同,而那些活着逃回来的弟兄,也莫名其妙一个个毒发身亡,一定是洛王府怕事迹败露,事先就隐瞒他们令其服下毒药!”

此话一出,皇帝皇后都满脸意外,曲如雪更是脸色忽青忽白,娇躯颤抖了起来。

对于这番供词,奚阳却是冷然以对,只是淡淡地道:“宣洛王。”

巧合的是,洛王早上才被皇上以公事为由留在了皇宫里,很快的他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奚阳让裘天杀把方才的话再说了一次,之后对着一脸震惊的洛王道:“洛王,相信通天盟盟主的供词你全都听到了,你有什么话说?”

洛王颤着声道:“臣惶恐!皇上,皇后,太子,臣对紫渊国忠心耿耿,而且杀害太子之后继任皇位的也不会是臣,刺杀太子对臣一点意义都没有,臣真的不认识这个人,请皇上明察!太子明察!”

瞧洛王诚惶诚恐,就要下跪立誓以示清白了,一旁脸色惨白的曲如雪突然说道:“不用再问了!请通天盟刺杀太子的人是我!”

本来众人还没注意到沉默的曲如雪,突然听到她承认,都是一脸意外。甚至奚阳和皇帝身边的侍卫们都很快的转了方向,像要提防曲如雪突然发难。

唯独奚阳镇定如常,只是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更加阴沉了。“为什么?”

曲如雪惨然一笑道:“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太子早就知道是臣妾做的吧?如果太子不怀疑臣妾,早就把灵心处死了,还会等到现在利用构陷我父王的方式逼臣妾坦白?”

奚阳没有否认,他今日审案,确实只是一个让凶手自己跳出来的局。“本太子自认没有薄待你,为什么要杀本太子?”

曲如雪微微摇头,语气哀伤。“殿下相信吗?臣妾并没有想杀殿下,所以臣妾先给那些刺客下了药,在他们杀了殿下之前,就会毒发身亡,以殿下的武功,他们威胁不到你,而且也能全数灭口。”

都说了这么多了,曲如雪也不怕多说一点。“至于为什么制造太子被刺杀的假象?那就是因为灵心了。”她幽幽地望向灵心。“你知道得太多了。本宫知道三皇子在皇家的庇佑下一定不会有事,所以便利用你所知道的一切,让你诬指三皇子,这样你死了,就是皇家逼死你的,谁也不会怪到本宫头上。”

曲如雪口中的那个“谁”,说的便是长眉道长以及灵心背后的势力了。那些灵异的手段不是她能够控制与捉摸的,而灵心背后的势力她也不知道有多大,若不是为了摆脱自己的嫌疑,她也不用绕这么大的圏子来陷害灵心,然后让皇家来扛这个责任,只可惜最后仍是功败垂成。

灵心神情凄然地看着曲如雪,这一刻她竟不恨这个一心要陷害自己的女人,反而有点同情曲如雪。身在皇家果然有太多的不得已,或许曲如雪在接近她的第一时间,就想除掉她了吧?只是自己也太轻忽,太容易相信人,才被曲如雪害得镇铛入狱,还差点掉了小命。

刺杀太子的事真相大白,但这只能算是案外案,真正的悬案到现在尚未厘清。于是奚阳忍住心中的沉痛,神情严肃地继续问:“那二皇子呢?他也是你毒害的吗?”

曲如雪凄楚的表情微微一变,却是坚决否认道:“这真不是臣妾!臣妾可以发誓!臣妾以前与二皇子的情……交情不浅,绝不可能杀害他!”

她又信誓旦旦地指向了灵心,“而且灵心也知道,在二皇子遇害的第一日,恰巧被臣妾遇到,臣妾还悄悄的藏起二皇子,移到他处救治,才保住他的命,怕的就是那真凶会继续下手。同时臣妾也在查,只是当时毫无头绪……”

脑袋十分清楚的奚阳听出了曲如雪的语病,直言道:“你构陷灵心,不就是怕灵心在二皇子的事情上查出什么?如果凶手不是你,你为什么说灵心知道得太多了?灵心知道的,也不过就是你在洛王府招魂,招来曲如霜,然后曲如霜指控毒害二皇子、杀害李公公的是三皇子,不是吗?然而现在三皇弟极力否认二皇弟和李公公是他杀的,与曲如霜对谈的只有你,所有证词出自你口,你又提不出任何证据,那么这关键是不是就在你身上?”

他的指控犀利,而且详细得仿佛他身历其境似的,惊得曲如雪花容惨淡,哑口无言,只能难以置信地瞪着他,连灵心都听得张口结舌,佩服不已。

太子也知道得太清楚了,他是哪里听来的?如果早知道他脑袋那么灵光,要查奚辰的事时就直接到他的寝宫敲门拜托不就好了,也省得后来搞出这么多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曲如雪——皇帝、皇后、奚阳、奚英、灵心……一道道目光都让她坐立不安,甚至连洛王都惊疑不定地觑着自己女儿,像是不相信她如何敢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节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阅读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