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二十二章 作者 : 风光

【第八章】

此时,殿里突然刮起了一阵风,这阵风里带来的气息,令灵心十分熟悉,一瞬间她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毫不犹豫就躲到了奚阳身边,希望靠他的正气能挡去一部分的阴气。

奚阳也没有拦她,她一有动作时他就默默递给侍卫一个眼色,侍卫们便让灵心轻易闯到了他身旁,与曲如雪隔桌站立着。

这时殿中的油灯突然忽明忽灭起来,此刻外头的天色已然昏暗,以长眉道长的话来说,日夜交替之时就是天地阴气最重的时候,像要印证这句话似的,好几盏油灯赫然熄灭,接着殿中幽幽地出现了一抹白影。

这道白影出现得突然,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最后出现的,却是一脸戾气,身着宫女服的曲如霜。

曲如霜一现身,灵心就倒抽了一口气。

照理说应该只有她看得到才对,但其他人也同时将目光放到了曲如霜身上,一脸惊吓,显然大家都看到了,是不是曲如霜耗费元气现形就不得而知了。

曲如霜冷冷地瞥了众人一眼,转向了奚阳直接道:“你们不必再逼姊姊了,二皇子奚辰是我买通李公公毒害的,而之后李公公也是我灭口的。”

奚阳没有作声,只是死死地瞪着她,等着她的下文。

曲如霜冷冷地道:“二皇子不爱我姊姊,他怎么可以?!我姊姊抛下自尊向他求爱,他竟漠然拒绝,令姊姊只能负气嫁给她不爱的人。我知道姊姊始终有遗憾,这口气她咽得下,我咽不下,这天下没有人能负我姊姊,即使是高高在上的皇子也一样!”

她恶狠狠地瞪着奚阳,奚阳娶了她姊姊,也是她憎恨的对象之一。“所以趁着几次入宫的机会,我买通了李公公,让他在二皇子的膳食里下药,想不到二皇子居然被姊姊救了,在姊姊手上,我就不能下手了,不过让奚辰成了个活死人也好,也算替姊姊出了口气。之后我杀了李公公,自己也自杀,因为我不能让这秘密泄露出去……”

曲如霜连自己都敢下手,只为保守秘密,这女人手段之狠、心理之变态已经超乎常人认知了。每个人都被她说出来的话所震撼,看向曲家姊妹的表情也多了一丝难解的意味。

说到这里,曲如霜突然怒目转向灵心,让灵心吓了一大跳,干脆直接躲到奚阳椅子背后,只露出两只眼睛。果然曲如霜接下来针对的便是她。

“我本来以为,只有死人才能真正的守密,想不到出了你这多管闲事的女人,居然看得到鬼!我到了阴间之后,才知道还有你这等人,而且奚辰的生魂竟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准备去找你,那些多嘴的鬼魂啊……所以,我抢在奚辰之前要去杀你,只是想不到你身边居然还有高人护持!”

灵心这才终于明白自己怎么会倒霉的惹上曲如霜这恶鬼,原来还是地府那批常客的大嘴巴使然啊!

这方曲如霜说得面容扭曲,好不可怕,但奚阳却是不动如山,表情一丝变化都没有,只有看向曲如雪时,他的脸上才出现了那么一丝失望与难过。

他问着曲如雪,“你救下二皇弟,因为你当时还不知道是曲如霜下的手。但你在洛王府招魂后,应该已经明白了一切,为什么还要替她隐瞒?”

因为心虚,曲如雪不敢直视他的眼,只是失魂落魄地道:“因为如霜的身世是王府的丑闻,无法公开,但如霜做的事几乎可以让王府抄家灭族,为了整个洛王府,为了爹,也为了我自己太子妃的地位,我只能把这件事隐瞒下去,甚至……甚至嫁祸给三皇子及灵心也在所不惜。”

这下换成奚英愤怒了,要不是有父皇及太子在,还有那一抹阴风惨惨看起来怪可怕的幽灵在,他早就冲上去狠狠的暴打曲如雪了!

他也算和她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虽然和她交情没有到二皇兄和大皇兄那样好,但她要害人时,居然毫不犹豫就坑了他?!

奚英自然不会想到,这也是他平时做人做事太机车使然。

一阵洋溢着遗憾与凄凉的气息突然在这殿中弥漫开来,突然间,曲如霜尖笑一声,那刺耳的声音让所有人都皱起眉来。

“姊姊,洛王府完了,妹妹对不起你,对不起父王,妹妹只能为你做最后一件事,让你离开不爱的男人。”

说完,她浑身青光大盛,周围阴风大起,神情也顿时变得诡谲凶残,恶狠狠地扑向了奚阳。

在场的侍卫们即使想挡,不是她针对的对象,根本碰不到她,而她显然已不顾元气的消耗,攻势又狠毒又猛烈,眼见奚阳就要被她扑上——

“啊!”

横空出现的一柄桃木剑,直接击在曲如霜的身上,让她即使身为灵体也痛叫了一声,硬生生飞退。

原来是长眉道长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武仕书也一身道服,手持桃木剑护在一旁,师徒两人像是早有准备,取出了一张网,直接往曲如霜身上扔去。

曲如霜哪可能就范,拚了形神倶灭也要拉奚阳陪葬,只是这一张加持了法力的网将她困在了一隅,她索性动用念力,让这大殿中的杂物全砸向了奚阳,幸好奚阳本人武功高强,他身边的侍卫也不是吃素的,有些狼狈的挡下了那堆杂物。

长眉道长哪可能让曲如霜得逞,桃木剑一伸就刺向了她的胸口。

“不要!”曲如雪惊叫一声,但已经来不及了,曲如霜动用了太多元气,现在再被刺一剑,网中的身形几乎变得完全透明,似乎只要再吹一口气,就会魂飞魄散。

长眉道长不动声色地用个葫芦收了曲如霜,这桩天大的阴谋,似乎也随着曲如霜的消失而落幕。

皇帝及皇后眉头深锁,摇头叹息,奚英一脸惊吓,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洛王则是垂头丧气地站在那儿。曲如雪如受雷击,呆立当场,至于奚阳,只是神情复杂地直看着曲如雪,像是也不知如何处置她。

而唯一能够反应过来的灵心,却是冲向了长眉道长,忙问道:“奚辰呢?他为什么没有出现?”

一见到长眉道长师徒便可知道,有人知道会有方才那一幕,事先让长眉道长为众人开了天眼。能把皇室的人和长眉道长师徒连结起来的人,曲如雪和灵心都不可能去做,要说这其中没有奚辰的参与,灵心绝对不相信。

被她这么一说,皇帝等人才想起来奚辰还昏迷不醒,齐齐看向了长眉道长。

长眉道长却是脸色一变,长叹道:“此事已毕,二皇子冤气已消,现在等着回魂,只是现在事情有了变数……说不得还得用上这东西。”他摇了摇手上的葫芦。

“道长,奚辰的情况不太妙吗?”长眉道长的神色,令灵心整颗心都悬了起来。她从被提出天牢后没见到奚辰,就已经觉得很不对劲了。

“命悬一线。”长眉道长没有多解释。

灵心差点当场昏了过去,急忙求着长眉道长与皇帝等人,一群人飞快的赶到了二皇子的寝宫中。

生魂回体需要七七十四十九天的时间,照理说奚辰有长眉道长的帮忙,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才是。然而在灵心蹲天牢的时候,奚辰为了保护她,替她战斗了一天一夜,元气早已消耗大半,之后又为了查明真相劳碌奔波,相信应该也无暇休养把元气补回来,所以这次回魂,显得格外凶险。

灵心几乎是不眠不休、时时刻刻在旁守护着奚辰。

即使奚辰的呼吸日渐变浅、身体慢慢变冷,有好几次仿佛要断了气息,灵心不仅如往常服侍着他,更是时常呼唤着他,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他,就像是欲将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似的。

而在奚阳的命令下,除了太医每日会来检查二皇子的状况,也没有人会去打扰这对爱情鸟,什么皇宫的礼仪规定都可以暂时不管,只要奚辰能够好起来。

四十九天就要过去了,皇帝、皇后及奚阳等人,在这最后的一个时辰,全都围在奚辰的床边,神色凝重。

灵心没有放弃,也无暇理会这些只要一句话就能砍了她的头的人,她坐在床沿紧握着奚辰的手,在他耳边不断叫着他的名字,连皇帝和皇后几乎都要绝望了,只有灵心带着微笑,因为她坚信他会回来,她要让他一张开眼就看到最美丽的自己,绝不能让眼泪从自己的眼眶里流出来。

“奚辰!奚辰!快醒来啊!我等你好久了……”

“奚辰!你可不能赖皮,你说要连本带利还给我的,怎么你还不回来?”

“奚辰,我相信你会醒的,你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对不对?”

这时候,没有人会介意灵心敬不尊称二皇子,而是奚辰奚辰的叫,只要她叫叫奚辰就会起来,就算叫他傻蛋也没关系不是?

慢慢的,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众人的心也慢慢下沉,灵心说得嗓子都哑了,嘴唇都发抖了,脸上的笑容也快维持不住,然而不到最后一瞬,她绝对不停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节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阅读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