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二十章 作者 : 风光

天牢对于灵心来说,绝对是一个比地狱还可怕的地方。

先不说天牢本身的气氛就是阴森冰冷,几百年来天牢关押了多少罪大恶极的贪官污吏、皇亲权臣,有许多犯人甚至来不及出狱,便横死在这天牢里。长久累积起来,这天牢里的怨气及阴气相当庞大,而且游走在这其中的阴魂生前都身分不凡,个个气势惊人,比起外头那些小鱼小虾,光是现身大概就可以吓死一干人等。

所以有着一双阴阳眼的灵心在天牢里就悲剧了,她一踏入天牢就觉得不对劲,但皇命如山哪由得她抗拒,待她一被关进牢里,十几名阴气大炽死状凄惨的阴魂们便缠着她不放。

灵心吓得几乎魂不附体,然而不管她怎么哭叫,那些鬼魂一点也没有放过她的打算。

因为这牢里没寄以移动来攻击她的东西,而鬼怪灵以本体攻击人,就得现形,然后像奚辰或曲如霜那样大伤元气,所以他们只时不时的吓她,在她身边穿进穿出,用阴气消磨她的阳气。

可光是这样,已经让灵心哭到快虚脱,加上天牢里的食物简直不是人吃的,还没接近就闻到上头散发的臭味,灵心没有补充营养,才几天的时间,圆润的脸蛋儿都痩出酒窝来了。

灵心已经浑身无力又几近脱水了,为了不看到身旁那些阴魂不散的家伙,她只能缩坐在墙角,把头埋在膝间,眼不见为净,只是偶尔吹过的阴风,仍会让她小小的身躯颤抖一下。

“呜……呜……谁来救我……奚辰你在哪里……”灵心低声哭泣着,那压抑的害怕情绪,在空洞可怖的天牢里仿佛无限扩大,绝对会令所有听到的人于心不忍。

“灵心!灵心!别怕,我来了!”一个温醇的男声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灵心的哭声戛然而止,在停顿几息后,她猛地抬起头,果然看到奚辰出现在她面前,他的表情夹杂着愤怒与不舍,但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温和,像是怕吓到已然是惊弓之鸟的她。

“奚辰……”灵心呆呆地看着他,蓦地吸了吸鼻子,已经红了不知多久的眼眶布满了水雾,接着大滴大滴的眼泪往下掉,最后居然哇哇大哭起来。“呜……奚辰你去哪里了……我被关起来了啦……这里好可怕……”

事情的原委奚辰已经知道了,否则他也不会急匆匆的赶到连一般鬼魂都忌惮的天牢。他痛恨自己没有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在场,更恨自己把她卷入这一团阴谋之中,却又无力保护她。

然而他一样碰不到她,无法给她温暖,更别说四周还有一个个凶恶的阴魂虎视眈眈的,奚辰知道自己即便不能像个正常男人一样安慰她,至少也要替她挡去这些灾厄!

“看穿着你应该是皇族,但就算是皇族,你想保这个女人也绝无可能……”

“她很快就会被我们吸干阳气了……你要敢挡我们,即便你身分尊贵,我们亦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们这里谁有葬身之地了?应该是要让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诸多阴魂生前都是高官权贵,而且都罪大恶极,压根瞧不起奚辰这等看来文弱好欺的后辈,即使他贵为皇子也一样,见他还执意站在灵心身前,便一个个的朝他扑了过去。

鬼打鬼,可就跟人打人一样,没那么多顾忌了!

奚辰猝不及防,硬生生的被浓重的阴气逼到了墙外去。不过很快的他又现身在天牢内,脸色阴沉得仿佛可以滴出黑水。

“老虎不发威,把本皇子当成病猫了?本皇子只是很少打,不代表不能打!”

说完,他突然摇身一变,身上多出了一套闪亮亮的盔甲,左手一柄长枪,右手一把大刀,左右开弓地往那群厉鬼杀去。

话说奚家三个兄弟小时候感情还是不错的,奚阳醉心练武,又身为大哥,常把两个小弟带在身边操练,所以奚辰也跟着奚阳学过好一阵子的武艺,之后虽然政事繁忙,他却也没有把武艺落下,把其当成强身健体的一种活动,所以即使没有像奚阳那般废寝忘食的练成了一个无敌的大块头,不过遇到高手也勉强可以自保。

如今奚辰一认真起来,那些厉鬼便如摧枯拉朽般地被消灭,不是被一刀斩成两半,就是被一枪刺穿喉咙。厉鬼们见情况不对,也纷纷奋力抵抗,其中有一些生前是武官的也变出了武器。

很快的,奚辰的刀枪都不敷使用了,但刀枪一幻化变成了双戟,再次杀得厉鬼群片甲不留。

几百年历史的天牢,厉鬼几乎如恒河沙般数不胜数,一再的有厉鬼涌入,而奚辰的双戟也变成了长矛、双截棍、长锏、巨斧……看得灵心眼花缭乱,都忘了害怕了。

原来……原来他真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看来先前她做了一大堆武器烧给他,却是歪打正着的救了自己。不过这牢里厉鬼的数量着实令灵心咋舌,先前几天来吓自己的不过是冰山一角,奚辰为她消灭的那些,几乎快比她这一辈子看过的鬼还多了!

终于,奚辰杀得狠了,那些厉鬼不能再凝聚成形,阴气也慢慢淡去。

直到一只只厉鬼都不敢再出现的时候,奚辰终于卸下身上那些沾染了浓重阴气的武装,飘到灵心面前淡淡笑道:“放心吧,没事了。”

灵心望着他,突然间又小嘴儿微颤,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她撑起虚弱无力的身子,朝着奚辰走去。

“你……你怎么变得这么透明?是因为替我灭杀那些厉鬼,太累了吗?”这不必长眉道长解说,灵心用猜的也猜得出来。“你不要再帮我了,你不要再帮我了,那些鬼……那些鬼已经被你杀完了,不会再出现了……”

“灵心,我没事的。”奚辰很想安抚她,但他的身影飘忽得像要消失,吓坏了灵心,他一开口,也才知道自己的元气大伤,几乎要伤到灵体的本源。

“不!你这样一定有事。”灵心摇头,却止不住心里的难过,“我在这里哭一哭就习惯了,就像在朴月镇的时候,被那些鬼吓着吓着不也习惯了吗……”

她这是语无伦次了,谁不知道这天牢里的鬼要不是被困住只能原地游荡,随便出去一只都可以虐杀好几只朴月镇的弱小鬼魂。

一向傲气十足的奚辰,此时却是难得地不再掩饰自己的温柔与爱意,坚定地道:“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灵心却是丧气地摇摇头,乐观开朗的她被关在天牢才几天,已被磨得有些悲观了。“要救我出去,得先查明毒害你和刺杀太子的凶手,如果查得出,我们早就查出来了,而且……”

“本皇子这几日不在你身边,就是在查这个。”奚辰认真地道:“因为李公公被曲如霜消灭了,我们断了线索,所以我下了一趟地府,便是要找当日刺杀皇兄后自杀的杀手,相信在他们身上应该能问到一些线索。”

他没有说的是,他会突然心急地自己去查,不是因为自己回魂的期限日渐逼近,而是因那日灵心差点被纪侧妃欺负,他觉得自己无法忍受灵心再遭遇这些,他要给她一个众人仰望的地位,要解决这一切,只有他醒来。

可是,却因为他的疏忽,她又被打入了天牢,这令他内疚不已。看来他的动作要加快了,不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她拉出这个有如炼狱的地方,也要尽早查明真相。

他比灵心更清楚天牢里的蹊跷,在这里面的人,没几个是完整走出去的,尤其灵心会被关起来,显然就是要被当成代罪羔羊了。

然而灵心却是如同心有灵犀一般,心头一紧,“现在什么日子了?”

她被关入天牢后,只记得被吓得意识模糊,已无暇去在意时间的流逝。长眉道长说生魂要在一年之内回魂,否则再也回不去,在她入狱前时间就剩不多了,如今算一算,说不定连一个月的时间都不到了。

“你……你不要管我的事了,你快解决你的事,赶快回你的肉体去,否则、否则……”灵心急道,说话都颠三倒四了。

“灵心,你相信我吗?”奚辰正色地看着她,“我们已经绑在一起了,解决你的事,就等于解决我的事,我保证很快会把你从天牢里救出去,可是这要花几天的时间。如果你相信我,就鼓起勇气,不要再哭,不要再害怕,要抱着希望活下去,好吗?”

他对她说话,很少用这种询问的语气,灵心知道,对他而言这已经是极度的放低姿态了,而他会这么做只是怕她等太久丧失了活下去的信心,再看看他现在透明得几乎要看不清的身影,一切的一切都证明了,她在他心中有多么的重要。

她几乎是本能的对着他点了点头。“你还要答应我,你要回魂,要活着醒过来。”

其实她不知道有了他的保证,自己还会不会害怕,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克服接下来继续在天牢里的日子,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再让他担心。

奚辰没有再说话,只是深深地看着她,两人的视线交缠,连结彼此的是浓浓的爱意。在这个时候不必任何言语,光是这样的对视,那些重重的阻碍,都会被爱情一一击破。

终于,奚辰慢慢地、慢慢地靠近了灵心,两人很自然的闭上了眼,他在她唇上印上一吻。

灵心再度落泪了,这次却是感动,她真的感觉到了他的温度,那是心的温度。

当她张开眼,奚辰的身影已然消失,只留下他那似呢喃又似倾诉的一句话——

“别忘了,我还要连本带利的还给你,那天本皇子可是全看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节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阅读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