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十九章 作者 : 风光

秋猎,是紫渊国一年一度的大事,表面上是贵胄子弟们炫耀自己的骑射技巧,比较猎物数量多寡的活动,事实上更多大官们却是借着这个机会交流亲近,替自己拉点人脉,所以一直以来,秋猎与其说是打猎大会,不如说是联谊大会。

每年的秋猎都是在皇城附近的神霄山上举行,从一个月前开始,皇宫就会封山禁止百姓进入,然后侍卫们会先进驻神霄山,确定山上除了猎物之外没有会威胁到诸位大人的东西,同时,皇家用来休息的别苑,自然也要先布置得当。整个秋猎会维持半个月的时间左右,而今年最受瞩目的,当然就是刚当上太子又武艺高强的奚阳了。

秋猎开始当日,皇帝领着百官,心情愉悦地由皇宫往神霄山前进,抵达后经过一连串的仪式及祝祷,诸位皇室贵族都迫不及待地带着自己的狩猎团队,策马入了绿荫蔽天的神霄山,只有奚阳自恃武艺,带着两名武功高强的侍卫便进神霄山的最深处。

紫渊国几百年的历史,秋猎却始终选在这一处,并不是没有原因的。神霄山腹地广大,山峰连绵,物产丰富,就算不想打猎,在山里逛一圈,也不难采到一些年分足的草药。而经过紫渊国这么久的开发,神霄山也隐约分为了内外圈,外圈的动物就是些没有杀伤力的野兔水鹿什么的,适合纯粹把秋猎当成郊游,或者身分贵重不容有任何闪失的大官;至于内圈,越往内的动物就越危险,什么豹子熊罴都会出没。

奚阳进的自然是内圈,而且他像是想挑战自己的极限,比往年走得更深入,几乎要出了先遣侍卫们检视的范围。然而,在秋猎第三天后,就听到太子遇袭,令人意外的是,奚阳并不是遇到了什么猛兽,而是一群黑衣人。

这群黑衣人有组织有纪律,而且一出手就是杀招,让奚阳差点来不及反应。不过他这几年的武艺不是白练的,有资格被他带在身边的侍卫也不是饭桶,很快的奚阳便由下风转为上风,最后甚至擒下了几个黑衣人,其余刺客见势不行才分头逃脱。

就在奚阳欲盘问黑衣人时,几名黑衣人却莫名地毒发身亡了,令奚阳讶异那幕后黑手策画得果真天衣无缝,将时间拿捏得精准,且不留后患。因此,当奚阳将尸体带回时,皇帝震怒,连忙中止了秋猎,将尸体带回京里,严查此事。

然而,当皇帝独自召奚阳密议,推敲刺客一事时,曲如雪突然求见。皇帝允其进入后,赫然发现曲如雪不是自己一个人来,还带着一名宫女,说是二皇子身边伺候的随婢,名为灵心。

曲如雪劈头便问奚阳道:“太子殿下,臣妾欲问,殿下是否已将三皇子的嫌疑告知父皇?”

奚阳皱起眉头。“皇弟的事情尚未清楚,不得妄下定论。”

曲如雪却不以为然,直接向皇帝禀报道:“启禀皇上,三皇子奚英对太子之位觊觎已久,先前二皇子遭毒害,已有证据指向是三皇子所做;如今太子遇袭,臣妾身边这名宫女,曾亲耳听到三皇子欲对太子不利,臣妾盼皇上明察,请皇上传三皇子前来对质。”

皇帝第一次听到这些,难以置信这些小辈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玩手段,而他居然都不知道!盛怒之下,他宣了奚英前来,不一会儿,满心不解的奚英便出现在皇帝面前。

皇帝把曲如雪的质疑说了一遍,之后便朝着奚英怒喝道:“孽子!你有什么话说?”

奚英吓得跪下,求饶道:“父皇,儿臣什么都没做啊!”

曲如雪叹了口气,对灵心说道:“把你知道的全说出来。”

灵心不懂为什么这个场面会叫她来,难道太子妃是想加强自己说话的可信度?

上回奚辰消失后就没再出现,灵心也不知他去了哪,这会儿只好自己硬着头皮面对。

曲如雪的用意,灵心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只是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也不由得她不说话,灵心只好小心翼翼地道:“奴婢在册立太子大典那天,亲耳听到三皇子欲加害太子,他还说什么太子那种好武勇瞻前不顾后的个性,可以好好利用一番。此外,之前二皇子遇毒害一事,也很可能是三皇子所做,因为当时二皇子是太子呼声最高的……”

人事时地物她都形容得很详细,只是没有说出原本三皇子是要利用曲如雪藏起奚辰身体一事构陷大皇子,这也是她答应曲如雪的。

奚英听得脸色忽青忽白,可是他仍坚持不认罪,咬牙道:“启禀皇上,二皇兄为什么会被毒害,儿臣当真不知!就算指控儿臣下毒,也要有证据啊!岂能凭一个宫女的话便要定儿臣的罪?”

皇帝阴着脸点点头,“那刺杀太子一事呢?”

“那儿臣就更冤了!”奚英哭丧着脸,“儿臣承认,确实觊觎太子之位,也曾说过……说过一些气话,像是要对太子不利之类的,可是儿臣当真没有下手去做啊!那些刺客,儿臣一个也不认识,儿臣几个月内压根没出过皇宫,儿臣的亲信也都在宫里,就算出宫也没有独自一人,根本不可能去替儿臣办什么见不得光的事,请父皇明察,儿臣是无辜的啊!”

奚英说得涕泪纵横真情洋溢,皇帝听得半信半疑,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爱说大话却缺乏胆色的毛病。但那宫女也不像是骗人的,而且还是太子妃带来的,如果是诬告的话,委实太可恨了……

想到这里,皇帝不满地望向曲如雪,要她提出一个说法。

曲如雪早有准备,她突然转向了灵心,厉声说道:“灵心!今日三皇子全盘否认你的指控,你所说的话可有人证物证?若没有,只怕皇上今日就要治你一个诬告之罪了!”

灵心听得傻眼。这哪招?曲如雪明明知道奚辰一案的人证,就是她那死去的妹妹啊!李公公的阴魂被她妹妹灭了,令她连找长眉道长复活李公公的机会都没有。

至于物证就更别说了,从头到尾这件事根本就怪力乱神毫无证据,要她拿什么出来?

显然的,灵心哑口无言,皇帝因此气得怒发冲冠,不过他也不愧坐了许久的帝位,知道三儿子不是完全没有嫌疑,只是暂时查不出证据罢了,也不好立刻斩了灵心让所有线索断绝,只是阴沉着脸,思索着该如何处置这两个人。

曲如雪见机乖巧地说道:“启禀皇上,灵心一事是臣妾不察,听到有线索就急忙带着她来。不过三皇子的嫌疑却也摆脱不了,不如分别关押两人,再细细盘问,应该有助于查明真相。”

在没有办法之下,皇帝也只好接受了这个建议,将两人分别关押。只是说是说关押,但奚英可是三皇子,哪里可能真的关他,顶多是送回他的寝宫软禁起来,至于灵心,皇帝正在气头上,她可就倒了大霉了,手铐脚镣加身送入天牢那是免不了的。

虽说灵心只是因为供词有疑,要留下来盘查,然而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就算最后查出来灵心所说的全是真的,她的小命也不可能保得住了。皇室的颜面岂容一个小人物挑战?即使她证明三皇子有罪,立了大功也一样,她知道的越多,只会死得越惨。

很清楚这一切内情的奚阳,很同情傻里傻气还不知道自己小命不保的灵心,眼看着她一脸不明所以的被带走,不由得凝重的看着曲如雪,但曲如雪只是对他摇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叹息道:“她,留不得。”

确实,灵心若不除去,只会是皇家丑闻的一个大患,更不用说利用皇上的势力解决掉她,或许能让她背后的势力有所忌惮,曲如雪也不必直接面对那股势力的反扑。

奚阳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曲如雪的手段却令他极为不舒服。或许,他一直误会了这个妻子,他一直以为她只是有点小聪明,单纯喜欢卖弄美色及权势罢了,但事实上,她的权谋城府或许比他所想的要重得多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节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阅读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