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不可失 第二章 作者 : 攸齐

“……”白靖远闭了闭眼,展眸时,深呵口气才开口:“统统闭上嘴巴。”

他眼神犀利地扫了圈,叮咛几句:“进去请有礼貌,先跟医生叔叔和护理师阿姨问早,检查完请你记得说谢谢。有没有听到?”

“听──到!”整齐划一。

一旁憋笑憋了许久的护理师带着笑意地开口:“小朋友,来,请看我这里。等等喊到你名字时,麻烦你跟我进到里面,其他没有叫到名字的,就先在外面等待。然后进去时,需要把你的裤子月兑掉,这样医生才方便检查。”

“护理师阿姨说的话,有没有听清楚?有听清楚的请你就地坐下。”白靖远负手,微冷着面孔说话。

“老师,您可以进来没关系。”护理师手势一摆,做邀请状。

这是要邀他赏鸟就是了?他掩嘴轻咳一声,走进屏风,护理师端着甜美笑容为他解释:“老师,因为有些小男生还是会害羞,老师跟他们比较熟,有老师在场的话,他们通常会比较放心。之前有别校的学生因为老师不在场,死活都不肯月兑裤子,后来是老师出现才稳住孩子的情绪,所以还是会希望老师在旁安抚情绪;不过如果您班上有家长特别要求只能有医生和护理师在场的话,我们也是不能让老师进来的。”

白靖远点头,抬眼时,愣了几秒──那背对着他坐在桌后、着白袍正在书写的背影……是女的?

“来,詹子尊。”护理师叫名,确认身分后,领着孩子站到医师前。

“詹子尊对不对?”江妮黛抬起脸,笑容可掬地看着孩子。“你好。我是今天的医生,我姓江。”

“喝!”詹子尊表情夸张,指着女医师。“怎么、怎么是女的?”

“对,我是女生,很奇怪吗?”似乎已习惯患者见到她时的神情,她不以为忤,慢条斯理地从纸盒里抽出一副手套戴上。

“我以为是男的啊。”

“为什么?”

“因为我之前去看小鸡鸡的那个医生是男的。”

江妮黛笑了一下,态度依然亲切。“医生不分男女,护理师也是。你看过男生的护理师吗?”

“好像看过耶。”

“真的啊,你这么厉害。”她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

这么厉害?一旁始终沉默的白靖远心里嗤笑一声,这样也想骗小孩。

“那你要不要告诉我,你之前为什么要去医院看小鸡鸡?”江妮黛边说边将拉至下巴下方的口罩拉上,覆住口鼻,只露出一双圆眼。

“因为我鸡鸡会痒,而且红红的。”

她点点头,问:“那现在还会痒吗?”

“不会了。”

“好,你把裤子月兑下来,让我看看。”

“可以不要月兑吗?”

“不月兑我没办法检查,这样就不知道你的小鸡鸡长得好不好。”

詹子尊想了一会,摇头说:“我的小鸡鸡比较害羞。”

“真的哦?可是子尊,现在这里只有我和这个漂亮的护理师姐姐,还有你们的老师,如果你不好意思,我请护理师姐姐先到外面,她就看不到了。我刚刚有听到老师的声音,是男生对吧?”她微低脸,目光清亮而专注地看着孩子。“如果你也不希望让老师看到,我可以请老师──”微侧身,她打算请老师离开,但见了那张目光落在她面上的男性面孔时,呆怔数秒。

这个人……这个人的样子几乎没什么变,原来他现在是老师。

她想过也许有一天会遇上这男人,毕竟她曾在别家医院开会时,遇上久未联络的好朋友,但她未曾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他。她都戴上口罩了,他应该认不出她吧?更也许他老早就把她这个人从记忆中抹除了。

白靖远探究的目光自她面上收回,转而盯着学生。“詹子尊,大家都在等你,不是只有我们班的要检查,是所有四年级的学生都要检查,现在外面队伍排得很长,等等大家发现里面的人怎么没出去,他们可能就会冲进来,到时候你的小鸡鸡应该会被所有人看到。你现在是要乖乖给医生阿姨检查,还是等大家跑进来再检查?”

“我……好啦。”双手拉着裤头,心不甘情不愿地应声。

江妮黛笑了下。“好喽,现在我们要来跟害羞的小鸡鸡见面了。”

詹子尊月兑下长裤和内|裤,有些紧张地盯着江妮黛。

“我要模一下,不用担心,这个不会痛。”江妮黛好脾气地说着,一旁护理师将孩子的上衣下襬稍稍拉高。

她眼睛扫过一圈,手轻轻碰了碰,孩子随即发出古怪声音,像是开心,也像害羞,但随即又转成一种压抑的声音。江妮黛和护理师听多了,镇定自若,倒是一旁的白靖远一脸尴尬。

“詹子尊,不要发出怪声音。”他出声提醒。

“可是好痒啊……呵……哈哈……”詹子尊扭啊扭,忽问:“医生,我的小鸡鸡硬起来了耶,怎么办?”

江妮黛看一眼,平静开口:“没关系,你不要紧张,等一下就好了。”

“好奇怪,我在家看电视时,有时候也会硬硬的。”詹子尊捏捏两腿间。

不是才四年级吗?四年级就有反应了?这年代的孩子生理与心理都这么早熟了?白靖远听闻自己班上的学生说出这种内容,尴尬地以单手摀脸。

江妮黛疑惑地问:“你在家都看什么节目?”

“我都看『牵手』。有时候看到男生跟女生亲亲,小鸡鸡就硬了,我把拔都说我『早秋』。”

她笑一下。“没关系,那是正常反应,表示你快要长大了。好啦,你的小鸡鸡很健康,可以穿起裤子了。”她月兑了手套,握笔在检查结果通知单上填写。

护理师点名下一位,江妮黛抽了一只新手套,套上右手,转首看着表情紧张的孩子,笑容可掬地开口:“你好。你今天吃过早餐了吗?”

“吃了。”

“是妈妈煮的吗?”她眉眼柔和地看着孩子。

“不是,我去麦当劳买的。我吃了一个火腿蛋堡,还有一个满福香鸡堡。”

“有喝饮料对不对?”江妮黛看看孩子鼓起的肚子,目测这孩子的体重应该破五十公斤,恐怕是长期吃快餐造成的结果。

一旁白靖远看着面前那相见甚欢的一大一小,意外于前者的亲和力。他记忆中的她怯懦内向又胆小,可不是这么健谈的人。

“来,阿姨跟你说,我们不能常吃快餐。什么是快餐呢?像是汉堡、炸鸡、薯条这些都是。它们除了营养价值不高之外,这些食品的热量都很高,会让你变胖。人只要变胖,身体就会出现很多不好的状况,也比较容易生病。为了你的身体健康着想,希望你能记住阿姨说的话。”外头还有学生等着做检查,她不再多说,直接进入主题。

“现在我们先来检查一下你的小鸡鸡,看看它健不健康。”她笑容满面,道:“请你把裤子月兑下来,让我看看。”

“医生阿姨,一定要月兑吗?”孩子眨着无辜眼神。

一旁冷眼旁观的白靖远忍不住出声:“动作快一点,不要拖拖拉拉的。”平时不见他们懂得什么叫害羞,偶有几次下课时间还见到几个特别顽皮的男生互月兑裤子,今天都这么娇羞是羞怎样的?

孩子拉着裤头,往下推,肚腹上一团软肉垂了下来。江妮黛微微皱起眉,看了看孩子的生zhi器,又用手触诊后,说:“你的小鸡鸡快看不到了,因为你吃太多炸鸡、汉堡,上面的油把小鸡鸡包住了;如果你继续吃这些食物,你的小鸡鸡全部都会被那些油包起来。更严重一点,你以后尿尿会很不方便。”

“但是我……”孩子试图解释。

“没有这么多理由。”白靖远没那么好耐性,还一个一个哄,他微沉着嗓音说:“本来炸鸡就不该吃太多,以后午餐打好饭菜,先拿来给我检查,我必须看到蔬菜。”

护理师叫了下一个学生进来,白靖远仍立在一旁盯着面前的白袍女子。他见她抬首面对孩子时,目光带笑,照旧为了降低孩子的不安与质疑感地开始与孩子话家常。他不禁要想,她究竟为何会挑了泌尿科?这么有耐性哄孩子,怎么不去小儿科?

目光一转,身侧护理师小姐浅笑盈盈,他看了她身上的识别证,忽心生一念,问:“护理师小姐,请问妳们是哪家医院?”

护理师愣了下,才笑答:“我们是敏康医院。”咦咦!不对呀,医院不是在今天之前有参加学校办的校内健康检查工作协调会,对老师们说明健检流程与方式了吗?难道这个老师没出席那场校内会议,所以不知道健检单位是敏康?

他点点头,噙着笑意。“妳们一般在医院就是负责泌尿科?”

“对。我们江医师是泌尿科主治医师,她除了看一般常见的泌尿问题,对于xing方面的治疗也很拿手,比方说阳痿早泄啦、硬度不够啦,她都有看。别看她是女生,她的患者很多,口碑非常好。老师您有需要吗?”话尾,甜美的护理师似是不经意地往他下半|身扫一眼。

“……”他僵滞两秒,道:“喔,当然没有。我只是问问。”

稍顿,他又开口:“泌尿科很忙吗?”

“忙啊。泌尿疾病的人其实不少,有时大半夜还要被叫去急诊开刀咧。”

“半夜开刀?”他讶声。泌尿为何要搞到半夜开刀?

“就女生在上面,然后太激──”护理师倏然压低音量:“这儿童不宜,我小声一点告诉你。就是有情侣太兴奋,女生把男生的坐断了,男生只听到『啪』一声,然后就打电话叫救护车了。”

这种事在医院见了几次、听了几次,早习以为常,护理师脸色如常地叙述,倒是白靖远听得耳根发热,可那种禁欲感又吸引着他继续听下去。

“送来的时候都歪了,前面还有瘀血,像这种情况,就要马上急诊开刀,否则可能一辈子都抬不了头了。”护理师生动地说着。

“所以你们泌尿科医生有可能大半夜被找回去开刀?”他一直认为半夜动刀是妇产科或外科医师的工作。

“当然啊,大半夜需要开泌尿急诊刀的很多都是那件事做得太猛,男的断掉啦、女的出血不止啦等等的,或是乱塞东西拿不出来。”

“……”嗯咳,他觉得这护理师说话比较猛,怎么都不害羞的?“泌尿科医生都在医院里随时待命?”他原只是随口问,却又突然生出探究的意念,想要知道更多关于泌尿科工作上的事。

“没有啦,这个也要看医院制度和人力,各家不一定一样。有的是主治医师也要值班,有的就不用啦。像我们家通常是遇到紧急或比较困难的状况,比如说开急刀这种情况,才会通知在家oncall的主治医师;基本上oncall的医生都不会跑太远,像这个江医师就是在医院附近租房子,真的有需要她帮忙时,她就能尽快赶到医院。”

他点点头,看了一眼那仍专注于检查工作的白色身影,又问:“听起来妳们工作非常忙,还有时间陪家人吗?”

“还是有啊,只是比较少,所以我们有些同事根本交不到男朋友,因为太忙了。”

男朋友……他心微有异样,感觉有什么是他想知道的。他故作疑惑,问:“医护是不错的工作,会交不到男朋友?”

“当然,我们没时间约会啊。你看我们这个女医师长得不错,脾气又好,还不是没男朋友。”说完还叹口气。没办法,她也没男朋友啊。

“喔──”她没男朋友。白靖远恍悟的表情。

那两人是认识吗?聊得这么开心。江妮黛不见护理师前来帮忙,还与一旁男人不知低语着什么;她不让自己受他们影响,照旧温柔亲切地招呼孩子,不断重复着裤子月兑下来、裤子月兑下来、裤子月兑下来……约莫二十分钟后,结束了这一班的检查。

“来,跟医生阿姨和护理师阿姨说声谢谢。”白靖远立在屏风口,双手扶在腰侧,吩咐道:“我要听见有精神的声音。”

“谢谢医生叔叔和护理师阿姨!”

“笨蛋!是医生阿姨啦。”

“你才笨蛋!”

“你最笨啦,叔叔和阿姨都分不清楚。”

“厚唷,我又不是故意的……老师,你看他骂我笨蛋……”

待孩子们叽叽喳喳离开,江妮黛才暗暗吁口气,松弛了紧绷的心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机不可失最新章节 | 机不可失全文阅读 | 机不可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