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不可失 第三章 作者 : 攸齐

踏进家门,摁开灯源,掩上门板后,江妮黛杵在门口看着一屋子的冷清。

早早便独立生活了,她以为自己早已习惯这样的日子,但其实她还是会寂寞,还是会希望回到家时,有饭菜香、有电视声音、有人开口问她一句“妳回来啦?”。

兀自出了一会神,她才放下钥匙与包包,从鱼缸下方柜子拿出饲料,喂养一匙后,转进厨房洗米煮饭。

每天医院的工作除了门诊、晨会、病例讨论会、文献讨论会等等会议之外,还有不定期的讲座、月会、学术研讨会等,白日时间几乎都给了医院,因此她时常外食,所以若有时间的话,能自己下厨她尽可能不让自己吃外头的食品,尤其这几年食安问题层出不穷,她在提醒病人注意饮食的同时,又怎么可能放任自己乱吃。

按了煮饭键,她从冰箱拿出半把青菜泡水,又从冷冻库取出剥皮鱼退冰,洗手后,走回客厅开计算机,进房换上居家服,再坐到计算机前开始画画。

下班后,画画占去她一半休息时间。她喜欢把今日在医院遇上的事,以画作日记,每日绘下工作趣事,接着登入脸书,贴在她的粉丝专页──日理万鸡。

刚开始是贴在部落格,当时还只是一只很菜的实习医师,常遇上状况,要嘛被主治医师盯,要嘛遇上传说中板着晚娘面孔的护理长,要嘛得忍受病患或家属无理的要求……这些几乎只是工作上的甘苦谈,她不过藉画抒发情绪与压力,却开始累积粉丝。

网友们说她画出了职场小人物的心声,也有同为实习医生的网友留言给她,鼓励打气的同时也找她倾吐心声,有时见着那些留言,一日工作下来的疲惫感,就这么烟消云散。

后来系统通知部落格将全数关闭,她想她周遭亲友、同事同学们,几乎人人有脸书账号,考虑两日后,她申请了一个粉丝专页,并将作品移往脸书发表。

这个平台的缺点是几乎没有隐私,但优点是消息传播速度快,粉丝专页才开张一日,点赞人数已破两万,累积至今,也有八万多的粉丝了。

初时只贴画,慢慢有网友向她提问泌尿相关问题,她既然是医生,当然就会斟酌留言内容作回复。一篇、二篇、三篇……提问的留言愈来愈多,有时问题重复时,她会委婉地响应对方请他们翻一下旧文。

有些粉丝真的很可爱,大概模清了她的作风,有时也会帮她代答,就比如前几天的留言……

李小仁:小鸡医生,妳每天看那么多小鸡鸡,有没有人对妳起反应?

张布丁:楼上,你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啦,鸡姐之前有回过,真的有患者有反应喔,不过鸡姐品鸡无数,通常无视啦,要不然就是请患者到后面的检查室让鸡鸡恢复休眠状态XD

李小仁:那小鸡医生有没有男朋友?会不会也无视男朋友的?

张布丁:鸡姐好像没有男朋友,记得有人问过她也有回答过,但现在有没有就不知道了。你想干嘛?(⊙_⊙)

李小仁:没想干嘛,好奇她会不会因为这个工作就对男人无感。

赛琳娘:楼上是李大仁的弟弟@李小仁吗?那照你这样讲,卖衣服的不就对衣服无感,都光了?

王橙子:赛琳娘神回。那卖内|裤的都不穿内|裤?

吴家华:卖菜的都不吃菜。

聂晓欠:挑屎的都不吃屎。

张布丁:是谁会吃屎啦!(╯_╰)

林维尼:小鸡医生您好,我的孩子今年六岁,他的包皮似乎过长,我先生说趁现在年纪小,伤口复原较快,赶快带去割包皮。请问这么小的孩子割包皮,是全身麻醉还是半身麻醉?会有后遗症吗?

陈橘子:千万不要割!鸡姐有说过,小男生包|皮过长到需要割掉的比率不到1%,我是不知道你家小孩是长到怎样啦,不过鸡姐说,很多家长都以为包|皮太长会藏污纳垢,那根本是错误观念。包皮和阴|jing间有一层薄纸状的自然沾黏,那个可以保护生zhi器,而且很多小男生十岁后,小鸡头就会露出,就算青春期才露出来,那也是很正常的,所以不要随便割鸡皮啦。如果医生多割了一点皮,小朋友以后|勃|起反而会痛,就像我家@王橙子一样,他长大后就是发现会痛,才又去做手术,割他腹股沟的皮来补。不过就是一块皮,需要这样折腾孩子吗?

廖以翔:楼上妳真相了。

柯难:@王橙子快看!

王橙子:楼楼楼上妳不要这么专业好不好?

像这样的提问根本无需她回复解答,自然有热心的粉丝帮忙解释。当然也不是每次都这么和平,有时候难免也有争执。好比现在她正在看的这一篇……

史锐克:小鸡医生,妳一个女生,当初怎么想要当泌尿科医生?

李安娜:楼上,麻烦爬一下文。

史锐克:爬过了,就是没看到才问。

赛琳娘:那你一定没有认真找文,鸡姐很忙,一样的问题不要一直跳针。

史锐克:有必要这种口气说话吗?难道我就不忙?我也是看过所有文章都没有找到,才上来发问一下,需要这么凶吗?

赛琳娘:谁凶你?我吗?我只是希望你体谅一下鸡姐,你没看到鸡姐的昵称吗?还是你看不懂“日理万鸡”的意思?鸡姐她每天要开会、要门诊、要查房,哪有可能每个重复的问题都回答一次?你有疑问你就该花时间自己找答案,不是当伸手牌。

史锐克:伸手牌?请问我伸手什么了?还是跟你要什么了?我好奇一下不行吗?这里的粉丝都这么不讲理啊?

吴家华:@史锐克话讲这样就比较过分喽,我们没有不讲理啊。好啦,我说一句公道话,@李安娜和@赛琳娘可能语气上让你误会了,不过你的问题,之前很多网友问过了,鸡姐已经说了好多次,所以你也不要怪李安娜和赛琳娘。

史锐克:讲好多次就不能再讲一次哦?我也很忙啊。

张布丁:@史锐克很忙还可以上网哦?

史锐克:我上网甘你屁事?

陈橘子:楼上讲话很冲耶。

张布丁:是跟我没关系啦,不过这里的大家都很客气,实在不喜欢像你这种没礼貌的人。

史锐克:果然是脑残无药医。

重复浏览这篇后,江妮黛叹口气。她不喜欢这样的对话,偏偏网络听不见语气、看不见表情,只凭冷冰冰的屏幕与上头的文字难免引起误会;她也不该责怪谁把她的地盘闹僵了──所以,她再解释一次吧。

日理万鸡:@史锐克您好。我会选择泌尿科,其实是这样子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机不可失最新章节 | 机不可失全文阅读 | 机不可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