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不可失 第一章 作者 : 攸齐

【第一章】

“动作快!”双手抱臂的白靖远,此刻直挺挺地站在教室前门口。

“老师,我联络簿还没抄完。”

“回来再抄。”白靖远长眼一扫过去,见最后排的男同学坐着不动,他扬声道:“许均浩,你还坐在那里,快出来排队!”

“老师你看詹子尊啦,阿他拿拖把一直用我。”林志宏站在他身后诉委屈。

白靖远转过身,只见走廊上队伍松散,詹子尊双手握拖把,顶着林志宏的运动长裤,浅色长裤上满是拖把布留下的污水渍。

“詹子尊,你还玩!”他音色微重,随即迈步靠近,在詹子尊面前站定,问:“在闹什么?”

“没有哇。”詹子尊无所谓的态度。“我只是想把拖把甩干而已。”

“才不是这样,你说谎啦,你明明就是故意用我的。”林志宏转首看着白靖远。“老师,他从刚刚就一直故意用我,我叫他不要用,他就不听,一直用我一直用我。”

白靖远额际青筋跳了下,道:“一直用你是什么意思?志宏,你都四年级了,不是幼儿园,说话前要想想该用什么语词,才能让大家听懂你在说什么。”他视线往下一扫,孩子的两条裤管均染上污水。

他侧首,微沉着脸色道:“詹子尊,甩干拖把布是这么甩的吗?如果我拿拖把往你身上抹,你喜不喜欢?”

詹同学想了想,小声答:“当然不喜欢。”

“所以呢?”

詹同学瞄瞄同学的裤管,忽朝他快速鞠躬。“对不起。”

白靖远侧脸看着林志宏。“他跟你道歉了,那你要不要原谅他?”

林志宏思考几秒,点头道:“要。”

所以说,这种事到底有什么好吵的?偏偏每天上演,一天还上演十几回;而不管上演几次,他总要出来调解。

白靖远回到前头,提高声量:“班长整队,排好就可以带过去。”

小女生站到班级队伍前,扬声:“向前看──齐!”

白靖远半个身子探进教室里,促道:“里面的快一点,不要让大家等!”他随手关了灯,待全部同学都离开教室,他拉上门,上了锁。

他跟在班级队伍后头,大概以为他看不见,队伍开始凌乱。詹子尊对着才有过小冲突的林志宏说:“你刚刚明明说你原谅我了,现在又骂我白目,我等等要跟老师讲。”

“我现在不想原谅你了,谁叫你踩我鞋子,你一定是故意用我的!”

“我哪有?我就跟你说我不小心踩到的啊。”

“你故意的,所以我不原谅你,我要报告老师。”

“不原谅就不原谅啦,智障!”

“你才智障,你还是白目!”

“你智障、你白痴、你白目、你……”

又吵?孩子都这么奇怪吗?前一刻道歉下一秒就去惹恼对方;接受道歉的也可以马上又反悔……落在队伍后头的方靖远揉了揉眉心,正欲启唇扬声制止,脚下一顿,怔怔看着孩子们的背影。

也许孩子都这么奇怪吧,因为尚未学习人际关系处理,所以直来直往,喜欢就喜欢、讨厌就讨厌,心里想什么便表现出什么。当他是孩子时,不也曾经选择漠视对方诚心的歉意吗?那时候的他,到底在想什么?

右肩忽被拍了下。“干嘛看着他们背影发呆?”

他回首,是二班的蔡老师。“没什么。”见对方独自一人,问:“你们班过去了?”

“对啊,我让班长先带过去了。”蔡老师走到他身侧,关切地问:“怎么样,中年级不好带吧?”

白靖远笑一下。“是不怎么好带。本来以为应该还没定型,会比高年级的天真一些、好教一点,一些坏习惯可以在这个阶段做调整,哪里想得到他们和高年级一样,都很有意见,也很调皮。”带了一届高年级,上学期末,校长一句希望他带中年级班,就这么定下了。

“现在小孩精明得很,跟我们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家长又宝贝得要命,搞得我们也不能太严厉,稍一不慎,就等着闹上新闻。”

“或是等着被告。”白靖远口气里也有无奈。

“就是啊。那个三年八班谢老师的事你知不知道?”

“你是说,成绩单那件事?”事情都上报了。说是一名学生成绩单的导师评语栏,被导师写了“口才犀利,能言善辩”等评语,家长看了不高兴,一通电话就打进校长室,抱怨老师是在讽刺孩子。

谢老师说,那孩子就爱顶嘴,任何事皆有理由,时常在用餐时抓着筷子就在教室里头跑。谢老师怕孩子奔跑中撞到什么,让筷子插入眼睛或嘴里,严肃地劝了几次,但孩子屡劝不听之外,还响应一句“饭后要运动才不会像老师妳这么胖”。

“对啊,你不觉得那家长有问题?难不成要评品学兼优才可以吗?我听谢老师说起那个学生平时的言行时,真觉得她倒霉,教到那种学生。”

“这种话可不能在学生面前说。”白靖远提醒。

“我又不想被告,当然不可能在学生面前说这种话,这也只能我们私下讲讲啊。你看,现在家长动不动就要找媒体闹上新闻,上电视变得很容易,但我不想红啦,所以我当──小心哪!”蔡老师看着从操场某处飞过来的篮球。

白靖远顺着看过去,内心突生惶恐,下意识往一旁闪躲。

“接杀!”蔡老师扬声大喊。

白靖远转眸一看,那颗篮球正稳稳地落在蔡老师手中,此刻,他笑得白牙亮晃晃。“哈哈哈,我技术很不错吧?你别看我胖,我平常可是有在打棒球的。”说完,将篮球朝往他们走来的学生一抛,还给学生。

面上还留有惊惶,白靖远慢了几秒才道:“看不出来你身手这么矫健。”

“这叫黑矸仔装豆油。”蔡老师正洋洋得意时,发现了白靖远的神情古怪,他疑惑地问:“你怕球哦?”

“啊?”白靖远干笑两声。“怎么可能。”

“是哦?我看你刚刚闪很快……拜托,一个大男人怕被球打到,你这样很逊耶。”

他摸了摸鼻子,道:“我不怕球,那是因为你喊太大声,我被你吓了一跳。”

“真的吗?”蔡老师仍有疑惑,但决定不再探究这问题,问:“你们班服做了没?”

“没有。我不打算做。”

“不做?”蔡老师讶问。

他点头。“我上一班也没做,觉得没必要,让家长多花一笔钱而已。”

“可是十一月运动会,大队接力你怎么办?穿学校运动服的话,选手没办法一眼认出同学,要穿班服才显眼啦。”

“并不会。我当然有其它想法。”

“什么想法?”

两人脚步在活动中心门前停下,白靖远笑了笑。“我上一班在运动会时,让他们穿长袜。”

“长袜?”蔡老师似想起什么。“啊,我记得去年运动会,有一班学生穿夏季运动服,袜子是绿底黑横条纹,那就是你的班吗?”

“是。现在小学生的长袜做得很漂亮,色彩多,图案也多,可以挑比较亮眼的长袜让他们穿,不仅开幕出场特别吸睛,跑大队接力时,他们也可以在那群等着接棒的选手中找到自己队友。再说,跑步穿长裤不方便,要是当天天气冷,短裤配长袜也比较保暖。”毕竟是暧昧的十一月,时冷时热。

蔡老师点头表示认同。“你这想法不错耶,看来我也该想想用什么方法可以让我那一班的造型突出一点……啊,戴假发好了,哈哈哈!”自high。

“不错,我很期待。”白靖远微笑认同。两人随即步入活动中心。

里头正在进行四年级学生的健康检查。与每学期的健检不同的是,除了基本的身高体重与视力之外,还做了听力、胸腹、心脏、生|殖|泌尿等等的检查。各班学生在各项目前排队,逐项做检查,各班导师也在一旁看着,或聚在一起聊天。

“来,四年一班的。”学校健康中心的护理师招招手,又道:“白老师,麻烦先带你们班的男生过来。”

“男生跟我走。”白靖远领着一排男同学,在角落蓝色四折屏风前站定。他转首看着学生,无比正经的表情道:“等等要检查的是你们的生zhi器,也就是你尿尿的地方,你──”未竟,底下响起此起彼落的“唉唷”“唉唷”。

“唉唷什么?”他沉了脸。“做个健康检查,有什么好唉唷。”

“老师,要被看小鸡鸡耶。”

“对。”他点头。

“可是我妈妈说小鸡鸡不能给别人看。”两手摀住双腿间。

“你们的爸爸妈妈都签名同意了,所以没关系。”白靖远解释。

“那老师,你也要做检查吗?我们会看到你的小鸡鸡吗?”

他额际青筋跳了下。“并、不、会。”

“你好笨耶,老师是大鸡鸡了啦。因为老师长这么大,他的小鸡鸡也会跟着长大,就像我把拔的也是啊,我把拔的鸡鸡好大耶。”

“你才笨啦,你最笨啦,你看过老师的鸡鸡吗?你又知道老师的鸡鸡是大鸡鸡了?”

“唉唷你们好|色|喔,居然在讲老师的大鸡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机不可失最新章节 | 机不可失全文阅读 | 机不可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