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六章 眼疾 作者 : 绿光

回杨府时,杨如瑄吓了一跳,倒不是杨府出了什么大事,而是——

“这是小婿带的几分薄礼。”

杨如瑄瞪着手上捧着好几个木匣陪同入厅的默言,不敢相信原来樊柏元有准备回门礼。因为他没提,所以她一直以为他不会准备。

他待她的态度,也许只比对陌生人好上一些,因此她真没想到他礼数这般周到,也许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孤僻淡漠。

不是因为他备上什么重礼,纯粹因为他愿意备礼这个行为,让她有些感动。

“来来来,一道用膳、一道用膳。”一见他礼数周全,又是自称小婿,没有半点侯爷架子,教杨祁快要乐上天,热络地招呼着他。

杨如瑄搀着他,仿佛两人新婚燕尔,可事实上这是可以让他不失颜面,又免于在杨府里不慎出糗的方法。

樊柏元大抵知晓她的想法,难得顺从着,只可惜早膳用得晚,再加上被辣柿的那好味道骗得多吃一碗饭,导致他午膳有些食不下咽。

“帮我吃完。”他小声地对她吩咐着。

“我吃不下那么多。”她同样小声回应。

“不管,谁要你帮我布那么多菜。”他以筷子顶了下面前的三彩雕花食盘。

“可是……”她当然得帮他布菜,不然他知道筷子要伸到哪去吗?

“不、管。”

“……”杨如瑄低垂着眼,突觉她的相公有点任性。

但也不能怪他,实在是早膳用得晚,就连她肚子都还胀着,就算摆了满桌她最爱的菜色,她也吞不下啊。

可是吃不下又很失礼,再者也让特地张罗这一桌菜的家人心里不快。

“怎么不多吃点?”杨祁注意两人咬着耳朵,虽是欣喜他们感情不错,但才吃没几口,他不禁怀疑是否不合樊柏元胃口。

正当杨如瑄还未想出说词时,已听见穆氏暧昧地推了推杨祁。“昨儿个是洞房花烛夜,许是睡得晚,早膳用得晚,现在还没饿。”

杨祁闻言,恍然大悟地点着头,不疑有他的转而替樊柏元倒着酒。

杨如瑄小脸羞红,可偏又解释不得早膳用得晚是因为被婆婆刁难所致,事实上昨晚她的相公还让她趴在桌上睡呢。

大伙吃吃喝喝,难得杨家人几乎都聚齐了,杨致尧和杨致勤也一道用膳,直到一顿饭吃完,杨致尧一把将樊柏元推给又喝了半醉,打算开始长篇大道的杨致勤。

“尧哥哥,你怎么把侯爷推给了勤哥哥?”杨如瑄微恼道。

本来刚刚用完膳,她就打算拉着樊柏元告辞回府,就怕杨致勤一时兴起,没念到他昏睡不放人。

“放心,你相公是何许人,致勤那么点学问,吓不了他的。”

“我相公是武将。”谈兵法还可以,她可不确定多谈一些有的没的,他会不会当场拂袖走人。

因为通常勤哥哥喝醉时,就连身为家人的他们都会尽可能地远离他。

“那你真是太不懂你相公了。”

杨如瑄微扬起眉,像是想起什么,随口问着,“对了,尧哥哥,你什么时候跟侯爷走得那么近?听女乃女乃说,就连这门亲事都是你替樊家探的口信。”

“我跟侯爷是年少识得,后来他去西突就失去联络,直到他受伤回来才又联系上。”

“是喔。”也对,杨家四房在京城的达官显贵之间颇吃得开,两人会熟识也不意外。

她忖着,站在厅内往里看,就见相公还真的和杨致勤聊了起来,虽说距离远到她听不见内容,但是杨致勤那表情简直就像是遇到知己,兴奋得大聊三天三夜都不累。

所以就算他是武将,该学的学识也一样都没落下过喽?

“侯爷待你好不好?”

杨如瑄猛地回眼,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道:“好!”就冲着他备了回门礼,这个好字便教她说得压根不心虚。

杨致尧上上下下地打量她,像是确定她没说谎才轻点着头。“那就好,不过侯爷自从伤了眼后,性情比较难捉模,这点你就要多担待了。”

杨如瑄闻言,好笑道:“尧哥哥,你这说法,好像他是你的家人,你托我照顾他似的。”

“该怎么说呢,”他挠了挠脸,思索着到底要跟她透露多少,可想了想,两人都成亲了,似乎也没什么好瞒的,再者多个人知道就多点照应。“其实他那双眼本来是有救的,可惜被他二娘给阴了。”

杨如瑄微眯起眼。“你的意思是说,他的眼是被柯氏给毒瞎的?”

杨致尧轻点个头。

“怎么会?”杨如瑄有点难以置信柯氏竟下这么重的手。“侯爷虽是带伤,但是凯旋而归,只要他双眼养好,入了朝廷,必定是加官晋爵,可以光耀门楣,对他下手,岂不是等于打了樊家一个巴掌?”

杨致尧听完,忍不住低笑着。“就说你还太女敕,没看见真正的问题所在。”看了眼厅内,他刻意压低声,确保樊柏元不会在分神之际听见两人交谈,毕竟听人说,瞎眼的人耳力总是特别好。“侯爷要是太过风光,岂不是显得二少无能?”

他下了再简单不过的注解,一针见血。

“就为了这样?!”她简直不敢相信。

虽说她也曾站在穆氏那头对付李氏,可问题是李氏自找麻烦,甚至对长辈不敬,她才出手教训,然而柯氏竟然只是为了不让侯爷压过樊柏文那纨裤子弟的锋头,就把他本就伤着的眼给毒瞎……

“侯爷双眼一瞎,日后不可能进朝堂,只要柯氏再吹点枕头风,樊大人就会想办法拉拔樊二少,这道理很简单的。”

“荒唐至极,这樊大人也真是……”毕竟是她的公公,再恼也不该失言,她只能把怒气往肚里吞。

如今想来,樊柏元的处境远比她想象的还糟,当初的她是误以为自己不受疼爱才会一时走偏,可他是真的被家人摆在利益上头抨斤论两,一旦没有利用价值就被弃在一隅。

他总是独自一人待在梅贞院,他只吃院落小厨房准备的膳食,如此想来,无怪乎他对外极有防备,可他就一个人,双眼不能视,他要如何保护自己?

一个征战沙场的武将,没有死在敌人的刀剑之下,竟是倒在家人的毒里,岂不教人唏嘘?

太可恶,简直是天理不容!

杨致尧静静地打量她,瞧她一脸怒容,他满意地轻点着头。

要不是回门绝不能在娘家夜宿一晚,杨如瑄真怀疑自己会被杨致勤的长舌害得变成头一个破坏规矩,出阁没三日就被休妻的新嫁娘。

坐在马车里,确定樊柏元没有一丝被杨致勤缠问的不耐,她对他也多了点认识。

原来只要找对话题,聊得多晚都不是问题呢。

“侯爷,真是对不住,我那勤哥哥是个书呆子,只要遇上有几分文采的人就会抓着人不放,喝醉之后就更糟了。”

回到樊府梅贞院,她点起了烛火,伺候他宽衣就寝,尽管他面无愠色,但她认为还是稍稍解释一下较妥帖。

“一个文官懂得兵法,实属不易。”说起杨致勤,他嘴角漾起极淡的笑意。

说来,杨家的人都极有趣。一个朋友满天下,身段软手段圆滑的杨致尧,一个满腹经纶,才高八斗的杨致勤,还有一个懂兵法的杨如瑄……而且一家子感情热络,兄友弟恭……放眼大晋王朝,实是少见。

“他哪懂?他读的是死书,就是不甚其解才会抓着你不放,要不是我把爹都请出来,他说不定还不肯放你回来呢。”替他脱下靴子,她不禁叹了口气。“所以我才说,他要是喝了酒,能闪就闪。”

那口气甚是无奈却有更多的包容,像是在抱怨杨致勤,可听在樊柏元耳里却像是以兄为荣。

莫名的,教他有些生羡。

杨如瑄瞧他没有半点回应,从他没有表情的脸上判读不出他的心情,有点遗憾原本的好氛围那般短暂。

将他打理好,她回头环顾四周,发现角落那张锦榻还不错,手脚缩一下就可以睡了,只可惜没有被子。

她正打算要吹熄烛火,窝到锦榻上时,突听他道——

“故善动敌者,形之,敌必从之;予之,敌必取之。以利动之,以卒待之……如果你是我的敌人,你会上当吗?”

她愣了下,不解地回头。

如果她是他的敌人?这话是先前勤哥哥抓着他追问的兵法……拿这句问她,会不会有点奇怪?

是想要跟她聊聊,顺便琢磨琢磨?

“没事,睡了。”不等她回应,他已背过身去。

杨如瑄呆站原地,无从解读。她想,她大概想太久了,她应该直接告诉他——她是他的妻子,永远都不会是他的敌人。

可惜,她脑袋转得太慢了,唉。

“花用为何要找夫人要?”梅贞院的拱门边垂柳下,传来杨如瑄略微错愕又不满的声音。

嫁进樊府已经月余,对于眼前的生活她没有不满。白天照料着樊柏元的生活起居,下厨替他准备各种膳食,邀他共尝女乃女乃的酱菜,偶尔默言和他会到书房找本书念给他听,偶尔尧哥哥来访,会要默言煮茶待客。

至于晚上,自然是壁垒分明,他睡他的床、她躺她的锦榻。虽说他曾开口要她回自个儿的房,但她不愿意。

他不喜身边有人,因此在梅贞院挪了一处天一水榭给她住,虽说水榭和他的鹿鸣阁只隔了一座花园,不算太远,但就近照料总是好些。

毕竟她是为了照顾他才嫁进樊府的,他一切从简,她从善如流,他衣食简朴,她也立即跟进,全然夫唱妇随,哪怕只能窝在这梅贞院的小小天地里,吃穿用度远不及杨府的生活,她都甘之如饴。

唯一不满的,就是梅贞院的花用竟然得跟柯氏伸手。

“少夫人,这是府里的规矩,小的实在是……”满脸委屈,头都快要垂到地上的是梅贞院的管事贾道学。

年近三十的贾道学是樊家的家生子,大哥贾守信是浣香院的管事,她是打过照面的,而父亲则是大总管贾有财,她不曾见过。

见他腰都快要折断了,她才又道:“那梅贞院的采买,难不成都得要夫人答允才能添置?”

“规矩是如此。”

杨如瑄翻了翻白眼,不敢相信天底下竟有这种规矩。

先别说樊柏元是皇上敕封的侯爷,当初听说赏了十万两黄金,还赏了一座侯爷府和良田百亩,可那些良田到底在哪,岁收如何计量,到现在连个子都没瞧见,也无从得知,眼下就连梅贞院的花用还得经过柯氏,这简直是反了!

时节渐热,她发现侯爷的衣橱里搁放的全是旧衫,虽说质地上好,但毕竟是旧了,有的连滚边都磨损了,堂堂一个侯爷怎能穿旧衣?再怎么俭朴,总得备上几套外出时的衣袍吧。

再者,为了侯爷的眼,她捎信要勤哥哥帮她找御医问问,再请尧哥哥过府拜访时带药来,和进饭菜里,哪怕有一丝希望她都不肯放弃,而这药材所费不赀,耗了她大半的嫁妆,自然得动用梅贞院的分例才成。

厨房的花用她可以压到最低,粗茶淡饭,缩衣节食都成,但侯爷的衣袍和治眼的药材,谁都不能给她打折扣。

想着,她干脆就去了趟主屋,一见到柯氏,立刻表明来意。

“分例?上个月才拿了五十两银子,这个月还要分例……娶你这房媳妇可不是普通赔钱哪。”柯氏笑眯眼,啜着茶损人。

杨如瑄也不是省油的灯,端起比她更加灿烂的笑脸。“娘,上个月的五十两,媳妇并没有过手,媳妇要的只是这个月的分例,再者,光瞧咱们婆媳的穿着,任谁都分得清谁才是真正的赔钱货。”

她身上穿的是一般绸缎,柯氏身上穿的是十二罗织,光看布料的色泽流光和花纹,有眼睛的都知道,柯氏不只是赔钱货,还是个天杀的散财货!

“这是你跟婆婆说话的态度?”柯氏一恼,手中的茶碗捏了又捏,想丢,又怕婆婆待会又像鬼一样地从门外冒出头,再一次着了这丫头的道。

“咦,原来跟娘说话时不应该笑呀。”杨如瑄真是从善如流,随即将笑脸收拾得一干二净,凛着脸道:“把梅贞院的分例,给我吐出来!”

打从知道樊柏元的眼原本还有救,却因为她在药里添了毒,导致他双眼失明,光这点她就无法原谅柯氏,如今她还打算苛扣梅贞院的分例,真是跟天借胆,搞不清楚自己的身分!

“露出你的真面目了!”柯氏不丢茶碗,这回改泼茶水,一大碗的茶水泼得她身上半湿。“我就不给,你能拿我如何?”

杨如瑄笑了笑,掸了掸衣裙上的茶水。“媳妇又能如何,自然是找爹商量了。”

“怎么,你爹都还没死,急着找你爹分家,不怕背上不孝罪名?”

“娘想太多了,媳妇怎么敢呢,”她笑了笑,模了模手腕上的翡翠手环。“总不能事事都找女乃女乃商量,对不?”

“你敢威胁我!”柯氏气得直接拿起茶壶往她身上丢去。

杨如瑄眼捷手快地闪过,却还是避不开茶水的波及,洒了她一身湿。

“娘,怎么气成这个样子?”

后头传来熟悉的声响,她头也没回,就连身上的水渍都懒得拍了,直接欠了欠身。

“希望明日奉茶问安时能得到娘的好消息,这么一来我到女乃女乃那儿问安时,才能心底踏实。”话落,直接转头就走,漠视跟着踏进厅内的樊柏文和杨如琪。

在经过杨如琪身旁时,她清楚瞧见杨如琪衣着光鲜,满头金钗,得意洋洋的神情,像在对自己炫耀什么,她无声地叹了口气。

瞧,这不是很像以往的自己。

甩了甩头,不管后头到底谈论了什么,她只想着赶紧回梅贞院。已经快正午,侯爷用膳的时间到了,杏儿应该依她的吩咐将膳食都备妥了才是。

杨如瑄回到梅贞院时,却瞧见蜜儿和之前差点被卢氏卖掉的两个丫鬟起争执,三人在主屋大厅外吵得不可开交,甚至扯发推人的全武行都上演了。

“都在做什么,还不快给我住手!”杨如瑄急步走上前,一把拉开蜜儿,一把拉住春莲,瞪着发散衣乱的夏莲。“说,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春莲和夏莲这两个丫鬟真是被养得尊贵,来到梅贞院后依然双手不沾阳春水,要不是她撂下没干活就没饭吃的话,狠狠地饿了她俩两天,就怕她们真以为自己是樊府的千金。

好不容易让她们干活,却又是干得要死不活,三天两头就跟杏儿蜜儿起冲突,把她们两个带到梅贞院,她真是活该累死自己。

“少夫人,今儿个是罪证确凿,春莲趁着我和杏儿在厨房忙时偷了少夫人的金钗,

是我想起有一味药材没拿又踅回,刚好被我逮个正着,结果她还硬狡辩,跑到主屋这儿来,夏莲为了要掩护她,故意拿茶水泼在侯爷身上,趁乱将金钗丢到侯爷的床底下。”蜜儿气得粉脸红通通,像是恨不得冲向前,咬断春莲的喉咙一样。“之前我和杏儿老是丢东西,说了几次少夫人都不信,如今这回总该相信了吧!”

杨如瑄闻言,美眸微眯,冷睇着春莲和夏莲。

春莲和夏莲以为她至少会再问话,正想着说词,没料到杨如瑄一步向前,左右挥臂各赏了她俩一个巴掌,在她们还来不及反应时,又听她道——

“把贾管事找来,就说梅贞院要清里门户!”

春莲和夏莲当场一愣,异口同声地喊着,“少夫人!”

“偷窃已是不可饶恕,竟敢连侯爷都没看在眼里……蜜儿,贾管事一到,就跟他说马上将她们两个卖出府,卖到哪里都无妨!”

看来是她太过心软,想给两人改变的机会,岂料她们非但冥顽不灵,还胆敢以下犯上,没把主子当主子,这种丫鬟不值得她的怜悯。

话落,压根不管两人立刻跪下求饶,杨如瑄一心只想赶紧进房,查探樊柏元是否有被茶水烫着还是怎地。

一进屋,就见樊柏元已褪去衣衫,赤果着上身。

杨如瑄瞪大眼,只见他身形壮而不硕,如刀凿般,雕琢出利落线条,尤其是那宽肩与厚实胸膛,以及那窄收的腰……打从他双眼受伤回来至今应该两三年了吧,但他身上压根不见半点过瘦和余赘。

他是个武将,然而那张俊美的脸庞和宽大的锦袍,让人完全看不出他衣袍底下竟藏着如此精瘦的身形。

“进门也不知道先通报一声吗?”樊柏元拎起衣袍套上。

杨如瑄直到他出声才慢半拍地红透了脸,急忙垂下眼,但想起进门是所为何事,又忙问:“侯爷身上可有烫伤?”

问完,她看见搁在地上的衣袍,猜想那是他刚换下的。

“没事。”

听他说没事,杨如瑄才走去拾起换下的衣袍,发现衣袍湿的是下半部,不由回头往他身下打量。

他已经坐在圆桌旁,锦袍遮掩住他的裤子,她怎么也看不清楚,只能轻步走去,不住地在他身旁张望。

“你在我后头做什么?”

经他这么一问,她吓得赶忙定住动作。也对,武将出身,她这样晃啊晃的,他也能清楚感觉到。

“没,我只是在想默言怎么没在侯爷身边。”她随口拈来说词。

通常白天默言总是会伴在他身边,且只要有默言在,他不太喜欢她也在场,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能利用白天做点琐碎的小事。

他不答反问。“不是要用膳了?”

“对喔。”她回头,适巧瞧见杏儿正端着菜进房,朝自个儿不住打量。

“少夫人,你身上怎么湿透了?”杏儿小声问。

“没事,这衣袍你先收到篓子,膳食准备了吗?”她将衣袍塞给杏儿。

“是的,奴婢全照少夫人的意思烹煮,只是少夫人,你先去换套衣裳吧。”杏儿看着她一身像是淋过雨的狼狈模样,决定回头找蜜儿问去。

“我待会就换。”她坚持,只因用多样药材所熬煮的粥得趁温热赶紧食用,否则功效减半就浪费了好药材。

杏儿没辙,只好抱着脏衣袍退到房门外。

将菜给布好,添了碗粥搁到樊柏元手里,回头才发现满地都是水渍,杨如瑄不禁想她真是激怒了柯氏,那茶水将她泼湿得很彻底。

但她还是决定先将他喂饱,可还没碰到汤匙,他已经快一步拿起,怡然自得地喝着粥。

“去换衣服。”他低声道。

杨如瑄愣了下,疑惑他怎会要她去换衣服,而后想起许是杏儿的话教他听得一清二楚。

“那……我就先去换了。”既然他能自个儿吃粥,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于是她拉开衣橱,从里头挑了件湖水绿丝绸对襟襦衫。

她懒得来来回回地跑,便先塞了几件衣裳在他衣橱里当备用,没想到今儿个倒是派上用场。

只是日正中午,尽管明知他双眼不能视,但要在他面前宽衣解带,还是觉得有些羞怯。

摇头笑笑,她真是想多了,反正他又看不见。

当着他的面……事实上,是站在他右手边,所以不算在他面前,她快手解开衣带,褪去湿透的襦衫、中衣和罗裙,却发现肚兜竟也湿了大半,这下可好了,衣橱里有衫有裙,就是没有贴身衣物。

想了下,她先套上月牙白绣牡丹花纹的罗裙,在衣橱里找着布巾,这时意外瞧见一条帕子,那是当初她系在他手上的帕子……帕子沾染一处淡淡的赭红,猜想是他要人洗过再收进衣橱里的。瞧着,心不由微暖着,感觉自己像是被搁在心上,尽管他不知道那个人便是自己。

无声笑叹,她将帕子收好,拿了条干净的布巾往胸口处不断地轻压擦拭,甚至干脆拉掉肚兜的系绳,往里头擦拭着。

突地——汤匙掉落地面,发出清脆碎响。

“侯爷?”她快步走来,先检查他的脚边,怕他不慎踩到碎片伤了脚。

她的小手就按在他的腿边,教他浑身不自在,正要挥开时,她又惊呼道:“侯爷,你的裤子是湿的,得赶紧换下!”她模到大腿处,那布料是湿透的。

“不用。”他几乎是咬牙道。

“可是……”

“侯爷。”

外头响起默言的声音,樊柏元低沉唤道:“不准进来!”

外头沉默了下,换上的是杨致尧带着兴味的笑音。“默言,咱们先到外头晃上一圈,等你家主子办完正事。”

樊柏元闻言,心底恼着,偏又不能作声,便冷着声对杨如瑄道,“我不需要换,你衣裳可换好了?”

话落,他正要轻推开她的肩头,岂料她却刚好起身,大手适巧不偏不倚地贴覆在一团柔软上头。

一股热度袭来,教杨如瑄心头一颤,这才惊觉她刚刚拉掉了系绳,她的肚兜已经掉下大半,他的手就贴在她的胸上……

该怎么办?她瞪大眼,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脸羞红得像快要滴出血来,而后才缓慢地吐了口气……没事的,侯爷看不见,也许他根本搞不清楚他模到她身上何处……如此劝说自己后,她轻轻地拉开他的手,却发觉他的手极烫,再看他一眼,只见他已别开眼,耳垂泛红。

她快手拉起肚兜系好,小手覆上他的额头。“侯爷,你的额头有点烫,你该不会是染上风寒了吧?”

樊柏元眼角抽搐着。

“没事。”那嗓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的。

“可是……”

“没有可是!”

“哇,好凶啊。”外头又响起杨致尧的调笑声,樊柏元才惊觉那家伙根本打一开始就没离开,而他浑然未觉,全都是眼前这……这败德的女人惹的祸!

同时,杨如瑄一听见杨致尧还在外面,立刻走回衣橱前拿起衣裳快速套上,回头想帮杨致尧开门,却想到那碎了一地的汤匙碎片。

“先等等,我收拾一下。”房里没有摆上扫帚,她只能蹲在樊柏元脚前捡着碎片,正要将聚成一堆的碎片用布巾包起时,却不慎扎伤了手,教她轻呼了一声。

“怎么了?”樊柏元皱眉问。

“没事,只是被碎片扎了下。”

“到底在搞什么?”杨致尧嘀咕着,干脆将门推开一条缝,惊见她竟蹲在樊柏元脚前,立即二话不说地把门用力关上。“原来真是在办正事,真是太失礼了,我今天还是先告辞了。”他方才不过是说笑,谁知道里头到底在热闹什么,这会门开影现,他顿时爆开恶寒。

完了完了,这个性情大变的侯爷被打断了好事,不知道会怎么整治他,依他看,还是走为上策!

“在胡说什么?她扎伤了手,还不赶紧找外头的丫鬟替她上药!”樊柏元不耐地低吼着。

“扎伤手?”杨致尧轻轻地再推开门,就见杨如瑄已站起身,正吸吮着自个儿的手指。“瑄丫头,怎么回事?”

“没事,不过是被汤匙碎片给扎了下。”杨如瑄不以为意地笑说着。“尧哥哥,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的?”

“我今日带了伴手加菜。”杨致尧笑着,两人话中有话,彼此心知肚明。

杨如瑄笑了笑,知晓这一回杨致尧已经帮她把所有的药材都给备妥,只是这钱……恐怕得要改天才能给了。

待杨如瑄走远,杨致尧才将视线从满桌的清粥小菜转到樊柏元脸上。“侯爷瞪人的感觉好凶狠,可是那脸怎么红了?”

他不提没事,一提就等于是往樊柏元心底火上添油。“胡闹!”

“胡闹吗?”杨致尧用手挑了块脍炙鱼片,不住地比出大拇指。“瑄丫头真是得到我姨女乃女乃十足十的厨技,一桌菜做得如此用心,就为了替侯爷添药入菜都还得想法子调味掩饰,怕侯爷不肯吃……”说至此,他抬眼直睇着樊柏元。

“侯爷,我妹子待侯爷尽心尽力,可怎么刚刚却听到侯爷怒斥她,这和当初侯爷对我说定会善待她,可是南辕北辙呀。”

“我不是在骂她,而是她……”樊柏元顿了顿,实在不愿意将刚刚的状况道出。

明明就是个干练的姑娘,甚至还懂兵法,能够融会贯通搬出女乃女乃压制二娘,可刚刚……一点防心皆无,好似她眼里只有他。

哼,要是以往,也许他会信,但现在的他难以相信。

“好啦,那些不提,倒是侯爷……”忍不住又捏了口酱菜,他吃得眯紧双眼,一脸痛快后才舌忝了舌忝唇道:“什么时候才要跟瑄丫头说,侯爷的眼早就好了?”

樊柏元默不作声,杨致尧不以为忤,只是忍不住再问:“侯爷刚刚到底看到什么,为什么直到现在脸还是红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誓不为妾最新章节 | 誓不为妾全文阅读 | 誓不为妾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