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五章 兵法 作者 : 绿光

“小姐……小姐……”

耳边传来极为细微的唤声,伴随着远处的鸟鸣声,有几分扰人,但一时半刻还无法将杨如瑄扰醒,因为她实在太累了。

她从来不知道成亲竟会是这么折腾人的事,天未大亮就起身沐浴打扮,一大堆数不清的仪式绕得她头都晕了,好不容易熬到进樊府之后就是开始呆坐,可天晓得要挺着背脊坐上几个时辰也不是桩简单的事。

重点是——她没有床可以睡。

她的洞房花烛夜,实在是……乏善可陈。但其实她不在乎这些,毕竟她是为了赎罪而来,为了让自己心安而来。

只是……她想,这门亲事他肯定也很不满意,又或者是说,不管迎娶的是谁对他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没必要给好脸色,就当房里多了个差遣的丫鬟罢了。

而她,绝非私心想当个侯爷夫人,只是想让他能打从内心的漾笑,她想要看见他的笑容,莫名渴望着,她想也许是因为两人有些相似的经历,教她感同身受所致。

“小姐、小姐……”

那细微的声音像是麻雀般在耳边叽叽喳喳,令她微恼。

就不能静点吗?她有事得要好生想想,她……

啪的一声,她猛地张开眼,眼前是瞠圆水眸的杏儿和蜜儿,那……到底是谁在后头拿东西砸她?

而凶器是……她缓缓回头,看着地上躺了一只乌头靴。

如果她没记错,这乌头靴是昨晚从她相公脚上脱下的……视线再缓缓往上移,只见一张冷漠到极点的俊脸。

杨如瑄眼眸轻转了圈,立即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事,她起身稍稍舒展因趴在桌上而睡僵的身子,再徐徐走到他面前。

“侯爷。”她轻柔唤着。

“睡得挺不错的?”樊柏元皮笑肉不笑地问。

“……托侯爷的福。”很好,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她的相公极度厌恶她啊。

“还不赶紧打水?”

“喔,是。”

她回头正要出门打水,却被杏儿和蜜儿给拦住。“小姐,这打水的工作怎会是你做?让咱们来便成。”

“可是……”

“那两个人是谁,谁允她俩进房的?”樊柏元脸色阴恻,看得出房里多了两个人教他极端不悦。

“侯爷,她们两个是我的陪嫁丫鬟,穿绿衣的……”她赶忙住嘴,换了说法。“嗓音较细的是蜜儿,嗓音较沉的是杏儿。”

“谁管她俩是谁,本侯爷的寝房是她们可以随意踏入的?出去!”

蜜儿见状,一把将杨如瑄给扫到身后。“侯爷,咱们是小姐的陪嫁丫鬟,自然是要伺候小姐和侯爷,不待在这儿是要上哪呢?”

“蜜儿!”杨如瑄赶忙把她拉到身后,一把捣住她的嘴。

蜜儿说话又急又快,她一时来不及阻止,让她说了不该说的话。

“侯爷,蜜儿无意犯上,她只是……”

“护主心切?”他哼笑。“怎么,本侯爷是会噬人吗,还要她俩在房里护着你不成?”

“不是。”杨如瑄死死地撝着蜜儿的嘴,以眼神示意杏儿不得跟着造次。“我马上去打水,请侯爷稍待片刻。”

可事实上就连性情沉稳的杏儿都忍不住快发火了,原因就出在她和蜜儿看着日上三竿,打算入房服侍,却见主子趴在桌上睡……昨儿个可是洞房花烛夜,侯爷竟没和主子同床共寝,还让她趴在桌上委屈一晚,这口气要她怎么吞下去?

气都还没来得及消呢,他竟还拿鞋丢主子,甚至当着她俩的面要主子去打水……看来这孤僻侯爷要的不是正室,而是丫鬟吧!

糟蹋人也不是这种做法。

杨如瑄一看杏儿的脸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她腾出一只手拉着杏儿和蜜儿踏出房门口,就见外头有个男人正打了盆水走来。

“少夫人。”来者正是默言,噙满笑意唤得可顺口了。

“你是……”杨如瑄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他。

他长得眉清目秀,就连笑脸都讨喜,但是眉宇间有股与生倶来的凛然正气,怎么看都不像个下人,可偏偏他手上端了盆水,端得非常理所当然,仿佛他早已做过千百回,顺手得很。

“属下默言,是侯爷的随侍。”默言笑眯眼,同样打量着她。

这就是侯爷自个儿挑的妻子?面貌确实没什么好挑剔的,可是侯爷的眼又看不见……

杨如瑄微扬起眉,略略思索后,接过他手中的水盆,有条不紊地吩咐着,“交给我就好,请你告知我两位丫鬟一些府内规矩,顺便差人准备早膳。”

默言瞧她有几分主母架式,但态度和善,对她有分好感。“属下知道了。”

杨如喧微颔首,端着水盆,正要蜇回屋内,却被蜜儿抓住了手。“小姐,你是侯爷夫人,不是丫鬟。”

“蜜儿,我当然不是丫鬟,不过服侍自己的丈夫是天经地义的。”杨如瑄笑了笑,推门入内。

“是这样吗?”蜜儿问着杏儿。

“……照理是。”杏儿抿紧嘴。

“所以……”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听杏儿欲言又止,她不禁看向杵在门边的默言。

“还请你告知奴婢们,侯爷的规矩。”杏儿姿态摆得很低,但是眸色却是极倔,眨也不眨地望向他。

“第一,你家小姐已经嫁入樊家,从今天开始得唤她少夫人。”从刚刚他就一直很想纠正。

“还有?”

“这梅贞院没有其他下人,所以食穿洒扫,都得仰赖二位了。”太好了,多了两个帮手,他终于不用一手全包了。

杏儿不禁瞪大眼。一个侯爷身边没有下人伺候?

他到底是哪门子的侯爷?!

一早替夫婿抹脸束发,穿衣整戴,这种事在杨如瑄的认知里没有什么不对,尽管他有点冷淡,尽管他有些蓄意刁难。

但,这没什么的。小意思,她还挺得住。

和她那位刁钻相公相比,真正让人头疼的是她的婆婆。

“这茶这么烫,是故意要烫伤我的嘴?”话落,便是杯盘落地的清脆声响。

瞬间,主屋大厅鸦雀无声,而后几个丫鬟婆子竟偷偷掩嘴偷笑。

大厅主位上的樊夫人柯氏正凛着脸,尽管已有年岁,但保养得当,再加上那双分外狐媚的艳眸,可以想见为何她能让樊老爷迎娶她为继室后,就不曾再纳过任何妾。至于她的脾性,杨如瑄是有点底的。

摔茶碗,不外乎就是趁着樊老爷不在,在她面前耍点威风。虽说她并非是相公的亲娘,但仍是樊府的主母,只要自己孝敬点东西、嘴巴甜点,把胳臂弯到她那头去,她肯定能将自己收为心腹。

可是,她不肯。

除了因为柯氏连顿早膳都不给他们先用,就把他俩叫到大厅奉茶之外,还因为她的胳臂硬得很,除非断了她的手,否则是不可能弯到她那头的。

“还杵着做什么,不想奉茶了不成?”柯氏灵阵微眯,刻薄的模样硬生生地糟踢了美颜。

杨如喧不着痕迹地叹口气,偷瞄了眼坐在一旁的樊柏元。很好,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这场奉茶跟他没一点关系。

也对,该奉茶的是她不是他,他不出声……合理。

于是,她走到桌旁拎起嵌玉白壶,倒出早已沏好的茶,凑到嘴边吹凉些,漾起满脸笑容,双手奉送到柯氏面前。

“娘,如此应该不烫了。”她笑眯眼,就连嗓音都万分屈服般地软绵绵。

柯氏哼了声,低头尝了口茶时,杨如瑄立刻往后退一步,果如她所料,茶碗就砸在她面前,幸好她闪得快,只被茶水波及了裙摆和鞋头。

“这是什么玩意儿,茶都凉透了,你是故意的不成!”

杨如瑄笑了笑。“春寒料峭,茶水凉得快,是媳妇不对,媳妇马上重沏一壶。”就这么点心眼,让她耍点威风也好,反正大庭广众之下,她也不可能对她动手动脚。顶多是让几个丫鬟婆子看热闹罢了,她不痛不痒。

“你!”面对这种骂不还口还面不改笑意的人,柯氏是真的火大了,她蓦地起身,怒喝着,“先把地上的茶碗清理干净,要不扎伤了我的脚,你赔得起吗?”

杨如瑄闻言,用尽力气才忍住笑意。

看来是个好对付的,这么容易便跳脚,还有什么好怕的?

既然婆婆不在意如此逾矩地要一个侯爷夫人做些下人差事,她也很乐意让婆婆冠上欺凌媳妇的恶名。

“媳妇马上处理。”她笑容可掬地道,再问站在柯氏身旁的两位嬷嬷。“敢问两位嬷嬷,扫帚搁在哪?”

“这……”两位嬷嬷面面相觑,其中一人赶忙对柯氏咬耳朵。

杨如瑄猜想,大概是在提醒柯氏此举不合礼教,要柯氏点到为止就好。

确实,她是应该点到为止就好,否则——

柯氏一把推开跟随多年的嬷嬷,怒声道:“春儿,带少夫人去洒扫间!”

被点到名的丫鬟随即扬开几分小人得志的笑,正要回头带路时,外头响起了一道沙哑却十分洪亮的嗓音:“带谁去洒扫间?”

那嗓音一出,犹如惊蛰之雷,吓得柯氏当场面无血色,赶忙迎向门口。“娘,怎么来了,不是说脚还疼着吗,怎么不在房里歇息?”

“在房里歇息,好让你耍尽威风,欺凌你的媳妇?”卢氏拄着拐杖的手,毫不客气地将迎上来的柯氏扫开。

柯氏脸色忽青忽白,一句话梗在嘴里老半天就是吐不出来。

杨如瑄低垂着眼,忍住笑意,不禁想,要抵制婆婆的最佳利器,就是把婆婆的婆婆端出来,这真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所以,她事先就要杏儿先去请老夫人到主屋大厅,接受她的奉茶。

“奶奶。”

杨如瑄抬眼,就见她那从头淡漠到底的相公,起身朝卢氏的方向走去。见状,她二话不说上前让他搭着她的手腕,猜想这么做比较不会惹恼他。

这个小动作教卢氏一双精烁的眼眸柔和了许多,直觉孙子这回亲挑的妻子还挺像样的。

“元儿,坐着就好。”在孙儿的手轻挽着自己时,卢氏怜惜地轻拍了两下。“咱们坐,都坐。”

“奶奶,先坐这儿吧,孙媳先把这儿打理干净,要不扎伤脚可就不好了。”杨如瑄见她往主位去,看似温婉地提醒着,但提醒的其实是刚刚柯氏的所作所为,还有婆子丫鬟仗势欺人的行径,可千万不能重提轻放就罢。

她不为自己,也要替自个儿的相公讨点公道。

欺负新媳,素来是婆婆给媳妇的见面礼,但是下人跟着帮衬,压根没把在场的樊柏元看在眼里,可就太过欺上犯下了,要是姑息下去,天晓得这些下人会因柯氏大胆成什么德性。

卢氏见一地上的茶渍碎瓷,锐利的眸一抬,对着柯氏身旁的嬷嬷丫鬟问:“怎么,碎了一地狼籍,这几个下人是手残脚瘸了,连这点事都不会办的话……媳妇,该怎么发落就怎么发落,不需要强带在身边蚀米。”

柯氏闻言,赶忙发派工作,几个婆子丫鬟三两下就把地上给清扫干净,效率好得教杨如瑄咋舌。

“娘,这儿坐。”柯氏佯装热络地挽着卢氏坐在主位上。

“既然手脚这般利落却放任一地狼籍,分明是偷懒……依我看,婆子们全都降半饷一年,年轻的丫鬟全遣出府,既然为奴又不想干活,那就卖至青楼吧,媳妇作何想?”卢氏接过杨如瑄奉上的茶,浅啜了下,字面上是询问,可是谁都知道,尽管掌内务的是柯氏,但长辈在此,岂有她置喙的分。

就见柯氏勉强地挤了个笑。“娘这决定,甚好、甚好……”

柯氏话落,几个丫鬟全吓得当场跪下。

能在柯氏身旁当差,只要事事合着她的意,吃穿用度简直就是比照一般人家的小姐,如今被遣出府事小,顶多是没肥缺,但要是转卖青楼,人生就毁了。

杨如瑄微扬起眉,没想到卢氏出手竟这么重。原本她是打算小小教训一下,让这几个丫鬟收敛点,没想要害人家沦落青楼。

“奶奶,侯爷的梅贞院缺了几个人,要不赏给孙媳可好?”杨如瑄软着语气道。至少先把人带到她的地盘上,日后要怎么发落再说,总不至于沦落到青楼。

卢氏睨了她一眼,将她的心思看在眼里。“也成,但你可要好生管教。”

“孙媳明白。”杨如瑄欠身,看向跪了一地的丫鬟们。“还不谢谢老夫人。”几个丫鬟闻言,忙叠声喊着谢谢老夫人。

卢氏扬了扬眉,直觉得这孙媳倒是挺懂得做人的,面子都给她做足了,噙笑着要身旁的嬷嬷取出一只木匣。

“如瑄。”卢氏轻唤着,从木匣里取出一只翡翠手环。

“奶奶。”杨如瑄看着她手上的翡翠手环,虽说对玉没多少研究,但见这手环通体翠绿,无一丝杂质,透光时浓绿柔和,一看就知道是上等的翡翠。

“这手环是樊府的传家之宝,世代皆传给樊家长媳,如今就当是奶奶给你的见面礼。”说时,已一把拉过杨如瑄的手,微微使劲套进她的皓腕。

卢氏这个动作教柯氏快要将一双眼给瞪凸了,更让甚少开口的樊柏元错愕。只传给长媳的手环并没给柯氏,反倒是给了杨如瑄,这于情于理都不合,但樊家老夫人的打算谁能置喙?

“可是奶奶,这手环太贵重,孙媳……”杨如瑄吓了一跳,没料到自己竟能得到这样的见面礼。

“收下吧,这可是樊家嫡长媳才能收下的礼。”话极轻柔,字里行间却藏着警告。嫡长媳几个字让柯氏面色如土。

“谢奶奶,孙媳一定会好生珍惜。”

“好了,今儿个要回门,早点去早点回来。”

“是。”

“记住,只要你能全心全意地照料元儿,不管你要在这府里做什么,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之……你心里有底。”卢氏起身时,在杨如瑄耳边低语了几句。

“孙媳明白。”杨如瑄漾笑道。

卢氏看着她没半点心眼的笑,那般淘气又讨喜,不禁看向一旁面无表情的孙儿,心中纳闷,若孙儿不懂她的好,为何要娶她?

回门,第一件事就是先准备好回门的礼品。

原本那些礼品应该是要樊柏元准备的,但是回梅贞院时,他却兀自若有所思地垂眼不语,杨如瑄见状,不禁庆幸早在自己出阁之前,就已经先将礼品准备好,待会便让杏儿把礼品取出,这样回杨府才不会让他丢了面子,还让家人以为自己过得不好。

回过头,杏儿和蜜儿已经将早膳给端上桌,而樊柏元打一开始就坐在桌边,似乎没有用膳的打算,她不由凑向前去,一见桌上非常清淡的几道菜,不禁愣住。

她侧眼望向杏儿,杏儿压低嗓音道:“少夫人,樊府这儿各院有各院的厨房,也可以到大厨房去拿膳食,但默言说侯爷不吃大厨房的膳食,总是要默言在院落里的小厨房备上几样菜……食材真的不多,调味料更是少得可怜,我……”巧妇难为无米之坎,她真的尽力了。

杨如瑄皱着眉,尚未启口便听樊柏元讥诮地道:“这儿的膳食要是不合你的嘴,你可以差丫鬟到大厨房拿。”

“不,侯爷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她不以为意地在他身旁坐下,拿过他的碗筷,不需要他吩咐便自动地喂起他。

她只是以为柯氏背着卢氏欺凌他到这种地步罢了……看来是误会一场。

“本侯爷要你喂了吗?”

正夹了口菜要喂他,却听他微恼的开口,她愣了下,还以为他看得见,再仔细一看,原来他的手就摆在桌上,像是找不到自己的碗筷。

“我无意冒犯,我以为侯爷很习惯旁人伺候,所以就顺手喂侯爷,侯爷要是不喜,我就把碗搁在这儿。”她轻轻地将碗搁在他的手边,让他可以察觉。

“要是你这般有奴性,让你喂又有何不可?”他嘴角掀了掀,满是坏意的笑。

“当侯爷的奴又有什么不好,”她压根不在意,一面细心地喂着,一面注意着桌上的菜色,暗记下他的喜好。“侯爷尽管差遣便是。”

“本侯爷岂敢,就连院里要丫鬟的事都没过问就自作主张,本侯爷岂敢冀望你。”他哼笑。

“是我自作主张了,不过我有我的用意。”一来梅贞院没有多余的人手,洒扫就麻烦了,二来要是能养几个可用之才,便可以省下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能有何用意?”

“不过是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

“攻其不备,出其不意?”他微愕地接下她未竟的话。

她先是一愣,而后想想也对,他可是征战沙场的武将,这《武经七书》里的东西他怎可能不懂。

当初勤哥哥拿了《武经七书》给她时,她真的很想哭,直觉得艰涩难学,但最后倒是看得入迷了。

“你拿兵书对付二娘?”他有些难以置信,她竟然懂兵法,一个姑娘家看兵书做什么?再者,她真看得懂?如今想来,奶奶会出现在大厅,敢情就是她使的计?

要真是如此,她可真是与众不同。

“不,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小心为上。”

“小心为上?你把樊府当成什么了?”尽管对她看得懂兵书,甚至可以理解使用这点他有着微微的欣赏,但还不足以让他撤下心防。

她笑笑带过他刻意的讥讽。“抱歉,我逾矩了,不过侯爷懂得真多,不知道侯爷懂不懂『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这话的意思?”

樊柏元望向她,心底微有笑意,旋即又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心绪给震慑住。

他这是怎么着?竟因为她能与自己谈论兵法就心喜,再者,她说的那句话其意是不期望敌人不攻打,但必先拥有敌人不敢轻启战火的条件,也就是她正拐弯抹角地告诉他,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但她会先培养实力,任谁都不敢挑衅她。

想起柯氏在厅上,当着下人的面逞尽威风,又因为奶奶到来而颜面尽失,若这是她的手笔,那她确实是相当有计谋,然而败笔就在收下那几个丫鬟。

到底是她有妇人之仁,还是她另有打算?

而眼前他要是故意不回话、不吭声,她又要如何突破僵局?他突然有点兴味,想和她斗上一斗。

他耐心等着,然而没有半点声响,突地,杨如瑄离席。他有些微愕,难道就此打退堂鼓?这岂不是太无趣了。

一会,又听见她踅回的脚步声,还未启口,他便闻到一股辛香味和一种说不出是臭还是香的气味。

“侯爷,抱歉,我一早有吃辣柿的习惯,这味道你会讨厌吗?”

“辣柿?”

“用西红柿做的一种酱菜,其中还加了好几味食材,不过是独门秘方,我不能跟侯爷透露太多。”杨如瑄拿汤匙从小瓮里挖出一瓢搁在碗里,光看着就觉得食指大动,口水快要滴下来。

樊柏元眼皮一抽,好厉害的转移话题,就这么打破僵局也是种法子,最重要的是她的语气没有半点怒气,甚至还噙着笑意。

“啊,好好吃喔!”杨如瑄以白饭配着辣柿,那酸辣带甜的滋味在她的舌尖上转了一圈,落进了喉底,在心间暖成一片。

“真有那么好吃?”那低呼的感叹声太真实,再铁石心肠的人都会被勾引。

“真的,这可是我奶奶的独门酱菜,保证吃过一回就上瘾。”杨如瑄很大方地将小瓮摆在桌上,舀了一口准备搁到他碗里。“侯爷要不要尝尝?”

“一口就好。”

“好。”她以饭包覆着一小汤匙的辣柿,送到他嘴里。

他微皱起眉,直觉得这味道入口真是有股臭味,本想要吐出,却发觉这酱味和白饭混合成一团难以形容的味道,酸中带辣,辣中带甜,那犹如腐鱼的臭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极为清爽的西红柿气味。

“好吃吧!”她噙笑道。虽说他没表情也没开口,但只要他没吐出来,她保证他肯定会上瘾。

“……尚可。”

“侯爷要是喜欢,待会回门时我再跟奶奶多要一点,对了,你要记住,要是回去遇到我勤哥哥,你千万不要跟他谈起任何有关书籍的事,不管是武经还是四书五经,全都不要,切记。”

听着她笑语吩咐,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很想看她的脸。

仔仔细细的,用他的眼,他的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誓不为妾最新章节 | 誓不为妾全文阅读 | 誓不为妾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