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七章 重生 作者 : 绿光

什么时候跟她说?

樊柏元想着,不禁哼笑了声,他从没这个打算,至少,现在还没有。

因为,她还不足以得到他的信任。

不能怪他,谁要当初是她毒死了他。

闭上双眼,回想当初,他吃下她喂的毒……那时的他,是个确确实实被二娘毒瞎的瞎子,他看不见她是什么样的表情,更不知道她为何那么做,但她是樊柏文的人,答案似乎早就呼之欲出。

也许她只是个被利用的棋子,又或许她是个共犯,不管当初她到底是什么样的身分,都无法抹灭她确实毒死了自己的事实。

他不敢相信他已经是个毫无用处的瞎子,为何别人还是非要置他于死地?他们是家人,不是吗?尽管不是同母所出,但他俩身上流着同脉之血,为何樊柏文可以狠心至此,百般刁难,甚至毒杀了他?

也许是太过悔恨、太过愤怒,老天爷才会给予他重来的人生。

当他死去,再度清醒时,竟是在西边防线的定阳城,面对一场早已结束的战役。他花了一段时间才确定并非是梦境,只因记忆中的一切正逐步上演,甚至到了关键一役,他依旧没逃过那一劫,依旧让眼睛受了伤。

但他击退了西突人,成功地拿下西突最东边的大城。班师回朝后,他小心应对着他的“家人”,假装喝下二娘端来的毒,假装是个瞎子。

事实上那毒他没吞下,而眼睛已在他暗地静养后,总算也恢复了近八成,这证明了当初他的眼,是被毒瞎而非伤瞎的。

这份认知让他决定——他要以牙还牙,加倍奉还!

而第一步,他自然不会放过头号仇人杨如瑄。

迎娶她,就为了牵制她,继而改变以往的命运,二来也是方便杨致尧有借口常到府里走动,只是他从未想过,原来杨如瑄竟是个如此善解人意的小姑娘,甚至会尽心尽力地照顾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对她认识不深,甚至不知道以往的她到底是什么样子,而他必须承认,眼前的她,非常的……有耐性。

“侯爷,再吃一口,这粥是我用了十八种素材熬出的汤底煮的,对身体有益。”杨如瑄端着粥,漾满笑意地哄着,不管他用多冷的脸面对她。“侯爷,再吃一口,只要再吃一口就好了喔,好不好?”

他简直不敢相信,她竟用哄小孩般的口吻哄着自己。当然,这种口吻并不是头一次出现,但是——

“瑄丫头,你以为侯爷今年只有三岁大吗?”

杨如瑄愣了下,这才惊觉杨致尧还在场,脸色有点赧然地瞪他。“尧哥哥,都已经是晚膳时间了,你没有半场应酬,我真是替四叔父担心啊。”

原本是挺感谢他正午时帮她带来上好的药材,还答应先让她赊帐,可现在都已是掌灯时分,他竟还赖着这儿,也不同桌用膳,就在一旁杵着,害她一时忘了房里还有他这一号人物,简直是丢死人了。

“不用担心,像我这么劳心劳力又尽心尽力的儿子,他已经很满足了。”

“那么,你要是愿意回家陪四叔父吃顿晚膳,我想他老人家肯定更满足。”杨如瑄瞪着他,头一次觉得他真不是普通的不识相。

快滚!要不然她要怎么喂侯爷?

难怪侯爷今儿个吃得比较少,原来是因为他在场。

“他有一堆姨娘哄着他吃饭,哪轮得到我献殷勤?对了,有空你要不要到我家一趟,看那几个姨娘是怎么哄我爹吃饭的?”杨致尧煞有其事地说着。

绯红消消地爬上香腮,杨如瑄终于下了最后通牒,“有空,我会写封信,要勤哥哥带着刑部侍郎千金到你府上拜访。”

杨致尧闻言跳了起来。“我是你哥,你怎么忍心把我推进火坑?!”难道她会不知道刑部侍郎千金貌若无盐,还三番两次请致勤牵线,把他吓得逃离翟阳城一阵子,直到风头过了才回来?!

“我是你妹,你又怎么忍心担搁我的正事?”喂侯爷吃饭是件非常重要的事,因为药效得搭配时辰,这事他是知道的。

杨致尧闻言,痛心疾首极了,余光却瞥见某个人的冷脸破了功,唇角微掀着。

他哼了声,睨着樊柏元。“好,毕竟新婚燕尔嘛,夫妻间的正事自然不容我担搁。”

他话一出,杨如瑄岂会不懂他话中暧昧,恼得狠瞪着他,然警告的话未出口,便又听他道:“对了,侯爷,三公子要我多谢侯爷帮了忙,刚刚忘了说,现在补上,告辞。”

闻言,樊柏元上扬的唇角僵直抿成一直线。

待杨致尧一走,杨如瑄不禁疑惑地问,“三公子是谁?”其实她更想知道的是,侯爷压根没出门,要如何帮那位三公子的忙?

但看了眼樊柏元铁青到极点的脸,她赶忙转移话题。“侯爷,再吃三口就好,好不好?”

那轻柔的口吻教樊柏元的脸色微霁,很没辙地张了口,然后他看见她笑得极为满足的神情,笑容恬柔,如朵盛开的牡丹,不住地朝自己摇曳风华,他有一瞬间的闪神。

刹那,他有股冲动想告诉她,压根不需要再购置昂贵的药材治他的眼,因为他有来自大内的药材,双眼已好了八成。

但,他不愿说,只因她尚未得到他完全的信任。

尽管她脸上总漾着令人如沐春风的笑,面对他时的怜惜更是让他不知所措,可他真的无从判断,自己能否相信她。

用完膳后,杨如瑄带着两个丫鬟收拾桌面,樊柏元不动声色地观察她,要说她没有主仆之分,却又对犯错的丫鬟毫不留情,好比那两个被她卖出府的丫鬟,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稍后,杨如瑄领着两个丫鬟将餐具拿出去,樊柏元坐在床上闭目养神,忽然听见了细微的声响,他没张开眼,依旧能从对方走路的声响判断是谁。

接着他听到有某样东西被丢进了百宝格的瓷瓶里,待人走后,他才微微地张开眼,确定无人才走到百宝格前,从瓷瓶里取出某样东西。

他微眯起眼,眉头拧起。

户部尚书的官印?一个被赶出府的丫鬟,把这东西藏到这儿来,有何用意?

是针对他的?不,他想也不想地否定,猜想这必定是和杨如瑄有关。

难道会是跟她正午一身湿回来有关?忖着,远处传来脚步声,他把东西搁回原位,徐步走回床边。

一会,杨如瑄回房,立刻着手替他宽衣,服侍他就寝。

“有空,把百宝格里的东西整理整理。”他低声道。

杨如瑄正替他盖着被子,愣了下,应声,“好,我会找时间整理。”替他掖好被子,她回头走向锦榻。

樊柏元张了张口,几番挣扎,终究还是说出口,“……过来床上睡吧。”

杨如瑄吓了一跳,回头看着他,疑惑难道他是想和她行敦伦之礼了?然他已闭上双眼,似乎没有那个意思……

站在原地忖了下,她放大胆子褪下外衣,只着中衣躺到他的身旁,而他接着把被子拉过盖在她身上,教她受宠若惊,双眼不自觉一阵湿,哑声道,“谢谢侯爷。”

樊柏元没应声,他甚至无法理解她的谢意是从何生起。

不过是同寝同被,夫妻本该如此的,是不?

然而在杨如瑄的心底,她比谁都清楚,这是一种撤防,他对她不再防备,尽管只是一个替她盖被的动作,就可以让她感动好久好久。

杨如瑄的感动,对樊柏元而言却是再大不过的灾难。

一场教他无法动弹的灾难。

他的手臂,被枕着;他的长腿,被跨着;他的身体……被占领着。

软玉温香几乎是趴覆在他身上,敞开的中衣襟口,隐隐可见呼之欲出的酥胸,就压在他的胸膛上……

这是一个再错误不过的决定,他不该让她爬上他的床!

该死的,他到底要怎么脱离这场灾难?

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确定她并没有清醒的迹象,他试着帮助她提早清醒——将手臂从她那头软腻细滑的发丝抽离。

然后,他瞧见她动了下,软若无骨的身躯在他身上磨蹭,他闭上眼,等待折磨告终。

岂料,等了好半晌,他不耐地张眼,发觉她不过是换个姿势,再睡过去……她整个人趴在他胸口上,尽管她穿着中衣,但那衣料薄得如同他仅存的理智,酥软的贴覆教他呼吸微乱,从他的方向望去,半压伏的浑圆一览无遗。

女人天生的柔软身躯泛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雅香,**迸现的瞬间,更多复杂的情绪跟着充塞,教他不耐地想将她推开——

细微的脚步声传来,他静神聆听,确定并非是默言的脚步声才略松口气。

一会,猫叫般的嗓音在门外响起。“少夫人?”

几乎在听见唤声的瞬间,他看见她如蝶翼般的长睫颤了下,掀开的那刻,绽现琉璃般的光痕,在他闭上眼的刹那一并镂进他的眼帘,尽管闭着眼,他似乎也看得见她灿笑如花,教人心旌动摇的美颜。

杨如瑄张眼,对于眼前的状况有些许的疑惑,初醒的脑袋不怎么灵光,直到蜜儿轻推开门,她才傻愣愣地回头。

蜜儿一见她是睡在床上,二话不说地再关上门。

杨如瑄愣了下,轻喊着,“蜜儿?”

“奴婢等一下再过来。”

杨如瑄疑惑地听着她渐远的脚步声,不懂蜜儿为何刻意避开,她若有所思的垂眼,余光瞥见床上的樊柏元,这才慢半拍地往后一退,整个人直挺挺地摔下床去。

樊柏元听见声响,假装清醒,低斥道:“吵什么?”

“对、对不起。”杨如瑄站起身,一脸歉意。“我一时忘了睡在床上,不小心就跌下床了。”

事实上,实情怎可能如此简单。

她分明是被他给吓的,这么说实在太不厚道,可是一醒来就看见他在身旁,莫怪她会惊慌。

樊柏元如往常一样微张着眼偷觑,下一刻却蓦地瞪大眼,黑曜般的阵直盯半晌,才强迫自己闭上眼。

这个女人不是精明又能干吗?

怎么在他面前,倒像个小傻瓜似的?她衣襟开了……衣襟开了!就连肚兜都快掉了,天啊,调戏一个“瞎眼”的人,有趣吗?

“侯爷,你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适?”

感觉属于她的气息逼近,他想也没想地侧过身。“我没事,你该去准备早膳了吧。”那嗓音低哑而无奈。

能不能把她面对二娘时的精明分一些对他?

他不想遭受这种天真又迷糊的“骚扰”。

“啊……好,我马上去准备。”心想他不爱自己太亲近,她心底有点小小失落,但无妨的,她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正日渐改善。

走到梳妆台前,正要替自个儿梳发时,她发觉自己发散似鬼,还有她的衣襟……正要惊呼出声时,她赶忙捂住嘴,回头确定她没引起他的注意,这才松了口气,立即拉整衣裳,套上襦衫,梳好发,急急忙忙地离开。

这下,她总算明白为何蜜儿会打算待会再来……这真是误会大了!

幸好,侯爷看不见,呼。

待她一走,樊柏元托着额,轻叹口气,幸好,她不知道他看得见,唉。

一早,用过膳后,杨如瑄和两个丫鬟一同收拾桌面并退出房间,等了好半晌,樊柏元始终等不到她,纳闷她又绕到哪去了。

原本是想再提醒她清理百宝格的……忖着,外头传来脚步声,就在门开瞬间,他问:“默言,可有瞧见少夫人?”

“回侯爷的话,属下刚才来时,瞧见少夫人朝主屋方向走去。”

“主屋?”他沉吟着。

他闭眼沉思,推算藏在瓷瓶里的官印必定和二娘有关,毕竟想要拿到爹的官印,只有身边人才做得到,而且她也必然知道爹今儿个上早朝会用到,因为他献计给三皇子,好让三皇子得以肃清户部内部贪污,身为户部尚书的爹必定得拿官印在公文上盖印自清。

所以……二娘是打算藉此将杨如瑄赶出府?

藏官印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要休妻,理由已是万分充足。

“侯爷,需要属下去把少夫人找回来吗?”默言察言观色的本事一把罩,光看他的脸色就猜出事情必与杨如瑄有关。

“不。”现在把她找回来,恐怕于事无补。

当然,他也可以要默言把官印不着痕迹地送回主屋,但如此一来,似乎又会破坏杨如瑄的计划。

虽说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杠上二娘的,但二娘会对付她,肯定是她做了什么教二娘不快的事,所以,保全她最好的法子,应该是让她身边的人来逆转劣境。

正忖着,外头传来脚步声,樊柏元微抬眼,就见杏儿端了水盆走来。

樊柏元弯唇一笑,待杏儿进房,淡漠地喊了声侯爷后,他才低声道:“昨儿个本侯爷摸到百宝格那儿满是灰尘,你去整理整理。”

杏儿微愕,这还是他头一回和她说话,但她还是温顺地拎着布巾去擦拭百宝格,而且极为仔细,每个角落、小巧饰物都未放过。

做事仔细是好事,但照她这种擦法,到底要擦到什么时候才能发现瓷瓶里的官印?

樊柏元抬眼睨了默言一眼,默言眉头皱了下,似是这差事教他有些为难。

可是在樊柏元强而有力的注视之下,他只能默默地从怀里取出一颗弹珠,趁着杏儿移动脚步的瞬间,弹到她的脚下,绊着她的脚,顺势地撞倒百宝格上数样珍奇古玩,自然也包括藏着官印的瓷瓶。

匡啷数声,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悦耳得犹如一首霓裳曲,然而杏儿没有半点欣赏的雅兴,只见她抓着百宝格的桃花心木框架撑住自己,苍白着小脸看着碎落满地的珍奇古玩。

怎么办?杏儿瞪着地上,脑袋一片空白。

听蜜儿说,一早目睹少夫人和侯爷睡在同张床上,意味着侯爷可能正慢慢地接受少夫人,可如今她却闯了祸……她偷觑着樊柏元的神情,却见他置若罔闻,反倒是默言朝她走来——

“你没事吧?”他朝她伸出手,事实上他真的好愧疚。

侯爷竟要他对姑娘家出手,他心如刀割,痛不欲生啊。

“我没事,可是……”杏儿再怎么沉稳,面临这等大事还是不住地颤栗着。她不怕自个儿受罚,只怕会殃及少夫人。“侯爷,全都怪奴婢手拙脚顿,才会将百宝格里的古玩都给摔碎,侯爷要怎么处罚奴婢都成,只求侯爷——”

“收拾一下吧。”他不耐地摆手。

就在杨如瑄进门翌日,两个奴婢一副要冲上前咬破他喉咙的狠劲,他已经够清楚她们的主仆情深,不需在他面前强调。

“咦?”她有点疑惑。

侯爷不是待人极冷淡的吗?所以,极冷淡之人,不代表他行事严厉?

但,呆愣只有一下子,她赶忙收拾满地碎片,却在碎片中瞧见一只拇指大,纯金打造的……杏儿翻开底部一瞧,水灵大眼瞠得又圆又大,像是看见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再望向樊柏元,正在忖着这东西为何会出现在此时,外头一阵脚步声伴随着怒斥愈来愈近,教她起身朝外望去。

门外,柯氏正对着杨如瑄不断地低斥,而另一头则是铁青着脸的樊老爷。

“娘,我拿爹的官印做什么?况且我连官印搁在哪都不知道,这……”杨如瑄很想苦笑,可是在樊老爷面前实在不敢露出半点笑意。

这事真的是莫名其妙得教她想笑。

她一早到主屋就是想对柯氏施压,好要她把梅贞院的分例给吐出来,结果却看到主屋里一伙人忙得人仰马翻,翻箱倒箧地不知道在找什么。

柯氏一见到她,立刻就说是她偷了户部尚书官印。

好笑的是,爹几乎是信了,所以才会押着她回梅贞院。

听说,户部被栽赃贪污,甚至有户部官员将官印流借出去,或者是拿官印抵押担保,再从中获得好处,所以所有的户部官员都得在今日早朝时将官印带到朝中,盖印自清。

她很清楚爹有多急,可因为急就如此轻易地相信柯氏,实在糊涂……她可以明白侯爷被冷置在梅贞院是为何了,而恐怕爹至今连久久探视他一回都没有,甚至当这个儿子已经死了也说不定。

杨如瑄看了一眼带着大批的下人要将梅贞院捜个彻底的樊老爷,事实上,也有点火了,但是另一方面,她开始担心自己太过轻敌,也许真让柯氏把官印给藏在梅贞院里。

“老爷,既然柏元已经醒了,那咱们不如就先从他房里捜起吧。”柯氏瞧寝房门是开着的,便对樊老爷咬耳朵。

杨如瑄横睨了眼,开始怀疑柯氏想除去的不只是自己,还有樊柏元。

敢动她脑筋也就罢了,但要是动到侯爷身上,她是不会轻饶的。

“也好,就从柏元房里先捜。”说着,两人已经踏进房里。

而听见片段对话的杏儿早已经吓得面无血色。

这是怎么回事?找官印?官印真是在这儿……她死紧地将官印拽在手里,像怕被人瞧见。

该怎么办?虽说她不明白为何官印会在侯爷房里,但只要她把官印交出,把事推到侯爷身上……不对,少夫人极保护侯爷,再者侯爷一旦出事,少夫人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她到底该怎么办?

正忖着,在樊老爷还未要人捜查时,身后的樊柏元已经低声启口,“杏儿,你刚刚说在下人房找到的到底是什么?”

杏儿错愕地瞪大眼,心脏扑通扑通地跳。

侯爷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杏儿,你找到什么?”杨如瑄踏进房里,瞧她脸色惨白得可怕,再见地上一片狼籍,不由问,“发生什么事了?”

“奴婢……”

“如瑄,你这丫鬟毛毛躁躁的,一早去清理春莲和夏莲那两个丫鬟的房间,却说在桌底下拾着一样东西,吓得跑进房里,还将百宝格上的饰品撞碎了一地,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她到底拾着什么。”樊柏元口气平稳,但脸色有点恼意,仿佛不满杏儿的毛躁扰了他的清静。

杨如瑄愣愣地望着他,像是听到多不可思议的话。

他叫她的名字啊……她甚至以为他根本不知道她的名字,因为他未曾唤过,再者,她只要杏儿打盆水给他漱洗,没要杏儿整理下人房……

她望着杏儿,抢在柯氏开口之前道:“杏儿,你捡到什么?”

杏儿极力保持沉稳,缓缓地摊开手心。“少夫人,奴婢整理下人房时,在桌底下拾着这个,奴婢一看是官印,吓得跑来问侯爷该如何处置,却不慎脚滑撞到了百宝格。”说词人家都替她找好了,她只要顺着说便成。

虽说她不懂侯爷为何如此引导她,但她想过了,这么做是最安全的。

“难道是春莲和夏莲偷的?”杨如瑄表面诧异,心底却十分狐疑,但她还是接过官印,毕恭毕敬地递给樊老爷。

“依我看,根本就是你偷的吧,如今还要嫁祸给两个已经卖出府的丫鬟,也真亏你做得出来。”柯氏睨了眼官印,笑得极冷。

“娘,我要如何去偷呢?我一直都待在梅贞院,更对主屋那头不熟。”杨如瑄暂且将怀疑丢到一旁,全心应付着柯氏。

“谁知道呢?但要说是两个卖出府的丫鬟所为,也实在太牵强了吧。”

杨如瑄淡噙笑意,知道樊老爷正暗暗地观察自己,只要有一丁点的停顿和迟疑,恐怕真要被柯氏给栽赃成功。

“爹,媳妇可否请贾管事一问,昨儿个将两名丫鬟卖出府时,可有时刻盯着两个丫鬟直到她俩出府。”

樊老爷微摆手,人在门外的贾道学立刻上前。“老爷,春莲和夏莲昨儿个离府时,说有些东西搁在下人房要回去拿,适巧运送府里存粮的小薛来了,小的去付了银两再踅回,约莫有一刻钟的时间没瞧着她俩。”

“贾管事,那采买的小薛可是每日定时前来?”

“是的。”

“爹,要是两名丫鬟深知府里作息,趁那当头偷了官印,实是合理,对不?”杨如瑄身段柔软地询问着。

柯氏见樊老爷轻点着头,面有恼色地道“你有什么证据非要栽赃是她俩偷的?”

“娘,我会将春莲和夏莲卖出府,就是因为她们的手脚极不干净,昨儿个还偷了我的金钗。”

“既然她俩都偷了东西,岂还会再偷老爷的官印?”

“也许是因为梅贞院穷得无处下手,才会把脑筋动到主屋去,昨儿个被我人赃俱获后,便要贾管事卖出府,许是趁那一刻钟的空隙到主屋偷走官印,毕竟她俩不识字,把官印当成金子偷也不是不可能,再者,她俩之前是娘跟前的丫鬟,对主屋环境必定再熟悉不过。”

柯氏闻言,脸色大变。“你这话是拐弯骂我养了两个吃里扒外的?”

樊老爷听至此,突地摆手,低声问:“等等,为何梅贞院会穷得无处下手?”柯氏的脸色瞬间发青,正要解释之际,杨如瑄一脸委屈地道:“爹,因为这两个月梅贞院的分例一直没下来,而且娘又不允我动用当初皇上赏赐给侯爷的赏金,我连这个月的月饷都没能发给丫鬟呢。”

樊老爷不敢置信地瞪向柯氏,柯氏咬了咬牙道:“我不过是上个月迎亲多花了一些费用,这个月才迟了些日子,我待会就差人送来!”

“那就多谢娘了。”杨如瑄袅袅娜娜地欠身,姿态端庄,举手投足间皆是大家闺秀风范。“爹,既已找到官印,那就请爹赶紧进宫,可别让贼人有机会栽赃了爹。”她话说得中肯,还有几分指桑骂槐的味道,教樊柏元微抿着笑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誓不为妾最新章节 | 誓不为妾全文阅读 | 誓不为妾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