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娇夫 > 第六章

娇夫 第六章 作者 : 艾佟

侧躺在临窗的大炕上,顾尹儿目光慵懒的追着窗外翩翩彩蝶,绷紧的身子渐渐放松下来。

其实府里的管事嬷嬷都很恭敬规矩,不因为她年幼不懂管家就心存歪念,当然,诚王爷身边的两个大丫头都在身边陪着看着,谅也没有人敢干出偷鸡摸狗的事。

虽是第一次管家,有心学习,就难不倒她。

管家倒还是次要,她不喜欢的是这种被人家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刚刚接受诚王妃这个身分,就要将整个诚王府丢给她……是啦,她确实不能一直隔绝在诚王府最北端的逸安居过日子。

听说逸安居原叫德和居,是德和公主居住的院子。

不久之前,长年卧病在床的德和公主稍稍康复,诚王爷不希望她继续关在德和居,于是将自个儿居住的澄湖轩让给德和公主,而他自己则移居德和居,并将此处易名为逸安居。

这事倒也不奇怪,可是诚王爷不只是移居德和公主的院子,竟连德和公主身边的两名大丫头都接收了。理由很简单,诚王府一直是那两名大丫头—— 兰芸和竹香管家,德和公主出嫁之后,她们还是要继续管家,只好留下来。而德和公主嫁进祈府之后,左相大人为金枝玉叶的妻子特别安排了侍卫,因此原先保护德和公主的两名侍卫—— 赵士英、周大郎就留在诚王府,转而护卫诚王爷。

至此,事情都能解释得通,唯有一点教人想不明白—— 原先保护诚王爷的侍卫转而保护德和公主,并将随她到祈府!

这些都是欣儿打听到的消息。虽然很奇怪,她倒也懒得多作推敲琢磨,不管是侍卫还是丫头,都是属于诚王府的,诚王爷如何安排,原本就是随他的喜怒哀乐决定,而诚王爷看起来就是一个善变的人,喜欢变来变去,教人摸不着头绪,处事当然也是奇奇怪怪—— 这是她这些天来的感受。

“小姐……呃,王妃,兰芸姊姊已经在外面候着。”欣儿一时还改不了口。

“兰芸?对了,我都忘了,她要陪我去澄湖轩。”顾尹儿放下手上的书卷,下了炕,穿上鞋子,进了内室换了褙子,重新理了妆,便走出屋子。

“王妃,小厨房已经将备好的点心送来。”兰芸手上有个梅花捧盒,这是顾尹儿吩咐小厨房做的。

“欣儿陪我去澄湖轩就可以了,你还是待在王爷身边伺候吧。”

“王爷有赵侍卫和周侍卫伺候,以后奴婢和竹香就跟着王妃。”

王爷将诚王府交给她,也因此将兰芸和竹香一并给了她,可是,这两个大丫头在府里的地位不输王府的大总管,她们待在身边难免会带给她压力。可这事由不得她,她也只能让兰芸跟着。

她们来到澄湖轩时,端意宁正忙着跟针线纠缠,看起来好像在打架似的。

看小姑使用针线,顾尹儿真是匪夷所思。即使她不善女红,也不该如此笨拙,好像未曾使用过针线……

“嫂子!”端意宁如瞧见救星,手上的针线荷包立刻扔进笸箩,跳起来扑过去。

哇,会不会太热情了?这位公主过去不是一直养在深闺吗?还有,不是说德和公主六岁那年得了怪病,身子一直很不好?怎么完全不像那么一回事?她还没见过比这位公主还活蹦乱跳的姑娘呢。

压下满腔的困惑,顾尹儿笑拉着小姑在炕上坐下。“德和在绣荷包吗?”

“我只是打发时间。”虽然宫中来的女官要求她亲自绣打赏用的荷包,可是见了她拿针线的样子,即便她绣得出荷包,只怕她们也会偷偷换掉。

“我请小厨房准备了几道平日爱吃的点心,德和尝尝看。”

兰芸立刻将手上的捧盒放在炕几上。

闻言,端意宁两眼如星子似的闪闪发亮,连忙打开捧盒,在各式各样的点心中随手取了一个放进嘴里,边吃边点头,好吃!

“德和要成亲了,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

“谢谢嫂子,一切有宫中的女官打理,我就等着左相大人的花轿上门迎娶。”虽然满心期待这个日子的到来,但端意宁终究是个姑娘家,羞答答的红了脸。

顾尹儿觉得很困惑。同是皇上赐婚,德和怎么开心得好似要嫁给心上人?

“我倒是有件事需要嫂子帮忙,哥哥身子骨不好,照顾哥哥很辛苦,还望嫂子不要嫌弃哥哥。”

“我已经嫁给王爷,无论王爷健康还是病弱,我都是王爷的妻子。”

端意宁苦恼的咬着下唇,忍不住的问:“嫂子对哥哥只能是妻子吗?”

怔愣了下,她不解道:“德和是什么意思?”

“德和但愿嫂子可以成为哥哥的知心人。”

她也曾盼遇到知心人,共结连理枝……

“德和知道,若非皇上赐婚,嫂子不会嫁给哥哥,可是德和相信,哥哥值得嫂子倾心相守。”

略微一顿,顾尹儿真心诚意的开口。“我不知道能否成为王爷的知心人,可是必会尽心守护王爷,这是我对公主的承诺。”

“除了身子骨不好,哥哥貌若天仙、文武双全,在丹凤王朝绝对是万里挑一的俊杰。”若是他们兄妹没有互换身分,哥哥一定会迷倒皇城的千金闺秀。

王爷是貌若天仙,可是文武双全……算了,她无意深究此言虚实,时间会说清楚王爷是什么样的人,可是公主必须明白一件事。“世间女子有谁不求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可是,我想成为王爷的知心人,这也要看王爷的心意。”

“哥哥很开心能娶嫂子为妃。”她一直担心皇上赐婚,哥哥会不开心,可是渐渐,她发现,哥哥听见旁人提起成亲一事,唇角会轻轻翘起来—— 这是哥哥心情愉悦之时的小动作,由此可见,他多么喜欢这门亲事。她想,哥哥必定暗中见过顾家小姐,而且满意极了。

顾尹儿闻言一怔。王爷很开心能娶她为妃?

“这是真的。”端意宁加重语气强调。

“……若是如此,那真是太好了。”德和是一片好意,她岂能不欣然接受?

“真的,德和绝不虚言!”端意宁索性举手发誓。

若不让这位公主安心,她会不会一直固执下去?“德和不必为我们忧心,王爷若是有心,我也不是无心之人。”

是啊,她还真糊涂!端意宁懊恼的拍一下脑袋瓜,随即扬起灿烂的笑容。哥哥聪明善于谋略,只要有心,还怕无法赢得嫂子的心吗?

端天穆和祈儒风是君臣,也是师生。无论是人前人后,端天穆之于祈儒风只能是帝王,可是祈儒风在端天穆心中的位置偏重老师。

从东宫之主到登上九五之尊,一路陪伴着他闯过层层考验的是这位老师,若不是这位老师,父皇不可能坚持将江山留给他;若不是这位老师,父皇留下来的那些老臣不会安分,将成为阻碍他开创新格局的绊脚石。

茶香袅袅,端天穆观看了一会儿棋盘上的局势,伸手拿起棋笥中的棋子,落在棋盘上,可是脱口而出的却是风马牛不相干的事。“你可曾听德和说他们两个还没有圆房?”

祈儒风无声一叹,早猜到皇上召他进乾坤宫必有图谋。“臣就快迎娶公主了,近日不便去诚王府,没有机会见到德和公主。”

端天穆抬头瞄了他一眼。“没想到左相大人如此守礼。”

“臣岂敢对公主失礼?”

“你别在朕的面前装模作样。”

“臣不敢,臣谨遵皇上教诲,让公主近日在诚王府学规矩学管家。”

“她岂会乖乖的学规矩学管家?”

“皇上不是派了宫中的女官在公主身边督导?”

端天穆完全没有下棋的兴致了,正眼瞅着他。“好啦,这会你不是左相大人,而是朕的老师,你说说看,他究竟打什么主意?难道他想休妻吗?”

“这是皇上赐婚,诚王爷岂敢休妻?”

“朕看他,没有什么事不敢。”老三可以一步一步找回自个儿的身分,他的胆子可大呢。

是啊,可是,祈儒风可不敢如此直率的回应。若问他,诚王爷有异心吗?他可以肯定“没有”。若问他,诚王爷会安安分分当个王爷吗?他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诚王爷心机深沉难以捉摸,时而高贵,时而任性,时而优越,时而亲切,时而冷漠,时而热情……这样的一个人怎可能“循规蹈矩”过日子?

是啊,诚王爷绝不会守着人家给予的身分,只会寻求自个儿想要的身分,问题是—— 他想要什么?这应该也是皇上心里最想知道的事。

“三弟认为朕应该充实后庭,早早诞下子嗣,你以为呢?”

眼底掠过一抹深思,祈儒风就事论事。“皇上若能早早诞下子嗣,大臣们比较安心。”

“三弟为何突然关心朕的子嗣?”

“不只是诚王爷,大臣们也都很关心。”

大臣们关心,老三的动机绝不可能是关心。老二夭逝,而老三一出世,他这个皇长子的光芒就被掩盖了,无论是父皇,还是大臣们都被这位聪明绝顶的三皇子深深吸引了。也因为老三的出色,父皇对他更为严苛,即使老三六岁那一年被下毒,从此有如蒙尘的珍珠,他依然活在老三的阴影下。

“朕继位第三年了,后宫却一直没有传来好消息,大臣们当然会着急。”当太子战战兢兢,当了皇帝还是战战兢兢,他何来心思宠幸后宫?是吗?还是借口?

端天穆的目光不知不觉飘向殿外,若是后宫有他最想要的女人,他还会认为踏进后宫不过是尽一份责任吗?

“皇上若能尽早拥有子嗣,这不只是安大臣的心,也是安太后的心。”

母后?端天穆眼神一沉。丹凤王朝只怕没有一个人比母后更关切子嗣问题,可是为了守护他坐上龙椅,母后殚精竭虑,若非如今有舒心日子可过,能够好好将养,母后早就不行了。

“母后从不干政,朕更是严禁朝堂之事传至后宫。”

“臣听闻太后近日旧疾复发,此时想必更关心皇上是否有子嗣。”前朝的事不闹到后宫,不表示后宫就不关注此事。

休沐之日,他必夜宿后宫,不就是为了安母后的心吗?

“皇上还想下棋吗?”

“你都要成亲了,朕还拉着你下棋,朕是不是不近人情?”

“臣处处蒙皇上看重,是臣之幸。”

“违心之论,数月之前,你还为了德和公主辞官返乡。”

“臣辞官返乡是为了养病。”虽然他们君臣都知道这是名义上的理由,他还是要装模作样一下。

“朕羡慕你。”即使权倾天下,他也不可能为了得到一个女人的心放下一切。

“皇上聪明睿智远在臣之上,无论遇何事,皇上都找得到更好的对策。”

是吗?他找得到更好的对策吗?就连她的心是否在他身上,他都不能把握了,拥有她,是他可以实现的梦想吗?坐在龙椅上,看着百官跪拜,以为天下尽在他手上,可是一回首,就看见身为帝王的悲哀,天下事从来不是心之所欲,而是利之所在。

端天穆举起手一挥。“你在这儿,心却不在此,退下吧。”

祈儒风赶紧恭恭敬敬的告退离开。虽然是皇上近臣,可是伴君如伴虎,岂有一刻敢松懈?

出了乾坤宫,下了大殿前方的台阶,祈儒风原本沉静无波的眸子转为深沉。皇上的忧心并非多虑,诚王爷不会无端提起选秀,不过,他是在打探,还是预谋在朝堂掀起波涛呢?原以为他娶了一个刁钻难缠的王妃,应该会安分一点,没想到还是低估他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夫最新章节 | 娇夫全文阅读 | 娇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