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夫 第七章 作者 : 艾佟

【第三章】

累累累,她快累死了,不是因为要学着管家,当一个能干威风的诚王妃,而是天天伺候那位娇贵的诚王爷—— 这位王爷不只是身子娇贵,连性子也无比娇贵。

如何娇贵呢?只要他在府里,她就必须寸步不离在一旁伺候,服侍他用膳、更衣,陪他下棋、种药草,他作画写字,她就得磨墨添香……

总之,这位王爷绝对是丹凤王朝最娇贵的人,单是伺候他,就够折腾她,还好上无公婆,无须晨昏定省,过了辰时未起,也不会挨白眼受责,可是,为什么睁开眼睛会看见枕边多了颗脑袋瓜?

这是梦吗?顾尹儿眨了眨眼睛,那颗脑袋瓜没有消失不见,这一次伸手揉了揉眼睛,那颗脑袋瓜还是没有消失不见……

“啊……”她的嘴巴被摀住了。

“娘子可不要一早就扰人清梦。”端正曜笑得像个孩子似的,显然很高兴一早就可以惊吓到她。

怔愣了下,她渐渐冷静下来,推开他的手。“王爷怎会在这儿?”

“这是我的床啊。”

张着嘴半晌,顾尹儿讷讷的道:“是啊,这是王爷的床,可是除了病了那几天,王爷都夜宿小书房,怎么昨儿个夜里跑回房里?”

端正曜坐起身,神情非常严肃。“本王发现一件事。”

她也赶紧坐起身。“王爷发现什么事?”

“有娘子在身边,本王睡得特别香、特别安稳。”

“嗄?”

“病了那几天,本王夜里睡得特别香、特别安稳,可是这几天夜宿小书房,辗转难以成眠。本王左思右想,想了好些天,终于想明白了,这是因为娘子的关系。有娘子在身边,本王病了,娘子会细心照顾;还有,娘子身上有本王最喜欢的香味,像糖霜似甜甜的。”

他病了,她当然要细心照顾,问题是—— 沐浴时,她不喜欢在水里加入花瓣添香,喜欢纯净的清水净身;平日,她也不像一般姑娘喜欢佩带香料,或用香粉胭脂,身子怎么可能沾染上糖霜似的甜味?难道他的鼻子也病了吗?

娘子的心思一眼就教人看穿了,他调皮的倾身靠向她,深吸了一口气。“娘子身上真的有糖霜似甜甜的香味。”

吓了一跳,她不自在的往后一缩。“王爷的鼻子是不是……出了问题?”

“本王的鼻子比常人灵敏,不信吗?”闭上双眸,端正曜彷佛睡着般静悄悄不动一下,顾尹儿看不明白,犹豫不决是否应该推他一把,他倏然张开眼睛,像挖到宝似的道:“本王闻到桃花香,一定有人剪了桃花枝子插瓶,兰芸……”

顾尹儿连忙堵住某人正在扯开的嗓门。“王爷不是说一早不要扰人清梦吗?”

他很慎重的点头表示同意,她缓缓的松开手,不过,他迫不及待像个献宝的孩子似道:“娘子相信中堂的花斛必是插满了桃花,是吗?”

“是吧。”昨日她经过逸安居外面的桃花林,看见无数粉嫩的花一朵朵、一簇簇绽放枝头,迎风摇曳,妩媚动人,便随口向兰芸抛出一句,今日府里的花斛全换上桃花。她没想到兰芸会将此事记下,换成欣儿,总要她郑重的叮嘱。

欣儿活泼好动,打听消息的本领很高,其他就不行了,她任之纵之,因为怎么也没想到自个儿会嫁进诚王府这样的地方。

难道王爷早看出她身边需要兰芸和竹香这样谨慎机敏的大丫头吗?

她的夫君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她不时会生出这样的疑问。见他明明只懂得任性只懂得撒娇,娇贵得一无是处,可是,为何受制于人的是她?为何这个像是没有主子管家的诚王府井然有序?还有,为何他身上隐约透着一股睿智?

“娘子也不知道自个儿身上有糖霜似甜甜的香味吗?”

敛住思绪,她对于子虚乌有的香味实在无奈。“臣妾闻不出来。”

两眼闪烁如星子般光彩动人,端正曜开心极了。“只有本王闻得出来吗?”

“是啊,王爷的鼻子果然异于常人。”

“所以,以后娘子天天睡在我身边。”

一抹彩霞瞬间染红娇颜,顾尹儿从来没有这么不知所措,连双手应该摆哪儿都不知道。这又不是令人脸红心跳的情话,可是,怎么觉得连心口都热了?

“本王体虚,夜里四肢格外畏冷,一定要紧紧抱着娘子。”

紧紧抱着……想着他抱着她的画面,这会不单心口热,还心跳也加速。

“娘子不会嫌弃夫君吧。”

“……不会。”她对他越来越心软了,连扫他的颜面都会于心不忍。

端正曜大大的扬起唇角笑了。“今日本王带王妃去骑马。”

“骑马?”

“你还未瞧过王府的骑射场吧,就位在北院。”

她知道北院,位于逸安居的西侧,因为院落的大门紧闭,只当那里是没有人居住的院落。诚王府有很多院落都是大门紧闭,毕竟这儿的主人只有三个……不,应该是两个,昨儿个德和公主嫁了,总之,主人少,大部分的院落当然都是空着。不过,真是令人惊讶,王府竟然也有骑射场。

“对了,你不会骑马吧。”

这不是多此一问吗?丹凤王朝算得上民风开放,可是千金之家的小姐,重视的是琴棋书画,怎么可能会骑马?不过,顾尹儿笑盈盈的拐个弯道:“臣妾愚拙,连琴棋书画都不精。”

他懂,连琴棋书画都不精,又怎么会骑马?他的王妃还真调皮。

“你想学骑马吗?”

“骑马……我可以学骑马吗?”她害怕高大威武的骏马,从上头摔下来很可能小命休矣,可是逃跑逃亡之时,若能骑马,不是比较方便吗?

“为什么不可以?”他微笑反问一句。

“若是教我爹娘知道了,肯定骂我没规矩。”不骑马,她也不是多有规矩,可是恶行恶状再加上一条,她确实更令人不安了。

“出嫁从夫,夫君说什么就是什么,娘子的规矩夫君说了算数。”

这是第一次,顾尹儿在端正曜身上看见王爷的尊贵和傲气,如此的神采飞扬,也如此的骄矜动人,她竟觉得这样的他令人心醉痴迷……

“怎么了?”

回过神,她随口找了一个问题转移注意力。“不知王爷的骑术如何?”

虽然回门之日,他骑在骏马上,可是当时马儿缓缓前行,还真瞧不出他的骑术如何。不过,根据皇城百姓流传的小道消息,诚王爷上得了马,只是一到狩猎场,他总是那个躲在最后面的人,多年狩猎的战果只有一只鹿,这还是因为皇上逼着他在众人面前好好表现一次,也因而传言是一时侥幸猎得。

端正曜转眼间又变成一个献宝的孩子。“今日不但要教你见到本王的骑术,还要教你见到本王在奔驰的马上射箭,本王保证你只能说出一个字。”

“一个字?哪个字?”

“见过不就知道了吗?”

他对自个儿就这么有信心吗?顾尹儿半信半疑的挑起眉。传言岂是毫无根据?但仍忍不住充满好奇。

“瞠目结舌”就是指她此刻的景况吗?

许久,顾尹儿感觉快窒息的胸口顺畅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幕,教她双目不敢直视,却又无法挪移。

今日她真真切切的领悟到一个道理—— 不要过度相信皇城的流言蜚语。

百姓们口中那个没什么出息的诚王爷竟是骑射高手—— 骁勇骠悍的坐在马背上,张弓搭箭只在一瞬间,射出的羽箭枝枝中箭靶红心。

无论是谁见此景,都会有这样的疑问:这位男子真的是诚王爷吗?瞧,坐在马鞍上的他英姿非凡、意气风发,笑容恣意狂妄,却更彰显与生俱来的雍容高贵。若非天天待在马背上,若非天天张弓射箭,绝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自信骄傲。

她无法形容此刻的感觉……帅!哈,没想到还真被他说中了,不过,就不知道他们是否心意相同?

端正曜策马来到顾尹儿面前,姿态依然高傲骁悍,可是巴巴看着她的眼神像个纯真的孩子,满怀期待的等候奖赏。“本王表现如何?”

他不是自信满满,保证她只能说出一个字吗?“王爷何必问臣妾?臣妾只是站在门外,图个热闹,纵使一般,臣妾也会说好。”

“你连一个字都不愿意给本王吗?”他很委屈的噘嘴。

“臣妾不是给了吗?”

“不是那个字。”

“王爷可以告诉臣妾哪个字吗?”

“本王想听你说。”

“臣妾想说的若是不合王爷的心意呢?”

“本王相信我们心意相通。”

她投降了,不知道这位王爷哪来的自信?“帅,王爷真是『帅』—— 臣妾的回答令王爷满意吗?”

他开心的扬起灿烂的笑容。“本王与王妃果然心意相通。”

这会她哑口无言了。是巧合,还是这位王爷真的如此神机妙算?

“王妃见过本王的骑射,这会也该让王妃享受其中的滋味。”端正曜随即翻身下马,跨步走向已牵着一匹枣红色母马候在一旁的侍卫,伸手接过马缰,将马儿带到妻子面前。“这匹马属于你了。”

她有一匹属于自个儿的马?“王爷在寻臣妾开心吗?臣妾连上马都不行。”

“本王当你的师父,还怕你上不了马?”他握住她的手,帮她踩蹬上马。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夫最新章节 | 娇夫全文阅读 | 娇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