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夫 第五章 作者 : 艾佟

“你可将娘的话听进去了?”

“听了听了,女儿有眼睛,王爷是什么样的人,女儿还会看不出来吗?”她赶紧回神。

“你这个丫头若肯用心,为娘的就不用担心了。”女儿聪颖机灵,只是不上心的事,就懒得费神,而偏偏该上心的事,她从来不上心,唉。

“我会对王爷很用心、很用心。”毕竟,她还不想早早成为寡妇。

可是,顾夫人还是不放心,继续对她耳提面命。“当一个媳妇,重在将府里的长辈和夫君伺候好,庆幸你上无长辈,只要专心伺候好王爷。只要王爷的心在你身上,府里的奴才们就不敢欺负你。”

就算没有王爷当靠山,也没有人可以欺负她。不过,顾尹儿很柔顺的点头,总之娘说什么点头就是,要不,受罪的是她的耳朵。

“你是不是觉得娘杞人忧天?你这丫头平日野惯了,哪懂得人情世故?王府那种地方,一个管事嬷嬷说话都比你这个新进门的王妃有分量。若你不能树立主母的威望,收服底下的管事奴才,将来王爷身边多了一个厉害的侧妃或者侍妾,你在王府还有好日子过吗?”

顾尹儿的脸色终于变了。爹为人刚正耿直,连个姨娘都没有,她都忘了在丹凤王朝,官宦权贵之家没有不纳妾、不收通房的,说开枝散叶乃宗族大事,反倒是商贾富贵之家,生怕妻妾斗争引发的祸乱导致家败,甚至发生宠妾灭妻、败坏家族名声之事,祖训言明不准纳妾。

“娘不是吓唬你,只是提醒你,想在王府立足,你就不能再得过且过,凡事多用点心,王爷对你好,就没有人敢小瞧你。”

“是,女儿会谨记娘的教诲。”

这时,顾夫人的大丫头锦绣掀开帘子走进来。“夫人,筵席准备好了。”

顾夫人点了点头,拉着女儿起身,不忘再交代几句,“用完膳,你们就赶紧回去。以后有事,派陈嬷嬷回来,不要成天想着回娘家。”

顾尹儿无声一叹,此刻真正体认清楚自己嫁人,再也不能像过去一样任性耍赖。夫君是她的天,她的天垮了,她也完了;而她的天想要狂风暴雨,或是艳阳高照,都不是她作得了主。

无论她是否接受自个儿成了诚王妃,这个名分她是坐实了,往后,真要好好照顾她的天—— 虽然这片天在她心目中不具任何意义,不怎么讨人喜欢,她还是会努力与他建立相敬如宾的关系。

纵然接受现实了,可是顾尹儿真的很苦恼,她究竟嫁给什么样的夫君?时而可怜兮兮,彷佛害怕被遗弃的孩子;时而气宇轩昂,像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她真是糊涂了,看他,越来越不像皇城百姓口中的诚王爷。

好吧,她承认街头巷尾的言论只能听听,不能当真,说不定连她见到的都不是真的,皇家子孙有哪个令人安心的?他们一个比一个还狡猾诡诈。

不过,她可以确定一件事—— 她嫁了一个“娇夫”!

“娘子,我这儿不舒服。”端正曜仰着脸儿瞅着她,右手揉着左胸口。

“怎么会不舒服呢?”顾尹儿真的很想叹气,这位王爷很会折磨人,从她娘家回来的路上,他还威风凛凛的骑在马上,怎么一回到逸安居就胸口痛了呢?

“御医说,本王不可以劳心劳力。”

“劳心劳力?”

“本王今日为了娘子可是劳心劳力。”

顾尹儿怔了半晌,语带迟疑。“王爷今日随臣妾回门会劳心劳力吗?”

“本王为了娘子可真是劳心劳力。”

这太荒谬了!不过,她耐着性子询问:“王爷如何劳心劳力?”

“本王一直担心娘子不愿意嫁与本王,久闻丈人为官清廉,最不想跟皇亲国戚扯上关系。是啊,丈人一心为朝廷办事,不讲私情,若与皇亲国戚联姻,难免会受到牵制而身不由己,不小心就卷入政争,从此不再有满腔抱负,只有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

她及笄之后,就有不少公侯权贵之家托媒上门提亲,爹推说要多留她几年,一一回绝,其实爹是宠她,宁可将她嫁给殷实的小户人家,开开心心过日子,也不愿她进高门大户受罪。

“丈人不喜欢本王,本王只能想方设法讨丈人欢心,难道你瞧不出来本王今日处处用心,力求扭转丈人对本王的观感吗?”

她不清楚爹是否不喜欢他,可是今日离开娘家的时候,爹不再神色肃然,眉宇开朗,想必对他这个王爷女婿相当满意,如此说来,还真是她害他胸口痛。

“王爷无须为臣妾委屈自己。”

“不委屈,我们是夫妻,应同甘共苦。”

她感觉有什么堵住胸口似的,很难过。她不曾当他们两人是夫妻,甚至觉得有一天自己会离开诚王府,无论上哪儿都好,就是不愿意待在这里……是啊,他们已经拜了堂,结为夫妻,这是木已成舟的事实。

“尹儿,你还会讨厌我吗?”端正曜眨着纯净的双眸,眼中流转着殷殷期盼。

“……臣妾怎么会讨厌王爷?”未嫁以前,她是讨厌他,如今呢?她应该不讨厌他了吧。

“尹儿骗人。”

“臣妾真的没有讨厌王爷。”是啊,她真的不讨厌他了,怎么可以讨厌一个可怜人?她越来越认同他是个可怜人,为了皇上硬塞给他的妻子,百般委屈,讨好身分比他还低微的人,这不是很可怜吗?换作是她,说不定做不到。

“真的不讨厌了吗?”

“臣妾为什么要讨厌王爷?”

“因为我是王爷。”

怔愣了下,她感觉自个儿紧紧包裹的心被他打破一个洞。他怎能如此了解她?是啊,无论皇城百姓如何评价诚王爷,那都不是她真正抗拒他的理由,讨厌他,只因他是个王爷。如今她的心境有了转变,因为他不再只是王爷,还是个可怜人。

“德和就快成亲了,虽然皇上派了宫里的女官前来张罗帮衬,可是待嫁姑娘难免心里会慌,总希望有个亲人陪在身边说说话。本王不好陪在她身边,你是德和的嫂子,可以请你得空就过去陪她吗?”

虽然今日已经见过他的体贴,可是他会留意到这种细节,还真教她惊讶。

“这是臣妾疏忽,待会臣妾就过去澄湖轩陪德和。”

“不急,德和此时只怕还窝在床上小憩,明日再去吧。”

也好,明日再去,她总不能两手空空,应该备些糕点果子。“王爷知道德和喜欢吃什么吗?”

“那丫头什么都爱吃,尤其是包子。”

包子?顾尹儿微蹙着眉。这不是王爷爱吃的吗?因为是双生子,兄妹两人的嗜好都一样吗?

“我爱吃甜食。”他最讨厌吃包子,可是又不能坦白。

“王爷爱吃甜食?”

“你不觉得甜食会让心情变好吗?”他充当德和公主的日子,除了练武强身,最大的乐趣就是亲手做各式各样的点心,单是闻到那股甜味,他就通体舒畅、心情愉悦。

“臣妾小时候还会吃甜食,长大就不喜欢了。”

“你在笑话本王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吗?”他唇角微微翘起,看起来还真像个孩子。若是可以一直当孩子,他不想长大。

“臣妾怎么敢笑话王爷?”

“本王觉得当孩子很好,不知人心险恶,不知成王败寇,不知心不由己……什么都不知,这不是很好吗?”

人心险恶、成王败寇、心不由己—— 前两者她明白,后者就令人费解了,不是身不由己吗?怎么会是心不由己?心不由己,是为情所困吗?难道王爷心有所属,却因为圣命而不得不娶她?若是如此,她岂不是……怎么觉得胸口闷闷的,好像被什么堵住似的?

“你是不是觉得本王太唠叨?”

顾尹儿甩了甩头,抛去脑子里的胡思乱想。“臣妾在想,长大也不全然没有益处,至少去奉香楼,掌柜的不会将臣妾赶出来。”

“你也去奉香楼吗?”

“只是小时候好奇之下进去瞧了一眼,掌柜的叫我长大以后再去。”顾尹儿忍不住做了一个鬼脸。“奉香楼是三教九流汇集之地,也是全皇城最乌烟瘴气之地,掌柜双手奉上银子请我去喝茶,我都还要考虑呢。”

“如今你是尊贵的诚王妃,不要上奉香楼那种龙蛇混杂之地。”奉香楼只会坏了他的形象,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踏进那儿一步。

“我又不是游手好闲之徒,绝对不会踏进那儿……”慢着,那不是王爷最喜欢去的地方吗?顾尹儿不自在的看着端正曜,不过,他并未流露出一丝不悦。

“我的娘子当然不是游手好闲之徒,明日起,诚王府就交给王妃了。”

“嗄?”

“王妃总不能一直隔绝在逸安居吧。”

她刚刚进门,王爷就病了,伺候王爷就够她忙了,若非王爷吵着透气,至今她连诚王府的全貌都还不清不楚,更别说府里的管事嬷嬷和其他人,何时得闲见过?

“我不知道如何管家。”娘以为她过两年才会嫁人,根本还没有教她管家。

“不急,明日先见过府里的管事嬷嬷,兰芸和竹香会慢慢教你。”说着,端正曜倦极的靠在引枕上,闭上眼睛,好似睡着了。

见状,顾尹儿到了嘴边的话只好咽下,脱了鞋,上了炕,从炕柜里取出一块毯子仔仔细细盖在他身上。

看着他,她不禁看迷了。早知道他生得俊美,可是不曾认真瞧过,没想到竟是如此漂亮,长长的睫毛像个姑娘家似的……心跳得好快,她慌乱的摸着胸口,仓皇的下炕,穿上鞋子,跑出内室。

不过,过了许久,心情还是难以平静,她索性上小厨房指挥厨娘做几道点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夫最新章节 | 娇夫全文阅读 | 娇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