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独宠妾心 > 第八章

独宠妾心 第八章 作者 : 艾佟

    “格格……你别走……格格……不要丢下我……格格……”倏然惊醒过来,拈心满头大汗的坐起身,一颗心怦怦的乱跳不停,久久都无法平静。

    直到窗棂透进晨光,她方才怔怔的回到现实,她无意识的用衣袖擦拭额上的汗珠,好端端的,怎么做起这种生离死别的恶梦?

    拉开被子,拈心有气无力的滑下炕床,穿好外衣,她打开房门。

    灰暗的天色显得好陰霾、好沉重,仿佛悬在心上挥之不去的梦魇,教人不禁忧郁焦躁起来。

    她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该不会是格格……拈心心急的摇摇头,好似这么做就可以甩去一切的忧愁,可是被挑起的担忧却不断的在心里交战,终于,她按捺不住的折进房里拿件披风穿上,脚步紊乱的关上房门往雪妍的寝房走去。

    一走进雪妍的房里,看到她竟然卧在躺椅上,拈心惊慌的解下披风,冲过去盖在她的身上,“格格,你怎么躺在这儿?会著凉的!”

    抓住拈心的手,雪妍以从来没有过的急促说:“拈心,我一直在叫你,你都没听见,我好急,我以为来不及了,还好,你是不是听见我在叫你?”

    强烈的恐惧窜上心头,拈心却又强装镇定的笑著说:“格格,是不是睡不著,在胡思乱想?不要担心,我随时都在你的身边,我不会离开你。”

    雪妍摇摇头,“我从来没有这么清楚过,我知道自个儿在说什么……”

    “格格,我不要听你胡言乱语!”拈心紧紧的握住雪妍冰冷的小手,眼眶控制不住的泛起水气,“我会一直守著你,就算你不要我了,我也不要离开你!”

    温柔的一笑,雪妍心疼的说:“傻瓜,这世间无不散的筵席,生老病死终有一日,时候到了,谁也阻止不了。”

    “那我们约好,不管到哪儿,都一起走好吗?”

    “拈心,你的人生还好长好长,不要为我牵挂,你可以放手了,去拥有你的幸福,我真心的祝福你和允。”

    “不,格格,你听我说,贝勒爷这一辈子只会有一个少福晋,那就是你,我跟你保证,我绝不会允许任何人从你的身边抢走他!”

    “你更傻,你用不著为我这么做,这几天我想了好多,明白好多道理,允从来不属于我……”

    “格格,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我不是有意的,真的,我只是……”

    轻轻捂住她的嘴巴,雪妍摇头道:“你什么都别说了,你的心意我已经全都明白,我听小梅说了,你从来没有对不起我,是上苍在定这一切的命运,我无怨也无尤,我是真心的把允交给你,并祝福你们白头偕老。”

    拈心焦急的抓住她的手,“格格,你不可以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贝勒爷是你的夫君,你才是那个应该跟他一起白头偕老的人!”

    “拈心,我问你一句话,你要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爱允吗?”

    “我……”

    “拈心,你是那么勇敢的人,为什么面对自己的感情,却畏畏缩缩?你是不是怕伤害到我?”

    “格格,我……”

    “拈心,爱,是需要多一点的自私,否则到头来,受伤害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你能够明白吗?”将拈心的手握得更紧,雪妍喘气的摇著头,“拈心,我不行了……”

    “格格,不会的,你会活得长长久久!”

    “我的情况我最清楚,我好累、好累,我好想休息……”

    “格格,我扶你到床上休息,睡一觉你就不累了!”拈心慌张的想将雪妍从躺椅上扶起来。

    “拈心,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静下心来听我说,我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你的,一封给阿玛和额娘,我请阿玛正式收你为义女,风风光光的将你嫁给允,我不要你再委屈自己,知道吗?”

    “不要!你是庄亲王府的雪妍格格,康亲王府的少福晋,今生今世,没有人可以侵占你的地位,而我,永远是你亲如姐妹的丫环!”

    雪妍好满足的一笑,仿佛她的人生不再有遗憾,她仔细的摸著拈心的脸庞,气如游丝的说:“我们相约来世再当好姐妹!”话毕,雪妍的手缓缓垂落下来,她闭上眼睛,是那么安详,好像睡著了。

    “格格……格格……”害怕、无助的拈心急切的推著雪妍,“格格,你不要吓我,不要跟我开玩笑,我一点也不喜欢,我求求你,你起来,你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扑簌而下,模糊了眼睛,终于,她声嘶力竭的呐喊,“格格!”

    悲伤攻击心房,拈心再也承受不住剧烈的痛楚,晕厥的倒在地上。

    小梅正好这个时候走进房内,见状,她惊叫的一喊,“拈心!”

    ☆☆☆

    昏睡了一天一夜,拈心幽幽的醒过来,一时之间,脑袋瓜一片昏沉,直到耳边传来允的声音,记忆才涌进思绪。

    “拈心,你醒了!”

    抓住允,拈心焦急的问:“格格呢?格格她在哪儿?”

    “拈心,你要节哀,雪妍已经去了。”

    怔了一下,拈心不住的摇著头,哀痛的推开允,她跌跌撞撞的跳下床,“格格,你不要走,你回来,格格!”

    允连忙追上前抱住她,“够了,放过自己,她已经死了!”

    拈心不死心的摇著头,“你骗我,你放开我,我不相信,格格才不会丢下我一个人,不会的,她不会这么残忍……”

    捧住她的脸,允吻住她的嘴,用他的爱热情的占满她的心,除去她心里的无助。

    好似允是那个可以救她免于溺水的浮板,拈心圈住他的脖子,急切的回应他的吻,不过,仿佛还不够似的,她的小手开始不安分的拉扯他的衣服。

    帮助她把他身上的衣服脱掉,允接著解开她身上的衣裳,两具luo裎的身躯爱恋的纠缠,他抱著她倒回炕床,用他的手、他的唇、他的舌,一一膜拜她的每一寸,挺立白皙的侞峰、瑰丽的侞尖、平滑如缎的腹肌、欲迎还羞的花谷,他的痴恋像一张网将她密密麻麻的困住,教她一辈子都属于他。

    “啊……”火热的欲望驱走冰冷的意识,拈心抱住他的头,将自己的身子弓向他,花谷沾满蜜津,等候他深入采撷。

    再也按捺不住,他的肿胀一举挺入她的体内,深深的占有,随即舞动一波又一波的惊涛骇浪,相属、相知、相惜,他们要这么缱绻一生一世……当激情渐渐平息,允将拈心紧紧的揽进怀里。

    “允,我再也见不到格格了!”语气好轻好轻,心却是好痛好痛,她终于面对现实。

    有著心疼,也有著不是滋味,允眷宠的责备道:“傻瓜,你有我,我会一辈子守著你!”

    “允!”眼泪控制不住的滑下来,拈心心痛的说:“格格那么年轻,不过短短的十八年,老天爷怎么可以对她如此残忍?”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生命的无常本是人世间最大的无奈,只要此生了无遗憾,是长是短,那又如何?”握住她的肩膀,允轻柔的用双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庄亲王和福晋已经来过了,因为你一直昏睡不醒,我没让你跟他们见面。”

    “王爷和福晋怎么说?他们一定很难过对不对?自从格格嫁进康亲王府,他们就再也没见过格格,格格的身子不好,不方便回去看他们,他们现在终于来康亲王府,却是因为……”越说,拈心越伤心,格格一定很遗憾,没能见王爷和福晋最后一面。

    “对不起,这说起来都要怪我,为了这件婚事我很不谅解庄亲王,庄亲王为了不想增加我的不快,才一直不敢过府探望女儿,不过,我从来没限制他们踏进康亲王府一步。”

    “对了,你可瞧见格格留给王爷和福晋的信?”

    “我见著了,也帮你转交给他们。”

    “王爷和福晋看了吗?”

    允点了点头,“庄亲王说,等这里的事告一段落,他会派人过来接你回庄亲王府,收你当义女,再请皇上赐婚,把你许配给我,好完成雪妍的遗愿。”

    “不!”拈心坚决的摇摇头,“我已经亲口向格格承诺,今生今世,她都是你惟一的妻子,不管她身在何处,康亲王府的少福晋永远是她,我不会让任何人抢走属于她的名份!”

    “你……”

    捂住允的嘴巴,拈心充满恳求的说:“我求求你答应我,今生不再娶妻!”

    拉开她的手,允恼怒的说:“难道你要当一辈子的妾吗?”

    “我愿意!”

    “我不答应!”真不明白,人都死了,她为什么还那么顾忌!

    望著他冥顽抗拒的坚决,拈心不得已的说:“你想逼我离开康亲王府吗?”

    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允像是恨不得扭断她的脖子,“你在威胁我?你以为你离开得了我吗?”

    摇了摇头,拈心凄楚的说:“允,你不会明白我的心情,格格盼了又盼,好不容易嫁给你,可是除了一个名份,她什么都不是,而我,却拥有你的宠爱,我怎么能剥夺格格惟一所有的东西?”

    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他可没教雪妍嫁给他,他对她一点责任也没有,可是他却不能否认因为如此,拈心方能走入他的生命,他是欠雪妍一份情,然而,非得用这个方式来偿还吗?

    “允,只要能一辈子当你的专宠小妾,我就心满意足了!”拈心充满恳求的看著他。

    “你……我该拿你怎么办?”允无力的叹口气,可恶!他迫不及待的想正她的名,巩固她在康亲王府的地位,她却……他怎么会以为她聪明,她真是笨得令他心疼!

    “只要你能宠我、爱我,即使只是一个妾,那又如何?允,我求求你,成全我,就让我为格格尽最后一份心吧!”

    还是投降了,允万般无奈的说:“好,我答应你,今生今世不再娶妻,只宠爱你这个胆大妄为、不知死活的小妾!”

    “我们一言为定,若有违背,我会离开你!”她孩子气的拉著他的手跟他立约。

    “老喜欢质疑我的话,你这个坏习惯恐怕一辈子都改不了!”对她,他是又爱又恼,他始终把别人踩到脚底下,却让她吃得死死的,这算是他的报应吗?

    投入他的怀里,拈心深情缱绻的说:“我爱你!”

    虽然是短短的三个字,却让允的心化成万缕柔情,可是嘴里还是不改他的霸气,“你的爱已经给了我,这辈子不准收回!”

    “既然已经决定爱你,今生我无怨无悔!”这是她给他的承诺,因为在他的宠爱里,她看到他的脆弱,原来冷酷的他,也有这么痴情的一面。

    放开拈心,允走到桌边,取来一封信交给她,“这是雪妍留给你的。”

    立刻拆开信,雪妍娟秀的字迹跃然于纸上——拈心,我跟你约好,来世,我们再当一对好姐妹,好吗?最后,我把允提交给你,祝你们白头偕老,也请你们代我孝顺阿玛和额娘,永别了!

    “格格!”拈心心酸的将信贴在自己的胸膛,会的!她们来世一定是一对好姐妹,她们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允温柔的搂住她,“逝者已矣,来者可追,别再难过了。”

    拈心点点头,靠进允的怀抱,也许还要花上一段时日,但是,她会勇敢的面对。

    ☆☆☆

    “小姐,真是太好了,没想到那个病榜格死得这么快,这下子,我们也不用麻烦了,少福晋的位子已经是你的了!”凤儿卖力的在慕容香的肩上又捏又捶。

    好像在沉思,慕容香一句话也没吭。

    “小姐,你在想什么,怎么都不说话?”

    叹了口气,慕容香不安的问:“凤儿,那个病榜格是不是被我气死的?”前几天她去找那病榜格的时候,还好端端的,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病榜格怎么可能死得那么突然?

    “小姐,那个病榜格本来就活不久,是不是被你气死又有什么关系?”

    “这……哎呀!你不会懂的啦!”万一是她气死的,那个病榜格会不会化成厉鬼来向她索命?

    “小姐,就算是你跟病榜格说那些话气死她,那也是那个莫拈心害的,谁教她去勾引贝勒爷,又不是你无中生有撒谎骗人!”

    大概是因为找了一个代罪羔羊,慕容香神情轻松了下来,“没错,都是那个莫拈心害的!”本来是想让那个病榜格把莫拈心撵走,没想到病榜格却自己先死了,真是失算!

    “小姐,人都死了,再想这事也没什么意义,眼前最要紧的是,怎么让贝勒爷尽快把你娶进门,贝勒爷现在一心一意向著莫拈心,虽然还没正她的名,可是派了丫环伺候她,这可是事实,你不可不防,千万别让那个丫头捷足先登,那我们岂不是白忙一场!”

    “我才不担心那个死丫头,她是什么身份,想嫁进康亲王府当少福晋,根本是在做梦!”慕容香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丫环,要弄走她简直易如反掌,担心个什么劲!

    “小姐,你千万不可以小看莫拈心,你瞧,连贝勒爷都被她迷得昏头转向,她的本领有多高,想也知道,你不也见识过她的厉害吗?”

    听凤儿这么一说,慕容香心里开始有所顾忌,“这……那你说,该怎么办?”

    “这个嘛……我倒是有一个主意,小姐可以找福晋出面,请福晋作主将小姐许给贝勒爷。”

    慕容香摇摇头,“这个行不通!”

    “为什么行不通?”

    “你有所不知,十五年前,就是因为姨妈看上庄亲王深受皇上重视,才提议联婚,让表哥和雪妍格格长大结为夫妻,谁知道雪妍格格竟然是个病西施,表哥一向痛恨人家强迫他,这会儿又要他娶个人人不爱的病榜格,你想想看,他是这么骄傲的人,怎么受得了?只是,君命不可违,他还是娶了,但是姨妈就惨了,这件亲事的始作俑者是她,别说是表哥对她不谅解,就是王爷对她也有怨气,为了这件婚事,他面子可以说是丢尽了,现在,她哪敢再管表哥的终身大事?”

    “福晋那边既然没望了,我们现在也只有一个法子了。”

    “什么法子?”

    “把莫拈心弄走!”

    “这……可能吗?表哥最近都待在‘采云阁’,还有那个叫小梅的丫环寸步不离的跟著她,怎么把她弄走?”

    “小姐,贝勒爷可不是一天到晚都待在府里,调开小梅那个丫头更是容易,我们还怕弄不走她吗?”

    慕容香奸诈的一笑,“好,就这么决定!”

    ☆☆☆

    “拈心小姐,该用午膳了!”看著两眼无神坐在窗边的拈心,小梅难过的叹了口气,自从少福晋走了之后,她常常眉头深锁的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教人看了都觉得心酸。

    缓缓的回过神,拈心勉强的挤出一缕微笑,“小梅,叫拈心就好了,拈心小姐听起来好别扭。”

    “不行,让贝勒爷知道了,我可要受罚!”

    “不……”算了!拈心摇摇头,允的话就是命令,谁敢不从?

    “小梅,午膳我待会儿再吃,你去忙你的吧!”

    “不可以,贝勒爷交代过我,得看著你吃东西。”

    “好吧!我吃!”小梅只是听命行事,她又何必为难她?

    突然想到什么事,小梅叫道:“哎呀!我都忘了,彩儿请我陪她一起上街,说是要帮福晋买东西!”彩儿是福晋身边的奴婢。

    “你去吧!”

    “可是……”小梅又犹豫起来,贝勒爷教她寸步不离的跟著拈心小姐,可是她已经好久没上街,真想到外头走走。

    “你放心,我懂得照顾自己,我也会把午膳吃了。”说著,拈心起身走到桌边坐下来。

    “拈心小姐,那我出去了,我很快就会回来。”

    拈心笑著点点头。

    一下子,房里只剩下她一个人,拈心忽然觉得好孤单,允原本要她搬进“吟风苑”,可是她想,还是过一段时日比较妥当,格格刚走而已,她就迫不及待的搬进“吟风苑”,这教死去的格格情何以堪?

    就在这时候,房里闯进两个不速之客——慕容香和凤儿。

    “凤儿,去帮这个死丫头把东西收拾收拾。”一进来,慕容香就急著下命令。

    “是,小姐!”凤儿得意的看了拈心一眼,走到衣柜,把里头的衣物全搬出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拈心不明白的看著慕容香和凤儿。

    “干什么?”慕容香好笑的睁大眼睛,“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叫你滚蛋啊!”

    “你凭什么叫我离开这里?”这个女人简直是莫名其妙!

    “凭什么?”做作的用巾帕擦了一下脸,慕容香高傲的斜睨拈心一眼,“就凭我是未来的少福晋,我不想留你这个碍眼的死丫头!”

    “你在说什么?什么未来的少福晋?”

    一副大惊小敝的看著拈心,慕容香鬼叫道:“哎唷!难道你还不知道吗?表哥下个月初就要娶我进门!”

    拈心不相信的摇头,“不!这怎么可能?”

    “你这是什么话?你以为表哥会娶你吗?”慕容香嗤之以鼻的瞪著她。

    “不是这样子,允不会娶任何人,这是他答应我的!”

    “是吗?那你肯定是被骗了,这可是姨妈亲口答应我的,下个月初就让表哥迎我进门,本来嘛!姨妈就是要表哥娶我,如果不是那个病榜格硬是拿圣旨要胁,你以为那个病榜格进得了康亲王府吗?”

    “不会的,允答应过我,格格是康亲王府惟一的少福晋……”

    “够了,我不想在这儿跟你多费唇舌,你以为这样子就可以死赖这儿不走吗?”转向凤儿,慕容香焦急的喊道:“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小姐,差不多了!”

    “快一点,我不想再看到这个惹人厌的死丫头!”慕容香厌烦的挥挥手。

    “你在骗我对不对?”拈心冲上前抓住她,用力的摇著她,“是不是你自己想把我赶走?”

    “放开我,你这个疯女人!”慕容香粗鲁的推开拈心,使她跟路的往后退,直到撞上桌子,才狼狈的稳住脚步。

    “我告诉你,表哥不可能不娶妻生子,你也不想想看他是什么身份,你要怪就怪那个病榜格短命,拱手把少福晋的位置让出来,你怨不了别人!”朝凤儿眨了一眼,慕容香示意她把打点好的包袱往外头丢。

    凤儿立刻意会,把手上的包袱往窗外一扔,“喂!死丫头,你现在可以滚了!”

    “你们欺人太甚了,我要见允……”

    “你要是再不识相,我就叫府里的侍卫动手撵人!”慕容香威胁道。

    “你……”

    “凤儿,去请侍卫来这儿,我要让大伙儿看看这个女人有多不要脸,表哥都要娶我了,她还想死赖在这儿不肯走!”

    “是,小姐!”

    “不用了,我走!”挺起胸膛,拈心骄傲的走出去。

    见状,慕容香和凤儿开心的相视一笑,太好了,总算把人弄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独宠妾心最新章节 | 独宠妾心全文阅读 | 独宠妾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