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独宠妾心 > 第七章

独宠妾心 第七章 作者 : 艾佟

    “格格,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一早醒过来,雪妍就要拈心帮她盛装打扮,这让拈心不由得奇怪,什么事让格格这么慎重其事?

    雪妍摇了摇头,自动解答拈心心里的疑惑,“表小姐派丫环送了一封信过来,为了上一次的事跟我道歉,她说如果可以的话,她想亲自来这儿跟我道歉,她还想跟我成为好朋友,可是允不允许她来这儿打扰我,我只好出面邀请她。”

    没想到这个慕容香如此诡计多端,允不准她来“采云阁”,她便把主意打到格格的身上,让格格自己提出邀请,这么一来,允也不能怪罪于她!

    不好,这个女人如此大费周章,肯定是有问题!

    “格格,千万不要!”

    “为什么?”雪妍奇怪的皱了皱眉头,似乎觉得她太大惊小敝了。

    “格格,你忘了上次她口出恶言伤害你吗?有道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她不会安什么好心眼!”说什么她也不会相信,像慕容香这么傲慢无礼的人肯低头向人家道歉,除非天下红雨!

    “拈心,你想太多了,也许她是真心诚意来向我道歉,我们又何苦拒人于千里之外,给她一次机会,说不定可以因此化敌为友,那不是很好吗?”

    “这……”慕容香的手段她很清楚,可是她怎么跟格格说明白呢?

    “拈心,我知道你想保护我,你放心,她当真不怀好意,也不过是说一些伤人的话,我已经有心理准备,绝不让她的言词伤害到我。”

    “可是……”格格的心那么脆弱,怎么抵挡得了慕容香的攻击?

    不过,也来不及了,拈心听见小梅的声音从前厅传了进来。

    “表小姐请坐,奴婢这就去请少福晋出来。”

    拉著拈心的衣袖,示意她放宽心,雪妍没等小梅通报,迳自站起身,拈心连忙扶著她一起往前厅走去,现在,她也只能见机行事了。

    “表嫂,真不好意思,一早就上这儿打扰你!”见到雪妍,慕容香言不由衷的起身迎上前。

    “不打紧!”雪妍转向小梅,“小梅,去沏壶茶来。”

    “用不著这么麻烦,我只是跟表嫂说几句话,不敢久留,要不然,表哥又要怪我了!”说著,慕容香若有所指的看了拈心一眼。

    “请坐!”

    两人一坐定,慕容香更是一脸不屑的直瞪著拈心,“表嫂,我不喜欢闲杂人在一旁碍眼,可否请你的丫环出去?”

    “拈心、小梅,你们部出去。”

    “格格!”拈心焦急的一喊,格格难道看不出来,这个女人根本不是来这里道歉,她是来找麻烦的!

    慕容香挑衅的看著拈心,对著一旁的凤儿道:“凤儿,你也出去,不要像有些不识相的丫环,老是搞不清楚自个儿的身份!”

    可恶的女人!拈心咬牙切齿的朝慕容香瞪了回去。

    “拈心,你出去,我不会有事。”雪妍恳求的拉了一下拈心的衣袖。

    再怎么不放心,拈心还是得认了,她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第屋内终于只剩下她和慕容香,雪妍迫不及待的问:“慕容姑娘,你信里提到的秘密是什么?”其实慕容香派人送信给她,根本不是为了道歉,而是告诉她,她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这秘密跟她有密切的关系,如果她想知道,就邀请慕容香前来“采云阁”一聚,而她不想让拈心烦心,只好对拈心撒谎。

    存心折磨人似的,慕容香故弄玄虚的道:“你真的想知道这个秘密吗?要不要考虑看看,我怕你会受不了刺激,病一发不可收拾,出了什么意外,那我可罪大了!”

    从慕容香的口中听到这么刻薄的话,雪妍已是不足为奇,她镇静的道:“有话直说无妨,这是我心甘情愿。”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直说了!”慕容香陰沉的一笑,恶毒的说:“你一定不知道,你的丫环背著你勾引我表哥,他们两个每天晚上在‘吟风苑’幽会,说有多恩爱就有多恩爱。”

    脸色一阵惨白,雪妍却摇著头喃喃自语,“不可能……我不相信……”

    “我的丫环可是亲眼看到她进了‘吟风苑’,这事还能假得了吗?”

    “不!她看错了!”雪妍还是不断的摇头,可是她的心已经在动摇,还记得那一天允心急的抱住拈心,当时,拈心是那么惊慌不安,这难道不足以证明她在心虚,她对不起她吗?

    “事实都摆在眼前,你硬是要自欺欺人,我也没办法,不过养虎为患,我劝你当心点,否则后悔莫及!”

    “你不要含血喷人,拈心不会害我,这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不行,她不可以怀疑拈心,拈心对她的付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真为你可怜,你这么相信她,她却陰谋篡夺你的地位,不值啊!”慕容香一副同情的叹了声气。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说了!我不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眼,如果你想破坏我和拈心之间的感情,那是不可能的事,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随便你怎么说!”嗤之以鼻的一笑,慕容香不敢置信的接著道:“不过,我真的很佩服你,度量这么大,明知这个丫环背叛你,还愿意把她留在身边,哪天她若是抢了你的位置,一点也不奇怪!”

    不知道怎么了,雪妍突然觉得心很痛,有一种快喘不过气的感觉,好难过、好难过……深深的吸了口气,她尽可能平静的说:“话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没想到雪妍比她以为的还要坚强、冷静,慕容香恼怒的道:“算我自讨没趣,既然你甘心被蒙在鼓里,就继续装聋作哑吧!你等著看她把你这个少福晋踢出康亲王府!”

    哼了一声,慕容香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刹那间,所有强装的无动于衷全崩溃了,雪妍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接著全身虚弱的瘫在地上,她真的好想说服自己,慕容香说的全是谎言,可是她知道,她是欺骗自己!

    天啊!她把拈心当成自己的亲姐妹,对她有疼借、有折服,她怎么可以背著她跟允……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

    折回屋里,却看到雪妍呆若木鸡的坐在地上,拈心连忙冲向前,“格格,你怎么了?”伸手想将雪妍从地上扶起来,雪妍却轻轻的推开她的手,拈心不由得一怔,一时不知所措的看著雪妍。

    半晌,雪妍费力的扶著椅子自己站起来,往椅子一坐。

    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拈心小心翼翼的问:“格格,告诉我,发生什么事?”

    雪妍静静的看著她,眼中交织著错综复杂的心情,她好矛盾,她相信拈心不会伤害她,从跟在她的身边开始,她就像母鸡保护小鸡,那么无微不至的在照顾她,只要她皱一个眉头,拈心就会紧张的问东问西,生怕她哪儿不舒服,所以阿玛和额娘才会放心的把她交给拈心,可是,拈心为什么要背著她跟允在一起?如果拈心真的喜欢允,她可以……可以怎样?成全他们吗?

    她不知道自个儿会怎么做,一切已不可能重头来过,她现在只知道,拈心的所做所为真的让她太痛心了,她不明白,拈心怎么可以一面绞尽脑汁的想把她和允拉拢在一起,一面又跟允私通?

    一种不安的预感袭上心头,拈心又是一问:“格格,是不是表小姐跟你说了什么?”

    慕容香特别支开她,肯定有什么原因,她为什么那么粗心,完全没有想到?

    “你以为,她会跟我说什么?”雪妍幽幽的问。

    “我……我不知道。”拈心心虚的垂下头。

    “是吗?我以为你应该知道,你是那么冰雪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格格,不管她说了什么,我相信她不安什么好心眼,你千万不要上了她的当!”

    “拈心,你到现在还不肯跟我说实话。”雪妍伤心的摇著头,“你对我,难道没有一丝丝的愧疚吗?”她以为她们之间没有不能坦承的事,如今才明白,没有一个人是可以毫无隐瞒的摊开自己的心!

    她最怕的事终于发生了!拈心无助的看著雪妍,她该怎么说呢?

    “拈心,我一直相信你是最不可能伤害我的人,可如今却是你伤我最深!”

    “格格,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不,她不能让格格知道,自己为了她去求允,更不能让格格知道,允对她的嘘寒问暖是自己交换而来的,这么残酷的打击,格格怎么受得了呢?

    “怎么不说了?”

    “格格,我无话可说,不管你要怎么惩罚我,我都甘心领罪!”

    凄凉的一笑,雪妍摇了摇头,“无话可说?你就这么一句话吗?”

    “格格,我对不起你已经是事实,如今解释再多也没什么意义了!”她的确对不起格格,她不该放纵自己的心,不该爱上允!

    “是没意义,可是,我多么希望你是逼不得己!”

    “格格,我……”

    “算了!我不怪你,是我自个儿不争气,拉不住夫君的心!”

    “不!榜格,不是这样子……”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雪妍站起身来,像缕幽魂孤单的走回房里。

    身子一晃,拈心无助的坐在椅子上,老天爷,事情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

    不过一天的工夫,雪妍整个人又消瘦一圈,拈心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然而她却莫可奈何,格格不理她,她也只能在一旁干著急,好在“采云阁”现在多了一个小梅,雪妍不至于将自己封闭,否则情况一定更不乐观。

    端来早膳,拈心交给小梅,“小梅,记得劝格格多吃一点。”

    “我知道。”虽然有一肚子的疑惑,小梅却也不敢多问。

    “好啦,赶快把早膳端进去。”

    点点头,小梅转身走进房内,“少福晋,该用早膳了。”

    “搁著吧!我不饿。”雪妍动也不动的缩在躺椅里。

    “少福晋,您每一次都说这句话,真的好奇怪,哪有人永远都不饿?”

    小梅纯真的言语让雪妍不禁莞尔一笑,她好羡慕她,不知愁滋味。

    讨好的窝到雪妍的身旁,小梅劝道:“少福晋,您多少吃一点,您都不知道,拈心为了您,担心得也吃不下饭,你们两个都当自己是神仙……”突然想到什么,小梅连忙捂住嘴巴,歉疚的看著雪妍。

    “没关系,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话虽这么说,小梅还是赶紧帮自己解释,“少福晋,小梅这个人直肠子,说话常常不经大脑,如果说错了什么,您不要跟小梅生气,小梅有口无心。”

    “小梅,我没跟你生气,有什么话你可以直说,我不会放在心上。”

    小梅谨慎的看了雪妍一眼,方才道:“那,小梅可以问少福晋一件事吗?”

    “什么事?”

    “少福晋是不是在跟拈心生气?”

    沉吟片刻,雪妍转而问:“小梅,你觉得拈心对我如何?”

    “这……”小梅犹豫不决的看著雪妍,真伤脑筋,少福晋正在跟拈心闹脾气,她该不该说真话?

    “我说过了,有什么话你可以直接说,不用考虑太多。”

    “那小梅就直说了,我觉得拈心待少福晋好好,像那天,少福晋高烧不退,拈心不停的帮少福晋换冷帕子,我看到她手都被冻伤了,请她休息一下,她说什么也不肯,换成是我,我早就哇哇大叫了,哪受得了?”

    闻言鼻酸,雪妍柔软的问:“这都是真的吗?”

    “少福晋,小梅不知道您跟拈心生什么气,可是我知道,拈心为了少福晋,什么都不怕,她还为了少福晋去找贝勒爷……”小梅又一次捂住嘴巴,惨了,她这张嘴巴就是管不住,拈心交代过她不可以说出来,她还……拿开小梅的手,雪妍心急的问:“小梅,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

    板起脸孔,雪妍直接命令,“小梅,我要你把话说清楚!”

    努了努嘴,小梅还是招了,“有一次拈心跑来问我贝勒爷住哪儿,她说要去找贝勒爷,问贝勒爷为什么对少福晋不闻不问,我告诉她没有用,她还说,为了少福晋,龙潭虎袕她也要闯,果然没多久,贝勒爷就来看少福晋。”

    雪妍整个人怔住了,失魂落魄的不发一语。

    “少福晋,您……您怎么了?您别吓我!”慌了手脚,小梅不知所措的看著雪妍失神的模样。

    许久,雪妍幽幽的道:“小梅,你没有骗我?”

    见雪妍有反应,小梅总算松了回气,“少福晋,小梅不会说谎!”

    天啊!她怎么会怀疑拈心背叛她?原来,她是拿自己当交换条件!

    雪妍无助的闭上眼睛,拈心为她牺牲那么多,她还说出那么伤害她的话,现在,她拿什么脸来面对她?

    “少福晋?”小梅不安的喊道。

    张开眼睛,雪妍温柔的对小梅一笑,“我没事。”

    “没事就好!”小梅再度把目光移回桌上的早膳,“少福晋,浪费那么好吃的食物,太糟蹋了,你多少吃点吧!”

    “嗯。”雪妍终于让步了,只是再美味的食物,此刻都是食不知味。

    ☆☆☆

    望著正埋首帐册的允,拈心的眼里心底全部盈满浓浓的情意,不管何时何地,他都是那么霸气、傲慢,激起她不甘臣服的反抗,却又教她逃不了,她不该放纵自己,她明知道自己不可以爱上他,为什么还……唉!如果爱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那就不是爱,爱是那么不可理喻,那么一点道理也没有,一旦爱上了,想收也收不回来!

    不!转过身,拈心无助的望著窗外,她不可以继续执迷下去,她已经拿好主意,她要离开康亲王府,离开允,离开格格,也惟有如此,方能结束眼前对立的僵局,格格不必再痛苦的面对她,她也能心安理得,只是……她真舍得下允吗?她真放心得下格格吗?

    允突然从背后抱住拈心,他低头往她的颈窝一埋,“你真香!”

    闭上眼睛,拈心让自己静静的享受他霸道的臂弯,他灼热的气息包围著她,让她无比的眷恋。

    “在想什么?”一双手不安分的隔著衣裳在她身上探索,允细细绵绵的吻著她的颈项,她是这么甜美,他总觉得自己永远尝不够她。

    “放我走好吗?”不像在开玩笑,却也没有认真的成分,拈心说得云淡风清,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错把风声当言语。

    登时全身一僵,允随即将她转过身,微微眯起的眼透著危险的讯息,“告诉我,是我耳背听错了。”

    拈心没有说话,因为他根本没听错。

    “我还在等你告诉我!”冷漠的声音难掩心中被挑起的怒火,允蛮横的扣住她的下巴,逼她直视著他。

    “格格都知道了。”

    皱了一下眉头,允很不以为然的道:“知道了又如何?”这么一来更好,他想见拈心的时候,就可以见她,想爱她的时候,就可以爱她,用不著非挑在这三更半夜不可,再说,他早就想公开他们的关系,拈心不是奴婢,她是他深爱的女人,等时候差不多了,他还想迎娶拈心当侧福晋。

    “我不想伤害格格!”

    “那我呢?”她可恶!为什么她总是第一个想到她的格格?难道她还不明白,他不能没有她!

    “我……我不知道!”拈心不知所措的垂下眼。

    “你该死!”允愤怒的掐住她的脖子。

    痛苦的闭上眼睛,拈心心甘情愿的领死,能够死在自己挚爱的手中,也算得上是一种幸福吧!

    望著她渐渐苍白的脸庞,允突然松开手,以惩罚的吻粗暴的封住她的唇,他的舌窜入她的口中,急切野蛮的掠夺,吸吮她甜美柔软的滋味,纠缠她粉嫩的丁香舌,他要让她明白,她是他的人,今生今世都不放过她!

    她不可以再沉沦,这一切该结束了,可是当允的手扯开她的衣裳,掳获她娇艳的蓓蕾,霸道的柔捏、抚弄,令她的体内难以控制的升起渴望,坚决的心瞬间崩裂,打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已经注定了他们今生的纠缠,她怎么会以为她可以离开得了他?

    “我不准你离开我,不准不准不准!”允贪婪的含住她饱满的侞峰,舌齿密密麻麻的将他的痴恋印上,他从来不知道爱一个人可以这么疯狂,失去她,生命还有何意义可言?

    “允!”如果她还以为这个男人冰冷无情,那就错了,那不过是他的表相,其实他的心是火热、多情的,这么执著的一个男人,她的心怎么割舍得下?

    拉开自己的衣服,允将她的双腿盘绕著他的腰,让她的背抵著窗,他猛然向上一冲,贯穿她湿热的花谷,让他的欲望深深的停驻。

    “看著我,告诉我你不会离开我!”

    第被**占据的双眼无助的看著允,拈心柔弱的道:“我不会离开你,今生今世甘愿当你的妾!”

    “我爱你!”剽悍的在她体内绿动起来,灼热的肿胀带给她无尽的欢愉,直到汗水淋漓的娇躯再也无法承受,急促的紧缩攫住她的感官,她仿佛要冲入云霄,允福却突然撤出她的体内,转过她的身体,让她背对他,他迅速的又是一挺,由身后占领她的花谷,煽动另一场激狂的**,他要用各式各样的方法占有她,让她清楚的知道,他们是如何的密不可分。

    激情的吟哦仿佛永不止息的情歌,扣人心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独宠妾心最新章节 | 独宠妾心全文阅读 | 独宠妾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