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独宠妾心 > 第九章

独宠妾心 第九章 作者 : 艾佟

    天下之大,她何去何从?回庄亲王府吗?

    不!那等于重回康亲王府,允一定会找上那儿,现在还不能让他找到她,她要把事情想清楚,可是除了庄亲王府,她能上哪儿?

    忽然,一阵冷风吹起,拈心颤抖的将自己抱得更紧,她该怎么办才好?

    不知如何是好,拈心就这么走著走著,走过数不清的街巷,走得她两眼昏天暗地,最后毫无意识的倒在路边。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马车从她眼前而过,一个标致的姑娘兴高采烈的从车窗探出头来,她眼珠子贼溜溜的一转,接著放声尖叫,“柳四!停车!停车!”

    马儿发出一声长嘶,马车震荡了一下,终于停了下来。

    推开车门,那位姑娘跌跌撞撞的冲下马车,不过跟著又有另外一位姑娘追了出来,从她的衣著来看,显然是个婢女,果然,她边跑边喊,“小姐,你干什么?”

    那位姑娘一马当先的跑到拈心昏倒的地方,将她扶起来,“小君,你来帮我把她弄进马车。”其实这位姑娘乃大学士于敏中的掌上明珠,于擎风的妹妹于翡儿。

    “小姐,你说你要把她弄进马车?”小君大惊小敝的瞪著翡儿。

    “你有问题吗?”

    “小姐,你不是要去江南游山玩水吗?”

    翡儿不客气的翻了翻白眼,“笨啊!是游山玩水重要,还是救人重要?”

    “可是你忘了吗?你是好不容易才溜出来!”

    对哦!她可是又翻墙,又摔得四脚朝天,千辛万苦的把自己弄出学士府!可是话又说回来,见死不救还有人性吗?

    心一横,翡儿好哀怨的说:“算了算了,救人要紧,游山玩水多的是机会,大不了再翻一次墙,再掉一次跤嘛!”像她这样的好人,世间很少见吧!

    “小姐,你好了不起哦!”小君很配合的露出崇拜的眼神,真的很不简单,她家小姐一向把“玩”排在第一位。

    捏了一下小君的鼻子,翡儿总算展颜一笑,“马屁精!还不赶紧帮我把人扶进马车。”天啊!她也觉得自己好了不起,她爱死自己了!

    “是,小姐!”

    不过两个人弄了半晌,就是不知道怎么把拈心抱进马车。

    “小姐,还是让柳四来吧!”不知道何时,柳四已经来到她们身后,他一把抱起拈心往马车走去。

    瞪著柳四轻松自在的身影,翡儿忍不住咬牙切齿,“真是的,这个家伙怎么不早一点帮忙,害我弄得满头大汗,臭死了!”说著,还不忘闻一下身上的衣服,有没有发出酸酸的臭味,还好,她还是一样香喷喷的,不过这也难怪,出门前,她还特地泡了一下花瓣澡,把自己好好的打扮过。

    “小姐,柳四这个人天生迟钝,你就别跟他计较了!”

    天啊!像她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有这么驽钝的贴身侍卫?一叹,翡儿还是认命了,“走吧!”

    ☆☆☆

    好舒服的床、好香的被子、好温暖的感觉……倏然睁开眼睛,拈心惊慌的坐起身,她记得突然眼前一暗,接著……她什么都没印象,大概是昏倒了,那她应该是躺在路边,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哪里?

    “你醒了!”

    转过头,拈心看到翡儿那张俏皮的笑颜。

    “你昏倒在路边,刚好我的马车经过,我就把你救回来。”救人不忘邀功,翡儿真恨自己不是男儿身,要不然,就可以教这个美丽的姑娘以身相许。

    “谢谢你!”

    “没什么大不了,举手之劳!”喔!她真的是越来越伟大,牺牲她最爱的游山玩水,竟然还可以说没什么了不起,她简直太崇拜自己了!

    “请问,这是哪里?”

    “这里是学士府,我阿玛是大学士于敏中,我是他的掌上明珠,我叫于翡儿,你以后直接叫我翡儿就行了。”

    好热情的姑娘!拈心不禁莞尔一笑。

    “我家小姐还有一个名字,叫自恋狂!”小君端著一个托盘走进来,上头盛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点心,“如果你不怕死的话,也可以这么叫她。”

    “臭丫头,你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翡儿摩拳擦掌的瞪著小君,她只是很爱自己而已,什么自恋狂,哪有这么严重?

    小君立刻展露出巴结的嘴脸,“小姐英明,请宽恕小君这张笨嘴巴。”

    “知道自己嘴巴笨,以后就少说点话。”

    “是是是,小君谨遵小姐教诲,可是小君不说话,还有谁拍小姐的马屁?”

    一副快昏倒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翡儿气急败坏的伸手扭住小君的耳朵,低声道:“像我这么了不起的人,是不需要人家拍马屁,你懂吗?”

    “懂!”小君讨好的一笑,可是,谁都知道她最喜欢听人家拍她马屁。

    噗哧一声,拈心忍不住笑出来,这对主仆真可爱!

    突然傻了,翡儿和小君一脸“垂涎”的看著拈心。

    “我……我哪儿不对了吗?”拈心不自在的摸摸自己的脸。

    “哇塞!你笑起来真是迷死人了!”翡儿由衷的赞叹。

    “就是啊,比我家小姐还迷人……”不对,说错话了,瞧她家小姐白眼直射,显然对她很不满意,嘻!小君立刻展现奉承的笑脸,纠正道:“我是说,比我家小姐迷死众生的笑容还略逊一点点!”

    这还差不多!翡儿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了,还没请教你芳名。”

    “我叫莫拈心。”

    “那我就直接叫你拈心好了,你怎么会昏倒在路边呢?”

    踟蹰了一下,拈心歉然的道:“对不起,我有难言之隐,可否让我保留?”

    “没关系,不方便说就不要说。”只是害惨了她的好奇心!

    翻开被子,拈心滑下床,“不好意思,在这儿叨扰那么久,我走了。”

    “你要上哪儿去?”

    “我……”她也不知道自己要上哪儿。

    “如果没地方去,你就在这儿留下来,我正好缺一个伴。”

    小君在一旁委屈的努努嘴,小姐也太偏心了,她难道不是伴吗?她这个伴还会顺她的心,逢迎拍马屁,多好啊!

    “这怎么好意思?”

    “你遇到我,算是我们有缘,你就在这儿住下来,反正我们学士府也不差你一个人啊!”翡儿接著转向小君寻求支援,“小君,你说是不是?”

    “是啊,只要你懂得拍马屁,我家小姐还恨不得你陪她一辈子……”

    “小君!”翡儿张牙舞爪的朝小君冲过去,“我要把你大卸大块,丢到锅子里面煮!”

    “小姐,饶命啊!”惨了,她又说错话了,小姐最忌讳人家说实话了,好死不死,她总是忘情的说了真心话,没法子,诚实是可贵的!

    看著这对主仆绕著桌子兜圈子,拈心不由自主的笑了,一定是格格冥冥之中在保护她,她才会幸运的遇到她们!

    ☆☆☆

    刚踏进康亲王府,想前往“采云阁”,慕容香就大呼小叫的拦住允。

    “表哥,你要替我作主,我那对价值连城的翡翠镯子不见了!”

    按捺住不耐烦,允冷然的道:“你一定忘了自个儿放在什么地方,再仔细找找看。”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忘了?一定是有人偷走了!”

    “府里的规矩很严,不可能有人偷你的东西。”

    “东西在这儿丢的,不是这儿的人偷走的,难道是我自己吗?”慕容香恼怒的跺脚道:“我不管,你一定要替我作主,还我一个公道!”

    不想浪费时间跟她周旋,允只好道:“你要我怎么还你公道?”

    “把府里所有的奴才部集中在正堂大厅,由你亲自审问。”

    允同意的点点头,“海劭,你去请刘总管把所有的人集中到正堂大厅。”

    “喳!”秦海劭作揖一退。

    “表哥,一切有劳你了!”慕容香得逞的看了身旁的凤儿一眼,她早就说了,莫拈心算什么东西,她就不相信她没法子对付一个丫头,就算她回得了康亲王府,她也要她在这儿待不下去!

    不到半个时辰,府里的奴才全被集中在正堂大厅,只是,不管问了几遍,还是没有人承认偷了翡翠镯子。

    “香儿,一定是你自个儿弄错了,你再仔细找清楚,真要不见了,你再去挑一只,钱我来付。”袖子一挥,允迫不及待的想赶去“采云阁”,“大伙儿可以下去了。”

    “等一下,表哥,我怎么没看到莫拈心?”

    微眯著眼,允不高兴的道:“你这话是什意思?”

    “她也是奴才,为什么独独漏了她一个人?我看,说不定东西就是她偷的!”

    他看来,是她存心找碴!“拈心不可能偷你的东西!”

    “谁知道?”慕容香充满算计的一笑,“表哥,我要亲自跟她对质!”

    这事不太对劲!允迟疑的微蹙著眉。

    “表哥,你不会存心包庇她吧!”慕容香挑衅的看著他。

    他可以不理香儿,可是当著所有的奴才面前,他不得不照著她的意思,否则拈心将来如何在奴才的面前自处?

    “海劭,去请拈心出来。”

    “喳!”秦海劭应声一退,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行色匆匆的折了回来,“贝勒爷,莫姑娘不见了!”

    允还来不及反应,慕容香立即哇哇大叫的指控,“我就知道是她偷走我的翡翠镯子,她倒是挺聪明,马上逃得不见人影!”

    不理会她,允心急的抓著秦海劭,“你确定拈心真的不见了?”

    “贝勒爷,莫姑娘的东西全带走了,一样也不留。”

    “这怎么可能?”拈心不可能离开他,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表哥,事实摆在眼前,还有什么好争辩?怪不得今儿个一早,我看到她鬼鬼祟祟的在我房前打转,原来她是来偷我的翡翠镯子!”

    “不可能!拈心连少福晋的位置都可以不要,她怎么可能偷你的翡翠镯子?”

    惊愕的瞪大眼睛,慕容香不敢相信的道:“表哥,你要娶那个奴婢?”

    “没错,庄亲王已经答应收拈心当义女,并请皇上赐婚,将拈心许配给我,可是拈心却为了雪妍格格,选择当个没名没分的小妾。”也好,趁著这个机会让府里的人知道真相,以后大家才不会在背地里说拈心的闲话。

    就在这时候,小梅怯懦的从奴才当中走了出来,她紧张的在允面前跪下来,“贝……贝勒爷,奴婢……奴婢有话要说。”

    一看到小梅,允喜出望外,“你知道拈心在哪儿是不是?”

    小梅摇摇头,害怕的看了慕容香一眼,“贝勒爷,我看到……表小姐和凤儿把拈心赶走!”

    怒不可遏的瞪向慕容香,允陰冷的道:“原来都是你自己在搞鬼!”

    大惊失色,慕容香不安的摇著头,“表哥,你怎么可以相信这个丫头说的话,她诬陷我,没有这回事……”

    “你最好自个儿承认,否则,别怪我对你无义!”允带著杀意的眼神已经定了慕容香的罪。

    哪可能当著所有的人面前坦承自己的罪行,慕容香死命的摇头,“表哥,你别听一个丫头胡说八道……”

    “小梅,把你看到的经过从头说一遍!”

    “是!”小梅于是把她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如果不是因为彩儿临时闹肚子,没法子上街,她也不会折回“采云阁”,看到慕容香和凤儿的所做所为,当时她因为害怕,所以只能躲在角落,任著拈心被这对蛮横的主仆欺负。

    “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允真恨不得痛揍慕容香一顿,好回报她对拈心的羞辱,可是当著奴才的面前,他也只能忍下。

    “表哥,我……我……”

    “海劭,刚刚的经过你有没有听清楚?”

    “回贝勒爷,海劭听得一清二楚。”

    “好,你替我全部奉送回去!”

    闻言一席,慕容香求饶的道:“表哥,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没有以后,康亲王府从此不欢迎你!”愤愤的一挥袖子,允无情的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是自作自受,不可饶恕!”

    “表哥,我真的知道错了……”

    “海劭,派人把她们的东西收一收丢出去,还有,顺便把她们拖出去,我不想再见到她们!”

    “喳!”秦海劭毫不客气的指派侍卫架住慕容香和凤儿,强行往外头拖去。

    “表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我……表哥……”慕容香的声音渐行渐远,看样子,用不著人家为她关起大门,以后她自个儿都没有脸来康亲王府了。

    “海劭,拈心应该还在京城,你立刻派人四处查探。”下达命令,允走出正堂大厅,往“吟风苑”走去。

    ☆☆☆

    已经找了三天,拈心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允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而且找了好几遍,可是……他还亲自去了一趟庄亲王府,但是她连回去看庄亲王和福晋都没有,她能上哪儿去呢?她难道不知道他会担心、害怕吗?她为什么不等他回府,亲自向他求证,而是相信香儿的话?

    该死!都怪他粗心大意,他早该提防香儿!

    “没想到,你也有手足无措的一天!”擎风幸灾乐祸的踏进书斋,看到街上有侍卫大肆获人,一问,得知允为了找一个丫环惊动整个康亲王府,这让他好奇死了,马不停蹄,他立刻转往这儿一探究竟,果然真有这么一回事,瞧他贝勒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真是难得一见的景观,稀奇!

    不用问,也知道他的大肆搜查落入擎风的耳中,允面无表情的回敬道:“如果你是上这儿说风凉话,你可以滚了!”

    “你这个人真不懂得待客之道!”

    “我知道,你说了很多遍。”

    “我说了很多遍你还是这个样子,可见得你这个人有多么冥顽不灵!”简直像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又惹人讨厌!

    “说够了,就可以滚了!”允可是一点也不懂得客气,他现在没心情跟他周旋。

    摇著头,擎风伤透脑筋的说:“喂!我的贝勒爷,我可是好心好意的来帮你,在这京城,我的人面比你还广,找人我是绝对比你还行,你把我赶走了,吃亏的可是你自己哦!”这些都是实话,只除了他是好心帮忙这件事,其实,他是好奇的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让冷酷无情的允福贝勒动情,不得已,就顺便凑上一脚,反正闲著也是闲著,何乐而不为?

    “我自己会找,用不著你!”他们能找的地方都是一样,他帮得了什么忙?

    “没见过你这样的人,人家好心帮你,你还不要!”

    允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你是好心来帮我吗?”在他来看,这小子是凑热闹的成分居多,什么帮忙,不过是顺便!

    “当然,只要你画张像给我,再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我保证不出三天帮你找到人!”他实在很想知道那个迷得允神魂颠倒的女子长什么模样!

    他找了三天都像石沉大海,一点回音也没有,让擎风试一试,不也等于多一个机会,他又何妨斤斤计较他是不是来凑热闹?

    “怎么样?保证三天把人交给你!”擎风拍著胸脯道。

    “好,三天之后我等你把人送来给我。”

    “是!”这家伙请人家帮忙,说得好像在命令,真是无礼得让人家……算了,谁教他自己好奇,再说,终于可以看看允爱上的女子长什么样子,不无小补,受点气又如何?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独宠妾心最新章节 | 独宠妾心全文阅读 | 独宠妾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