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迷雾森林 > 第五章

迷雾森林 第五章 作者 : 易琦

    方郁从偏厅溜了出去,在透着微微凉意的花园里散步,她决定什么事都别去想,才能丢开烦闷的感觉。

    无意识踢着脚下的草皮,方郁抬头望向天际,张开手臂做了个深呼吸。

    “公主!”一个惊喜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公主?是在叫她吗?方郁迟疑着,还没决定要不要转头面对那个男人,对方已冲到她面前跪了下来。

    “谢天谢地!您终于出现了。”

    “你这是做什么?无缘无故的,为什么对我下跪?”方郁惊骇地退了好几步。“你快点起来!”

    “这是对公主应有的礼节。”陌生男子站起身,还不忘拱手为礼。

    “我不是公主,这位先生,您大概认错了。”

    “您当然是,塞公主!”棕发男子异常焦急地说道。“我是公主殿下最信任的多斯洛,您不记得了吗?”

    她根本不晓得这个自称多斯洛的棕发男子是谁,但从对方表现的态度来看,他显然认识她——不,是认识这个身体的正主儿,塞公主。

    “呃……多斯洛先生,真的很抱歉,因为出了一些意外,所以我并不真的知道自己是谁。”方郁避重就轻地说道。

    她对身体原来的主人非常好奇,也许可以从多斯洛这里打听到一点消息。

    多斯洛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果然,他的猜测完全正确!

    方才在室内时,他刻意接近塞公主,她却一直没认出他,也未曾显露异样的情绪,因此他大胆假设,公主把之前发生的事全忘了。

    “公主,您……是不是丧失了记忆?”

    “也可以这么说啦!”方郁有点心虚地垂下头。“如果不麻烦的话,可不可以就你所知把发生过的事告诉我?”

    多斯洛将方郁的心虚误解成不安。“别担心,公主,我会设法帮您拼凑出该有的记忆。”

    “噢,谢谢你。”方郁头垂得更低,她觉得自己坏透了,像是存心欺骗人家的感情。

    “您是摩纳哥国王罗慕洛斯二世最小的女儿——塞公主。国王在位已经有三十多年的时间了,却从来不曾为人民着想,为了兴建宫殿、广纳嫔妃、满足私欲,国王搜刮民脂民膏,使得摩纳哥的子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人人苦不堪言。”多斯洛慷慨激昂地陈述着。

    “既然‘我’也是皇室的一员,为什么没有劝劝国王呢?”方郁不解地问道。

    “您的确试过了,可惜刚愎自用的国王根本听不进去。因此,公主冒着生命危险从国王的寝宫内偷得一张传承好几代的藏宝图,据说宝藏埋藏的地点不在摩纳哥境内而是在意大利,于是您立刻到摩纳哥驻义使馆来找我,表示只要获得宝藏,我们便可以推翻国王,让百姓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多斯洛根据事实加以改编,听起来颇能说服人。

    “可是……罗慕洛斯二世毕竟是‘我’的父亲……”他的理由很能说服人,但方郁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们并不打算伤及国王的性命,国王失去的只有自由,您不会让自己的父亲过得太委屈。”多斯洛顺畅地接口。“这件事我们已经策划了好些年,没想到您却在关键时刻失踪了。这一个多月以来,我拼了命找您,好在老天有眼,让我们在麦迪奇家的舞会上碰面。”

    “是这样啊……对了,你知不知道‘我’失踪的原因?”方郁抚着下巴,评估多斯洛话中的可信度。

    “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国王派出来的杀手绑架了您,而您在逃亡的过程中受了伤,才会失去记忆……”多斯洛装出一副深思的表情。“除此之外!我想不到更好的解释。”

    “那现在该怎么办?”

    她发现自己没有理由不相信多斯洛,因为他正好知道她身上有张地图,可见多斯洛说的这些话不是凭空捏造。

    “地图还在吗?”多斯洛隐住狂喜的表情,装得一脸严肃。“可能要找一下,我也不确定。”方郁仍无法完全信任多斯洛,因此态度上有所保留。

    “不论如何,请您务必找到,这些宝藏是摩纳哥人民未来的希望,一切全都得靠您。”多斯洛这回换上悲天悯人的面具。

    “我?!不行啦!我顶多只能把图给你,其他的你可能必须自己设法。”方郁连忙推卸责任,她只对卡西莫的事有兴趣,不想给自己招来额外的麻烦。

    “可是——”

    “别可是了,晚一点我就回房去找。”方郁连忙截断他的话。失了一张图对她来说差别不大,反正那宝藏原来就不属于她。

    “还有,这件事请务必保密,别对第三者说起。”多斯洛费心交代着。

    “我晓得这是国家机密,一定会注意的。”方郁严肃地点了点头。

    “明天晚上十二点,我在离麦迪奇家大约八百公尺的礼拜堂前等您。”多斯洛乘胜追击,敲下了会面的时间与地点。

    方郁不禁皱眉,在那么深的夜里单独行动,感觉上有点危险。“如果你肯稍候一下,我可以现在就上去找。”

    “不妥,参加宴会的人太多了,消息容易曝光。”

    “的确。”方郁咬着下唇说道。“那么明天晚上十二点见,我会准时赴约。”

    她会将那张地图交给他,接下来就不关她的事。

    方郁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再次发现她所做的这个梦,一点都不轻松!

    卡西莫一直注意着方郁,当她因为受不了舞会上沉闷的气氛而藉口开溜时,他也偷偷跟了过去。

    他将自己隐在暗处,不久便发现有人跟踪方郁,由于距离的关系,他听不见他们之间的对话,但已认出这名男子是摩纳哥驻意大使多斯洛。

    由多斯洛毕恭毕敬的举止看来,他推测方郁出身不低。

    这回邀请摩纳哥大使前来参加舞会,只是因为意大利军方与国王罗慕洛斯二世一向交好。这意外的收获是他先前料想不到的。

    有没有可能……方郁来自摩纳哥,并具有皇室的血统?卡西莫皱眉凝思,他有预感,谜底即将在不久之后揭晓!

    方郁把舞会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她由侧门进入主建筑,直接上楼。

    拿出放在抽屉底层的笔记簿,她打开了封面,那张年代久远的地图被她用双面胶贴在本子上,横跨了相邻的两页。

    长久以来,方郁习惯以自己的方式记录心情,她的生活札记里包括了文字、图片、画卡、剪报、邮票、食谱,有时甚至连包装精美的糖果纸也不放过。

    因此,这张地图理所当然成了她在幻想世界中的第一个收藏——她没想过它的拥有者另有其人。

    地图被她用双面胶黏得很牢,如果硬撕恐怕会变得残缺不全,在非归还不可的情况下,她只能连着内页纸张一起撕,再不然就是整本交给多斯洛。

    她实在不想破坏这笔记簿的完整性,虽然撕下两张纸不会影响外观,但总觉得这样不好。

    站在制作者的立场来看,一定不希望自己花费心思完成的作品遭到人为破坏,所以方郁决定忍痛割爱。

    幸好她一直舍不得在上头写字,所以内页几乎完全空白,否则将记载私事的本子交给陌生人,岂不是太尴尬了?

    “唉,怎么会这么麻烦呢?还得走那么远的路专程替他送去……”方郁发着牢骚,闷闷不乐地倒在床铺上。

    隔天用晚餐的时候,卡西莫技巧性地追问她为何在舞会进行中落跑,一对上他锐利的视线,方郁突然有种心虚的感觉。

    卡西莫的精明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因此,她只随便吃了几口沙拉便托词身体不适,躲回自己的房间。

    与多斯洛约定见面的事她打算偷偷完成、不让卡西莫知情——她担心卡西莫就此认定她就是塞公主,拒绝让她继续在麦迪奇家借住。

    她只是个平凡的东方女孩,若少了卡西莫的庇护,一定很难在异国生存,虽然手头上有十四颗镶钻的钮扣,但还要去竞兑也很费事,说不定还会被歹徒洗劫一空……

    其实这些都是藉口。

    她只是不想离开卡西莫,连一天都不愿意!

    方郁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感觉时间过得好慢。

    紧张不安的感觉让她的神经一直处在亢奋状态,因此没办法先睡一觉,等时间差不多再出门。

    时针指向十一,方郁再也按捺不住地从床上跳了起来,拿起床头柜上的笔记本,轻轻巧巧地离开房间。

    八百公尺的距离不算短,但也毋需花费一整个小时,她急着离开麦迪奇家的原因,只是迫不及待想卸下心头的重担。

    她原本打算利用爬墙的方式逃避询问,却意外发现今晚前门和后门都没人驻守,这让方郁松了好大一口气——毕竟,高耸的围墙对她来说是极难突破的障碍。

    毫不困难地,她已置身在清冷的街道上,虽然已是初夏时节,但对于习惯亚热带气候的方郁来说,这样的温度依旧是难以适应的。

    方郁忍不住缩起脖子,将笔记簿挟在腋下,朝着手掌拼命呵气。她后悔没加件外套,却又不愿转回去拿。

    此时此刻,除了大叹时运不济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卡西莫隐住气息,悄悄跟在方郁身后。

    她大概没发现脚底下那双便鞋已被人动过手脚,才会依照原订计划行动,那单纯的小丫头说不定还会认为今晚的警卫怠忽职守,殊不知那是他刻意提供的便捷。

    他的得意没有持续太久,当卡西莫瞧见方郁缩着脖子、朝手掌猛呵气的模样,怒火立刻冲天而起。

    该死的!她居然连件外套也不加就跑出来!卡西莫双手握拳,他必须尽最大的努力才能克制自己不冲过去将她乱摇一通,然后再提供她所需的温暖。

    天杀的!早就不是三岁奶娃了,居然还不懂得照顾自己!卡西莫在心中狠狠诅咒,想到她此刻一定冷得双唇发紫,他就恨不得骂她一顿,然后狂吻她直到她颤抖的双唇恢复应有的红润。

    他的心乱了,脚步急了,藏匿的气息再也隐不住……

    就算再迟钝的人,也无法忽略空气中异样的波动。

    方郁察觉到了,于是快速地转过身子——

    回头一看,哪有半个鬼影子?方郁不禁疑惑地低喃:“难道是我神经过敏?”

    过了好半晌,她决定继续前进。

    哎,她一定是太过紧张,才会变得疑神疑鬼。

    一直等到她转过身去,卡西莫才吐出憋在胸中的气。

    幸好,他的心虽乱了,反应力却依然健在,一瞬间便闪到路旁的艺文看板后,躲过她四下搜寻的目光。

    经此一吓,他将暴躁的心绪稳下来,安安分分地尾随在她身后,不让她再有机会察觉自己的存在。

    礼拜堂是她的目的地,多斯洛已在圣母塑像前等待方郁。

    卡西莫看着方郁走向前,将拿在手中的本子交给多斯洛,由于距离的缘故,他无法听见他们之间的对话,也无法看清楚多斯洛脸上的表情。

    不久之后!方郁坐进前方一部加长型的凯迪拉克轿车里,轿车启动了,引擎声在阒静的夜里咆哮着,然后,复归沉寂。

    看见这一幕,卡西莫差点气疯!

    该死的!她怎么可以不告而别,怎么可以在夜半三更随便搭陌生男子的车?卡西莫气急败坏地诅咒着。

    如果这时候让他逮到方郁,说不定会将她的脖子扭断!他根本没想到,车子行驶的目的地,也许才是她归属的方向。

    他立刻冲向礼拜堂左侧,那儿停放着一部经过特殊设计的纯黑跑车。

    稍早,他在无意间听到方郁询问米索提礼拜堂的方向,就先开了跑车过来,以备不时之需。

    事实证明,未雨绸缪果然派得上用场!

    卡西莫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迅速按下手表上的功能键与装置在她鞋内的追踪器连线,并熟练地打开各种仪器,使跑车可以不靠光线在黑暗中行驶——一套精准的地形探测仪及电脑绘图设备,可将行经路面绘成一幅简明扼要的地图供他参考。

    他一定会追到方郁,然后骂得她狗血淋头,直到她发誓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为止!

    “车子怎么动了?”方郁不解地问道。

    刚刚在车外的时候,多斯洛发现她冷得直发抖,于是建议她先坐进车子里吹吹暖气,结果才刚坐稳,司机便将车子驶向马路。

    “麦迪奇家不是你该去的地方。”多斯洛不疾不徐地回答。

    “你说什么?”方郁这才察觉事有蹊跷,连忙正襟危坐,摆出高度的警戒姿态。“快点让我下车,我已经把地图交给你了,其他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怎么会一点关系都没有?”多斯洛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真的让我非常吃惊啊,公主,丧失记忆居然可以让你变成这么一个截然不同的人。”

    “停车!既然我是‘公主’,你不就应该尊重我吗?”方郁强忍惧怕,努力摆着高姿态。

    “我对你的尊重够多了,现在,把嘴巴闭上!”多斯洛不悦地瞪着她,语气充满了警告。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什么你要跟我过不去?”方郁移向车门,用力扳着开关,打算跳车脱困。

    她就算再迟钝,也发现自己被绑架了。

    “我劝你最好别轻举妄动!”多斯洛扯住方郁的手腕,将她整个人往内拖。“你是个骄傲、自私、贪婪、缺乏礼貌、目中无人并且心狠手辣的婊子,如果你再不安分,休怪我不客气!”方郁被那恶毒的咒骂吓坏了。

    长到二十三岁,她还是头一遭被人这样侮辱。

    “你以为自己是仁慈公正、大义灭亲的圣女?错了!地图虽然是你偷出来的,却不是为了拯救摩纳哥的百姓,而是为了满足你私人的欲望。”多斯洛嘲讽地撇了撇唇。“让我告诉你真相吧,塞公主!你是国王最小的女儿,因此就算国王再怎么宠你,也不可能留给你太多遗产,与其等别人把挑剩的东西施舍给你,倒不如设法将之据为己有,这就是你偷藏宝图的原因!”

    方郁瞠目结舌,无法相信美丽非凡的塞公主,居然有着蛇蝎般的心肠。

    “不必讶异,那的确是你会做的事。”多斯洛捏住方郁的下颚,冷酷地说。“你最大的错误是——不该带着地图逃跑、拒绝与我合作。”

    方郁再度傻眼,原来多斯洛是个野心分子。

    她真是白痴,居然亲自把肥肉送到贪狼的嘴里!

    “尽避你是个该下十八层地狱的婊子,我还是不由自主地爱上了你,只不过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从前那条只会在你面前摇尾乞怜的哈巴狗,我会让你见识我的手段,不论你愿不愿意,都将成为我的战利品!”多斯洛的语气突然转变,眼中有着痴爱也有愤恨。

    “我……可是我一点都不爱你啊!而且……我也不是真的塞公主!”方郁乱了方寸,使出全力推拒他过分贴近的躯体。

    想不到这件事居然那么复杂!她不禁后悔自己的轻率。“你有胆再说一次!”多斯洛恼羞成怒,涨红了脸将她拉得更近。

    “不要!放开我!”方郁不顾一切地挣扎,指甲狠狠抓过他的脸,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

    “你……”多斯洛气得说不出话来,扬手给了她一巴掌。

    方郁呆住了,她抚着热辣辣的面颊,心中盈满委屈和愤怒。她明明不是真正的塞提公主,为什么所有与塞公主相关的事全推到她头上来?

    看着方郁泫然欲泣的模样,多斯洛有些后悔了,他似乎不应该对她如此粗暴。

    “别再反抗我,别再试图引发我的怒气。”多斯洛放软声调。

    方郁低垂着头,没有答腔。

    对她来说,多斯洛是个危险的陌生人,只要逮到机会她肯定会设法逃离他,但现在必须先沉住气。

    她开始揣测,如果卡西莫遇上这种情况,将会如何处理?既然她能够创造出一个无所不能的英雄人物,理当也能替自己解围。

    是吧?应该……没错吧?!

    卡西莫驾着跑车一路追踪,由佛罗伦斯直逼罗马。他大概可以猜出他们落脚的地方,果然,凯迪拉克在摩纳哥驻意使馆前停了下来。

    藉着红外线望远镜的帮助,他可以在黑暗中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方郁拖着千斤重的脚步尾随在多斯洛身边,像是遭人胁迫的俘虏。

    卡西莫的火气又冒了上来。

    既然她这么不愿意,何必跟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同行?

    卡西莫自顾自地生着闷气,他最想做的其实不是在这里发呆,而是冲过去把那行事莽撞的丫头揪回身边,只是现在时机不对,他必须保持沉着,才能把真相弄明白。

    昨天宴会结束后,他进入国防部的秘密情报网,探查有关摩纳哥的一切讯息,其中最引他注意的,是国王罗慕洛斯二世最宠爱的小女儿塞公主。

    档案中的塞公主具有二分之一法国血统,是个足以夺人心魂的绝世美女,因此尽避她脾气刁钻、任性贪婪,依旧不乏成群的追求者。

    就外貌上看来,塞公主与方郁长得一模一样,可是就性情而论,两人之间的差别却有若天渊——这种现象实在令人费解。

    卡西莫静静等候着,他一定会设法找出问题的症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迷雾森林最新章节 | 迷雾森林全文阅读 | 迷雾森林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