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迷雾森林 > 第四章

迷雾森林 第四章 作者 : 易琦

    卡西莫踏进舞蹈室时,见到了一幅绝美的景象。

    方郁闭着眼睛斜倚在落地窗前,淡金色秀发被微风轻轻吹拂,她整个人沐浴在橙橘色的夕阳光晕里,仿佛神话中完美的维纳斯。

    他的眼睛是贪婪的、他的大脑是混沌的、他的双脚是不受控制的……卡西莫悄悄接近方郁,在她的身旁坐了下来。

    她那纯美可人的睡颜有着不可思议的影响力,他的心已经有好长好长一段时间,不曾感受到如此地平静。

    她,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方郁并没有真正睡着,感受到卡西莫专注的视线,她悄悄睁开双眼。

    “是你!怎么不出声?我差点被你吓到了!”

    “教你的舞步都练熟了吗?”卡西莫愉悦地问着,顺手将她从木质地板上拉了起来。

    “呃……人家……是初学者,难免会忘掉一小部分。”方郁惭愧地低下头。事实上,从卡西莫临时因公外出后,她就一直偷懒到现在。

    “只是忘掉一小部分?”卡西莫似笑非笑地挑眉。“那么,如果我现在验收成绩,必定会发现你已经进步非常多了。”

    “这……”

    “来吧!”卡西莫不让她有机会推辞,执起她的手滑向场地中央。

    “我不会跳啦!”方郁看苗头不对,连忙招认。“其实从你离开之后,我一直在偷懒,人家真的没有舞蹈天分嘛!我看你还是另外请人当你的舞伴,只要是你出面邀请,一定不会有人拒绝的。”

    “你既然答应我了,就不该反悔。”卡西莫打开音响,优美的旋律立刻流泄而出。

    “你确定?到时候出糗了可别怪我!”

    每次只要听见音乐她就会开始紧张,然后身体变得僵硬、脚步变得迟缓、头也会跟着垂下去,看起来根本没有舞者的架式。

    “你就是一直注意脚步才会跳不好!”卡西莫无奈地停下,将她低垂的头抬高。“社交舞其实没你想像中那么难,我会引导你,只要跟着我的节奏移动就可以了。”

    “可是……我说不定会踩到你。”她可不想成为他诅咒的对象。

    “就算你踩到我,我也不会当场尖叫的。”卡西莫朝方郁眨了眨眼睛,带着她婆娑起舞。

    卡西莫以沉稳的力量适度地引导她,在他坚实的臂弯中,方郁抛下所有不确定,感觉自己似乎能够将一切完完全全交付给他。

    她的手脚变得灵活,动作不再像是笨拙的木偶般令人发噱;她能感受悠扬的旋律,不再有如临大敌似的恐惧感。

    夕阳余晖迤逦在他们的身上,营造出一种如梦似幻的浪漫景象,卡西莫带领她在宽敞的室内回旋!方郁则沉浸在他特有的气息中迷醉了芳心。

    这是难以言喻、绮丽梦幻的一刻。

    在这日与夜相互重叠的黄昏,有种微妙的情愫在两人心头慢慢发酵……

    “你到底是打哪儿来的呢?”引领她跳完第一首曲子,卡西莫突然问道。

    她那双如紫水晶一般澄澈的眼眸蕴涵着难解的神秘,却又单纯得让人无法起疑,她带给他的感觉既矛盾又复杂,老是让他的心失去平衡。

    方郁没有回答,只是浅浅微笑着。

    “看来你不打算满足我的好奇心。但是你的秘密究竟能守多久呢?”

    他认真的神情令方郁噗哧一笑。“你是不是打算拿显微镜来观察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这倒是个好主意!”卡西莫戏谑地拥紧她。方郁柔软的胸部紧贴着他强健的胸膛,他几乎能感受她心跳的频率。

    “你怎么……人家……只是打个比方嘛!”方郁连忙推开他过分贴近的身躯。一想到自己说出会让人想入非非的大胆提议,她就无法克制脸颊上泛滥的红潮。

    “你真的很不一样。”

    夏朵过世之后他交往过无数女人,他只想从她们身上获得肉体的欢愉而不愿真心相待,因此,他总是设法避开那些对爱情有着浪漫憧憬的小女孩。

    然而他却对方郁破例了。

    遇见她之后,所有既定的原则好像从来不曾存在过,他无法克制想接近她的冲动,他喜欢与她相处的每一刻。

    “不要对我设防!卡西莫,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背叛你,我依然会是你最忠实的拥护者。”方郁突然抬起头,正经地直视他。

    “‘信任’是随口说说就能成立的吗?”卡西莫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

    “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没有什么事是特别需要在意的。”方郁眼神一黯,语气充满了怅惘。

    卡西莫一直不知道他只是她笔下的人物,他的喜怒哀乐全是她所赋予的。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懂。”卡西莫困惑地皱眉。他有种奇妙的感觉,方郁像是掌握了某种他不知道但却与他息息相关的秘密,这样的想法也许很荒谬,但他却不能避免地受到影响。

    “对我抱着猜疑的心态是没必要的,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我是世上最懂你的人。”方郁不管他是否接受,坦然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不管你遭受过多么大的伤害、经历过多么大的痛苦,时间终究会淡化一切。”

    卡西莫眉头皱得更深了。

    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些话,就连生养他的父母也不曾。

    在外人眼中,他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子,不论家世、人品、头脑或相貌,无一不是上上之选。

    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遭遇挫折,怎么可能会有失意的时候?

    然而,他却无法反驳方郁。

    “我觉得你的舞蹈细胞还不错!”卡西莫决定转移话题,于是带着方郁绕了一圈。“再练个几首,你就能在舞会上表现出色。”

    说到舞会,他就不得不赞许她热心参与的程度。

    方郁自愿帮他设计邀请函的样式,在征得他同意之后,和几名热心的仆人一起参与制作,纯手工精制的卡片,每一张都具有独特的风格,卡西莫对她的创意及巧思非常欣赏!也对这次宴会的成果抱持极大的信心。

    方郁就算再迟钝也知道卡西莫不愿接续之前的话题,她深深觉得无奈。

    也许是因为自己赋予了卡西莫这种悲剧英雄式的人格,她总觉得自己有责任为他解开心结;问题是,凭她单方面的努力似乎起不了作用。

    就在她想再次“开导”他的时候,敲门声规律地响了起来。

    老管家带着满脸笑容出现在门板后。“伯爵,您从米兰请来的设计师已经到了。”

    “请他稍候一下!我和小姐待会儿就过去。”

    “什么设计师?”方郁不解地问道。

    “参加舞会,总要装点一下门面,更何况你是女主人。”卡西莫一边说明,一边领着她走出舞蹈室。

    “随便就好了,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吗?”方郁此刻的心情正处于低潮,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劲。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有没有必要。”

    卡西莫不急着与她争辩,将方郁一把推进接待室……

    世界上没有一个女孩可以抵挡得了美丽衣服的诱惑,方郁也不例外。她原本低落的情绪,在看见琳琅满目的各式礼服后,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塞斯提耶诺是活跃于米兰时装界的顶级设计师,他的作品风格出众、剪裁高雅,并且绝不会有因袭前人旧作的情形出现。

    一般来说,只有财富与地位兼具的高官政要或王公贵族,才请得动这位大师级的人物,可以想见,他带来的礼服会多么令人爱不释手。

    塞斯提耶诺带了一名女助手,当这位年轻的见习生协助她换上本季最新款式的缎质礼服,方郁简直快被镜中所反映出来的影像迷昏了!

    她站在镜子前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三十多个日子过去了,她依旧无法习惯“变脸”的事实,但这套礼服就该是这样的身材、这样的容貌才能搭配,若穿在从前的自己身上,也许会变成杂耍团里让人捧腹大笑的小丑。

    她差点在镜子前变成化石,幸好助理小姐提醒了她。

    方郁迫不及待走出更衣间,想让卡西莫一睹她惊人的美。虽然这不是她原有的形象,但是此刻她一点都不介意,反而庆幸有机会让他惊艳——

    “卡西莫,你看!我穿这样漂不漂亮?”方郁在他面前转了个身。

    卡西莫呆住了,她的身影和夏朵重叠,让他几乎认不清楚谁是谁……

    “怎么了?”方郁垮下脸,看样子他似乎不怎么喜欢她的装扮。

    “很……好看。”卡西莫勉强自己回过神,沙哑的嗓音几乎让人无法辨识。

    “是吗?”方郁学了他的招牌动作怀疑地挑起一道娥眉。“如果不好看就直说嘛!我又不会因此对你怀恨在心。”“我骗你做什么?真的很好看嘛!”卡西莫不由得笑了出来,只要方郁一开口说话,迷咒就会被打散,冷漠的夏朵绝对不可能做出类似的言行举止。

    “但是我建议你多穿几套,这样才能挑到最适合你的。”

    起初,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将方郁当成夏朵,但是随着相处时日增加,他发现她们只有容貌相似,其余部分则一点都不像。

    “这些全都可以试穿?”她的眼睛亮了起来。

    “如果你想要,甚至可以全部送给你。”卡西莫纵容地笑着。

    “不用不用,只要借我过过干瘾就好了。”方郁拿起另一套紫罗兰色的礼服,兴匆匆地转向更衣室。

    方郁的出现令塞斯提耶诺惊为天人,一直到她进入更衣室,这名见过无数名模的设计师才回过神来。

    接下去的时间,塞斯提耶诺开始对卡西莫进行游说——如果方郁能成为他旗下的模特儿,他愿意免费提供卡西莫出席每场宴会所需的服饰。

    卡西莫毫不考虑地拒绝了。

    他可以理解塞斯提耶诺发现璞玉时那种兴奋的心情,却不愿方郁成为媒体注目的焦点。

    再说他一向注重隐私,可不想尝试被狗仔队追着跑的滋味,更不希望外界猜测他们之间“同居”的关系。

    塞斯提耶诺还不肯放弃,直在他耳边呶呶不休,试图改变他的决定。

    卡西莫笑着摇头,眼睛专注地打量由更衣室走出来的方郁——

    梦幻般的紫罗兰色雪纺纱礼服穿在她身上,有一种自然飘逸的美感,更衬托出她雪白的肌肤与红艳的双颊。

    她犹豫地接近卡西莫,双手局促地挡在**出大半酥胸的襟口前。

    卡西莫不由得失笑。

    骄傲且自信满满的夏朵,即使是luo着身子,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不自在;之前,他怎么会将这两个差别有若天渊的女子当成同一人?

    虽然夏朵是情妇所生的孩子,但受到的待遇可不比他差多少,从小娇生惯养使她不太容易与人亲近,虽然不至于对身份低下的仆佣颐指气使,却习惯忽略他们的存在。

    尽避如此,依旧没有人不爱夏朵。

    她就像美丽却遥不可及的女神!理所当然地受到世人膜拜,夏朵的骄傲是与生俱来的,就算献上全世界最珍贵的宝物,也不见得能博她一粲。

    方郁却正好相反,她从来不将别人的服侍视为理所当然,从不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她总是尽心尽力回馈对她友善的人们。

    才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方郁已藉着真诚的微笑与高度的亲和力收服了每一颗心,她的心思单纯且易于满足,只要一本小小的笔记簿就能顺利收买她灿烂的微笑。

    夏朵有自己特殊的风格,方郁也有其独到的魅力,很难比较她们之中谁比较吸引人。

    看见方郁穿上他最得意的作品,塞斯提耶诺忍不住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大叫着她是上天赐予这世界最美丽的奇迹。

    卡西莫不理会这个带有神经质的设计师,上前执起方郁的手,送到唇边轻轻一吻。

    可以预料,她将是佛罗伦斯这一季最热门的话题人物。

    而他,将是所有男人嫉妒的对象。

    期待已久的舞会终于来临。

    方郁选定那套有点**却能充分展现美感的雪纺纱礼服,淡淡的紫罗兰色使她看起来像是童话中完美无瑕的公主。

    她的礼服样式简单,身上也没有多余赘饰,浑然天成的美丽不需依靠珠宝衬托。

    方郁一直以为自己会很紧张,但是等舞会正式开锣,她才发现不管参与的人数有多少,她眼中所见始终只有卡西莫一人。

    她不管别人如何评价她,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舞会上最热门的女子,只希望在卡西莫眼中,她是特别而无法取代的。

    第一支舞,照例由男主人和女主人带领,置身于卡西莫坚实的怀抱中,她感觉自己不可能有比现在更幸福的时刻了。

    “你今晚好美。”卡西莫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并在她颊畔偷得一个香吻。

    人群中纷纷响起不敢置信的抽气声。

    某种得意的情绪在方郁心中升起。

    她是在场所有女性羡慕、嫉妒的对象!

    蜻蜓点水似的颊吻对卡西莫来说也许就像打招呼一样平常,但是对方郁来说已足够满足她的虚荣心。

    “你看起来也不赖。”方郁忍住羞意低声说道。

    “我想,一定有很多人对你感到好奇,今天晚上,你恐怕是别想闲下来了。”卡西莫口气不太好,他不喜欢那些紧紧追着方郁的目光。

    能够带她跳第一支舞的确让卡西莫感到很得意,但是只要想到那些男人正虎视耽耽地盯着方郁,他就觉得浑身不对劲。

    他真的有病!为何要建议她挑这袭露出大半酥胸的礼服?!

    方郁感觉得到卡西莫情绪的波动,只是不明白他为了什么事不高兴,他的脸上完全没有笑容,动作也不太温柔。

    是她在无意间得罪了他吗?

    方郁正想询问原由,音乐却在这时候停住了!

    第一首曲子结束,接下来男主人可向其他女士邀舞,女主人则可接受其他男士的邀请。

    卡西莫的手还没从她身上移开,已经有好几名男女围上来要求交换舞伴,不到片刻,他们就被人群隔了开来。

    方郁眼中写满浓浓的失望,她希望能独占卡西莫一整夜,而不是在第一首曲子结束后将他让给别人。

    看着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子在他身边嗲声嗲气地说话,她的心情恶劣到极点。

    唉,她的“希望”根本就与“奢望”没两样!

    身为麦迪奇家族的领导人,卡西莫有他必须扮演的角色,光是应付那些络绎不绝的宾客就够他忙得分不开身,岂会有多余时间顾及她的感受?

    早知道就别参加这个舞会!方郁在心中自艾自怜。

    起初,她怀抱着浪漫的想法,以为能够在舞会上成为众人钦羡的对象,也许她的确有过风光的时候,但一首舞曲的时间实在太短了。

    风光过后,取而代之的是冷清和凄凉……

    被围在另一头的卡西莫心中也没好过多少。

    看着那些对方郁猛流口水、猛献殷勤的纨挎子,他气得直想冲过去将他们的眼珠子挖出来,并将她牢牢地护在自己怀中。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

    他必须保持沉着,才能观察得到有哪些人接近她、哪些人对她表现出熟稔的态度,再说他可是舞会的主人,不能失了风度。

    他发现,她的表情略显不耐,脸上的微笑看起来好勉强。卡西莫终于松了口气,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这表示方郁一点都不希罕那群**的追求,也根本没有动心的可能。

    方郁偷瞄他一下,正巧捕捉到那抹发自真心的微笑,她的心登时跌进谷底。

    在她“受苦受难”的同时,卡西莫却如鱼得水,她费尽心思筹备这场别开生面的舞会,究竟是为谁辛苦为谁忙?

    方郁知道身为男主人的卡西莫有无法分身照应她的理由,但是他能不能别对其他女人笑,对她却摆张扑克脸?!

    她简直快呕死了,这种烂舞会不参加也罢!

    方郁藉口到洗手间整理仪容!然后逃难似地离开这冠盖云集的舞会。

    既然卡西莫对她“无情”,休怪她对他“无义”——舞会就让他自个儿应付,她这个女主人先跷头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迷雾森林最新章节 | 迷雾森林全文阅读 | 迷雾森林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