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迷雾森林 > 第六章

迷雾森林 第六章 作者 : 易琦

    隔天傍晚,卡西莫终于等到他所盼望的机会。

    多斯洛连同几名官员坐上高级房车离开了大使馆,卡西莫正好趁着主人外出的时候,潜进去一探究竟。

    从事情报工作已有多年经验,“变脸”对卡西莫来说一点都不困难,只要听过模仿对象的声音再配合一张照片,他就能够将自己化身成另一个人。

    卡西莫从模具里拿出一张早就预备好的人造皮,着手进行改装的工作。

    接下来,他从后座找出类似的服装及假发,不到十分钟,他已把自己变成多斯洛,相像的程度恐怕连多斯洛的父母都辨认不出来。

    下车之后,他连走路的姿态都改变了,卡西莫缓慢而自信地走向大使馆。

    使馆里的干员对长官去而复返感到些许讶异,却没有特别提出来,毕竟只要是人难免会有忘东忘西的时候,就算是精明干练的多斯洛,也无法牢记每件事。

    卡西莫顺利进入多斯洛私人的领域,并关上房门以阻绝外人窥视,他仔细查看办公室里每一个角落,而后发现墙上装饰着一幅与周围摆设格格不入的复制画——梵谷的向日葵。

    这幅举世闻名的画作经常可见,如果是摆在一般人家的客厅中,卡西莫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

    但是,摆在这机械式的空间里,就是有难以形容的不对劲。

    卡西莫锁定了这幅画,手指稍稍用力,框架便往左侧滑开,他看见一片铝合金面板的密码键,显然这是一个隐形的保险柜。

    他一向有着旺盛的好奇心,只要是别人愈想隐藏的秘密,他就愈有兴趣发掘,卡西莫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名片夹大小的探测器,开始扫描面板上每一个按键。

    根据侦测的结果,他发现使用最频繁的数字分别是一、七、九、○,至于指垢累积程度的多寡则依序为九、○、一、七。卡西莫毫不迟疑地按下九○一七,这个方便携带的探测器是他个人极为得意的发明之一,准确度可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三。

    果然,保险柜密码正确无误,门锁当的一声弹开了——

    保险柜里放了几款昂贵的珠宝、几叠文件、一柄手枪、一串铃匙,还有一本笔记簿。

    “这笔记簿好眼熟……”卡西莫随手翻了几页,发现这果然是他送给方郁的那一本,唯一不同之处,是比当初多了一张破旧的地图。

    他这才想起昨天晚上方郁曾亲手交给多斯洛一样东西,难道这张地图就是关键所在?卡西莫将本子褫进怀里,顺便拿走钥匙和手枪。

    他已由手表上的显示器发现,方郁目前所在的位置就在他头顶上方,卡西莫噙着一抹得意的笑,自信满满地走出办公室。

    依照此刻的扮相,他可以大剌剌地在使馆内闲逛,就算要将方郁带出去,也不必躲躲藏藏。

    方郁双手抱膝坐在床榻上,自顾自地怨天尤人,她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遇上多斯洛这个不讲理的怪物!

    她反反复复向多斯洛说明了许多次,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塞公主,然而那家伙却连听都懒得听,为了防止她逃逸,居然还将她软禁在这个只有一张大床的房间里!

    可恶,真是可恶透了!他根本没有权利限制别人的自由啊!实在太过分了!方郁牢骚满腹,却又无可奈何。

    就在她气得猛捶枕头以泄愤的当儿,她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过度紧张使她犹如惊弓之鸟般,慌慌张张地由床铺上跳了下来。

    她看见多斯洛瘦削的脸孔出现在门板后,立刻将身子蜷成一团,希望对方能忽略她的存在。

    她的期望落空了,多斯洛朝着她所在的方向大跨步而来——

    “你……你想做什么?”方郁颤巍巍地抬起头,眼神充满了戒备。

    “该死的!他对你做了什么?”卡西莫的心脏狠狠地抽了一下,才几个小时没见面,她居然变得这么憔悴!

    她怀疑自己听错了。

    眼前这个人明明是多斯洛,但是他的声音却……

    “你不认得我的声音吗?”卡西莫抬高她的下颚,眼中有着不容错认的急切。

    “卡西莫!”方郁不顾一切投入他的胸怀,紧紧环抱住他坚实的身躯。“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实在……太好了!”

    听见她以独特的口音喊他,卡西莫松了好大一口气。“告诉我,他对你做了什么?如果那人渣敢动你一根寒毛,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他只是把我关起来,但不要紧,因为你已经来救我了。”方郁兴奋地抬起头,没想到自己居然有幸成为他英雄救美的对象。

    “你的脸怎么了?”卡西莫这才注意到她的脸上有着深浅不一的紫红色。怒火在他体内潜伏着,只要一个小小的导火线,必然全面引爆。

    “我的脸?”方郁不解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才发现脸颊有些刺痛。

    “谁把你打成这样?”他的语气还算平和,但是那凶残的目光却教人不寒而栗。

    方郁被他的眼神吓坏了。

    “你……别生气嘛,多斯洛只不过打我一巴掌而已,现在己经不痛了。”方郁连忙表示自己情况良好。

    “我要杀了那个败类!”怒火在他体内奔窜,转瞬间将理智悉数焚毁,卡西莫不顾一切地往外冲,执意为她讨回公道。“不要,不要啦!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就好,别惹麻烦。”方郁急得六神无主,只能使出全力将他绊住。

    她从来不知道卡西莫会有失去理智的时候,也从来没见他如此愤怒过。

    “不要阻止我。”卡西莫根本听不进方郁的劝告。

    “拜托,不要……”方郁整个人快瘫掉了,她无法制住发狂似的卡西莫。

    “你……”尽避气得要死,卡西莫依旧无法忽略方郁的一举一动,转瞬间便将她摇摇欲坠的身子揽进怀中。

    “马上带我离开,我连一秒钟都不想待在这里。”方郁恳切地要求着。她只想忘掉这趟荒谬的旅程,就当自己从来没遇见多斯洛这号人物。

    “好吧。”卡西莫无法拒绝她的要求,他看得出来方郁的确吓坏了。

    方郁呼出好大一口气,整个人放松地倚进卡西莫坚实的怀里。

    终于回到他的身边,终于——安全了。

    从罗马返回佛罗伦斯的路上,方郁一直沉睡着,当车子停在麦迪奇家宽敞的前院,她还是没有清醒的迹象。

    卡西莫不由得叹了口气,痴望她沉睡的容颜。

    某种几乎察觉不到的微妙情愫,在他心中隐隐浮动着,卡西莫抱起她纤弱的身子,感觉怀中的人儿轻轻颤了一下。

    浅浅的微笑就这么不自觉地爬上他性感的嘴角,让一向冷漠刚棱的五官变得生动起来。

    此刻已过了晚餐时间,卡西莫抱着方郁走进书房,轻轻将她放在躺椅上,然后为她在壁炉里生起温暖的火。

    他决定等她睡饱,再将所有的问题弄清楚。

    不用费心交代,玛席拉已为他们准备好两份丰盛的餐点,卡西莫肚子正饿着,于是狼吞虎咽地吃将起来。

    大概是食物的香味太诱人,也有可能是卡西莫在吃东西的时候发出太多噪音,总之方郁被吵醒了,一张开眼就看见卡西莫吃得津津有味。

    “你也吃吧!”

    卡西莫将一整份烟醺烤鸡、蔬菜汤、茴香风味的腊肠以及凯萨沙拉推过去。

    一整套意大利美食摆在面前,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方郁毫不客气地吃将起来,咽下第一口香热的食物时,她觉得自己仿佛重新活了过来。

    用完餐,米索提还帮他们准备以新鲜奶油调制而成的道地拿铁。

    “好奢侈的享受啊!”方郁啜了口香醇的咖啡,感动地长叹一声。

    “是吗?”对习惯了优渥生活的卡西莫来说,这样的食物算是差强人意。

    “如果你已经恢复精神,能不能把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毫不隐瞒地对我说清楚?”

    “事情经过?”方郁不太确定地皱眉。“你的意思是我为什么会被绑架?”

    “没错!”卡西莫严肃地点了点头。“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应该就是失踪的摩纳哥公主塞堤,多斯洛会绑架你,动机肯定不简单。”

    “啊,糟了。我实在太胡涂了!”方郁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我居然忘记地图还在那个野心分子手上!”

    “如果你指的是这本笔记簿,我已经‘顺便’把它带出来了。”卡西莫拿出那本贴身收藏的本子。

    “幸好!”方郁松了好大一口气,重新跌回躺椅上。

    “它很重要吗?”卡西莫仔细瞧着那张年代久远的地图,揣测着种种可能。

    “不重要,但是如果落在野心分子手里,后果恐怕会不堪设想。”方郁将藏宝图所代表的意义,以及多斯洛企图推翻摩纳哥政权的野心说出来。

    “既然如此,你怎么会乖乖把图交给他?”

    “起初我根本不知道真相,听了他的片面之辞便傻傻地将藏宝图送去给他。他说摩纳哥国王是个暴虐无道、荒yin贪婪的昏君,所以我才会……”方郁低垂着头,要在卡西莫面前承认自己的愚蠢毕竟有点难。

    “这说不通啊!罗慕洛斯二世是你的父亲,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为人?”卡西莫被她搞得一头雾水。

    “问题就在这里,我并不是塞公主。”方郁整张脸垮了下来,与其惹上一堆麻烦,她宁愿变回从前的自己。

    “你又开始胡说八道了!”卡西莫不赞同地瞪了她一眼。“如果你不是塞公主,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这张图?还有,我曾经看过你的档案照片,不可能认错人。”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够了!”卡西莫不悦地打断她。“你一再地伪装,到底有何居心?”

    “我一再地伪装?”方郁傻在当场。

    没想到,卡西莫一直是这样看待她……

    “地图还给你!得到宝物之后,就算你要将罗慕洛斯二世送上断头台,也与我无关!”卡西莫气得将笔记簿往方郁的方向丢了过去。

    没想到卡西莫对她的误解如此之深!

    落在她膝上的本子登时变得极为沉重,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方郁颤抖地伸出手,拿起曾经令她爱不释手的笔记簿,她的心中一片茫然,脑中一片空白。不假思索地,她将本子丢进壁炉里——

    火舌立刻吞灭了精致的封面和内页,顷刻间,灰飞烟灭。“你……”卡西莫难以置信地瞪着她。

    “藏宝图并不属于我。”方郁凄凉地微笑着。“人生如梦,梦如人生,又何必执着于身外之物?”

    方郁的举动令卡西莫大为震惊,如果眼前这名女子真是传闻中那个心如蛇蝎的贪婪女子,怎么可能放弃这笔为数可观的宝藏?

    “如果你不是塞公主!那么你究竟是谁?”

    难道说……她的确如他所料想的一般,在躲避多斯洛追踪的过程中丧失了记忆?

    这个情形不无可能。

    这就足以说明,为什么她会自投罗网地走入多斯洛预设的陷阱,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她的言行举止和传闻中的塞公主相差如此之大。

    “如果我说实话,你……会相信吗?”方郁突然觉得有点冷,于是用力搓了挂手臂。

    “看情形。”卡西莫保守地回答。

    方郁不由得长声叹息。

    事到如今,她只得坦白说了,再瞒下去恐怕会愈弄愈糟。“虽然外表看起来的确是,但我并不是你们以为的塞公主。我的出生地在台湾,家庭单纯,长相平凡,唯一做过比较特别的事,就是写了一部关于托斯加纳伯爵——卡西莫-德-麦迪奇的冒险故事。”

    “等等,我没听错吧?你说你写了关于我的故事?”卡西莫不禁皱眉,这种说法实在诡异得紧。

    “先听我把话说完。”方郁挺直腰杆,态度认真且严肃。“两年前!我曾经到意大利观光,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当属佛罗伦斯的麦迪奇家族。

    “我无法遏止自己的幻想,于是创造出一个几近完美的人物——卡西莫-德-麦迪奇,他是麦迪奇家族的领导者,英俊、勇敢、机智,并且具有令人无法抗拒的特殊魅力。

    “原先我只打算发表这部作品,完全没料到上市之后会打破历年来的销售纪录,就在出版商为我举行的新书发表会上,突然闯进来一个持枪歹徒,我大概是遭到流弹攻击才会失去意识,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化身成最新一集故事中女主角的模样。”

    “你说——我是你笔下虚构的人物,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存在?”卡西莫不由得提高嗓音,打量她的神情活像她头上长了一对角。

    “没错!”方郁认真地点头。

    卡西莫突然爆出大笑。“你的想像力……未免太丰富了!你要编故事我不反对,但起码应该编个像样点的吧?”

    “我是说真的!”方郁难堪地涨红睑,虽然早知道他不可能相信,但是他那种态度、那种语气仍令她有受侮辱的感觉。

    “拜托……别……别逗了……”卡西莫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拼命揉着肚子。

    “你一定是……伤到脑子了……才会……净想些有的没的……”

    “你太过分了!”方郁不禁动怒。“人家这么认真想把实情告诉你,结果你居然是这种态度!”

    “抱歉,实在……太好笑了。”

    “告诉你,卡西莫,这世界上再也不可能找到另一个比我更了解你的人!”方郁决定豁出一切,说服他相信自己说的每一句话。

    “是吗?”卡西莫优闲地跷起二郎腿。“我倒想听听看,你是藉由何种方式‘了解’我?”

    “我是创造你的人,要了解你一点都不困难。据我所知,你背上那条长达二十公分的伤痕,是第一回出任务时被敌人偷袭的结果;你小时候曾经从树上摔下来,然后差点淹死在一旁的河流里;更小的时候,还曾经说过长大要娶你妈妈当新娘……”方郁净挑他的糗事说。

    “你怎么会知道?”卡西莫再也笑不出来了。

    他的脸上结了一层霜,神情冷漠且僵硬。

    “我还知道,你曾经和同父异母的妹妹有过一段不可告人的恋情!”方郁得意洋洋地揭露。

    等到她发现自己说了什么,已经来不及收回了!

    “你说什么!”卡西莫不敢置信地瞪着她。

    她说出口的话,让他的心湖掀起涛天巨浪,灼灼的眼神像是要在她身上烧出一个洞似的。

    说出口的话无法回收,方郁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豁出去地喊道:“你一直把自己的心封闭起来,自从夏朵过世后就拒绝一切情爱,在我还没进入书中的世界以前,我为你的深情动容,我羡慕夏朵能获得你永志不渝的爱,但是当我真正接近你,才发现你是多么多么地愚蠢!”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我说这种话!”卡西莫怒气腾腾地攫住她的襟口。

    “我就是忍不住想说,而且还要说更多!夏朵是个任性、不成熟、占有欲强烈,并且缺乏安全感的自私鬼!她要求你别忘记她、要求你在死亡的前一刻还要牢牢记住她,这种独占心理根本不是真爱,而是变态!”方郁不顾一切地喊了出来。“不准你说夏朵的坏话!”卡西莫气得猛力摇晃她,方郁的上衣领口在他猛力拉扯下,被撕裂了好大一块。

    嫉妒使她丢弃了理智。

    方郁浑然未觉春光外泄的事实,继续严正的批判他,“而你也不是真的爱夏朵。你只是习惯保护她,藉由她对你全心全意的信任来肯定自己;你只是被深沉的罪恶感压得喘不过气来,才会坚守对她的承诺,将她牢牢地记在心中。”

    卡西莫怔忡地望着她**的前胸。

    此时此刻,方郁的身影又和夏朵重叠了……

    天和地,似乎颠倒过来,卡西莫耳中嗡嗡作响,眼前望出去是一片凄迷森冷的黑。

    夏朵离开人世后那一整个月的记忆,登时如排山倒海般朝他汹涌而至——

    他看见自己发疯似地冲到棺木前,将她冰冷的身躯紧紧拥在怀中。

    他看见一群孔武有力的男人将他围拢,抢走他心爱的夏朵。

    他看见自己满身狼狈地掘着她新立的坟墓,在苍茫的天地间痛哭失声……

    蒸腾的怒气突然凝结,方郁愣在原地,她看见卡西莫拼命拉扯自己的头发,喉中发出悲切的哀鸣。

    那模样,像极了濒死的野兽。

    她的心碎了。

    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般直坠而下,方郁自觉像个残忍的屠夫,提着利刃一次又一次挖刨着他早已伤痕累累的心。

    “天啊,卡西莫,请你不要那么伤心……”方郁跪倒在他身前,哀哀啜泣。“遗忘不是对死者的冒渎,而是生命的本能,请你忘了夏朵,也把夏朵带给你的痛苦抛开吧!”

    卡西莫突然将她扯进自己怀中,紧紧地抱住她,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方郁沉默地合上双眼,就算会因此窒息,她也绝不挣扎。

    毫无预警地,卡西莫抬高她的头,如烈焰般激狂的唇完全覆盖她颤抖的唇瓣,瞬间袭夺了她的心神、她的吸呼,以及她所有的爱情。

    他的吻既猛烈又贪婪,几乎是以绝望的心情印证她的存在。

    也许,方郁对他来说只是夏朵的影子;也许,他心中的天秤早在不知不觉间倾向这个自称最懂他的女孩……

    他的手像是有自己的意识般探入她**的胸口、**她饱满的酥胸,在他体内狂烧的欲火像是被压抑了整个世纪,一旦爆发便再也阻止不了。

    方郁昏沉沉地攀着卡西莫,他热情的举措令她狂乱、着迷,她几乎在他一手主导的激狂漩涡中灭顶。

    卡西莫粗暴地将她推倒在躺椅上,掀开她长长的裙摆。

    “不,别这样!”方郁突然从激情的迷雾中回神,连忙抵住他愈来愈靠近的胸膛。“住手!求求你别这样对我!”

    卡西莫对她的拒绝充耳不闻,直接扯下长裙、撕开她早就破碎的衣襟。

    “不要,不要把我当成夏朵的替代品!”方郁以手遮脸,难堪地哭叫起来。

    卡西莫犹如大梦初醒,立刻从她身上退开。

    他疯了!

    只有疯子才会违背原则、丧失理智!

    他怎么可以忘了对夏朵的承诺?

    他怎么可以在方郁面前表现得如此软弱?

    卡西莫艰难地背过身去,“你说的没错,无论如何,你永远无法取代夏朵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他说出口的这些话像是在警告方郁,更像是在警告自己。方郁一言不发,双手依然遮住泪湿的脸庞。而后,她听见他离去的脚步声,像是在对她做最后的告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迷雾森林最新章节 | 迷雾森林全文阅读 | 迷雾森林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