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恋君难舍 > 第六章

恋君难舍 第六章 作者 : 怡珺

    朝阳初升,辽阔无边的大海有海潮与风声相伴……不,她错了,应该还有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可怜虫。

    小豆子坐在桅杆上,一脸好笑地望着连嘴巴都被堵住,只能用一双眼哀求她的燕离愁。

    他啊,活该!谁叫他错伤了关绮玉,大哥当然会发火喽!

    大哥虽然强忍着他对关绮玉的情感,但,那双眼根本骗不了人,尤其这几日更明显。

    他们本已修好了船,准备出发,却因燕离愁打伤了关绮玉,而又多停留几日,等她的伤好了之后才离开小岛。

    “呜……”被吊了一整晚的燕离愁发出哀求声,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好吧!帮你一回。”她解开他身上的绳子,然后又享受着海风吹拂,

    “多谢,如果今天又被太阳晒,我才恢复的俊脸又要毁了。”燕离愁也跟着坐在桅杆上。

    “我该下去帮忙了,你在这里好好享受,劝你今天还是避着大哥一点,他的气可能还没消唷!”说完,小豆子想爬下桅杆,逃跑的意图十分明显。

    “等等,”燕离愁拉住她,决定要问清楚,“小豆子,你这么讨厌我,甚至到了不能相融的地步?”最近这小表常躲他躲得不见踪影,现在又想逃走。

    自从知道她是姑娘之后,他就有点别扭,想起从前和她没大没小的打打闹闹,现在还真有点令他怀念。

    “没有哇。”小豆子摇头,微亮晨光下的脸蛋划过一丝不自在。

    “那是我面目可憎喽?”他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叫你‘娘儿们’可不是抬举你。”小豆子白他一眼。

    “那你为什么见到我逃得像是见鬼?”燕离愁对她这点十分不满。

    “明明就是你……”发觉自己说漏嘴,她故作无辜的耸耸肩上有什么好问的?船就这个大小,我能跑哪去?”

    “害我挺想你的。”燕离愁说完,毫不犹豫的倾身过去,用自己的唇轻点她的。

    “妈的……见鬼了。”小豆子错愕的瞪着他,打死也不敢相信这娘儿们竟对她有意思。

    他看着她的脸,嘴角冷哼,“别再装了,我知道‘你’是个姑娘。”

    “呃,我……”小豆子看着他,霎时一阵头昏,身

    子晃着晃着,跌下桅杆。

    她还以为自己会摔死,谁知道没有。

    她发现自己让人接个正着,睁眼一看,正好对上燕离愁那张爱笑不笑的脸。“快放开我!”

    “遵命。”他听话的将双手一收,让她硬生生的跌在甲板上。

    “妈的,你这混蛋!”小豆子吃痛的坐在地上,气得直骂。

    燕离愁压下身,与她脸对脸,贼兮兮的笑着,“你敢再说一句粗话,小心我再亲你。”

    “你……”小豆子气红丁脸,真想把他打一顿,“你敢把我的秘密告诉别人,小心我要大哥再把你吊起来!”

    “有办法就你来吊啊!”燕离愁故意激她。

    “好哇,看我……”

    “喂!看到岛了,看到岛了。”

    了望的人扬声把在睡梦中的人都唤醒,也打断了小豆子的怒意,她突然转身逃跑,像是察觉自己和燕离愁的关系有些暧昧。

    望着她奔开的背影,燕离愁拚命的咒骂自己,

    他到底在做什么!居然会对一个女扮男装的姑娘乱来,他根本无心于她啊,这样是会惹祸的。

    唉,一定是他被闷在船上太久了才会头脑不清楚,连个小表都有兴趣。

    ***

    “就是这里?”风隽扬打量着骆水月居住的小岛,虽然很平静,却又感觉不太对劲。

    “是啊!往这里走。’’骆水月根本不敢直视他的脸,率先走在前头。

    她将要害死他,天哪!她怎么可以这么做?风隽扬不是坏人,他不是那个人们口中无恶不做的鬼见愁,坏人是龙霸天啊。

    告诉他吧!她不能因为妹妹让这些好人丧命。

    “风大哥,我有话对你说。”她鼓起勇气,却发现他的注意力全在另一个人身上。

    唉,若非她长得像他死去的妻子,他也许看都不会看她一眼,她怎么能跟关绮玉比呢?她是大户人家的千金,而她只是平凡的村姑……

    罢了,她没这么好的福气。

    “风大哥,你们……快走吧!”骆水月拉住风隽扬的袖子,急切的对他说,怕晚了会被龙霸天发现,到时谁都逃不了。

    “为什么?”她的焦急证实了风隽扬的猜测,但他不明白她为何如此慌乱。

    “龙霸天他……”

    “没错,是我要她带你来的,鬼见愁。”龙霸天率手下出现,将风隽扬一行人团团包围,海面上也出现他们的船只。

    “你害我们?”关绮玉上前指着骆水月骂道。

    她垂眼难过的缓缓道出自己的苦衷,“我……没办法,我妹妹在他们手上,他们拿妹妹的生命威胁我,我怕他们会伤害她,只好……”

    “所以你就牺牲了我们?你怎么可以这样?”小豆子也忿忿不平的指着骆水月叫骂。

    “别骂了,她也是有苦衷的,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渡过这次危机。”风隽扬望着骆水月,完全没有怪罪之意。

    关绮玉和小豆子对望一眼,重重叹了口气。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心的人!

    不过他说的也没错,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性命。

    风隽扬望着龙霸天,“只因为我是鬼见愁,你才这么处心积虑的想要杀掉我?”

    “你还不明白吗?’’龙霸天冷笑,看向瑟缩在一旁的骆水月,“你真乖,当真什么都没告诉他?”

    “我哪敢?”她觑着风隽扬一行人,看到他们眼里的恼怒和不满,却没人对她动粗,比起龙霸天这群海盗,他们实在太仁慈了。

    “除了上回弄沉你的船,我何时得罪过你?还有,你想用她来迷惑我……”风隽扬望着那酷似去世妻子的脸,眼神一瞬间变得锐利,“这不是巧合!”

    骆水月几乎不敢抬头面对他,“他说……我长得很像被他杀害的一名女子,他想利用我来害你……”

    风隽扬听得浑身颤抖,就连小豆子都没看过他这般盛怒的模样,她把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一回,这才了解骆水月的话,“大哥,他就是当年的凶手。”

    “没错,是我杀了你的女人。会对她记忆深刻,是因为她的勇敢,她死到临头都还不求饶,而且这些年她如影随形的纠缠我,只要杀了你,我想恶梦就会结束。”龙霸天冷笑着对手下挥挥手,所有的海盗一看都拔出刀,准备大开杀戒。

    岛上的村民早就怕死了海盗,这下见小岛即将成为他们的战场,他们全都一哄而散,逃得不见踪影了。

    风隽扬笑了起来,冷酷空洞的笑声让人听了既心酸又浑身发毛。

    “没错,你的恶梦会停止,因为你将会曝尸荒野,当然不可能再做恶梦了。”

    “你死到临头还嘴硬?”龙霸天指挥手下,“把他们全杀了!”

    “噢哦,这可不妙了。”燕离愁抽出长剑,想的不是面临生死,而是担心身上沾丁血,他真的很痛恨血。

    “小表,这下你可真的得参加战斗了。”关绮玉也抽出剑面对数量多出他们许多的海盗,同时护着在一旁的小表。

    她抬眼凝看风隽扬一眼,看出了他的心伤和对龙霸天的愤怒,或许,还有浓浓的失望吧!

    他原本很高兴找到了与他妻子相似的人,结果她竟包藏祸心,伤透了他的心。

    “喂,专心点,别把我们都害死了。”小表见她恍恍惚惚,连忙提醒她。

    经过了一会儿,关绮玉和小表被一群海盗围困,她应接不暇,只得向人求救。

    “风隽扬,救我!”

    一直朝着龙霸天杀去的风隽扬听见她的叫喊声,却又看见跟在他身后的骆水月情势也十分危急,只好先护着骆水月离开。

    关绮玉眼睁睁看着他选择另一个女人而不顾她,气得泪水滚滚而下,一不留意手臂就中了一刀。

    她抓着伤口,拚命抗敌,现在她只得靠自己了,风隽扬这个死没良心的家伙,如果她没死,一定要砍死他!

    ***

    小豆子丢下刀,跌坐在地上。

    她望着一旁浑身是血的燕离愁,“原来你杀起人来也这么狠哪厂燕离愁一直陪在她身边保护着她。

    他耸耸肩。“这是为了活命。”他扫看大家,几乎人人都带伤,脸上都是劫后余生的表情。

    “啊!必姑娘,你受伤了。”小豆子望着她手臂上的血,连忙叫着,“我去叫大哥来。”

    “他?算了吧!他忙着照顾那个姓骆的,我算什么?”关绮玉捂着伤口,满肚子委屈和醋意。

    风隽扬当她是什么?高兴时就亲她几下,给她几个笑容。有骆水月在时,他又弃她于不顾。他凭什么这样对她?

    “大哥回来了。”小豆子望见去追龙霸天的风隽扬缓缓走回来,心里已经有了个底,“大哥,你没杀他?”

    风隽扬摇摇头,“让他逃了,不过还好他已放回骆水月的妹妹。”

    “恐怕这事还没结束。”小豆子看向骆水月,“喂,你把咱们害得可惨了。”

    她一脸歉然,“对不起,我……”

    “风隽扬!”关绮玉握着剑,满肚子怒火的冲向风隽扬。

    “关大小姐,你又怎么了?”他还没从让龙霸天逃脱的沮丧中恢复,不知道她的怒意由何而来o

    “你居然只顾着她却不理我,为什么?难道我的命不重要?”关绮玉握紧剑,忿忿的质问他。

    “你有功夫,起码可以挡,可是骆姑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我只得先救她。”他瞥见她手臂上的血迹,皱紧了眉,“对不起,害你受伤。”

    “对不起?说对不起就算了?万一刚才我被杀死了,你要对谁说对不起?鬼啊?”她愤怒的对风隽扬狂吼,将这一路上所受的委屈全都发泄出来。

    “对不起,关姑娘,这一切都是我的不对,对不起,对不起……”骆水月难过的痛哭失声。

    风隽扬见她哭得伤心,叹了口气,还是无法对她狠心。“别哭了,这不全是你的错,你没有选择的余地啊!所以没人会怪你的。”

    “谁说的?我就怪她!”关绮玉看得怒火中烧,举剑刺向骆水月。

    “住手!”风隽扬一掌拍开她,一脸震怒的斥责说:“何必对一个不懂武功的人下手?”

    为什么她会为了这件事气成这样,甚至不惜伤人。

    就只因为女孩子家的小心眼吗?

    “风隽扬,我只问你一次,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

    她举剑,用剑尖抵着他的胸膛,屏息听着他的回答。

    “你是……”他烦恼的皱眉,在众人的面前他要怎么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你不说,是因为你根本不把我当一回事;对不对?”她受够了这些猜测,她要确定他心里的感觉。

    “算是吧厂被逼烦了,风隽扬火冒三丈的随口回应。

    “你这个负心汉!”关绮玉抬剑往他胸膛刺去,若非他闪得快,那一剑可能早陷入了他的胸膛。

    她气得举剑追杀他,其他人刚才才历经了一场战争,现在都提不起劲去劝架。

    “喂,你不管他们?”燕离愁讶异的看着一脸淡然的小豆子。

    “管什么?大哥原本就不该,也难怪关姑娘会生气,如果是我,我也会生气。”小豆子与关绮玉同仇敌忾。

    “因为风隽扬救骆姑娘而不先救她?”他觉得风隽扬没错啊。

    “嗯,如果是我,我会不顾一切的去救我爱的人。”

    “娘儿们就是娘儿们。”燕离愁又摇头又叹息的。

    小豆子脸儿一红,“你才是娘儿们……哎呀,糟了!”她看着关绮玉被一掌打飞,心想这下大哥可把事情弄得更僵了。

    “风隽扬,你混蛋厂关绮玉捂着伤口站起来,原本的伤口这会儿裂得更大了。

    “我现在没空跟你闹,滚!”风隽扬头一回对女人出手,他真的动怒了。

    他心里也不好受,终于找到了杀妻的仇人,却让他给逃了,他的恨比谁都深啊!

    “滚!哼,我早想离你远远的了,是你不告诉我表哥在哪,是你把我拖进这一场混乱的,你凭什么叫我滚?你去死吧,”她甩下剑,在其他人怜悯的眼神下跑开。

    她恨他!

    可是为什么到现在她还挂记着那天的吻?

    ***

    风隽扬在关绮玉的房外来回走了好几回,都还是下不定主意敲门。

    现在去看她一定会被她乱剑刺死,可是听见了她嘤嘤哭泣的声音他又不忍心,从下午一直哭到晚上,她哭不累泪水也哭不干吗?

    他承认那时是他太冲动了才会对她动粗,是他不该。

    他也知道她在气什么,那时他没想到那么多,才会伤透了她的心。

    可是如果事情重来一回,他还是会救骆姑娘的,这话若是让她知道,她肯定会气到吐血。

    他做的错事,还不止今天这件呢!

    他不应该在情不自禁之下吻她,更让他气恼的是他根本不后悔,甚至还时时回忆起那时的感觉。

    他找回了尘封已久的热情,却为了兰儿排拒那份感情。而且关绮玉还爱着她表哥,就算那男人早已背叛了她,他还是鼓不起勇气去追求她。

    她和兰儿不同,兰儿是那么的温柔婉约、楚楚动人,而她,却是如此的骄蛮、跋扈。

    她的美众人皆知,却像朵带刺的玫瑰,让人难以接近。

    或许他早就被她深深吸引,只是他顾虑着兰儿,忽略了那份感觉,否则他何必硬是把她留在船上,不让她回杭州?

    他和关绮玉算是有缘吧?七年前就见过了,那时他只把她当个小女娃逗弄着,没想到他们还能再见面。

    现在她已是个亭亭玉立的姑娘家,不过脾气倒是糟透了。他摸摸胸膛,今天她用剑尖抵着他的胸口,在上头留下了一个小伤。

    不过这点小伤跟她的委屈比起来又算什么?

    去道个歉吧!她脾气虽大,心肠却不坏,应该会原谅他的。

    想通后,他轻敲了门,得到的却是沉默的回应,他知道她不愿应门,只好硬闯。

    “喂,别哭了,我来向你道歉的。”他站在床边,看着她趴伏在床上,肩头微微的颤抖着。

    她的伤也没医,血不知道止住了没?她还挨了他一掌,就算他下的力道不重,恐怕也要痛上几天。

    她这千金大小姐千里迢迢寻找她心爱的男人,途中吃了不少苦,却都撑过来了。她不也痴情得紧?一点都不输他。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你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关绮玉用哭哑的声音回他。

    “让我看看你的伤。”他伸手扶起她,看着她哭肿的眼,心疼的把她揽人怀中,“傻瓜,我值得你哭成这模样吗?”

    “谁叫你欺负我。”她抽抽噎噎的说,却没有拒绝他的怀抱。

    “你是在吃醋吧?”他拭去她的泪水,用唇轻点她红肿的眼皮。只要一靠近她,他就无法克制自己的心。

    “你管!”她抡起粉拳捶打他的胸膛,抽噎之时闻到他身上浓浓的味道,她的伤心竟慢慢的平息了。

    “对不起,我当时没顾到你。”风隽扬查看她的伤口,血已经干涸,不知道他的那掌有没有伤到她?

    “那么告诉我,如果事情再重来一回,你会先救我吗?”她抬起红肿的眼,执意要听到答案。

    哎呀!她怎么还要问这件事?他暗地叫苦。

    早知道就别提这件事,他真是自讨苦吃。如果他是个会说谎的人就好了,可他偏偏不是。

    “你说啊!”他连哄哄她都不会?关绮玉真不知道这男人是聪明还是愚蠢。

    “我还是一样。”他硬着头皮说。

    才刚安抚了她,平静没多久,恐怕她又恨得要杀他了。

    “你……给我滚出去!混帐男人!”她尖叫着推他,用力时受伤的手又冒出血丝。

    “你别动,伤口又裂开了。”风隽扬被她推下床,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痛死也与你无关厂她抓起身边的东西丢向他。

    她为什么要这么在意他?她只想找到表哥啊!就算他当时没救她,她又何必气他?

    而她还让他吻了,她实在太对不起表哥。

    “行,我出去,你别生气了……”见她抓起剑,他连忙闪出房间,刚好碰上了小豆子,而身后的门板也传来“咚”的一声,顺着小豆子的视线看去,竟是关绮玉的剑。

    她当真要置他于死地?

    “算了吧!你只会坏事,我去看看她的伤口。”像是早知道他会来,也知道他会坏事,小豆子一点也不惊讶。

    “除了今天的事,我还做错了什么?”他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你错在得到她的芳心,却什么也没能给她,她拿什么来安慰自己?她用什么去说服自己你喜欢她?”小豆子淡淡抛下话后闪身走进关绮玉的房间。

    “什么也没给她?唉,因为我自己什么也没有,能给她什么啊?”风隽扬颓然地望着星空,猛地发现,自己这几年只剩下一个空洞的躯壳,除了复仇,他什么也没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恋君难舍最新章节 | 恋君难舍全文阅读 | 恋君难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