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恋君难舍 > 第七章

恋君难舍 第七章 作者 : 怡珺

    离开骆水月居住的小岛,他们朝杭州的方向航去。

    关绮玉继续和风隽扬冷战,其他人也嗅到不寻常的气息,尽量不去惹到他们,因此整艘船都闷了起来。

    “爷爷,好闷呢!”小表边绑着绳结边抱怨道。

    “啧,小孩子少说话多做事,小心让那母老虎听见,把你打一顿。”老鬼望着走过来的关绮玉,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不由得笑开。“来,一起坐。看你一脸苍白,让太阳把你洒得健康一点。

    “你这老鬼不怕我?”她在一旁坐下,看着祖孙俩一同做事。她知道小表的爹被海盗杀死了,家里又没有其他人照顾他,老鬼只得带着他上船。

    平凡人过生活是那么无奈,却又那么认命,烦恼多,却又简单。

    唉,她现在真的累了。

    如果她没有来找表哥,就不会被风隽扬欺负。爹一定急死了,不知道他是否已派人出来找她?

    都几个月过去了,还不见表哥的人影。

    对了,她一定是因为太思念表哥,才会让风隽扬有机可趁,只要找到表哥,她就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她和表哥从小青梅竹马,感情好得很,哪像风隽扬总像个海盗般疯狂的对她劫掠,让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没错,只要找到表哥,她就不会对这个男人有一丝眷恋。

    她会忘了他,和表哥回家,或许会在最短的日子里成亲,然后替表哥生几个孩子,平平淡淡度过这一生,把这段记忆全都忘了。

    可是她为什么会感到不舍?为什么不想忘记他?甚至有了背叛表哥的念头,想留在风隽扬的身边……

    她太在意他了,这样可不好。

    反正现在他们连句话都不说,她也没什么好想的,她只要想着表哥就好。

    “姑娘,有时候也让老大一点嘛!他其实很寂寞的,你是他这么多年来头一回看上的姑娘,你就别再生他的气了。”老鬼低声劝着满脸愁苦的关绮玉。

    她收回思绪望着他,气呼呼的嘟起小嘴,“哼,想不气都难,那混帐连骗骗我、哄哄我都不会,他活该受气。况且他当真只对我超过坏念头,别的姑娘都没遭到他的毒手?”

    她真的很怀疑,他是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没有过其他女人?

    “是啊!“不止老鬼、小表一起点头,就连在他们附近的人都同声回答。

    看来她和风隽扬的事已弄得众人皆知。她不禁头疼的低吟。

    “可是他还爱着他死去的妻子呢!”她心里颇不是滋味。她承认自己高傲,可是天底下有多少女人愿意忍受心爱的男人还爱着别人?

    唉,承认吧!她的确在乎风隽扬,只是她一直不愿面对这个事实。

    可是她和表哥已有婚约,她不可能置表哥不顾,而且风隽扬又是个海盗,她才不要跟着一个老在海上漂泊的人,那太孤单了。

    她和他……是不可能的。

    “如果他妻子死了,他马上就忘了她,你会怎么想!如果老大是这样无情无义的人,你会喜欢上他吗?”老鬼和蔼的眼笑望着她被烦恼纠缠的脸,试着替这两个闹别扭的年轻人开解。

    “谁说我喜欢他?你别乱说啊……喂,你们笑什么?统统把嘴巴给我闭紧厂她见小表掩嘴咯咯笑个不停,气恼的拍他后脑,“小表,再笑我就把你踢下船!”

    “好凶唷!难怪老大一听见你的吼声又吓得躲起来,他真怕了你。”小表一点也不怕她,还加倍取笑她。

    关绮玉开始凝神思索刚才老鬼的话。

    她当初不也为风隽扬对妻子的深情感动吗?可是当她渐渐喜欢上他之后,她就不喜欢他想着别的女人了。

    或许那位兰儿真的好得让风隽扬难以忘怀,但她也不差呀,只是她的脾气太坏,然而她又改不了……

    “大家都很有空啊,没事做是吗?”风隽扬大老远就听见有人在谈论他,可他没想到除了他这些多嘴的手下之外,关绮玉也是其中之一。

    “不,大家都很忙。”众人惧于他铁青的脸色,马上一哄而散,最后只剩关绮玉留下来面对他。

    “还生我的气吗?”他叹了口气,坐在她对面,用试探的眼神凝视她。

    眼见离杭州愈来愈近,他心里的不安就愈加沉重。

    他竟害怕她会离开他身边。

    几个月下来,他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听惯丁她没有节制的吼声,喜欢看她那傲慢又俏皮的笑脸。

    他们相聚之日恐怕不多了吧?

    如果她离开的话,他会很想她的。

    见她闷不吭声的望着海天的边界,他难过的皱眉,“你当真这么小心眼?”

    “我就是不想理你。”她骄傲的抬起下巴,用眼角瞟他,发现这几天他好像变得颓废许多。

    她可不认为他是为了她心碎,也许是羞愧难当吧?

    “折磨我折磨得够了吗?难道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你不知道我的心早被你收服了?你连让我考虑的机会都没有就让我陷进去,太坏了。”他低喃抱怨着,委屈的言语中又带着许多的怜惜和不安。

    “我……我只要表哥。”关绮玉逃避他那双勾魂的眼,想忽略他的话带给她的心悸。

    她拒绝得可真快,连考虑都免了。风隽扬不禁为之气结。“那我算什么?你当真对我没有一点感觉?”

    如果真是这样,她未免太三心二意了。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得到她的心?

    “有是有,不然我怎么会白白让你又亲又搂的?然而我只要表哥啊!”现在可好了,他几句话就套出她的心意,不过她和表哥的婚事已成定局,就算再有感觉,她依旧没有选择的余地。

    “所以你就不要我了?我只是你这段旅程解忧的玩乐?”他气恼地说。

    “明明不是这样的!我根本不想要你,可是我却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她叹了口气,知道多说无益,只会让两人之间的裂缝更大。

    风隽扬望着她,知道如果想把困扰着她的这件事解决,他就得把事实说出来。

    他抓着她的肩,决定将一切告诉她。“我现在告诉你,你表哥他……”

    “有船厂在上头了望的人突然大喊,顿时所有人都看向那朝他们追来,而且十分熟悉的船,心情更加凝重。

    “是龙霸天。”风隽扬原本被她撩拨得满肚子火气的情绪,在确定龙霸天不肯善罢甘休后更加火爆,他专注地看着她,然后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她的唇畔印上一吻。

    “去躲起来,我不希望你受伤。”他推着她的背,然后将眼神放在追来的船上,杀气正在堆积中。

    这回,他要和龙霸天决一死战,他要把这几年的梦魇消除!

    关绮玉望着他严肃而冷酷的脸,知道这回她不可以再坏他的事,她要尽力躲好。

    希望他平安无事才好。

    就算心底已经打定主意将要离开他,她还是关心着他,因为在无意间,他早已经偷走了她的心。

    她咬牙在匆忙的人群中穿梭,顺道将小表一并带走,心想,只要他们两个别出事就等于是帮忙了。

    风隽扬望着手中的剑,此刻的心却是多年来最平静的一刻。

    燕离愁拉着拚命挣扎的小豆子往船舱走去。“你也快去躲起来。”

    “不要,我干么要躲?”小豆子在经过风隽扬身边时,拉住他的衣服,“大哥,救我。”

    “去躲起来,如果你受伤了,有人会很伤心的。”

    他望了眼燕离愁,两个男人眼神交会,较劲中又带着惺惺相惜。

    “我才不相信呢。我也要帮忙!”小豆子压根儿没把他的话听进去。

    “你听着,去给我躲起来,我可不希望你受伤,我会心疼的。”燕离愁望着她的眼中带有一丝疼惜。

    小豆子怔忡地望着他许久,然后涨红着一张脸静静的转身离开。

    “这不像你会说的话,让别人听见,还以为你有断袖之癖。”风隽扬瞪着他,依旧看这油腔滑调的小子不顺眼。

    燕离愁撇撇嘴角,“我和小豆子的事不用你多管,我看你还是先把眼前的事解决后,再来当你的大哥吧!”

    风隽扬望着冲过来的船,迎风的他长发飞扬,平静的外表下,心情却像长发一样狂乱,

    过一会后,他状似漫不经心的开口,“替我保护小豆子和关绮玉。”

    说完,他振起精神指挥手下。

    “哼!矫情做作的家伙,请人帮忙都这么不客气。”

    燕离愁瞪着他的背影,不满的抱怨道,然后微扯嘴角,走下船舱寻找那几个让人担心的家伙。

    看今天的情势,事情大概在今天就可以解决,也就是说,他可以回岸上丁。

    可是回头再想想,他还真有点舍不得……是舍不得小豆子吧?他自嘲的想。

    ***

    令人闻之丧胆的两个海盗王此刻正面对面,在一片厮杀声中,两个人刀锋相对,以静制动。

    突然间,两人同时移动,刀剑交撞不断发出铿锵声,他们都豁出性命一决生死,就像是一山不容二虎,今天之后只能有一个人存活。

    龙霸天格开风隽扬一剑,在微微败势中仍旧不认输。“鬼见愁,你连妻子都保护不了,还想要做什么大事?”

    风隽扬冷笑,“你错了,当初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谁知道你竟然把我心爱的女人给杀了,从那时起,我才开始当海盗的,因为我要将杀了我妻子的人碎尸万段厂他举着剑,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千刀万剐。

    “哦?原来这一切是我自己惹上的麻烦?喷,真是失算,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反正今天我们一定要分个胜负。”

    说完,龙霸天的刀重重的砍向他,两人极力将对方置于死地,虽然身上皆已带了伤,却都不打算撒手。

    风隽扬的怨与恨化成冷静,他的理智并未被恨意给蒙蔽,他在等待着机会,他要手刃仇人。

    两人在混乱中厮杀,因此没发现从舱底窜起的火舌。

    龙霸天的手下攻至舱底,甚至放火打算烧了风隽扬的船,以报上回沉船之仇。

    守着关绮玉、小豆子和小表的燕离愁只得带着他们离开船舱,他望着混乱的厮杀,看见几个他熟识的人被杀死了,这次的对阵损伤太大了。

    “他在那里。”关绮玉一上来就四处寻找风隽扬的身影,正好看见他身后有个海盗正伺机而动,想乘机偷袭他。

    “小心!”来不及思索,她已经飞扑过去,正面替他挡了那一刀。

    她惨叫一声,接着便因承受不住痛楚而昏了过去。

    风隽扬专注的与龙霸天厮杀,根本没注意到身后,眼角余光只瞥见一抹身影飞身挡在身后,直到熟悉的馨香窜入他的鼻尖,他才知道是关绮玉。

    他及时接住她即将倒地的身子,大掌传来的湿意让他明白她受了伤。

    他怒吼着一剑刺死那个偷袭的海盗,搂紧浑身是血的她,“关绮玉,你这个笨蛋!”

    他一手抱着她,一手和龙霸天对打,原本平静无波的心因为她的伤而慌乱。

    他不知道她的伤严不严重,怕她替他挡下这一刀会有生命危险。

    因为担心她的伤势,他的攻势乱无章法,因此在慌忙中他又被龙霸天划了几刀,身上的血和关绮玉的混在一起。

    他知道如果不放开她,他迟早会送命,可是他绝对不放开她,绝不!

    他望着她苍白的容颜,这才发现自己是如此在意她,他好害怕会失去她。

    突然又有另一道人影介入他和龙霸天之间,在龙霸天错愕之时挥掌将他推得老远。

    “喂,你先带她到旁边去,我来解决他。”燕离愁朝风隽扬说。他自知武艺比不上风隽扬或是龙霸天,但他除了替他们挡一阵子之外,实在没有其他办法。

    “你打不过他的,而且我要手刃仇人。你来接住她。”风隽扬将昏迷的关绮玉丢给他,然后又执剑继续攻向龙霸天。

    原本他不急着将事情结束,他想好好品尝复仇的滋味,但现在他已经无心继续下去,他满心挂记着关绮五。

    所以,他要将这件事尽快解决!

    他突然的猛烈攻击让原本就中了燕离愁一掌的龙霸天更加无法招架。

    龙霸天望着他剑剑都指向要害,自己则闪得胆战心惊,他这才了解,其实自己的武功不如他,他只是为了某些原因而不痛下杀手。

    他在等待,等到他满意之后才下手。

    是什么让他改变初衷?因为那个女人吗?哼!又是女人,他真受够了这些老把“爱”挂在嘴边的人,他打死都不相信它!

    “鬼见愁,我看你的女人伤得不轻,她会不会死了?你不担心吗?”他故意分散风隽扬的注意力。

    “最好不会,否则我要将你身上的皮一片片割下,替她出气。”风隽扬说完,狠狠一剑刺向龙霸天的胸口,他嘴角冷冷一抽,用力一使劲,剑即穿透龙霸天的身体。

    “我……居然……”龙霸天靠在船缘,错愕地低头望着自己的胸前,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会以这种下场了结残生。

    他早知道坏事做多了不会有好下场,可是他又不免扼腕。

    他不想死啊……

    风隽扬面无表情地抽回插在他身上的剑。

    “这样让你死了,真是太便宜你。”他一脚把已经断气的龙霸天踢下海,也顺道将数年来的伤痛一并抛人海底。

    兰儿,我终于为你报仇了,你一定很开心吧?

    如果我又爱上其他的女人,你会不会伤心?

    原本他早打定主意要独身一辈子,谁知道又跑出个坏脾气的姑娘,他的心竟在不知不觉中被她给夺去了。

    啊!还不知道她的伤有多严重,看她血流得那么多,恐怕伤势不轻。

    他四处梭巡,看到了在角落的他们。

    龙霸天的手下见老大死了,在群龙无首之下也无心再打劫,便全跳回自己的船逃跑。

    船舱的火被灭了,众人忙着处理善后。

    风隽扬把关绮玉抱进她的房间,小豆子也跟在后头准备替她疗伤。

    “喂,你可别死啊!你死了,我的生活会很无趣的。”他握着她的手,双眼凝望着她毫无血色的脸,此时,他对她的情感再也无法隐藏。

    她是他七年来爱上的第二个女人。

    虽然他深爱着兰儿,但是对关绮玉,他却有着另一份更深刻的情感。

    兰儿是他逃避过去身份的避风港,而关绮玉是让他重新面对自己的关键,他无法对她放手。

    “你这个乌鸦嘴,别咒她了,出去。”小豆子把她的衣服拉开,看见她胸前的伤口不禁惊呼一声,“我们还有多久才到杭州?”

    “张满帆也得一天。”风隽扬看她担忧的脸色也跟着害怕起来,“很严重吗?”

    “我尽量替她止血,我的医术不够好,还得让真正的大夫看看,得赶紧送她回去才行。”小豆子紧皱双眉,忧心的说。

    “我知道了。”风隽扬双瞳一黯,为她的伤势忧心。

    他起身到外头吩咐手下疾速朝杭州航去,然后又返回来握紧关绮玉的手,双眼专注的凝望她,想将自己身上的力量传给她。

    她不能死啊!

    像他这样放弃自己的人不值得她如此牺牲。

    这个傻女人,满口说不在乎他,却又笨到替他挡刀,这下,他可欠她了。

    ***

    痛楚的感觉如火般蔓延,关绮玉忍不住痛得呻吟。

    守在一旁的风隽扬连忙查看她的情形,“你醒了吗?”她愈来愈虚弱,如果再不快点到上岸让大夫看,恐怕她真的保不住这条小命了。

    “好痛……”自小到大都被人捧在手心的关绮玉从没受过这种痛楚,她想不起来自己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不断的低吟。

    “嘘,忍忍,等上了岸让大夫诊治,你的伤就会好的。”他不敢动她,怕她的伤口裂开,所以只能轻轻握着她的手,替她拭去额上的汗水。

    “你是……风隽扬?你怎么在这里?”她望着眼前的俊颜,心底突生一股委屈,她好想躲在他怀里哭泣。

    “别哭了,你得保有体力,你想骂我还是要欺负我,都得有命才做得到,你可别为了我而死。”他焦急她的伤势,更心疼她的傻气,“你这傻瓜,替我挡那一刀做什么?没命的话怎么办?”

    替他挡那一刀?噢,她记起来了:

    “我怎么知道自己会这么做?如果我有脑子,我就该安然无恙的去见表哥,而不是替你这混蛋挡那一刀,我现在后悔来不来得及?”她终于发现自己的手让他握着,想推开他却又没力气:

    只要一想到表哥,就是提醒她别三心二意的最佳方法。她无法管住自己的心,只得用道德来约束自己。

    表哥?她心里想的还是她的表哥?

    风隽扬感到好泄气,没想到她就连拚命救他之后,还是只要她的表哥,她若知道她表哥早就背弃了她,不知心里会有多难过?

    他叹了口气。他不希望她受伤,所以一直不愿意带她去找她表哥,但是现在他再不带她去也不是办法。

    到时他会陪在她身边的,只要她需要他,他一定奉陪,因为他知道一向高高在上的她,一定无法承受被人抛弃的伤心,她需要有人在她身边。

    而他,就是她要的那个人。

    “睡吧,有体力才能去找表哥唷!”他轻吻她的眼,温柔地说。

    听见平稳的呼吸声传来,他知道她又陷入昏睡中。

    到杭州之前,他都要这么陪在她身边,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而且这一辈子他都不要放开她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恋君难舍最新章节 | 恋君难舍全文阅读 | 恋君难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