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恋君难舍 > 第五章

恋君难舍 第五章 作者 : 怡珺

    她一直很喜欢这座池,只可惜岛上人多,她没勇气脱衣服下去泡,所以只能在一旁干瞪眼。

    不过……有个男人让她养养眼也成。

    她坐在一旁,看着风隽扬优游在池水中,羡慕得直叹气。

    他像是习惯了她总在他沐浴时出现,平静的脸上带着一丝丝的无奈。

    又来了,她又来逼问她表哥的下落。

    他不愿意说是有原因的嘛!她为什么不懂?

    风隽扬带着满腹牢骚走向池边,而她也飞快的闭紧双眼,僵着身子等他把衣服穿好。

    “看了这么多回还会脸红?”他笑她红通通的脸。

    她真的愈看愈美,只是她太恼人,加上又是关家的千金,碰不得的。

    “我一回都没看过。”关绮玉闭紧双眼,脸颊却愈加烧红。

    “真的?”他凑近她的俏脸,故意捉弄她,因为他知道她会更紧张。

    “呃……头一回不小心有看到一点点……”

    她的诚实被爽朗的笑声打断。

    她知道他穿好衣服了,气恼的睁开眼。“你啊!有姑娘陪心情可好得很。”还会捉弄她呢!

    “知道就好。”他在她身边坐下,一派优闲,“喂,帮我梳头发行不行?这么长,有点烦了。”

    “不行!怎么可以叫我做这种事?不然……”她决定牺牲自己求得答案,“我帮你梳,可是你得告诉我表哥的下落。”

    “拉倒。”他干脆的拒绝。

    他连考虑都免了?这个臭男人!

    关绮玉冷眼瞪着他和自己的长发拉扯,最后实在是看不过去,接过他手中的发梳,“把你头发统统拔光光,看那骆姑娘还要不要你!”

    “到时我也不要别人,就赖定你啦!”

    他的话害她心儿乱跳,手中的发梳也落了地,她定了定神拾起发梳继续替他梳。

    他的长发摸起来感觉很舒服,她望着自己的手指在他发间穿梭,这可是夫妻间才有的亲密举动,她居然跟着他胡闹,若是让表哥知道,那可怎么办才好?

    她出神的想着,不小心扯住了他的头发。

    风隽扬吃痛的叫了出来。“唉唷!你真的要拔光我的头发啊?”真是个粗鲁的姑娘!

    她回神,偷偷吐舌,“谁叫你不告诉我。”

    望着她俏皮的模样,他突然心头一热,莫名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

    他紧紧盯着她,呼吸急促。

    关绮玉愣了愣,被他灼热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她就算再怎么不懂男女之情,也了解他眼神的意思。

    她惊呼一声,起身想逃开他。

    “别走。”风隽扬迅速的拉住她,在她跌坐回草地时,他结实的身子立刻霸道的压住她。

    “你……想做什么?放开我,我要走了。”她使劲挣扎,俏脸也布满了红晕,可她哪比得过他的力气。

    糟了,她不会惹火他了吧?

    “不问我你表哥在哪了吗?嗯?”他低头在她颈间嗅着她的馨香,突然发现自己很喜欢这样的接触。

    他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总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就连这个母老虎也想要她。

    好几年了,他不都忍下了吗?除了兰儿,他不要其他的女人啊!可是他的身体已经泄露了他的渴望。

    “我可不要为了表哥赔上我的清白,你快起来啦!我这千金之躯不是你可以碰的!”她急得抬脚踢他,可是才踢中两脚就被他给制住了。

    他的眼神从陶醉中惊醒,怒瞪着她。“意思是说如果不是为了你表哥,你根本不想接近我?”

    “是啊!一开始我就说了我要找表哥,你却始终不告诉我他在哪,我才怀疑你居心叵测呢!”她在喋喋不休抱怨他之时忽地被他拉起,两人面对面的坐着,风隽扬一脸冷然,而原本唠叨不停的她则在他的瞪视下垂眼不语。

    她说错了什么吗?

    “关绮玉,我对你而言算什么?”

    “你?”她蹙紧秀眉,十分烦恼的思索着,“能帮我找到表哥的人啊!”

    她这样说应该没错,她原本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至于其他的事情……与他无关,她没必要告诉他。

    “就这样!没有其他原因?”他明知道她为何而来,可是听她这么说时,他真的很生气。

    风隽扬不知道自己在在意什么,但是,他就是不喜欢她这么说。

    她傲慢的撇开视线,故意不看他的臭脸,“你在逼问犯人哪。”

    他瞪着她,明白她根本不了解他在意的是什么,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既然她只是利用他,他又何必再让两人这样耗着?他烦了、厌了,她的存在甚至让他对女人再度兴起了兴趣,这不是件好事,他还是赶紧把这件事解决吧!

    “你想知道你表哥在哪里?”

    “当然,你愿意告诉我了?”她露出粲粲笑容,不胜欣喜。

    觉得她的笑容太过刺眼,风隽扬站起身,打算说起实情,“你表哥他——”

    “风大哥。”随着脚步声,骆水月娇柔的声音响起,她盈盈双眸不住的盯着风隽扬,对他一头湿发和不羁的气息着迷不已,至于关绮玉……她根本不想理她。

    ***

    骆水月躲在一旁观察他们许久,她发现这两个人平时虽然形同水火,此时却像夫妻似的,尤其那位高贵的千金小姐,居然坐在池边看着他洗澡,真是不知羞耻!

    她还帮他梳发,这是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啊!

    难道他们早有了苟合之事,他们的不合全是装出来的?

    思及此,心底就有股酸酸的感觉,她似乎在短短的数天里就迷上了风隽扬。

    或许是因为他的身份,她以为他会是个残暴之人,谁知道他风度翩翩、气度高尚,一点也不像是她所想的鬼见愁。她问过他的身世,他却但笑不语,虽然他身上穿着朴素的衣服,但她知道他的来头一定不小。

    然而他为何会成为鬼见愁?

    龙霸天找的就是他,要杀的也是他,而她这无辜的人却成了龙霸天的杀人工具,她将要把他推向死亡

    不!她不要!

    虽然只有相处几天,她却深深的爱上了他,她怎么忍心害死他?而且他并不坏啊,他和手下全都是些善良的人,她实在不忍心害死他们。

    她看着两人似乎起了争执,关绮玉站起身像是要离开,她才松了口气,可是又见风隽扬将她拉倒,甚至……压在她身上。

    如果让其他人看见,这两人准要送人洞房才能平事了。

    风隽扬真的喜欢那骄蛮的千金吗?可是平时他不也对自己温柔得很?

    她还听别人说她很像风隽扬的妻子,她猜想他是想要她的,就算她只是个替身,她依旧拥有了他的心。

    那妹妹呢?她该拿龙霸天怎么办才好?

    当她看着风隽扬和关绮玉似乎又要起争执,她不假思索的向前步去。

    ***

    关绮玉等不到答案,来回望着他们两人,发现风隽扬的三魂七魄又被那姓骆的拉走了,她为之气结,火大的踹了他一脚。

    “你还没把话说完,我表哥到底在哪里?”

    “风大哥好兴致,在这池里泡水,哪天我一定也要试试。”骆水月截断她的话,靠到风隽扬身边博取他的注意。

    “喂!我在和他说话,你插什么嘴?闪开!”关绮玉一脸不耐烦的瞪着她。她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姑娘,或许是因为她长得像风隽扬的妻子,让她很不舒服吧,但,她老觉得这个姑娘的眼神有点怪异。

    而且她也太黏风隽扬了!她真的觉得有诈。

    “可是我……”骆水月因害怕她的怒气而贴近风隽扬。

    他看不惯关绮玉跋扈的模样,温柔的说道:“别怕,有我在她不敢怎样的。”

    她当真成了众人口中的母老虎?难道他也是这么看她的?

    “风隽扬,你别太伤人了,别以为我有求于你,就可以这样欺压我。”关绮玉指着一脸温柔的风隽扬,心痛他的温柔不是给自己。

    她真的很难过……

    “有求于我?你什么时候求过我?你只差没拿着刀架在我脖子上。”风隽扬说的是实话,她从不好好的求人。

    关绮玉叹口气,脾气都被他给磨光了。“那么……

    我现在求你。你知道我表哥在哪的,不是吗?”

    “等船修好之后,我会带你去见他的,这样你满意了吗?”她真要见,他还能怎么办?只是他不负责后果,她若心伤也与他无关。

    “风大哥,我呢?你不也说过要带我回家?万一我的家人不在了,那我真不知如何是好……”骆水月哭倒在他怀里,状似悲伤得很。

    她不想害他,可是又不得不那么做,她真的很想把事情全告诉他,然而她不能,她怕非但没救回妹妹,反而也害了自己。

    “我会先带你回去的,别怕。”风隽扬轻声安抚她。

    他的话气煞了原本就一肚子火的关绮玉。

    “喂!风隽扬,你也应该有先来后到的概念吧?我跟着你这么久,你一拖再拖也就罢了,现在居然先顾她而不顾我?”

    他淡淡挑眉。“是又如何?你当你是谁?只不过是个大户之家的千金。今日你独身一人,却还不减你那骄纵的个性,难怪没人要娶你。”

    其实他决定先送骆水月回家只是因为回杭州的路上顺道,现在她要误会,他也不想解释了。

    关绮玉一脸苍白的瞪着他,他的话击中了她的心,她猛摇着头,泪水也一滴滴滑落。“你别乱说,表哥要我的!”

    “不,他不要你。”他口不择言的说着令她心碎的话。

    “你说谎!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骗我?表哥他还在等我,他没有变心!”她的心早被伤得体无完肤啊……

    她的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珍珠,纷纷的从她脸上滑落。

    她哭自己的孤寂、哭自己的无助和哭他的残忍。

    望着她伤心欲绝的脸,风隽扬后悔了,他才要举步过去安慰她,她却转身奔开。

    “关……”他想上前追去,却被骆水月扯住。

    “别理她,她需要一点教训,她的个性的确倔了些。”骆水月心里也难过关绮玉的模样,可是她又自私的想霸占风隽扬。

    她想要拥有他,却不得不伤害他,望着对自己温柔微笑的男人,她的心好疼……

    ***

    小豆子瞪着那无病呻吟的娘儿们,最近他总是阴阳怪气的,让人难受得紧。

    他一会儿对她嘻嘻哈哈的笑个不停,一会儿又在一眨眼间换上一张冷脸,更过份的是有一回他们聊得正开心,他突然转身就走,把她留在原地。

    这个像娘儿们的人以为她是什么?无聊时逗逗,心情不好时就不甩她?臭男人!

    “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唉唷,总算有心情吟诗诵词啦?我以为你满脑子的黑东西都让海水给冲得一干二净了。”她瞪着坐在一旁吹海风的燕离愁,没好气的冷哼。

    “什么黑东西?’’燕离愁懒懒的抬眼看她,又像是心虚似的别开眼。

    “墨水啊。墨水不黑吗?瞧你吟诗作对的挺像个文官,干么不上京求取宝名,却要跟在大将军身边吃苦,现在又被困在海上动弹不得,真是烦了我的耳朵。”小豆子最近对他大大不满,一逮着机会就酸他。

    “不喜欢听可以不听啊!喂,风隽扬到底要不要回杭州!”他觉得这艘船好挤,到哪里都碰得到眼前这个小……小表。

    他真不想承认她是女儿身,可是只要一看到她,他就会开始幻想她的脸若是退去黝黑、她换上女装,会是什么模样。

    小豆子只是个孩子,不该对她存有那种男女的欲望,他太邪恶了。

    一定是他在海上待太久,才会胡思乱想,只要离小豆子远一点就不会了。

    “他说等送骆姑娘回去之后,就会回水寨了,你

    啊!任务失败,回去大将军准要罚你。”小豆子幸灾乐祸的朗笑。

    燕离愁咧嘴一笑,“这你就不用替我操心了,主子大不了拿我当无聊时玩弄的对象,还不至于对我下毒手,倒是你……”

    “怎样?”小豆子挑眉瞪回去。最近他说的话和眼神让她心里直发毛。

    “没事就乖乖待在杭州,你又没什么功夫,到时遇上危险可就不好了。”他虽然不知道小豆子的身世,不过既然她是姑娘家,就别逞强才好。

    小豆子气歪了脸,“妈的,见鬼了,你咒我死啊!我豆爷给人算过命,我可是会长命百岁的,”

    “是啊!不然哪有所谓的‘祸害遗千年’,你说是吧?”风隽扬不知何时来到小豆子身后,双手搭在她的肩上,脸上挂着恶意的微笑。

    豆爷?她还当全天下的人都不知道她是姑娘家?

    “大哥——”小豆子眼儿一转,嘴角扭了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我说你,最近和骆姑娘可真是亲密,可你这样是会伤了另一个姑娘的心哦!”

    “她自己跟我闹脾气,就气我先送骆姑娘回家,她太无理取闹了。”从那天她气呼呼离开后,他就没有再见到她,可是他又没错,他为什么要拉下脸去找她?

    小豆子揉着鼻尖,一脸不屑,“笨男人,亏你一向聪明灵光,姑娘家嘛!偶尔心里闹别扭,哄哄不就得了?”

    “你就了解了?”一脸发闷的燕离愁瞟着她,若有似无的故意逗弄她。

    “呃……”小豆子被两个男人盯得浑身不自在,摸着鼻子闷不吭声的溜了。

    “她啊,伶牙利齿,也很机灵,只要苗头一不对,马上就逃得不见踪影。”燕离愁望着平静无波的海,嘴角有抹玩味的笑容。

    “不许碰她!”风隽扬马上端起兄长的架式,只要燕离愁敢碰小豆子一下,他铁定会把燕离愁砍了。

    “我对她没兴趣。”他撇撇嘴角,将他的警告当作耳边风。

    “当真?”风隽扬眯眼盯着他,似乎不怎么相信。

    燕离愁不想和他谈小豆子的事,于是转移话题道:“你到底还要怎么折磨我?接不接主子要你做的事?”

    “不——要厂他翻着白眼,打死也不答应。他喜欢这样无拘无束的,不想被任何事绑住。

    缠他缠到连自己都厌烦了的燕离愁霍地从地上跃起。“我向你挑战!”

    “干么?”风隽扬懒懒的打量他,只觉得这嘴上无毛的小子惹人厌烦。不知道他满二十岁了没,大哥怎么让这样的人跟在身边?

    “打输我的话你就跟我回去。”燕离愁认真的准备迎战。

    他知道风隽扬的功夫不差,说不定和主子不相上下,可是他已经没有主意了,只得硬着头皮试试。

    “无聊。”风隽扬随意抬手一挥,只当是小表的玩笑。

    “风隽扬,你没种!”燕离愁见他连打都不打,火气更大了。他这回真的生气了,而且一定要给这目中无人的家伙一点教训!

    “你真要打?”他一脸无奈,他若是不让他发泄一下,这小子准会呕死。

    “打!快来啊!”燕离愁已经摆好架式,随时准备接招。

    “那我就不客气了。”风隽扬原本打算出招,但他的注意力被他身后飘过的人影给吸引了,他在燕离愁飞身向他时脚步向旁一跨,避开了拳头,然后丢下他走向那抹人影。

    “关绮玉。”他唤住这几天害他如坐针毡的人。

    是的,这几日他真的被她烦死了。并非她缠着他,反倒是他不习惯她不在身边哇哇叫。

    他该开心她还给了他平静,可是他却担心起她。

    小豆子说得没错,她一定呕死了,可他只是就事论事,顺路先送骆姑娘回去嘛!她到底是真的不懂还是在跟他耍脾气?

    “有事?”她淡淡瞥他一眼,昔日的娇俏在这几日中显得有些憔悴,就连一向让船上兄弟们避之惟恐不及的火爆脾气也消失了。

    “听小豆子说你这几天心情差得很,我想……”他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希望你别再生气了。”

    “风隽扬,你别狗眼看人低!”被耍了一回的燕离愁气得回身又举掌攻来。

    “我说你,明明巴不得我离你远一点,现在你如意了,又来找我做什么……小心点!”她原本不悦的脸突然变得慌张,不假思索便将风隽扬推开,而燕离愁使尽全力打来的一掌就硬生生落在她肩头。

    “哇——”燕离愁虽然及时收手,却仍打中了她,他自知闯了大祸,喷喷舌准备开溜去。

    “燕离愁,你做什么厂风隽扬接住必绮玉摇摇欲坠的身子,火大的指着转身要逃的人。

    “这不能怪我,我要打的是你,她替你挡了这掌,你欠她一回啦!”轻轻松松撇清之后,趁着风隽扬无暇达他,他马上溜得不见人影。

    “痛……”关绮玉压着左肩,一脸痛楚。

    “我抱你回房。”风隽扬一脸愧疚,她不顾两人之间的冷战救他,他还能对她摆着臭脸吗?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关绮玉想推开他,但那一掌实在令她痛得很,哪还有力气推开他。

    于是她只好让他抱回房,可是沿路那些人对他们投来的暖昧眼神和玩笑话害她抬不起头来,只得埋进他的胸膛里。

    过了一会儿,他来到她的房间,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在床榻上。

    “让我看看你的伤。”风隽扬焦急的想检视她的伤口却被她拍开手。他不解的眯眼望着她烧红的双颊,心神微微一漾,被她的娇态迷住了。

    他发现他愈来愈不能控制自己对她的**,尤其是单独和她在一起的时候。

    “不用了,你拿那边的药给我就行了。”她指着放在小箱子里的药罐,这是她出门随身携带的,以防不时之需,没想到真的用上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挺身救他,那时她就是害怕,怕他受伤。

    他将药罐拿给她,她接过之后却依旧不动,用一双大眼瞪着他。

    风隽扬了解她的意思,他点点头朝门口走去,“需要我时唤一声,我就在外头。”

    “谁希罕你啊。”关绮玉冷哼,然后用右手推开衣领,露出她被打伤的左肩。

    圆润的肩头上已是一片深紫色瘀青,她痛得连手都抬不起来。

    “回头一定要找燕离愁算帐!”她咬着牙将药往肩头涂去,结果痛得她惨叫连连,泪水也纷纷滚落。

    她甚至不知道风隽扬是何时走进房间、何时扶着她的肩的,她透过泪眼看着他温柔的替她上药。

    “你看到我的身子了。”她抽抽噎噎的哭道。

    “又不是只看过你一个人,羞什么。”他翻着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她也真是的,明明很痛又硬撑着不说。

    “你好坏!”她抡拳捶他,结果又扯动了肩头的伤,痛得她哀哀叫。

    “嘘,别再动了。”他抱着她,小心翼翼的避开她的肩头,“我会替你教训燕离愁的,别生气了。”

    “那你怎么不把自己也修理一下?”关绮玉嘟嘴埋怨他。他居然还敢怪别人,他才是气坏她的主要凶手耶!

    “那……你要我怎么赔罪?”风隽扬一脸求饶,低声下气的哄她,想把这几天围绕在他们身边的阴霾气氛扫去。

    二看到她,他的心就怎么也硬不起来,唉,他还是喜欢从前无牵无挂的自己。

    “我……我要你把骆水月踢下船,让她被鲨鱼吞进肚子里。”她真的不喜欢那姑娘。

    “不行啦,要踢我也先踢你……开玩笑的啦!可是伤害一个弱女子的事我做不来。”他老实的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那……你把自己吊在桅杆上,和燕离愁两个一起吊。”

    亏她想得到!他有股想掐死她的冲动。

    “关大小姐,船老大被吊起来能看吗?以后我要怎么带人?”可是已经答应她了,万一她硬着来,他还能不吊吗?

    “这也是。不然……”关绮玉媚眼斜挑,笑睨他愁云惨雾的脸,“你跟我说一千次对不起。”

    这容易,风隽扬闻言展了笑容。

    他揽近她,眼对眼、鼻对鼻,“关大小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就这样,化解了两人之间的争执。

    他再也压抑不住对她的情感,倏地封住了她微启的粉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恋君难舍最新章节 | 恋君难舍全文阅读 | 恋君难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