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恋君难舍 > 第四章

恋君难舍 第四章 作者 : 怡珺

    “绮玉,等我这次从海上回来之后,我们马上成亲,你说好不好?”

    “嗯。”她笑着点头,眼中满是喜悦。

    她好想要表哥别跑这趟船了,他们家多得是人,他何苦非要自己跟船不可?不知为何,她心里好不安。

    “绮玉,等我回来……”

    言犹在耳,她却听见众人谈论表哥的船让海盗打劫,甚至被抓去向家里讨赎金,她好担心表哥,当爹说要付银子给海盗时,她才松了口气。

    可是一回、两回,甚至第三回的赎金都付了,表哥还是没回来,害她担心不已。

    她挂念表哥的安危,更不解他为何迟迟未归,然而爹什么都不肯对她说,全家人也都三缄其口,所以她什么也问不到。

    他们全都有秘密,却都不肯说,

    因此她才会决定来一趟沿海,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到表哥。

    她记得表哥说过要回来娶她。

    他不会被海盗给杀了吧?

    海盗……

    “海盗?”原本在睡梦中的关绮玉猛地跳起,她睁着大眼,发现天已经亮了,而且外头有人喊着海盗。

    他们不就是海盗吗?还能喊谁?

    她睡意全消,带着长剑冲出屋外,看见海面有另一艘海盗船,而且有几艘小船已经靠了岸,和风隽扬的手下打了起来。

    “保护船,赶紧让村民躲起来!”风隽扬从另一间小屋冲出来,一头来不及缚住的长发在微凉的海风中吹拂,看起来十分狂野。

    她看着一场混战开打,那群被风隽扬的手下称之为海盗的人,不顾男女老幼,只是一阵追杀。

    她看见伤势尚未恢复的小表也举刀抗敌,可是他根本应接不暇,算是赔她上回害他受伤,她拔剑冲上去帮小表。

    “你?”小表瞪着她,满脸讶异。“你真好心啊。”

    “别酸我了,就算是给你赔罪啦!上次害你受伤。”

    她不甘愿的说着,顺手砍倒一名海盗,可是……

    剑尖下垂,她第一次感觉到杀人,那种剑割破皮肤、深及骨头的生硬感,好……恶心。

    关绮玉立在原地,脸色发白,双眼瞪着一张张可憎的脸,她害怕了起来。

    “你在做什么!”风隽扬突然扯住她,一脸狂怒,“想自杀也不是站着让人砍死吧?不敢杀人就给我躲起来!”

    “我……我……”她望着他,一脸无助。

    总算发觉自己挺冲动的,老是在未经深思熟虑之下做事,不仅使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也害别人跟着遭殃。

    风隽扬轻摇着头,在这紧急时刻也无暇顾她,他把她向后推,“小表,她是你的责任,带她躲起来,保护她!”

    “是。”有这重大任务,功夫挺差的小表终于不用涉险,带着关绮玉躲起来。

    “我真没用。”她愁眉苦脸的哭着。

    “别说你了,我不也在发抖?”小表斜睨她,再望着自己的手,上头沾满了鲜血,而且还抖得厉害。

    从前总以为村里的叔叔们上海盗船很威风,这下他才了解完全不是他想的那样,

    “你?你这小表头害怕是当然的,”她用泪眼瞟他。

    “什么嘛!你这姑娘大不了长我了两岁,说得好像可以做我娘似的。”小表噘嘴哼道。

    关绮玉微愣,细细思索他的话。

    是啊!她老把自己想得很成熟,在风隽扬看来,她还是一个小表头,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儿。

    不行,她要让他知道她已经长大了。难道他忘了,这回她就是为了寻找未婚夫才来的吗?她已经可以嫁人了啊!

    “我问你,他……喜欢怎样的姑娘?”她只是好奇的随口问问,想知道风隽扬的妻子是怎样的人。

    “我怎么知道?”小表转着大眼,显然没说实话。

    “说啦!”她火大的拍打他的额头。

    “不说!”他倔着性子。

    她原本想把他毒打一顿,但是不成,这样只会惹祸,于是她转而微笑,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哦,我知道了,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嘛!”

    “谁说的?老大娶的是我姐耶……”发觉自己中计,小表直瞪眼。

    “说吧!”她得意的勾勾手指。

    “她……很美,不输你或紫苑姐姐,她很温柔,老大最疼她了,每天都要抱着她在海边看夕阳。我还记得海盗到村子里来的那天,当老大抱着姐姐的尸体时,像疯了似的……”

    “好了,那些就别说了。”她阻止他,不想再听风隽扬多么凄惨的过去。

    突然发觉自己很无聊,关心他喜欢哪种女人做什么?她根本不可能会温柔的嘛!她的脾气太坏了,也难怪她虽然是太宰的掌上明珠,却没人敢娶。

    “嘻嘻……”小表凑上前,一副贼兮兮的模样。

    “干么啦?”她推开他肮脏的脸,俏颜有些黯淡。

    “羞羞脸,你喜欢老大。”

    “呸!我会喜欢他才有鬼……咦?外头声音好像少了?”她偷偷望着外头,果然,战争干息了。

    她和小表对望一眼,两人决定一同出去探探。

    “呵,胆小表,我刚才找不到你,还以为你被海盗抓去了呢!”小豆子站在屋檐下,指着她笑道。

    “你这小表,看我怎么打你厂关绮玉提剑追上去,小豆子嘻嘻哈哈的跑开,小表则跟在后头,一行人进了一间大屋。

    “别玩了,快来救救这个人。”老村长扭着小豆子的耳朵把她拉到床边。

    小豆子原本嬉笑的神情在看见躺在床上的女子时,霎时变得错愕。“咦?她……是哪来的?”

    “在海滩上发现的,大概是从海盗船上跳下来的。”

    “快去叫大哥来,快!”小豆子厉声喝道。

    见鬼了,天底下真有长得如此相似的两个人?小豆子在忙着替床上的人止血时心里直嘀咕着。

    过一会,风隽扬被人请来了,他身后跟着燕离愁。

    从那天得知小豆子是女儿身之后,燕离愁就刻意与她保持距离。

    “小豆子,这个人伤得很重吗?”风隽扬难得见到她这么惊惶,猜想被村民救回来的人伤势可能很严重。

    “她……”小豆子指着床上的人,一脸难以置信的支吾着。

    当风隽扬望见床上的女子时,他恍如雷击,整个人都傻了。

    “兰儿……”

    原本在一旁凑热闹的关绮玉听见他的低喊时,身子发凉,两眼直盯着床上的人。

    好美……她就是风隽扬的妻子兰儿?她不是死了吗?

    难怪风隽扬会对妻子念念不忘,光是她清丽的美貌就让人惊艳,更别提小表所说的温柔婉约,那都是她没有的。

    喷!吃什么干醋?她根本不喜欢风隽扬,在乎这些做什么。

    在乎的,大不了就是那女子的纤弱美貌,风隽扬是好狗运才娶到这样的美娇娘。

    “我看还是先救醒她再说吧!”小豆子的脸上有着不同以往的成熟。

    只要遇上正经事,她比谁都认真。

    燕离愁盯着她许久,才又默默离开。

    他感觉和小豆子之间原本那种兄弟之间的感情已经不在了,因为只要一靠近她,他就会控制不住的想她若恢复了女儿身时,会是怎样的情形。

    他更发现了她身上带着微微的香味,他更怕自己会被小豆子给深深吸引。

    所以只得与她保持距离,这样才安全。

    ***

    小豆子陪在风隽扬身边,频频偷瞄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她终于忍不住了。

    “大哥,你说她会不会是……”

    “她不是。兰儿早死了,记得吗?是我亲手埋葬了她。”风隽扬沉痛的说。

    那晚他在兰儿墓前哭了一整夜,是他惟一痛哭失声的一次,因为他失去了他的妻子,从那之后他再也不落泪了。

    眼前的女人为何会出现?难道真是老天爷看他可怜,送给他的礼物?

    不,兰儿是不可取代的,没有人可以成为另一个兰儿,就算长得和她一模一样,还是无法让他忘记仇恨与失去妻子的心痛。

    “可是她实在长得太像了。”小豆子一脸惊叹,“确定兰姐姐没有任何姐妹?”

    风隽扬叹口气平静的说:“大概又是被海盗抓来的女人,等知道她是哪里人,就赶紧把她送回去吧。”

    “不留下?”小豆子挑挑眉。

    看着小豆子不正经的笑脸,他没好气的拍了她的后脑勺,“你这脑袋何时也变得这么yin邪啦厂

    小豆子脸色遽变,“嘘,别让人听见了。”

    “放心,有我在,没人敢动你。”他知道小豆子是为了怕别人欺负自己是女孩才故意装扮成男孩,她的粗鲁也是故意的,只是到后来却成了习惯。

    “你到底是哪里人?在躲谁?如果有事,我会帮你的。”认识她也有五年了,她还是除了会医术之外,其他的说什么也不肯泄露。

    小豆子微笑,“我知道,可是……有些事我一定得自己来做。”她在等待,她绝对要手刃凶手!

    风隽扬望着她,一脸无奈。

    “唔……”躺在床上的人悠悠转醒。

    “哈,她一定是被你的大嗓门给吵醒的。”小豆子又恢复平常的嬉笑,凑到床边等着那姑娘清醒。

    骆水月嘤咛着醒来,她望着床畔的两个男人,不知该说什么。

    她是被龙霸天打昏的,他说了这里可以找到她这次的目标,可是到底是谁?

    她仔细回想龙霸天的话……

    “和你长得很像的那个女人,是我惟一佩服的人,也是我惟一杀了人之后会感到后悔的,那么好的女人,居然用自己的性命换全村人的生命,真愚蠢。”

    “你真的放过那些人了?”她心里满是疑惑,却刻意的隐藏。

    “没有。”龙霸天冷笑,然后他眼神一收,“但她就像是鬼魅般不断的纠缠着我,她是在恨我不守承诺吧。”

    “你又怎么知道她是鬼见愁的女人?”这个男人怎么可以滥杀无辜。

    “鬼见愁来自她的渔村,又迫杀所有海盗,可想而知。”他这几年明查暗访,查出了许多事。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她不想为这男人做这种肮脏的事,可是妹妹在他手里,她身不由己啊。

    “很简单,只要你照着我的话做……”

    龙霸天一一交代她,她只觉得自己正如履薄冰,随时都有可能陷入绝境……

    “姑娘,你还好吧?”小豆子望着她若有所思的脸,轻声唤道。

    “我……我是被鬼见愁抓来的,救救我。”她不知道眼前这两人是谁,只得照着龙霸天的话说。

    “鬼见愁?”风隽扬和小豆子对望一眼,“不可能。”

    “为什么?”她不知道这两人的来历,龙霸天只告诉她绝对会见到鬼见愁,难道就是眼前这两个男人的其中一个?

    “你说的人就在这里喽!”小豆子比比身旁的风隽扬,她轻率的举动却引来风隽扬警告的瞪视。

    “你……你不可能是鬼见愁的。”骆水月拚命的打量他,讶异他的俊美。

    他和龙霸天不一样,他的衣着很干净,长发也梳拢得整齐,脸上更没有龙霸天那令人畏惧的杀气。

    “为何不?难不成鬼见愁非要有三头六臂?”风隽扬只要想起外人这么想他,不免觉得好笑。

    而他也沉浸在她的容颜之中,在无意间己把眼前这怯怜怜的女子当成了他已逝的妻子。

    “我以为是这样……”骆水月咬着唇,两眼偷瞄他,然后身子一软,顺势靠进他怀里,“爷,我好怕。”

    “别怕,海盗都走了,不会再伤害你了。”风隽扬抱着她,原本平静的心稍有晃动。

    小豆子不解地望着风隽扬,怎么人家一贴近他,他就六神无主了?她可不想在这里看他们卿卿我我。

    起身走出房间,却和也要敲门人房的燕离愁对个正着。

    “他正在忙,要找他待会儿。”她瞪着这几天避她如蛇蝎的燕离愁,很想问他是怎么了。

    “那我待会再来。”说完,燕离愁转身就走。

    “等等!喂,你是见鬼啦?看到我就逃。”小豆子拉住他的衣角不让他溜走。她才不像这家伙说溜就溜。

    “你承认你是个乳臭未干的小表了?”燕离愁反身笑睨她,同时也忍不住的梭巡她的脸。

    知道小豆子是女儿身之后,他就愈来愈不能忽略她,也发现了她的脸的确有姑娘家的秀嫩,只是被她刻意晒黑的肤色掩盖罢了。

    “你这娘儿们,敢再说一句我就撕烂你的嘴厂小豆子咧嘴假笑,同时往他腹部送上一拳。

    “这明明就是我用的词,怎么被你捡去用了?”燕离愁摸摸肚子,一手勾住她的脖子,“你啊!能不能秀气点?”

    “秀气干么?”小豆子转着黑白分明的眼,狡黠的脸上出现一丝不安。

    “像娘儿们啊厂他笑着勾了她下巴一下,然后掉头走了。再闹下去他真怕一个不小心说溜嘴。

    “唉唷,怪恶心的。”小豆子打了一身冷颤。他怎么会有这种举动!天啊,他该不是对男孩子有特殊喜好吧?

    ***

    离家几个月了,表哥没找到,小五也和她失去联络,她在岛上闷得很,还要看着那两个人卿卿我我的,实在很呕!

    关绮玉瞪眼嘟嘴,心里头非常不痛快。

    她还以为风隽扬多痴情呢!谁知道一看到那姑娘,三魂七魄全丢丁,整天只跟着那姑娘混在一起,真是碍眼。

    有空陪姑娘观花赏月,就不会多拨点空去修船啊?赶紧修了船送她回去,她自己去找表哥嘛!

    “喂,发什么呆啊?”小豆子在她肩上一拍,顺道在她手里塞了个梨。

    “船什么时候才修好?”她每天都要问上几回。

    “过几天吧!”小豆子不怀好意的瞟着她,“嫉妒啦?”她挤眉弄眼,指着坐在海滩边的那一对。

    “你在说什么?我只是看不惯他耽误我的行程,只顾着和那姑娘黏在一块,很气人。”关绮玉猛翻白眼,隐藏不住自己心里泛起的醋意。

    “不能怪他啊,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个像样的女人让他心动,你就可怜他嘛!”小豆子也知道这样不对,可是她又不忍心让大哥孤单一人。

    或许那姓骆的姑娘真会让大哥开心,如果真是这样,她也会跟着开心。

    “像样的女人?”关绮玉真想扁小豆子一顿,“那我算什么!”

    “你?”小豆子上下打量她,无奈的说:“不行,你大凶了,他比较喜欢温柔的姑娘。”

    “那就是说我不成喽?”她气红了娇颜,实在不甘心。

    “哦——”小豆子取笑地望着她。

    惊觉自己失言,关绮玉羞红了脸,“你别乱想,我……我只是……”她怎么会说出那种话,真是羞死人了。

    “难不成是那夜酒醉的一抱,抱出了你的心?”小豆子像是抓到贼似的开心。

    她闻言,差点昏过去。“你……你……”

    “看到啦!”小豆子咯咯一笑,“哎唷,搂得可真紧,还带上几个香吻,真棒。”

    “你再说我就撕烂你的嘴!”她羞怒难当的斥责,她还以为没人知道,不料被这古灵精怪的小表看见了。

    小豆子闲散的摆摆手,“这句话听多了,不中用啦!而且那又有什么关系?大哥原本就长得英俊,喜欢他的姑娘家多得是。”

    “我已经有未婚夫啦!”她捂着羞红的双颊,语气中带着自己没察觉的感叹。

    “可以不要啊!”

    “小豆子,如果事情这么简单,能说不要就不要,我何必大老远从太湖到这里来?除了他,我不知道还有谁会娶我。”说起来真是悲哀,她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却没有一个男人肯要她。

    “别泄气了,你长得这么美,只是凶了点……”小豆子嫉妒地望着她。

    她多想象关绮玉一样穿着姑娘的服饰,可是她不能。

    然后她敛眉。“其实……我不喜欢那位骆姑娘,有点古怪,可大哥被她迷得团团转,哪想得了这么多?”

    “傻男人,一看到女人眼睛就发直了。”关绮玉又埋怨又心疼,“那骆姑娘真的那么像他死去的妻子?”

    小豆子猛点头,“像啊!简直一模一样,只是兰姐姐比她更温柔。”

    “如果有个男人为我这样痴情一辈子,那该多好?”

    她闭上眼,在海风吹掠过时,感觉是一双健壮的手臂环住她,犹如他喝醉的那晚……

    “难道你想先死了,然后让那男人为你独身一辈子啊?”小豆子忍不住好笑,她啊!真被大哥给迷住了,只可惜大哥尚未察觉,更别说记得那晚怎么轻薄人家了。

    哎呀!她怎么让这小表头耍着玩?“呸I你这乌鸦嘴!我只是……希望表哥也能像他那样对我罢了。”

    “你这么爱你表哥啊厂小豆子真被她弄迷糊了,她到底喜欢谁啊!这个女人也太难了解了。

    “爱?”关绮玉思索许久,然后笑着摇头,“或许说世上只有他要娶我会实在些。”

    “没这么惨吧?”小豆子一脸怜悯。原来大户人家麻烦还真多,难怪当初大哥宁可抛弃人人羡慕的生活躲到小渔村里。

    他不也是吗?有时身不由己,才不得不流落在外,甚至女扮男装,躲避些可能的伤害。

    但不会太久,她有预感,总有一天是要面对事情的,她……还是得回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恋君难舍最新章节 | 恋君难舍全文阅读 | 恋君难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