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娇俏女娃擒冰心 > 第九章

娇俏女娃擒冰心 第九章 作者 : 姬恋

    “红莺阁”里红灯笼照遍的角落都有寻欢者和姑娘们的嬉笑声。

    “哎呦,公子你好坏。”尖锐的娇笑声让聂芷砜皱紧眉,一旁的宛儿神情自若。

    “你不就喜欢我这一点吗?”急色鬼的模样更是让聂芷砜停下脚步,想冲过去给那男人一巴掌。接下来**的呻吟声让聂芷砜连打人的事都没法想了,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她拉着宛儿快步走向无人的地方。

    “真不害臊,门不闭户,在回廊也不收敛。”聂芷砜脸上有着可疑的红晕。

    “正常。”宛儿把手放在聂芷砜肩上。“要放开一点,我们是来‘玩女人’的。”

    “好。”深吸了一口气。这时,老鸨替她们找来的姑娘正好追上来了。

    “公子,刚刚你们跑到哪了?害奴家找得好苦。”桃红作势要依上聂芷砜。巧妙躲开。

    “是啊,公子。蓝儿第一次看到如此俊的公子呢。”艳蓝勾住宛儿的手臂,爱慕地盯着她看。

    “蓝儿姑娘小嘴可真甜。”纸扇轻点艳蓝的唇。

    “聂兄弟,你的桃红姑娘挺艳的,怎么你不喜欢?”宛儿用眼神示意聂芷砜做出嫖客该有的样子。

    “哪是?我都等不及要好好疼她了。”说话同时摸了桃红臀部一把,引得桃红娇笑连连。“公子,讨厌啦。”

    “害羞呢?”纸扇一扬,笑得好豪迈。“桃红啊,找个地方,陪我兄弟俩喝几杯。”

    “就听公子的。”身子一旋,推开了一扇门。引两人进屋,艳蓝关门。

    “公子,这是奴家的房,您可满意?”暧昧地朝聂芷砜眨眨眼。

    “满意!当然满意。”找个位置坐下。

    “蓝儿,等我陪我这兄弟喝完酒,你可得带我上你房间瞧瞧。”不露痕迹地将倚入怀里的艳蓝推离,让她落座在旁边的位置上。

    “公子,蓝儿的房间不比桃红姐姐的香闺,等下您可别取笑蓝儿。”拈着兰花指,替宛儿的酒杯满上。

    “哪的话呀?蓝儿妹妹真谦虚。”桃红拿起酒壶帮聂芷砜倒了一杯酒。“公子,桃红敬您。”

    “桃红啊,这杯你可得先干。我啊,最喜欢看姑娘喝得微醺的脸蛋了。多妩媚啊。”聂芷砜从桃红手中接过酒杯,偷偷将指甲中的迷药弄进杯中。转而将酒杯递到桃红唇边,喂她喝下。

    “蓝儿,你也得喝。你桃红姐都干了,你不喝一杯就说不过去了。”宛儿和聂芷砜用了同样的手法让艳蓝喝下酒。

    “公子,该您喝……”桃红在替聂芷砜满杯时,咚的一声趴倒在桌上了。

    “桃红姐真没用,醉了……”艳蓝也倒下了。

    “宛儿,你的迷药可真强。那么一点就让人睡了。”聂芷砜拍了拍宛儿的肩膀。“走了,去会会那仙仙。”

    “等下,找套衣服换上。你打扮成青楼女子,不然别人会起疑的。”宛儿拉住了要往外走的聂芷砜。

    “那你呢?”

    “我还是这装扮,我扮青楼女子怕撞见熟人,这里的恩客有些可能在‘绿缘阁’见过我。”宛儿解释道。“两名男子上青楼却不带姑娘不是很引人注目?”

    “好吧。”聂芷砜耸耸肩。她又加了一个但书。“我不要打扮得像她们那么俗艳。”

    “就换衣服。”宛儿已打开桃红的衣柜,搜寻适合聂芷砜的衣服了。“这桃红真是的,连衣服也全是桃红色的,不怕艳死人。”

    “她叫桃红嘛,不然她要穿什么颜色的衣服?”聂芷砜兴致很好地拿起酒杯,啜了一口。“呸,呸,真难喝。”将酒吐出还极夸张地扇风着。

    “有了,白色的。唯一一件。”宛儿将一套白色的薄纱放到床上。将聂芷砜拉到屏风内,替她换装。

    “哇,芷砜,你迷死人了。哪个男人看到你都会被迷死却舍不得将你吃下肚。这样子的你纯洁又绝尘得像天女。”不一会儿,屏风后传出了宛儿的叫声。

    “嘘,等一下把人引进来了。”聂芷砜捂住宛儿的嘴,瞪大眼睛看她。“等下别‘芷砜’,‘芷砜’的叫了。就叫夜姬。够青楼吧?”

    “配你刚刚好,神秘得让人想探究。”刻意压低声音,纸扇轻佻地勾起聂芷砜的下巴。“走吧,夜姬姑娘。”

    “夜姬呀,改天一起出游怎样?”宛儿在人多的地方故意将聂芷砜带到怀里,调笑着。

    “公子,您又不是不知道夜姬的心意。”嗲声嗲气到自己想吐的程度。

    “你不说我怎知呀?”轻刮她的俏鼻。“你这声音可真好听。”

    “公子……”瞬间嗲到把人骨头都化掉的声音恢复了清新。“别演了,没人。”

    “你抱起来真舒服,难怪万俟宇都要搂着你睡觉。”一有空宛儿就调侃她。“啧啧,不知万俟宇看到你这身装扮会不会想把你吞下肚。”

    “他又不像某人急色鬼。”扮了个鬼脸,她将耳朵凑到门上,轻声说。“宛儿,那个仙仙就在这里吗?”

    “对。”

    “那怎么没动静?”眨眨眼。

    “不可能。”宛儿一把耳朵凑到门上就听到了仙仙酥软的声音。

    “爷,您真的爱仙仙吗?”

    “爱,当然爱。”男人的声音说明了男人已有了年纪,约莫四十了。

    “那爷怎么不娶仙仙回府?”有那么一点抱怨的样子。

    “我家那母夜叉你是知道的,她不许我纳妾。”男人讨好着。“好仙仙,我们这样不挺好?明日我再送你颗南海珍珠作补偿可好?”

    “爷,您真坏。”声音一下子拔尖。“爷,您在摸哪……哎呀,别看。人家会不好意思。”接下来是让聂芷砜脸红的吟哦声。

    “偷偷开门进去,她叫床声那么大声,听不到我们开门的声音。”宛儿轻轻推开房门,率着聂芷砜进屋。

    “爷,别折腾仙仙了,快点儿。”

    “宝贝儿,这样就受不住了?好,依你,依你。”

    “哦,爷……”

    “啊……”

    “你真美。”

    “啊……爷……仙仙……仙仙还要……”

    “好,好,别急。”

    “啊……哦……好舒服……哦……再快点……”

    “再快点……”

    聂芷砜皱紧眉一步一步走向内室,她将手中的鞭炮点燃,扔到床上,迅速逃离。

    “劈,劈,劈……”伴随着男女的尖叫。

    “谁,谁放的鞭炮?”男人大吼。

    “爷,快逃吧,这里不能呆了。”

    “衣服,我的衣服呢?”咆哮声又起。

    “爷,可怎么办呢?仙仙的衣服都不见了。”

    “劈……”

    正如她们所愿乱成一团,坏了好事还让他们无处可逃。

    那男人算倒霉了,让他谁不好找?偏偏找仙仙。

    “呵,真好玩。”聂芷砜笑得很开心。

    “你真是坏。坏了人家的事还让人家连遮羞的衣物都没有,还要被鞭炮炸疼。”宛儿打开纸扇扇风,刚刚那一折腾还真热。

    “你不也坏?”斜睨她一眼。瞥见迎面来的人赶紧将身体往宛儿怀中靠。“公子,您说得这么露骨,夜姬不来了啦。”

    “害羞了?真可爱。”

    “公子,这姑娘是?”老鸨停在他们跟前。“这姑娘好像不是本阁的姑娘。”

    “嬷嬷,这姑娘是‘舞坊’的丫鬟,因弄坏了大姑娘的玉簪被赶了出门,来投奔嬷嬷的。希望嬷嬷能收留她。”宛儿的脑袋瓜里很快有了应对方案。

    “哦?”看着低头不语的聂芷砜。“这身形还不错,好。抬起头来让我瞧瞧。”

    “好,好。这姑娘倘若多栽培一定可以名扬天下,瞧这模样多标致啊。”老鸨在看清聂芷砜的脸时一度回不过神。她满意地上下打量聂芷砜。“真好。”

    “姑娘,你要多少钱才肯卖?”

    “嬷嬷,夜姬只求有地方住即可。”聂芷砜配合宛儿演下去。她早就想知道被赎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了。

    “对啊,嬷嬷。夜姬和别的姑娘不一样。”谈钱只会侮辱她。宛儿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只求嬷嬷可以让夜姬明晚就开苞,看哪位爷出的价位最高就让夜姬随他去吧。那些赎金就当夜姬今夜的住宿费和明天的伙食费吧。”聂芷砜打着算盘,离开这里她逃才容易,而且宛儿可以赎她。王妃有钱着呢。

    “好吧。”老鸨想了好久才点头答应。

    “这段日子嬷嬷可得保护夜姬啊,若非处子之身明晚价值可能不若想象中高了。”虽然就算聂芷砜不是处子也不会损价位的。宛儿技巧性地保住聂芷砜的清白,不然在她来赎回之前受损了,她不好向万俟宇交代。

    “一定一定。公子放心。”赚钱的是她,她当然知道轻重。老鸨庆幸着,白白多了笔收入,少说也有千两吧?

    “那夜姬姑娘就劳烦了。在下先告辞了。”宛儿在离去前用唇语让聂芷砜乖乖等她。

    “夜姬姑娘,今晚你就在我隔壁房间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尽避吩咐。”老鸨热络地扶着聂芷砜上楼。一路上和她天南地北。

    “咦?发生什么事了?”宛儿一回客栈就被邹无庸焦急的神态惹笑了。“客栈要倒闭了吗?”她心情还不错地开玩笑。

    “客栈不会倒,你大概要遭殃了。”邹无庸在看到宛儿时松了一口气。在看到只有宛儿一人时,他的神经又绷紧了。“聂姑娘呢?”

    “你知道我们的身份了?”宛儿警惕地看着邹无庸。

    “不仅知道了,还找了你们一夜,整个洛阳城都快翻遍了。”邹无庸神经兮兮的。“聂姑娘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她……”“她在哪?”没一丝温度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让她的脖子僵直了,很困难地转身对着来人。

    “呵……你找到我们了?”宛儿僵着嘴角和万俟宇打哈哈。

    “她在哪?”

    “宇,这样会吓到我的爱妃。害她再逃了,我又得找好久了。”一旁的紫衣男子笑得很无害。

    “邢君祀你来抓我回去的吗?”发现自己有救兵的宛儿高兴地躲到邢君祀身边。“你会帮我吧?”

    “我想惩罚你,逃家又抛夫的女人。”将她拉倒怀中,很用力地搂着。刚刚找不到她时,他快以为失去她了。现在只有抱着她,他才会安心。

    “她在哪?”冰块脸变青了。

    “呃……‘红莺阁’。”宛儿很乌龟地躲在邢君祀怀里。

    “‘红莺阁’?”白衣男子揪紧眉。“她居然敢到那种地方去。你居然让她一个人在那种地方?”

    “少主,我现在就去把聂姑娘带回来?”幻影等着万俟宇的命令。万俟宇不去那种地方的。他知道。

    “她在那做什么?”轻飘飘的声音让宛儿很不安。

    “做客。等明天我帮她赎身。”声音小得像蚊子,她闭紧眼。等着万俟宇的大发雷霆。

    “幻影。既然她在做客,就别带她回来了。”万俟宇的反应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但他的下一步让所有人都为聂芷砜哀悼了。

    “邢,你的女人明天借我一下。”

    “可不可以不要?”宛儿小心地问着。

    “你会易容术。”很好心地说明用意,让宛儿不那么不安。

    “你是想……”在看到白衣男子颔首后,宛儿点了下头。“好。”

    “红莺阁”今夜显得比往常热闹许多。厅上坐满了老老少少的公子老爷。

    “听说那夜姬美得不像凡人。”

    “还是处子呢。谁能赎下她准销魂。”

    “这嬷嬷也真舍得,刚进的美姑娘就这样卖了。少赚了好大一笔,真可惜。”

    “可不是……”

    “夜姬出来了。”

    乐声在厅旁响起,原本在讨论的人们都被款款走上台的白衣女子吸引了。待白衣女子在台上站定,面对众人时。台下惊呼一片。

    好一双美眸!黑白分明的眼眸闪着灵动的色彩,在眼波流转时不经意流出无邪的妩媚。单看眼眸就可以想象她是怎样的一个尤物。

    面纱掀开的那一刻,台下都不敢呼吸了。他们怕一呼吸就惊动了她。她就像九天外的仙女,美丽圣洁得让他们怕凡尘的空气玷污了她,怕他们的呼吸惊扰她。她为此飞到九天外。

    她应该只有十三、四岁吧?但谁管那么多呢?美女又没有年龄限制。

    台下有一双眼睛很放肆地上下打量她。在看到她那身薄纱下隐约露出的肌肤时,他锁紧眉,眼神一下子寒了。不若方才的淡然。

    “一百两。”白衣男子回过神时,竞标已开始。

    “五百两。”

    “一千两。”

    “五千两。”

    “你怎么都不出价?芷砜要被人标走了。”白衣男子身边的小厮急了。她看到台上的夜姬在人群中寻找着,神情不若方才的兴奋。她知道夜姬在找她,但找不到的。因为她易容了。

    “一万两。”

    “一万五千两。”台下一片安静。

    “还有没有更高的?没有更高价者,夜姬就归那位老爷了。”

    夜姬在看清台下的那位肥猪老爷时不禁吞了吞口水。他可以当她爷爷了吧?而且会被他压死的。

    她焦急地看着台下。怎么还不来?她就快被买下了。

    “万俟宇,快点。芷砜快被那头肥猪赎回家当小老婆了。”小厮都快急哭了。这男人自己不叫价还不让她叫价,真可恶。

    “那夜姬……”就在老鸨要宣布夜姬归肥猪老爷时,白衣男子终于有了动静。

    “五万两。”轻飘飘的声音让老鸨瞪大了眼睛,让肥猪老爷得意的笑垮下了,让台上的夜姬身子僵了一下,最后还是不得不转头看那位出高价者。

    不是他。夜姬埋下眼。她还以为是那个人呢。在听到声音时。不过,至少比那肥猪强多千万倍。

    “我们少爷出五万两。”小厮的声音很得意。

    “夜姬就是这位俊鲍子的了。”老鸨笑得不拢嘴。五万两耶,她还没碰过那么多钱呢。

    “公子若不嫌弃,今夜就在阁里住下吧,这么晚了再回去恐怕不方便吧。”老鸨讨好地走向白衣男子。

    “劳驾嬷嬷了。”将手中的银票递给老鸨。

    “哪里的话?”老鸨将银票点了下,往衣袖一收,谄媚地笑着。“我这就差人准备酒菜到夜姬房里。”

    “我们不回去了吗?”老鸨走后,小厮低声问白衣男子。

    “今夜我不走了。你到门口就可以看到邢君祀了。”

    “你不会惩罚她吧?”

    “嗯?”眼神一凛。

    “我……我先回去了。”离这冰块远点比价比较安全。

    “公子,为何为小女子掷下万金?”夜姬替白衣男子倒酒。

    “你该知道的。”热烈的眸子让夜姬羞红了脸。她埋下眼不说话。她又把他当成某人了。同样的白衣,同样轻飘冷淡的语气,同样幽深的眸子。但他并不是。他的脸不像,一点也不。而且那个人不可能到这种地方。如果是,现在他们在的地方应该是某处行馆而非青楼。

    “不敬我酒吗?”白衣男子盯着她捏着酒杯的手。

    “我不会喝酒。”夜姬抬眼和男子对视着。

    “我可以教你。”一手抢过她的酒杯,一手将她拉到怀里,让她坐在他大腿上。

    “你想做什么?”她看到他将酒杯凑到唇边,不怀好意。“放开我。”挣扎着想逃离。

    “你是我买下来的。”他的话让她没有力气挣扎了。她的确是他花五万两买下的,她没有说不的权力。

    她感觉到他的唇贴上她的,酒从他嘴里哺到她嘴里。辛辣的味道让她本能地抗拒着。但他强硬地要酒入她喉,舌头灵活地在她嘴里翻搅,将酒全数喂她咽下。酒喂完后,他的舌还没打算撤离,继续挑逗她的舌,她的感官。待她无力地瘫在他怀里时,他才依依不舍地在她唇上轻点一下,离开她的唇。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抬起眼瞪着他。“晚上不准动我了,明天离开这里我会还你钱的。”

    “五万两?”

    “对。”就算宛儿没有万俟宇也有吧?

    “但现在就算是十万两、百万两我也不打算放开你了。”他轻抚她的脸颊。“怎么办呢?”

    “我……最多我自刎。反正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她真的连死的勇气都有了。如果要失身。

    “哦?”他凑近她的耳朵。“那我也会得到你。即使你死了。”

    “你……”

    “你选择一下。看是乖乖服从还是死后被强暴。”他邪恶地用舌头划过她的耳。

    “卑鄙。”恨恨地瞪他。想瞪死他。

    “你有深爱的人了?为了那人你可以舍弃生命为他保住清白?”他在她唇上轻啃了一下。

    “要就快点,别那么多废话。”反正都逃不掉了,还不如早点结束。

    “好吧,我们边做边聊。”他将她抱起,放在床上,倾身上去。

    “你的那意中人可是‘傲然山庄’少主?”他替她脱下鞋。

    “你……”

    “别瞪了。”他心情很好地看着她。“忘了跟夜姬姑娘自我介绍了。”

    “在下万俟单名……”

    “万俟宇!”她牙痒痒地想给他一拳。

    “姑娘,原来你认识在下。”一手握住她的双手,将它们定在她头顶上。

    “你……”她的双脚也被定住了。

    “奇怪,姑娘怎么越看和我那逃家的未过门妻子越相似,像是一模子刻出来的。”闲着的一手动手撕她的薄纱。

    “谁是你未过门的妻子?!”

    “聂芷砜。”扯开她腰间的带子。

    “万俟宇,既然我是你未过门的妻子,你就不可以动我。我们还没成亲。”聂芷砜做最后的努力想脱离狼口。

    “刚刚你被我买下了,对吧?夜姬姑娘。”最后扯下她的肚兜和亵裤。

    “**,你别看啦。”聂芷砜红着脸别开眼。全身光溜溜的被一个男人这么看着真丢脸。

    “之前就看过了。”不慌不忙地脱自己的衣服。“在客栈时我就看过了。”

    “万俟宇!”原来衣服是他帮她穿好的,也是他抱她上床的。“那你是故意放我们出来的,马车、客栈也是你安排的了?”

    “真聪明。”露出了结实的胸膛和手臂。

    “坏蛋。”她站起身,撕下他的脸皮。在看到他的手移到腰间时,迅速弯下腰去捡自己的衣物。没走几步,她就被一双手从后面抱起。目的地仍是那张床。

    “万俟宇,把衣服穿上。”她闭上眼不敢看他。

    “你也光溜溜的。这样很公平。”他将床幔放下,好笑地看着闭紧眼的聂芷砜。“你的身体很好看,我的也不差,别闭着眼。”

    “万俟宇,这个笑话不好笑。”还是闭着眼。

    “那就做些有趣的事咯。”他俯下身在她脖子上吻着。

    “万俟宇,你别乱舔。”被吓得睁大眼。

    “终于肯睁眼了。”他冲她笑着。

    “看就看,谁怕谁?”她吞了吞口水,从他脸上开始。

    接着是健美的胸膛。

    在看到他腰部以下时,她脸红地别开眼。

    “害羞的丫头,你不是不怕吗?”他含住她的唇,温柔地吻着。“你真美。”

    帷帐暧昧地翻滚着。

    烛台上的烛光闪烁,忽明忽暗。

    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俏女娃擒冰心最新章节 | 娇俏女娃擒冰心全文阅读 | 娇俏女娃擒冰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