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娇俏女娃擒冰心 > 第十章

娇俏女娃擒冰心 第十章 作者 : 姬恋

    烛台上的烛已燃尽,只留下一堆红泪。

    地上散落的衣物昭示着帐内人已完成的好事。

    凌乱的床铺证明了昨晚的战况是何等激烈。

    男女贴合的身子不用猜也知道丝被下是怎样的一幅景象。

    “嗯……”聂芷砜眼皮动了几下后,张开眼。

    “还好吧?”万俟宇抚着她的脸颊,温柔地看着她。

    “嗯。”埋下眼,想到昨夜她羞红了脸。

    “我去叫人帮你备些温水,你浸泡一下会比较好。”他在她额上亲了一下,翻身下床,将昨晚脱落的衣服穿上。

    “我们回去吧,我不想呆在这里了。”她抱着丝被坐起身。

    “好。”他从桌上的包袱里拿出早准备好的男装替她穿上。她羞红的脸和游移的眼神让万俟宇忍不住笑出声。他故意放慢替她穿衣的速度,贪恋着她的娇媚。

    “快点啦。”她红着脸催他。

    “我对替人更衣之事难免生疏,还是你自己来?”万俟宇慢条斯理地替她穿中衣。

    “坏人。”她偷偷瞪了他一眼。明知道她不懂得着装还故意糗她,欺负她。

    “想不想知道更坏的?”他替她披上外衫,轻佻地在她耳边说。

    “不想。”她逃难似的从他身边跑开,没几步就跌倒在地了。

    “怎么了?”万俟宇将她扶起,神情紧张。

    “我……我腿软。”她声音轻若蚊呐,这种羞死人的事让她想挖地洞把自己埋了。

    “都怪我。”他心疼地将她拉到怀里。眼里满是歉意。

    “你变得不一样了。”聂芷砜抬起眼和万俟宇对视着。“你会自责耶。”

    “肯看我了?”万俟宇笑看她。

    “干嘛不敢看你?”心虚地想别开眼却逞能地瞪大双眼看他。

    “别扭的丫头。”他将她整个人抱起,踏出房间。

    “你才不正经的流氓。”她躲在他怀里闷哼出声。

    “是,是。”他心情很好地漫步着,嘴角的笑长挂着。因为白天花娘们都在休息,所以一路上都没人。

    “少主。”大门外,幻影的马车已等候多时。他看到万俟宇抱着一瘦弱男子从花厅走出,眼里有淡淡的疑惑。

    “回庄吧。”万俟宇朝幻影点了下头,解了他的疑惑。他越过幻影,到马车内坐着,放下帘子。

    “万俟宇,我们不去客栈找宛儿吗?”一坐稳,聂芷砜就抬头问万俟宇。她的脸还微红着。刚刚从妓院被人抱出来多不好意思,所以她只好埋在万俟宇怀里不敢见人了。

    “她应该已经被押回京了。”万俟宇将聂芷砜置在大腿上帮她减免马车颠簸的不适。

    “那我们快追,宛儿被邢君祀带回去就出不来了。”聂芷砜急了。

    “邢是怕她遭贼人毒手才将她留在王府亲自守着的。而且她已有身孕不适合在外面乱闯。”万俟宇抚平她眉宇的褶,解释着。也只有这女人有本事让他这样耐心哄着。

    “有身孕?!”惊讶地瞪大眼。在看到万俟宇点头时,她摇了摇头。“不可能,宛儿又跑又跳的,一点也不像孕妇。而且她肚子也是平平的,又没干呕什么的。”

    “她自己也不知道,才两个月当然还看不见什么肚子,也还没那些你说的症状。”他宠溺地刮了下她的鼻子。“经过昨夜,你肚子里可能有我们的小孩了,你该有为人母的自觉了。别再乱跑乱跳。”

    “才没那么准。”聂芷砜睨了他一眼。有人结婚好几年都生不出小宝宝的,他们哪可能一下子就中奖了?“就有可能。”万俟宇的手滑过她的下巴。“所以我们该回庄筹备婚礼了。”

    “我……我又没说要嫁你。”她羞红脸想从他腿上离开。

    “你非嫁不可。”他将她紧紧搂住,手抚向她平坦的小肮。“我亲爱的小娘子。”他在她耳边吹气。

    “又不一定有小宝宝。”她拉开他置于她腹上的手,反驳。

    “就算现在没有,总有一天会有的。只要我们努力。”他存心和她抬杠。“我娶定你了。”

    “我……你……坏人。”不知该如何反驳的聂芷砜气急败坏地在万俟宇脖子上咬了一口。

    “娘子可真热情。”万俟宇眉都不皱一下,继续逗着她。“要不要在下脱下衣服让娘子啃个够?”

    “谁……谁是你娘子?”又像熟透的虾子了。

    “你啊,容易害羞的丫头。”

    “你……不和你说话了。”

    “又害羞了?”

    “闭嘴啦。”

    驾车的幻影听着车内热闹的斗嘴声,难得地笑了。

    少主是真的捡到宝了。

    “夫人,你在看什么?”聂芷砜放下手中的毛笔,朝倪芸无辜地眨眨眼。

    “聂丫头,还不答应嫁给我儿子?”倪芸满意地看着聂芷砜特地放下头发遮掩却不小心露出来的红痕。

    啧啧,她儿子可真不懂得避嫌。人家小泵娘还没嫁他呢,就大张旗鼓地在人家脖子上烙印害得小泵娘每天都披着发。

    “不答应。”聂芷砜甜甜地说出那三个倪芸连续听了一个月,万俟宇听得耳朵都快长茧的字节。

    “我儿子都念一个多月了,你还坚持?”亏她儿子每天都奋战到三更半夜。

    “夫人?”倏的,聂芷砜脸都红了。

    “放心,我没偷看。”倪芸坏坏地笑着。她只是在屋顶上偷听了几次。

    “夫人,您要的鸡汤炖好了。”夏雪将一盅鸡汤端进晚枫亭。

    “退下吧。”

    夏雪走后,倪芸又从端庄的贵妇人变成了爱玩的大孩子了。

    “聂丫头,别害羞了。从回庄的那天起,我就知道了。”虽然她儿子说聂丫头是脚扭伤了没办法走路才由他抱着的,但聂丫头埋着头不敢见人的模样摆明是心虚了。

    那晚她可是见到夜姬绝尘又妩媚的装扮。别说她儿子了,就连她都想直接把她扑倒了。

    所以所谓的扭伤脚其实是某人纵欲过度了。

    “把鸡汤喝了。”倪芸将聂芷砜面前的笔墨纸砚全挪到一旁,盛了碗鸡汤给她。“你太瘦了,该养胖点。”

    “谢夫人。”聂芷砜乖乖地舀起鸡汤送到嘴边,硬吞下去。每天一盅的鸡汤她都喝到想吐了。

    “聂丫头,我儿子还行吧?”这话让聂芷砜直接把鸡汤喷出,咳个不停。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倪芸拍拍聂芷砜的后背替她缓过气。

    “呵。”聂芷砜只能干笑着。是这夫人太爱整人了吧?她总不能说万俟宇根本是超人。每晚奋战到三更半夜,起床前还要来段“早操”,有空逮到她还要再“运动”消耗一**力。

    说万俟宇不行,夫人不就要炖什么十全大补汤给他补,那她还活吗?

    “夫人,我先回房休息了。”所以溜才是明智之举。

    “小绿,你在缝什么?”聂芷砜一回到“云枫居”就看到小绿坐在回廊边晒太阳边缝东西。

    “给未来的小少爷、小小姐缝衣服。”小绿抬眼看聂芷砜。“我可是城里有名的绣娘呢,洛阳城好多布庄都要聘请我去当师傅,但山庄有恩于我,我都拒绝了。”很自豪。

    “未来的小少爷、小小姐?”小绿说了那么大一堆,她只在意前面那几个字。难道全庄的人都知道她和万俟宇那个了?!

    “对啊,聂姑娘。夫人说你肚子里已经有小婴儿了。”

    “哪有?”狼狈地别开脸。

    “聂姑娘,别不好意思了。迟早的事了。”小绿没说半夜上茅厕从万俟宇房间经过时总听到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我回房休息了。”几乎是逃走的。

    “可恶的万俟宇,都是你干的好事啦。”聂芷砜坐在圆凳上自言自语。“现在全庄的人都知道了啦。”

    “而且哪有什么小婴儿?才没那么准,即使你每晚轰轰烈烈又怎样?我正处于安全期……”她顿时闭嘴了。不对,她已经一个多月没来了。算起来在“红莺阁”的那次……惨了……那天是最危险的一天,中奖率%。

    惨了,真中奖了。

    “可恶,混蛋,万俟宇,我栽在你手上了。”

    不巧这时万俟宇走进了房间。

    “我又惹你了?”轻轻把她搂在怀里。

    “我……大概……真的有小宝宝了。”她没有初为人母的喜悦,反而用眼神指责“造物者”。

    “我知道。”他吻她的眉。“我帮你把过脉了。”他不露声色地笑着。这可是他拐她成亲的筹码。

    “还不打算嫁给我吗?”他抚着她平坦的小肮,提醒她那里小生命的存在。

    “对。”她坚定地点头。“即使有了小宝宝我也不嫁你。”因为你没说那句矫情却很受用的话。

    “你不怕我们的孩子在出生后名不正言不顺?”这个筹码如果都没用,他怎样才能让她点头?这任性的女人,他都如此低声下气一个多月了。

    “反正每个人都知道他是我的小孩。”她直视他,一点也不心虚。

    “但孩子不会希望自己的母亲是未婚生下他的。”软的不行他决定强硬一点。“我不允许我的孩子被人说成私生子。”

    “又没人会说。”她嘀咕着。“每个人都知道的嘛。而且谁敢说你万俟少主的坏话?”

    “你……不可理喻的女人。”万俟宇再次逼婚失败。

    “万俟宇,你混蛋啦,说好带人家去玩的。结果把人家丢进了这鬼林子。”聂芷砜嘴巴一扁,眼泪滑了下来。“万俟宇……坏蛋……哪有人这样逼婚的,我才不嫁你,不嫁你啦。”

    她还记得万俟宇把她丢在林子里离开前说的话——不嫁给他,就不带她出去。“万俟宇……你出来啦……这里很恐怖耶……我不要喜欢你了啦……”

    一声声破碎的哭声让躲在树上的白衣男子皱紧了眉,他心疼地看着哭得可怜兮兮的粉蝶儿。

    “哎——”终于他投降了,跳到她跟前紧紧搂住她。安抚着。

    “你混蛋啦,哪有人这样逼婚的,哪有人这样吓人的?”她将眼泪都抹在他衣襟上。“我不嫁,不嫁啦。”

    “好,不嫁。”他轻抚她的背。“别哭了,你不想嫁就算了。我不逼你了。”

    “嘎?”她抬起头看他,都忘记要哭了。

    “我不逼你了。”他轻轻擦掉她的眼泪,温柔地看着她。“我会等到你想嫁时再娶你。”

    “万俟宇……”她眼泪又掉下来了。

    “别哭,我不喜欢看你的眼泪。”他替她擦眼泪,她眼泪却越流越多。

    “乖,我爱你,舍不得你难过。”第一次看到她流这么多眼泪,万俟宇慌了手脚。“别哭了,我不该吓你,对不起。”

    “对不起。”他小心地将她护在怀里,安慰着。

    “万俟宇,你刚刚说你爱我?”她仰起脸对着他。

    “我爱你。”他深情地看着她。“吾爱。”

    “可不可以再说一遍?”她噙着泪看他。

    “我爱你,芷儿。”他慌乱地看着她眼泪再次泛滥。“别哭,吾爱。别哭。”

    “我嫁给你。”她笑得好美。“宇,娶我好不好?”她的反应让万俟宇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了。

    “我要嫁给你,不管你娶不娶,我就是嫁定你了。”她抹干眼泪灿烂地笑着。“这次换我逼婚了。”

    “你愿意嫁我了?”万俟宇疑惑地看着笑得乱灿烂的女子。刚刚不是还因为不想嫁他哭得凄惨吗?

    “是的。”她踮起脚尖,主动吻他。

    “我爱你。”她贴着他的唇呢喃着。“我等这句话好久了。”

    那一下午,女子挑起了火。火焰就在那片林子燃起,烧了好久,直到女子睡去才暂时熄火。

    “芷儿呢?”在“云枫居”找不到聂芷砜的万俟宇上“风扬轩”找倪芸要人了。

    “睡了。”倪芸优雅地打了个哈欠。

    “我要带她回去。”才戌时她不可能睡了。

    “不行。今晚她不可以和你睡在一起。”倪芸摆出了严肃的面孔。“新娘子成亲前一晚是不可以和新郎见面的。”

    “还是你打算明天直接从房间抱芷砜丫头到厅上拜堂,不用八抬大轿把她迎进门?”倪芸挑了挑眉。“你不会让芷砜丫头名不正言不顺吧?”

    “麻烦你了。”万俟宇朝倪芸作了个揖,离开了“风扬轩”。

    “真低声下气呢。”倪芸自言自语。“二十几年来头一次。”

    “儿子,放心。冲你这么礼貌,娘这回不整你了。我只是以娘的身份将芷砜丫头从‘风扬轩’嫁出阁。”

    “傲然山庄”到处都是红灯笼,红光照亮了整个山庄。

    “劈——”“铿——”奏乐声,鞭炮声从“风扬轩”一路响到“云枫居”。马上的新郎官俊逸非凡,他脸上温柔的表情和频频回头看花轿的举动让受邀的宾客下巴都掉了下来。他们不敢相信这多情的男人就是那个冷面的万俟少主。

    骏马上新郎的温柔只属于八抬大轿里那位新娘子。每个人都想看看是怎样的一奇女子融化了冷面公子的冰。

    让他温柔只为她,牵挂只为她。

    “停轿。”一声大喝让所有人都从对新郎的震惊中回过神,齐齐看向挡在花轿前的瘦弱男子。

    这公子俊是俊,但太脂粉了。

    “芷砜,你可愿意跟我走?”俊鲍子越过轿夫,掀开帘子,将新娘子拉出花轿。这一举动让全场宾客都倒抽了一口气。

    “谁?”新娘子径自掀开喜帕。抽气声更响了。他们都惊艳于新娘子的绝美。

    “是你。我好想你。”新娘子激动地抱住俊鲍子。

    “被吓到了吧?”俊鲍子乘机搂紧新娘子,吃尽豆腐。

    “放开她。”冷冰冰的语调在俊鲍子身后响起。

    “不放。”俊鲍子将新娘子搂得更紧了。“我是来抢亲的。”

    “抢亲?”眼神一敛,将内力集中在掌上。

    “对,抢亲。”俊鲍子回过头,冲万俟宇挑眉。“这么美的新娘子跟了冰块多可惜。”

    抽气声再次大起。

    “今天我不跟你计较,芷儿还我。”万俟宇散开聚于掌心的内力,冷冷地看着俊鲍子。

    “还就还。”缩了缩脖子,将新娘子推到万俟宇跟前。

    “邢君祀呢?”新娘子甜甜地笑着。她没注意到所有人都盯着她看。

    “不知道。”俊鲍子耸肩。“我溜出来的。”

    “我娘还在‘风扬轩’,你可以去找她。”万俟宇替聂芷砜把喜帕盖上,不让别人窥视一分一毫。

    “我是来找芷砜的。”不领情。

    “逃家就算了,还想拐人家的新娘子?”人群中一道紫色身影走向三人。“小宛儿,真不乖。”紫衣男子的笑很无害。

    “你怎么在这?”俊鲍子也就是宛儿白了一张脸。

    “我来捉抛夫逃家的妻子。”邢君祀盯着他的王妃。

    “你……”宛儿只能干瞪着眼。刚刚万俟宇给她逃的机会,她居然拒绝了。

    “呕……”突然她干呕出声。

    原来抢亲的俊鲍子是有身孕的美姑娘。全场恍然。

    “现在该安分了吧?”紫衣男子轻拍她的背,从衣襟内掏出一包咸酸梅,拿了一颗送到她嘴里。

    在“抢亲剧”要变成“家庭闹剧”时,总管出现了。

    “少爷,吉时到了。”

    “嗯。”不管宾客、乐队、花轿和那对爱玩“你跑我追”游戏的夫妻,直接抱起新娘子,足下一点,朝“云枫居”大厅飞去。

    还好,没错过吉时。

    “夫人,奴婢的衣服被少夫人改成了这样。”夏雪将一套百褶裙式的唐装摆到倪芸面前。

    “夫人,少夫人已经不下百次在奴才脸上画乌龟了。”总管的脸被一只大大的墨乌龟占据着。害得倪芸差点控制不住地笑出来。

    “夫人,少夫人在庄内好几处树上都画了‘×’。”“夫人,少夫人……”

    “少夫人呢?”倪芸假意问着,聂芷砜做的那些事她都清楚,也算她纵容的。那丫头也不懂得收敛,像她人前端庄人后作怪不就没人告状了。

    “夫人,不好了。少夫人她打算和宛儿王妃赛跑。”小绿跌跌撞撞地跑进“风扬轩”的厅堂。

    “赛跑?”倪芸偷偷翻了白眼。她武功在武林居第十,怀宇儿时都不敢乱动,那丫头居然挺着八个多月的肚子赛跑?!

    真不知死活。倪芸第一次在奴仆面前使用轻功。

    “芷砜,你确定不要我让你?”宛儿看着聂芷砜的大肚子。

    “笑话,我让你先跑都不见得会输呢。”不过肚子多了颗球,又不影响她的行动。

    “那我数到三就开始咯。”

    “一”“二”“三”

    “宛儿,我赢定了。”聂芷砜扶着肚子奔跑,还频频回头看落后的宛儿。

    “娘子,你可真会给为夫制造惊喜啊。”聂芷砜被一只大掌拉住了,随即被带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宇,你回来了。”她甜甜地笑着。“我在运动,大夫说要多做运动,将来宝宝才会健康。”

    “那为夫以后就每天陪着娘子运动,端茶水好了。”他抚着她隆起的肚子。“不然以后宝宝会怪我这个爹不称职的。”

    “相公,你那么忙,不用勉强的。”他每天守着她,她不就没得玩了?她才不是笨蛋。

    “芷砜,我赢了。”宛儿在终点处冲聂芷砜得意地笑着。

    “娘子,坐月子时乱动的话将来会有病痛的。”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宛儿僵直了背。她慢慢转身对着来人。

    “你怎么在这?”

    “我来捉回抛夫弃子的不称职妻子不称职娘亲的。”紫衣男子将她锁在怀里。“我那出世没几天的儿子想娘了。”

    “我也想我那调皮王妃。”

    “邢君祀,要亲热滚回你们王府。”冷冰冰的声音带着不满。“管好你的女人,别让她乱拐别人的妻子。”

    这红衣的女人是他的头号敌人,专门抢他妻的敌人。

    “爱妃,人家不欢迎我们耶。”邢君祀伤脑筋了。

    “我这干哥哥真小气。”宛儿很无奈地摇头。

    “是啊,真小气。”妇唱夫随。

    “别演了,人都走了。”倪芸凉凉地打断那对夫妻的表演。

    “干娘。”宛儿干笑着。她这次来没打算让倪芸知道。现在被撞见了,不知会不会被整得很惨。

    “宛儿丫头,你不会希望干娘心惊胆战吧?”倪芸下逐客令了。她还想玩孙子呢,不要这么早被吓死。

    “娘子,连你干娘都不欢迎你呢。”邢君祀可欢了。

    “好啦。”宛儿委屈地嘟着嘴。“相公,我们回去吧。我也想翰儿了。”下次再溜出来让你们“傲然山庄”鸡飞狗跳。

    “宛儿丫头,下次来记得把你儿子也带来。”给她玩玩。

    倪芸在宛儿离去前先放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俏女娃擒冰心最新章节 | 娇俏女娃擒冰心全文阅读 | 娇俏女娃擒冰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