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娇俏女娃擒冰心 > 第八章

娇俏女娃擒冰心 第八章 作者 : 姬恋

    “宛儿,该溜了。万俟宇出庄了。”聂芷砜蹑手蹑脚地推开宛儿的房门。在看到室内长相吓人的男子时,直觉想逃。

    “嘻,认不出来了吧。”银铃般的笑声从男子口中逸出。

    “宛儿?!”不可思议地盯着怪大叔,拍了拍胸口。“刚刚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被怎么了。”

    “想太多。”帮聂芷砜戴好人皮面具,自豪地盯着她的脸看。心里冒泡泡呢。

    太完美了。开始陶醉了。

    真是俊啊!比京城第一美男子还俊上十分。她太厉害了,居然能做出这般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人皮……

    “走啦。”手中的纸扇敲了一下犯晕的跟班,潇洒走出房门。

    “耶?”眨了几下眼睛,跟了上去。“公子,等等我。”发现自己声音太尖锐,她压低了语调。

    “公子。”

    一路上,他们遇到的家丁丫鬟没一个对他们的出现感到奇怪的。每个人都友好地冲他们点头,微笑,态度恭敬又亲切。好像他们是什么了不得的贵客又熟悉到不行的那种。

    “真奇怪,不若想象的那样要受询问。”粗野男子嘀咕着。音量足以让前面四五步外的俊逸男子听到。

    “这样很好。省去了一大堆解释。”纸扇一展,摇扇的姿态飘逸而稳重。

    “是这样吗?”原本还打算冥思苦想的,但看到俊逸男子已踏出山庄大门,急忙追了上去。

    “芷……公子,我们到山底时雇辆马车,到城里天应该暗了,先在洛阳城找间客栈落脚,等打理好行装再下扬州。”粗野男子状似跟班,但口气却不谦卑。

    “嗯,就按你说的办。”俊逸公子淡淡道。一双美眸四处溜啊溜的,调皮得很。

    “那快走吧。照这样玩下去,天黑了还下不了山。”粗野男子径自走上前,匆匆的。不顾后面主子悠闲的样子。没停下等他的意思。

    “小宛,走错了。那边直走下去是悬崖。”公子爷合上扇子,快步跟上去。

    他们没察觉一出庄,他们便被躲在暗处的人盯着。

    “幻影,保护好她。”万俟宇从暗处走出来,眼神随着俊逸男子越来越远。

    “是。”一下子不见人影了。

    “儿子啊,你真宠她。”庄主夫人从另一角落走出来,停在万俟宇跟前。

    “你不也是。”淡淡回应着。

    “顶多就是放她出去玩玩。不像有人,帮她安排好一切让她顺利出庄,还派人暗中保护着,衣食住行的问题也帮她处理好了。山底下的舒适马车,城里的‘悦然客栈’,还有少庄主的贴身护卫。”倪芸一脸期待地看着万俟宇的脸。她可是很清楚的,为了让某人安心出门。少庄主谎称有要事要办,一大清早就“出庄”了。在这里足足躲了两个时辰。

    “你很清楚嘛。”没有倪芸想看到的诧异,连眉毛也不动一下。转身走向山庄大门。

    “什么时候让我玩孙子?”不低不高的声音顺利让万俟宇停下脚步。

    “儿子,我们协议好的。”优雅地走向她儿子,在他眼前站定。“我不玩你的聂丫头,但你们的儿女我的孙子归我玩。”

    “哦?”挑眉。

    “现在聂丫头归你了,但我的孙子还没半个影子,是不是不公平了点?”

    “哦?”

    “如果再不见我的孙子,聂丫头可不能让你独占了。”开始威胁了。

    “哦?”转身,绕过倪芸,径直走。

    “喂……”

    “会如你所愿的。”轻飘飘的声音响应了她。

    “这位兄台,谢谢相助。”从马车上下来,俊逸公子朝车夫作了个揖。

    “公子身形单薄,可得好生照顾自己。”车夫憨直地笑着。“这‘悦然客栈’是洛阳城的第一客栈,公子晚上可在这歇息。保证无土匪,强盗偷袭。”

    “芷……公子,这客栈不错。”粗野男子抬眼看着客栈的外观。不算豪华,却有自己独特的气质。很温馨很吸引人。

    “嗯。今晚就在这落脚吧。”抬眼看了看已然昏了的天色。朝车夫又作了一揖。“兄台,天晚了。归途中注意安全。”

    “公子,保重。”看了他们一眼,驾马车离去了。

    “芷砜,你不觉得奇怪吗?这车夫,我们没说去哪,直接就把我们拉到洛阳城中,还替我们找好客栈。他如何断定我们不是回家而是住客栈呢?”粗野男子在俊逸公子耳边轻声问。

    “大概我们看上去就像旅人吧,而洛阳城是最近的闹区。”拍了下粗野男子的肩膀。

    “先找个地方改装一下吧,脸该好好呼吸一下空气了。虽然你的人皮做得很好,但还是自己的脸皮舒服。这次换我扮书僮,你当少爷。”

    “是吗?”还在想那个问题。

    “是啦,是啦。换装去。”

    悦然客栈内,高朋满座。

    “小二,一壶凉茶,再几个小菜。”

    “小二,一斤白酒,三斤牛肉。”

    “小二……”

    主仆二人进门就听到此起彼伏的叫喊声。看着店里伙计忙得汗漓漓。

    “公子,请问住店还是用膳?”掌柜一脸笑地迎上去。他的眼睛在两个人脸上转啊转的,似乎在找什么。

    “请给我们一间上房,另外给我们准备两套衣裳和洗澡水,一个时辰后准备一些饭菜送到房里。”书僮打扮的俊俏男子不在意掌柜的无理之举,冲他礼貌笑笑。

    “好,好。公子这边请。”掌柜的亲自带他们上楼,在天字一号房门口站定,推开房门,进去掌灯。

    “公子,先歇息一下。我马上命人准备公子要的东西。”

    “嗯。”少爷在床上坐着,一脸狐疑地盯着掌柜的。

    “谢谢掌柜伯伯。”书僮维持着刚刚的笑。

    “我先下去了,有事尽避吩咐。”掌柜的出了房间,顺带关上门。

    “这里人真好。”书僮扑倒在床上,发出感慨。

    “你不觉得奇怪吗?”

    “不会啊。没有发生什么事。”这里的床也很舒适,跟她在山庄睡的差不了多少。

    就是太顺利了才觉得奇怪。宛儿没有说出口。她一进门,就听到有人要住店。掌柜的说客满了。但她们一说要住店,掌柜的就给她们一个房间,而且是最好的房间。

    这难道不奇怪吗?

    “宛儿,我们先在洛阳城玩几天再下扬州找依儿吧。我挺喜欢这个客栈的。”瞌睡虫又来报到了。她顾不得脱下鞋袜就闭上眼睛,斜躺在床上。

    “芷砜。”见床上人没应,她踱步到床边。看到那张睡熟的脸时,只是无奈地摇摇头。“真没危机意识。”

    “扣,扣。”

    “请进。”压低声音,整理好刚想卸下的衣袍。

    “公子,你们要的洗澡水准备好了。”掌柜的率领几个人将注水注了六分满的木桶抬进房里。在看到在床上占了整张床的书僮时,朝贵公子哥笑了笑。

    “公子,这位小扮已经累得睡下了。看样子,公子是没法休息了。小的另帮公子备了一间上房吧。”

    “不必麻烦了。”公子哥的眉毛秀气一挑。好不狐疑。“掌柜的,哪来的上房?不是已经客满吗?”

    “这……呵,公子有所不知,刚刚隔壁房间的夫妇临时退房了,听说是城内的亲戚来接走了。”掌柜的不慌不忙地应着。“公子,要不要把这位小扮叫醒,让您好休息。”

    “不必了。”看了眼睡得昏沉的书僮,偷偷翻了个白眼。“掌柜的,就再一间上房吧。”

    “是,小的这就给公子准备。”一群人离开了房间。

    “哎。”是她多虑了吗?看了眼冒烟的水又看了眼床上的人。最后,她还是摇醒了熟睡的人。

    “芷砜,净身后再睡。”

    “哦,好。”揉了揉惺忪的眼。

    “我先出去了。我就在隔壁,有事叫我。”将打算继续睡的人拉到木桶前,用温水泼泼她的脸。

    “好。”有几分清醒了。

    “我出去了,不准再睡了。”

    在看到门阖上后,聂芷砜拍了拍脸蛋让自己清醒一点。“先洗澡吧。身体臭臭的睡去,明早起来会恨自己的。”她扯开腰间的带子,打了个呵欠,继续没完成的革命。

    在脱光衣服后,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赶紧躲到温水里。

    “好舒服。”她喃喃出声。“要是小绿在就好了,她懂得帮我擦背按摩。”

    门外有个人一直注意着房内的动静,在听到几声泼水声后,他再没听到半丝声响。他拧者眉等待着,片刻后,他轻轻推开房门,利落地关门。

    这女人很欠扁。他为她担心得要命,她居然睡得如此安稳。他的不安在看到她熟睡的容颜时化为了嘴角的笑。

    他轻步走到木桶旁,将她从水中捞起,用干布擦拭干净,穿好衣服。轻柔地抱上床,盖上被子。这丫头的危机意识都被她吃掉了?在这么个陌生又人蛇混杂的地方,她居然可以毫无防备地睡觉,还是在身无丝缕的情况下。

    如果现在闯进来的不是他,她以为会怎样?

    没头脑的丫头。

    “以后不时时刻刻守着你都不成了。”他轻抚她的眉,贪恋她稚气而绝美的容颜。

    “还说没有我睡不好呢,小骗子。”他轻刮她的俏鼻,看她的眉轻皱了一下。

    “我只让你玩两天。你不在我身边睡着,我还真睡不着。”他在她唇角偷了个吻。

    “芷砜,洗好了没?”门外响起的声音让原本温柔的双眸一敛。

    “芷砜。”没得到响应,她又唤了一声。在她默数,,开门时,一道白色身影快一步从窗口飞出去。

    “芷砜,怎么又睡了?”宛儿拍拍床上熟睡的脸蛋。“芷砜,头发没干睡觉会得头痛病的。芷砜。”

    “嗯……”睫毛动了好几下才舍得睁眼。

    “宛儿,是你哦。”张开的双眼又要阖上。

    “别再睡了,整理一下仪容,用完膳再睡。”拉开被单,准备替她理好衣服,硬是被眼前的景象愣住了。

    “芷砜,你自己穿好衣服了?”奇怪,她不是不会穿吗?

    “呃……大概吧。”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到床上的。她记得自己是在洗澡。

    “哦?”狐疑地盯着她的脸,确定在她脸上找不到任何线索后。宛儿四下巡视。窗户开着。她挑高眉。

    她记得这扇窗是关着的。她刚刚在离开这个房间前确定所有的门窗是关着的。

    “公子,晚膳准备好了,趁热用。”掌柜的亲自替她们端来了膳食。

    “你可以出去了。”公子锐利的眼神让掌柜的收回对书僮的探究凝视。

    “有什么吩咐喊一声就可以了,小的一直都在楼下。”掌柜的对着公子哥哈腰,眼睛却是盯着书僮。

    “谢谢掌柜伯伯。”甜得可以挤出蜜的笑让掌柜的看傻了眼。在听到公子哥的轻咳声时,他才收回目光,退出房间。

    “芷砜,这掌柜的八成猜出你是女的了。以后不要再对人那么笑……”宛儿回过头给聂芷砜灌输危险意识时,看到后者正奋力对付桌上的食物。

    嗯。翡翠豆腐真嫩,这沾酱有福婶的味道。还有这红焖排骨加豌豆是春娇阿姨最喜欢的做法。绿豆汤加蜂蜜不加糖!她偷偷告诉孟姐姐的,怎么掌柜伯伯也知道?

    聂芷砜在用膳过程中一直发现惊喜,但好吃就行。她懒得去想那些不可思议。

    “喝口茶,别噎着。”宛儿倒了杯茶递给聂芷砜。她拿起筷子,陪聂芷砜一起用膳。

    这个味道,她好橡在哪尝过?宛儿在吃到沾酱时,停了一下。但在哪吃过,她怎么也想不起来。

    算了,能吃就行。不想那么多了。

    “少主?!”掌柜的刚下楼就被狠狠吓了一跳。这少主这么晚了不呆在山庄,尽出来吓他这老骨头。

    这少主也怪奇怪的。派人让他照顾好楼上两位俊鲍子。但书僮打扮的那位十之八九是姑娘家,而那位公子爷是姑娘家的可能也很大。刚刚又让幻影少侠叫他多准备一间上房让那公子爷住,书僮就单独睡在原本的那间房里,除了备膳不可去打扰他们。

    现在少主又亲自出马了,不知楼上那两位是何大人物?竟让一向冷冰冰不理杂事的少主如此特别对待。

    “邹无庸。”没一丝温度的语调让掌柜的缩了缩脖子。

    “少主有何吩咐?”那小泵娘该不会是未来的当家主母吧?她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啊。

    而且少主看上去不像是有牵挂的样子。

    “明早不要去打搅她们,巳时若她们还没起床就叫醒她们。午膳后准备些瓜果,她怕热。”

    “是。”邹无庸的下巴快掉下来了。真的是他们的少主吗?刚刚他在提到“她”时眼神闪过的温柔很容易被捕捉到了。

    那小泵娘说不准真是少主夫人呢。他可得小心护着。

    “少主……”邹无庸想到要问万俟宇用不用膳时,那道白色身影已消失在客栈门口。

    “昨晚睡得好饱,一觉睡到大天亮。”聂芷砜边用膳边和宛儿讲话。

    “是一觉到正午吧。”宛儿放下筷子,拿起一边的帕子擦嘴。“如果不是掌柜的上来叫,不知要睡几天呢。”

    “宛儿,你吃饱了?”聂芷砜咽下口中的菜,盯着宛儿的眼神可媲美看到外星人。“你才吃了两口耶。”她记得宛儿食量不差的。

    “刚刚你还没起床,掌柜的就先帮我备膳了。我吃过了。”拿起茶,优雅地啜了一口。

    “难怪。”她不理会宛儿,继续吃自己的。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山庄?”宛儿看着杯中的茶。

    “没想过。”只是开始想万俟宇那坏人了。她不在了,不知道他有没有紧张,有没有睡不着。

    有没有想她。

    “咱们别下扬州了,洛阳城逛一下我们就回山庄。”

    “为什么?”

    “外面的世界太不安全。”昨晚肯定有人闯进芷砜的房间。还好没发生什么事,不然她不会原谅自己的。

    “哦。那现在就去妓院吧。”放下筷子,一脸期待地盯着宛儿。

    “晚上再去。那种烟花地点都是晚上开张的。”宛儿没多大兴致。那种地方她从小就呆到大的,没啥稀奇的。而且她没想过再踏进那种地方,在被邢君祀赎下之后。

    “哦。”

    “公子,吃点瓜果解解暑。”邹无庸拿着托盘进了房间。

    “谢谢掌柜伯伯。”聂芷砜放下筷子,从盘中拿起一块西瓜。

    “真甜。”

    “喜欢就好,小的可以再帮公子拿一些。”邹无庸笑眯眯地看着聂芷砜。

    “宛……少爷,你也尝尝。真的很甜。”很快解决一块瓜,伸手又拿起一块。

    “嗯。”宛儿眼神犀利地盯着邹无庸。他很可疑。她打一开始就这样认为了。现在也不例外。

    他对聂芷砜的态度很恭敬或者说是讨好,看聂芷砜的眼神充满探究,仿佛他知道什么似的。

    “公子,你们的样子像是出游之人。今儿打算上哪游玩?”邹大掌柜说明了来意。“整个洛阳城我都很熟,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刚刚少主下令要他问出小泵娘的行程,并派人保护着。据说是,少主要去接应京城来的贵客,幻影少侠似乎也有事。

    “真的?”聂家小泵娘睁大了双眼。“洛阳城最大的……”“我们今天哪也不去,就在房间休息。”宛儿抢下聂芷砜的话。“掌柜的,劳您帮我叫两名打手在门外守着,在晚膳前不要来吵我们。”

    “是,公子好好休息。”邹无庸不仅对宛儿的说辞没有怀疑而且还松了一口气。

    他先行退下,带上门。没一会工夫,两名壮丁就坚守岗位了。

    “宛儿,今天真要在房里乖乖呆着睡觉啊?”聂芷砜在那两个壮丁立在门口时就开始不满了。“好不容易有机会溜出来的。”

    “嘘,小声点。”宛儿压低声音。“如果不这么做,我们出门时掌柜的肯定会派人跟着我们,那就不好玩了。”

    “等天快暗时,我们再从窗户爬下去。我事先看过了。窗户下刚好有堵围墙,我们沿着围墙爬过去就可以到一条上坡的路上,就是平地了。那里离这客栈起码有两条巷子,他们没那么快找到的。就等找到了,我们也已经在妓院里了。他们不会到里面找的。因为掌柜的应该早发现你是女儿身,对我恐怕也早有怀疑了。所以他料定我们女儿家是不会去那种烟花之地的。”

    “难怪我刚刚要问掌柜伯伯洛阳城最大的妓院在哪时你阻止了。”点头的姿态有那么一点像得道的学者,但马上又疑惑地看向宛儿。“那洛阳城最大的妓院在哪?”

    “再过两条街的‘红莺阁’就是了。”那个她最讨厌的仙仙就在里面。

    “宛儿,你似乎很讨厌那里。”聂芷砜眼睛咕溜咕溜地转着,她坏坏地看着宛儿瞬间揪在一起的眉。

    “那个做作的仙仙就在里面。”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掀桌子的冲动。“你都不知道那个女人多贱。明明枕遍了万人还总装出一副处子的娇羞样。我唯一一次没易容又女扮男装进妓院玩就是到‘红莺阁’,正巧看见她在勾引邢君祀,还害羞呢,笑死人了!邢君祀那男人居然还玩得下去。也就是那次被她害得让邢君祀识破女儿身,差点就在‘红莺阁’失身。”

    “她勾引你?”好玩了。

    “勾引个头。她是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勾引邢君祀上手好入主邢王府。她早就摸清邢君祀的底了,巴望着有一天荣华富贵享不尽。她凭着几分姿色就想在邢君祀面前演戏,让我和邢君祀抢她,好让邢君祀紧张,赶快替她赎身。”

    “最后却弄巧成拙,让你和邢君祀那坏蛋有了亲密接触,最后王妃变成了你。”那时她不在,不然她铁定要加一份。那出戏一定很好看。

    “就算没有我,她也不可能得逞。”宛儿不屑地撇撇嘴。“邢君祀不玩放不开的女人,他会成为仙仙的入帏之宾说明他早就知道仙仙的底了。那色男人还说他进青楼只玩床上经验丰富的女人,也就是那种做作女。”

    “你也肯跟了邢君祀,不怕他的艾滋病……花柳病传染给你?说不准他在外面私生子一大窝呢。”

    “绝对没有。不然我们英明的邢老王爷就不会对他乱逛妓院的举止睁只眼闭只眼。”宛儿很自豪。有那么个专情的公公,他儿子最多也只能在外面玩玩。王府里只会有她这个正牌夫人,那些花儿们想进王府门都没有。而且邢老王爷只允许邢君祀让心爱的女人受孕,门第不重要,只要他是深爱她并唯一爱她就好。

    还有邢老王爷还规定在娶妻后,邢君祀不可以再搞别的女人。邢君祀那坏蛋也说就算要他纳妾,让十个女人在他面前跳脱衣舞,他也不会碰她们一下。

    他只要她。

    “宛儿,你那么有把握?邢君祀现在还逛妓院吗?”不知道万俟宇有没有逛妓院的习惯。应该没吧,他那张冰块脸吓都把人吓死了,有谁敢陪他玩?

    “你对邢君祀印象就那么差?”宛儿垮着脸。也对,貌似多情又滥情的男人不是芷砜会喜欢的类型,她喜欢的偏向于无情似有情的冰块型。

    还算公平啦。她自己不也是不可能爱上万俟宇?

    “不是。只是不喜欢他抢走万俟宇。”她承认她是小孩子心态啦。不过听他们说,邢君祀很在乎宛儿的,所以他一定很爱她,也一定没再逛妓院了。“好吧,我决定喜欢他了。”

    “谁让他那么爱你,你又爱他呢。”小孩子爱屋及乌的心理让宛儿笑着摇头。

    “真拿你没办法。”

    “我们来计划一下。晚上来整一下那个仙仙。”聂芷砜可爱的娃娃脸灿若桃花。看得宛儿头皮发麻。但她马上加入了作战,反正要整的对象又不是她。管聂家丫头多古怪。

    仙仙,你惨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俏女娃擒冰心最新章节 | 娇俏女娃擒冰心全文阅读 | 娇俏女娃擒冰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