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精灵の爱 > 第七章

精灵の爱 第七章 作者 : 寄秋

    丝瓜,丝瓜,你在哪里?

    听到精灵的呼唤请快回应,丝瓜在何方?

    记得前些日子有株小芽刚怞新嫩,算算时间应该开花结果了,为什么会找不到呢?明明在这附近呀!快快出现精灵面前。

    千万别被贪玩的鸟儿给啄了,绿色的垂果又鲜又嫩,人类主妇最爱拿来煮汤。

    莫非真被谁给吃了,怎么从前庭走到后院还是不见踪影,存心和她玩捉迷藏不肯现现身,一、二、三、四、五、六、七,木头人在哪里?

    哈!找到你了。

    丝瓜,丝瓜,你太调皮了,怎么可以让我找你找这么久呢!太不听话了。

    咦!发抖?!

    是风吹的吧!哪有植物见到精灵不欣喜若狂,他们可是它们最好的朋友。

    嗯!嗯!嗯!它想说什么吗?一抖一抖似在害怕,她没感觉到有风呀!为何她越靠越近反而抖得更厉害,似乎在说……

    “危险!”

    一头雾水的艾莉丝停在老橡树上聆听,四周传来的不是风声,而是一阵阵花草树木的警告声,要她速离危险区。

    可是好奇心重是精灵的天性,眼前无一物何必心惊,阻止的声浪越大她越想去瞧一瞧,一株丝瓜有什么可怕,她不过借点汁液用用,绝不会伤及它半分。

    “什么,有东西出没,会吃精灵?!”吓!它……它们在开玩笑吧!有谁舍得吃掉可爱又善良的精灵,它们一定是集体联合崂雌她。

    不怕,不怕,她只是收集一点丝瓜露,马上就要走了,坏东西别来找她,她的肉很涩不好吃。

    考虑再三的艾莉丝决定枉顾心底的声音去冒险,她想不会那么倒楣遇上它们口中的坏东西,她收集半瓶丝瓜露就够了,不会贪心。

    比平常多一分不安,她小心的靠近丝瓜藤请它自行分泌汁液,怀中的透明瓶子等著装,骨碌碌的眼珠子灵活的转动著。

    不知为何她觉得四周的风持别诡异,仿佛来自地底的陰冷透著腐臭味,不似精灵们所传送的风带著祥和,少了一丝清淡的甜意。

    难道精灵们不再出现是因为坏东西的存在吗?

    心头毛毛的,一见流了将近半瓶的汁液后,她吁了一口气取笑自己的疑心病。

    “哪有什么坏东西,你们不要欺负精灵笨,我会变聪明的。”

    啊!它们怎么拚命摇头,有什么事吗?

    唔!好难闻的气味,快拿开,快拿开,不要污染精灵的纯洁。

    正要往上飞的艾莉丝忽觉有藤蔓缠住了脚,她低下头想怒骂它们的顽皮,谁知是一团黑色的雾如蛇一般缠绕。

    一开始她还没有害怕的感觉,只觉黑色的雾很好玩,想捉一把回精灵王国炫耀。

    可是雾变得似有生命力开始拉扯时,她的笑脸顿时染上慌色,两条腿遭束紧的被往下拉,黑雾形成一个黑洞似要将她吞没。

    “啊!不要呀!快放开我,快放开我,你这个坏东西,不可以吃精灵啦!我要哭给你看……”

    银色的泪晶如雨下,黑洞停了一下又继续拉扯,她拚命的挥动翅膀想挣脱,下沉的身子却一寸寸的没入黑洞中,黑雾几乎要爬到胸口。

    心慌意乱的她不知找谁来帮忙,边哭边喊著上官月的名字,一阵黑直上咽喉,急喘的呼吸快喘不过来了。

    月,快来救我,我好痛苦,我的半颗心像要挤出身体了……救我,月……我快不行了……好多的星星……紫眸在发光……

    谁?!

    是谁在叫我?

    为什么声音这么哀伤,你到底是谁?

    别走,你也是精灵是不是?

    什么?

    圣精灵!

    力量觉醒……

    听不懂啦!我完全听不懂,我怎么会是五大精灵中的爱精灵,风、火、水、土四长老只是我的部下,我是未来的精灵王?!

    好暗,好暗,我看不见自己的手了,身边快被挤扁了,谁吐了我一身?

    好臭,好臭,快拉我出来,我不要往下沉……冷,冷……我要冻僵了……

    咦?紫色的光芒为什么会从我身上射出──

    “孽物,快将精灵放下。”

    冰凉透著圣洁的水洒落,身体像失去重量的艾莉丝感觉自己浮了起来,一阵张力强大的冲击将她由一堆黏稠物吐出。

    一寸寸肌肤像风刀在割似的长大,她痛得不想张开眼,背生双翼处如焰火燃烧般的烫,她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收缩,可双手双脚却用力的拉长。

    不要再拉扯了,她觉得好痛,身体快裂开来。

    谁抱著她快跑,她不是只有三寸高,用拎的就可以……嗯!是月的气息,她安心了。

    让她睡一觉吧!身子好沉……

    耳熟的声音博来,“醒醒,不许睡,你会沉入无底的精灵深渊,再也清醒不了。”

    什么,她会醒不过来?!

    不要,不要,这世界这么美丽她怎么割舍得下,动人的音乐、美丽的花朵,精灵们快乐的围成圈圈唱歌跳舞,喝著月光酒。

    萤火虫来助兴,可爱的蛙先生们是合音,蚱蜢的弹簧腿一飞冲天。

    还有她喜欢的月,她要告诉他她爱他,不管他是不是人类。

    “好了,好了,别哭了,快把眼睛睁开,没事了,不会有魔物伤害你……”

    “月……我爱你……”

    低喃的声音像梦没人听得清楚,似醒非醒的精灵沉浸在温柔的轻哄中微笑,眨动的月光羽睫一掀一掀地似有千斤重,她一再的努力著。

    光,是这么明亮。

    一张紧肃的脸映在眼中,好美好动人,闪闪发亮的水珠由发上滴落,她看见五彩光芒在他身后包裹著,他是光的化身。

    “还笑得出来,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把小命送掉,要不是……”忿怒和冷戾的清音哽咽了一声,深吸了口气上官月继续教训。

    “唉!扁不见了,只有月唠叨的声音。”好可惜,她以为天神降临了。

    好笑又好气的他紧搂湿淋淋的宝贝松了一口气。“你吓死我了。”

    若非及时感应到她的求救声而清醒,他就要失去她了,他心爱的精灵。

    “唔!是月?”捏了捏他结实的肌肉,她仿佛由梦中醒来地睁大双眼。“我没死,我没被吃掉,我还活得好好的……”

    “小精灵,你捏的是我的肉。”她还没清醒吗?一脸茫然。

    倏地回神,目光焦距凝聚的艾莉丝伸出颤抖的手抚触她怀疑的幻觉,手指透来的温度和触觉是一个实体,她没有作梦。

    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她猛然地投入他的怀中放声大哭,双手紧抱不肯放手,好似他是漂游大海的唯一浮木,不捉紧就会沉溺。

    精灵的泪不再结晶,透明而柔软的浸湿他胸膛,她犹不自知的哭得不能自己,抖动的双肩一上一下惹人怜惜。

    “你喔!想淹大水不成,眼泪比珍珠还珍贵。”哭进他心坎底泛起一阵酸涩。

    差个几秒钟就救不了她……

    “我……好怕,好怕……抱紧我,我好怕……”那种即将被挤破的恐惧感仍深留骨血之中,她好怕自己已经死了。

    “别怕,我在你身边。”他一边安抚著,一边用热水清洗她身上的秽物。

    由魔物口中将她抢救下来的上官月心躁难安,掬著清水的手无法冷静,轻颤著洗净黑臭的黏稠物,一点一点的抹去乌渍还以洁白。

    指间的细发由黑转蓝,深得近乎墨色,他一遍又一遍的刷洗仍回不到原来的发色,他知道有些事变了。

    但他依然会守护她,不管她是不是他好动的许愿精灵,在几乎失去她的心痛中,他知道自己的心再也不完整,遗落在她身上。

    “月……不要离开我,我承认我好爱好爱你,你不要不要我……”她需要他的爱,迫切需要。

    尚未完全觉醒的圣精灵需要以爱为能量,五大精灵之首的她只能依赖爱维生。

    “我也爱你,精灵。”他永远也不会不要她,她是他的心。

    人若没有心岂能独活?!

    “吻我,月。”艾莉丝觉得虚弱,浑身没力气地像快要散了。

    “遵命,我的精灵。”他乐于从命。

    深情的一笑,他低首吻住那两片失去血色的唇瓣,温柔的带领她走向温暖,不心急、不慌乱的吻著她,细细呵护著。

    这是他灵魂的另一半,心的终点,止水的宁静一发不可收拾,如万丈波涛要将他俩淹没。

    航行的船只切莫靠近,澎湃的热情足以燃烧起大海,汪洋一片火光连绵不断,极目所到之处尽是炫目光彩,他无法摆脱炽热的燃烧为炙炭。

    很难相信他会爱上一名精灵,但感情的事难以捉摸,在短暂的二十四年生命中,唯有她才是出自真心所追求的,不会有人比她更能撼动他的心扉。

    紫眸精灵,他的爱。

    “艾莉丝,你晓不晓得你在干什么?”他是男人不是死人。

    抬起迷蒙的星眸,她的眼中只有他。“要我,我想成为你的。”

    “不后悔?”当她的手滑向他的下腹时,她已没有机会回头了。

    想要她的欲望累积多日,他不想再让她逃避了,她只能是他的。

    “不想后悔。”嫣然一笑,天真的精灵脸孔出现成熟女人的妩媚。

    她不想后悔不曾爱过他。

    “吾爱,我会成全你的愿望。”换他来做许愿精灵还她一个愿望。

    爱宠有加的上官月将她由水中抱起,拉过浴巾轻轻拭去她一身水气,不停的亲吻她的脸和颈,落落点点轻淤的痕迹。

    由浴室走到卧床不过十步路,他们一路缠绵近十分钟,如连体的章鱼相互交缠分不清彼此,或蹭或抚地熟悉陌生的身体。

    男与女,陰与阳,乾坤对日月。

    艾莉丝雪白的娇躯染上桃红色,**的吟哦声充斥一室,她像一片羽毛被轻放在床誧上,醉人双瞳迷散出淡紫光芒。

    “这是你的雪峰,我要一口一口的吃掉。”如品尝霜淇淋的滋味,他轻含慢恬的兜著圈,张口一吞吸入唇舌之间。

    “呃!好痒……咯……”可是有种无力感生起,不满足他轻扫淡戏。

    “亮眼的雪腹藏著神秘,我要一一找出。”

    “月……我觉得好热……”扭动著身躯,她不知自己要什么。

    吻著她雪背,上官月的眼冽出一点光。“你有我见过最美的无瑕肌肤。”

    光滑而不生腻,微带花蜜味道。

    “别压著我的脚,我想动……”更想碰触他阳刚俊美的身体。

    人类的**都这么美吗?美得她想抓花他的完美。

    “会有点痛,你忍一忍。”

    上官月吻住她的痛呼,与爱融合的鲜血化成一道紫光,由两人连成一体处悠然溢出。

    紫色的甜液散发芬芳,由慢而快逐渐占据芳躯的上官月没发现在一瞬间她的蓝发转为紫色,在他射出精华瘫软在她身上时又转回深蓝色。

    精灵与人相爱了,他们以行动证明此情不渝。

    黑暗的力量在哀嚎,因受紫剑所伤。

    真的不见了?!

    幽闇的眼闪著深思,凝结的眉头不曾卸下,俊美的脸庞因不安而蒙上一层陰影,昏暗不明的透著冷沉,如隐身暗夜的执法者,利斧一起斩除邪恶。

    抚著光滑细致的美背,向来无表情的俊颜有著温柔和深情,有一下没一下地**著,轻落零星的细吻不想吵醒沉睡中的精灵。

    今晨的惊吓及稍后的缠绵够她累了,他从不知道自己的欲望会这么强烈,一要再要不知节制的勉强她,让初尝云雨的她因体力不支而昏厥。

    真是个偷懒的精灵中途而废,有始有终的他不像她那么懒,不到最后绝不轻饶她。

    瞧她这一身嫩白肌肤满是欢爱后的痕迹,等她醒来肯定又会哇哇大叫,气嘟嘟地骂他是坏心的人类,老爱欺负热心助人的精灵。

    天真的眼儿染上**之后变成小女人,娇憨的神情依旧,却多了一丝慵懒的媚态,无邪而迷惘。

    谁会料到精灵之美如朦胧的晨曦,微亮的薄雾中不真实的存在著,似幻似梦的走进他没有期待的生命里带来欢欣。

    五角星芒出现了漏洞,想弥补已经来不及,他有必要深入调查黑雾的由来,为何只攻击毫无防备力量的精灵?

    “唔!天亮了吗?”怎么外面还是漆黑一片,她没那么贪睡吧!

    “还早得很,你可以多睡一下。”上官月眷宠地轻哄她入睡。

    没睡醒的艾莉丝笑眼惺忪的拉著他的手。“你知道吗?我们精灵是不作梦的,可是我刚才作了一个奇怪的梦。”

    “喔!什么梦?”瞧她一脸嗜睡的模样还拉著人说话,可见她平日多话地令人头疼。

    “好好笑呀!我梦见我的薄翅不见了,外表看起来就像一个人类。”人类耶!多可怕的恶梦。

    “艾莉丝你……”难以败齿,怎么说才不会让她大受刺激?

    “精灵没有翅膀就不是精灵,那你说我要如何飞回精灵王国,是不是很好笑?”她怎么可能不是精灵,除非精灵绝种了。

    呸呸呸!这是诅咒,要是被长老们听见肯定挨一顿骂,说她大不敬。

    “你的翅膀……呃!翅膀它……”精灵失去翅膀是什么呢?

    笑得香甜的艾莉丝似犹在梦中。“我有一双世界上最漂亮的翅膀,它能带我飞行到世界各个角落,和精灵们打声招呼。”

    “吾爱,我想你暂时无法到世界各地游玩,你的翅膀说它累了,想休息一阵子。”应该还会长出来吧!

    “你在开什么玩笑,我的翅膀……咦!怎么怪怪的?”睁开困惑的眼,她感到一丝不对劲欲转过头一视。

    连忙转移她话题的上官月轻按她颈子。“你饿了没,要吃什么?”

    “是有点饿,可是……”背上轻飘飘,像少了什么似。

    “精灵吃些什么,露水和花瓣?”大半夜大概只有露水了。

    “果实和花蜜也可以,有时我们也吃新长出来的嫩叶。”但她更想吃蛋糕和面包,人类的食物。

    好奇怪,她的口味改变了吗?

    都怪人类的东西太好吃了,害她一时口馋吃上了瘾,日后可就难戒了。

    一旦回精灵王国后她得找时间偷溜出来,以免她过度想念人类的食物而忘了花蜜的香甜。

    “待会我去准备,你再睡一下。”拍拍她的肩膀轻哄,他转身打算下床。

    “我可不可以吃巧克力……”贪嘴的艾莉丝想到她一丝不挂,突地从床上一起扑向他的背。

    她怔愕的张大眼用力眨了两下,不相信地又猛柔双眼,她想自己一定是眼花了,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在她身上,她是精灵耶!

    是错觉,绝对是错觉,镜子中的倒影是假的,那只是人类的画像而已,那个光著身子的美丽女子不是她,她有一头令精灵们羡慕的如瀑黑发。

    对,她在作梦,全是幻相,她还没醒来,这是虚幻的世界,她拒绝醒来。

    “艾莉丝,凡事皆有根可循,绝非凭空而出,你依然是我心目中最美的精灵。”捉牢她双手,上官月不让她逃回自我封闭的空间。

    怔然的眼神出现慌乱,她开始小小的挣扎。“那个人不是我对不对?我是精灵耶!她根本不是我,我也不是她……”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她……猛烈的摇著头,她死也不相信镜中美得脱俗的女孩竟是她,这是不可能的事,她不会变成那个样子。

    “那是你,少了翅膀的你,一个拥有爱情的你,一个让我深爱的精灵。”少了翅膀的精灵。

    “不,这不是真的,是谁在恶作剧,我的翅膀还在……”她伸手一摸──

    是空的?!

    错愕的表情像是不相信眼前的事实,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往背上摸,那双透明如刃的翅翼真的不见了,消失无踪。

    为什么会这样,她还是精灵吗?

    “坚强点,我的精灵,你还有我。”他会是她永远的支柱。

    眼神茫然的艾莉丝找不到焦距,无法接受如此离奇的蜕变。“月,我是精灵吗?”

    “是的,你是精灵,有谁敢说你不是呢?!”她是美丽的精灵。

    她笑得好落寞,头倚在他肩上显得脆弱。“看看我这样哪像个精灵,我没有翅膀。”

    再也飞不起来了,她的世界崩渍了。

    没有翅膀的精灵和人类有何不同,她甚至一出生便少了精灵特有的长耳朵,她根本不是精灵。

    越想越沮丧,她呜呜咽咽的哭了。

    “小傻瓜,你哭什么哭,当不当精灵很重要吗?常怀著一颗助人的善心就是精灵,与有否翅膀无关。”拥她入怀,尽量开导她的上官月吻去她眼角的泪滴。

    “你不懂啦!翅膀代表精灵的生命,我……”她哭得说不出话来。

    拉起被褥轻裹著她,他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你还活得好好的,没被黑洞吞食呀!”

    一想到惊险的那一刻,他的心口还是紧窒了一下。

    “黑洞?”对了,是那阵黑雾。

    濒临死亡的惊栗感让她不由自主的发冷,仿佛有双无形的手正拖住她足踝,拚命地要将她扯进无底深渊。

    “别再想了,这件事我会处理。”他不会让她再受一次伤害。

    “不,我要知道它为何存在。”也许它就是精灵同伴不敢靠近的原因。

    一见她表情变得坚定,他就知道劝不了她。“它非常危险,而且力量有多大尚是未知数。”

    “我不怕,我要找回我的翅膀。”没有人可以阻止得了她,这是精灵的尊严。

    苦笑著,他又得头大了。“或许是你的身体产生异变,而非它造成的影响。”

    “我不管,反正我要找它算帐,问它为什么偷我的翅膀。”少了翅膀真的很不方便。

    没有翅膀,哪里也去不了。

    难怪这阵子没有同伴来找她聊天、恶作剧,原来是它在作祟,不知有多少精灵为它所害,她要毁了它替他们报仇。

    “你不担心它吞了你?”说得豪气万千,她大概忘了先前遭遇的事。

    眼底闪过冷冽,噬人的冰芒辉映著血腥之色。

    人有人道,魔有魔界,本不该有所牵扯,如今它越过界侵犯人的世界,不除它世难安宁。

    微微一瑟,她猛吞口水强装?敢。“我有你嘛!你会帮我找回翅膀。”

    “是呀!你再逞能看看,你现在只有我了。”无旁的依靠。

    他喜欢当她唯一的依靠。

    噘著嘴,艾莉丝小声的嘟嚷著,“以后我想躲著你的时候就不能变小了。”

    “嗯!你说什么?!”一脑子鬼主意,他不好好看牢她是不行。

    “我哪有说话,是我肚子在叫了啦!”她才不会把秘密告诉他。

    是该饿了。“花瓣和果实?”

    “不,我要吃人类的食物。”她老早就想试一试。

    “咦?”眉毛一挑,他当是听错了。

    “我要吃炒饭配蛋花汤,还要一瓶可乐……”嘶!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可乐不行。”他断然的拒绝。

    “月……”她撒娇地扯著他的手直摇。

    “不行就是不行。”不能纵容。

    “只喝一小口?”她拈起小指一比。

    他故意威吓她的说道:“说不定是你气泡饮料喝多了改变体质,所以你的翅膀才会不见。”

    “吓!真的吗?”她信以为真的刷白了脸。

    “谁晓得,目前只有你喝过可乐,我们无法确定其他精灵是否也有相同异状。”他也只认识她一个精灵,无从比较。

    闻言,她当真不敢再提可乐二字。“那……我不喝了。”

    乐观是精灵的天性,一时的沮丧如风吹过的小草,腰一弯又挺起来,不管再怎么恶劣的环境也打不倒,顺风而长。

    艾莉丝的笑脸上留有两条泪痕,璨璨的紫眸扬著对明天的希望,精灵的斗志是生生不息。

    如同大自然的生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精灵の爱最新章节 | 精灵の爱全文阅读 | 精灵の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