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精灵の爱 > 第六章

精灵の爱 第六章 作者 : 寄秋

    “不好了,不好了,又有精灵失踪了,大家快出来呀!精灵不见了。”

    闹烘烘的一片,一名紫衣的绿眸精灵慌慌张张的飞过来,神情急切地显得非常紧张,跌跌撞撞像受了极大惊吓似的。

    这名表情慌乱的精灵叫蜜儿,是负责传送花粉使花朵授粉而产生果实的精灵,精灵王国附近的花儿全由她一人掌管。

    可是精灵本身就是贪玩的,而她也不例外。

    一早她和散播露珠的精灵可儿一同追著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好玩的同它玩耍忘了自身的工作,追著追著她们竟然迷路了。

    好心的树精灵指点她们一条捷径,那时她们心里想已过了时候来不及工作,所以干脆多玩一会儿,反正回去准挨骂。

    这时可儿说想去看看全精灵界最笨的精灵艾莉丝,于是她们又飞到人类的世界,希望能和她打招呼,看她又搞砸了几件事。

    可是艾莉丝所在的屋子四周像是被一座透明的墙挡住,不得其门而入的她原本想打退堂鼓离开,因为她心里很不安,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但是一向好动又固执的可儿不死心,非要绕著房子的四周飞行,企图找出一个破洞钻进去。

    结果真让她找著了,可她一进去却出不来了,一团黑黑的雾突然由地底钻出,如同一张黑压压的大口一口吞了她。

    害怕的她因为没有冒险精神而逃过一劫,眼睁睁地看著同伴被拖进去而无力抢救,吓得眼泪流不止。

    后来黑雾又想钻出破洞捉她,她根本不敢多留地赶紧飞回来通知大家,就怕遭遇和可儿一样的下场。

    “安静点,到底发生什么事?你说仔细点。”一位白发长过膝的老者拄著拐杖走过来,两耳尖尖朝上。

    “好可怕,好可怕,这么一口就把可儿吃了,我辈恢道该怎么办才好。”蜜儿活灵活现的形容著,但没提到重点。

    “蜜儿,说慢点,我老了,跟不上你的速度。”到底可怕到什么程度?

    “是的,风长老,一开始是可儿想和艾莉丝玩……”她描述得很慢,却因耐性不足而越讲越快。

    听得懂她在说什么后,风长老的两道眉毛越拧越紧,几乎连成一直线舍不得分开,表情也变得十分凝重不置一语。

    他想该来的总会来,不管四大长老如何的维护,成长所该付出的代价还是免不了,没得替代。

    比较烦恼的是不知忧愁的精灵孩子们,他们习惯在外游玩待不住精灵王国,一遇到危险又不懂应变,单纯的心思只会往好的一面想,不会怀疑会不会遇到坏事。

    一个又一个的精灵被黑洞吞没了,他不提出警告是不行的,他们太顽皮了,一有机会就想往外跑,不稍作限制会损失更多的精灵。

    “风长老,风长老,你在想什么?我在叫你都没听见。”他真的很老了,耳朵也不灵光。

    “啊!什么事?”想到一堆烦恼事,他的心口沉重得没力气回答。

    “我说完了,你有没有听到?”要不要她再说一遍?风长老好像没听清楚。

    “唔!唔!”意思是听入耳了,他正抚著胡须思索下一步该怎么走。

    但天真的蜜儿以为他耳背,又大声的重复一遍……

    “吓……想吓死我老人家呀!我耳朵都快聋了。”他抱怨的掏掏耳朵,嘟嘟哝哝的。

    “我怕长老没听仔细嘛!所以很用心的再说一次给你听。”蜜儿一脸无辜的眨眨眼,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

    “得了,得了,去通知其他精灵最近别往外跑,给我安分点。”别再出事了。

    精灵王国的精灵日益减少,再这么下去不出百年准灭种,到时十界之中将没有精灵的存在。

    “那我们的工作呢?花不授粉就没果实可食。”大家都会饿死。

    花蜜和果实是精灵的主食,露水是他们的饮用水,花若不结果便不能繁衍,而无法长出新的花朵,这两者若缺少其一他们就会失去粮食。

    所以她的工作很重要,不可以偷懒,否则所有的精灵都会饿肚子。

    “暂时休息一段时间没关系,国内的存粮还算丰富。”足以撑几个月。

    “可是没有工作我们要做什么?会很无聊。”不做事、不玩耍哪像精灵。

    风长老没好气的瞪著她。“去帮树姥姥种菜,别一整天只想著玩。”

    “哪有,我一向都勤快的工作著,咱们精灵王国的果实才会又大又结实。”蜜儿邀功的说道。

    “你要真勤快,为什么可儿还会被黑雾给吃了?”要是不贪玩就不会有事。

    “这……”神情黯然,失去同伴的蜜儿难过地红了绿眸。

    “好了,好了,我也不是要责备你的一时疏忽,为了避免可儿的事再度发生,所有的精灵都不许去找艾莉丝,也不准在附近玩耍。”

    这些孩子老是不知轻重,真怕他们左耳进右耳出不听老人言。

    “艾莉丝会很寂寞的,她会以为同伴遗弃了她。”精灵最团结了,不能抛弃同伴。

    风长老吹著胡子直瞪她,这些爱自作主张的精灵十分难教。“她的事不需要你插手,你管好自己就好。”

    “但是……”自扫门前雪不是精灵本色,他们要主动关心。

    “够了,别再顶嘴,赶快把我的话传下去,否则派你去捉树姥姥园子里的菜虫。”不信她不怕。

    一听要捉虫,蜜儿吓得往上飞窜。“不捉虫,不捉虫,我去传话。”

    咻地一个小黑点消失在林子里,飞得比闪电还快。

    一见她离去的风长老双肩一垮,神情蒙上一层陰影郁郁寡欢,慨然的叹息声由口中逸出,连成一直线的白眉毛始终没松开。

    他以精灵之音召唤其他长老至树姥姥的树洞集合,水长老是第一个到达,火长老次之,慢吞吞踱至洞口的是土长老。

    四大长老风采不一,有的白发苍苍,有的一头红发,有的健壮如青年,有的美艳如昔,四人四种神情围绕著满脸皱纹的矮小熬人。

    “风,你召我们来此要干什么?一年一度的长老会议不是还没到?”开口说话是性子较急的火长老。

    “你的火脑子只惦著长老会议,一千年前发生的事你给忘了不成?”真要指望他想起来,大火都烧过山脊了。

    “一千年前?”那时他在做什么,好像正在学当一个精灵吧!

    唉!早知道他没记性。“有时候也用用大脑,别老想著四处放火。”

    “瞧你说得多陰险,我就没做过一件正经事吗?”杂木不烧尽又怎能造出新林,他对树林的贡献功不可没。

    “是呀!一件正经事,十件胡涂事,每次都要求长老替你收尾。”他羞是不羞。

    “你……”火长老恼得无话可说,因为事情确实如此。

    “好了,好了,都快千岁的精灵还爱斗嘴,也不怕小辈有样学样。”尽会闹笑话。

    长相艳丽的土长老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等她说完大家也打了个盹。

    “不是我爱说他,实在是他忘性大,那么严重的事他居然一问三不知。”丢尽四大长老的脸。

    一旁默不出声的健壮青年突然发言,“你指的是朵莉儿和人类男子相爱的那件事。”

    一提到此事,大家的表情都变了,一言不发的怀想昔日甜美又活泼的紫眸精灵,不舍她未及千年便早逝,留下遗憾和感叹。

    精灵和人类不是不能结合,而是当时的人类世界很本容不下精灵的存在,视他们为妖魔鬼怪欲除之为快,完全无视他们善意的回应。

    刚好又遇到魔族大举来犯,为顾及一族存亡的朵莉儿只好以命相搏,散尽全身的气力以护族人,终是没能留一口气重生。

    而她的人类情人匆匆赶至只见她含笑的最后一面,眼睁睁地看她化为尘嚣不复形体,整个人也傻了,竟撞惩罚树而亡。

    他的尸体埋在树下化成养分滋养无数的精灵重生,可是再也挽回不了圣精灵的生命。

    原本朵莉儿的能力足以担任下一任精灵王,却因与人类相爱而被取消资格,她宁可选择爱情也不愿封王,被其他精灵称为爱精灵。

    而她的职责也是掌管爱情,可惜她仍逃不过自己布下的情网。

    “你们想想历史又要重演了,咱们又该怎么做才不会重蹈覆辙?”他不想看精灵们一个个为情所困。

    “这种事真的很为难,可又不能教她别爱。”紫眸精灵觉醒的唯一动力是爱,不然也不会被称之爱精灵。

    “当初我们说好了让她出去磨练磨练,可不是让她去谈恋爱,她见过的世面太少,我怕她会受骗。”有点后悔放她到人类世界。

    土长老的话说完,大家哈欠连连。

    他何尝不关心呢!可是……这是她的命,一千年将届,咱们这群老家伙也没法帮得上忙。”

    重生之日不远了,前尘往事将一笔勾销,再生的他们根本不记得一千年来的种种,又如何警告小丫头要小心为上呢?

    “新的长老找齐了吗?”还在物色的水长老愁眉都快盖到眼皮了。

    “我心中有了人选,但尚未接洽。”火长老性子急,所以先把人选准备好。

    土长老先吐了一口气才说:“我知道自己慢,所以早找好对象,也著手训练中。”

    四大长老中的三名男性轻喔了一声,不由得想起一则龟兔赛跑的故事,他们三人居然输给起步慢、做事也慢的土长老,实在汗颜。

    看来他们也得加紧脚步找寻传承精灵,绝不能落后她太多,否则后代子孙会笑话他们一千年。

    水长老问:“我们要把朵莉儿的事告诉她吗?”迟早也要让她明白。

    “再过一段时间吧!等她真正觉醒了再说。”太早了解对她反而是一种阻碍。

    火长老担心的说:“这样会不会太迟?我认为应该及早告诉她好让她做好防备。”多一分准备少一分伤害。

    “不行,不行,精灵的磨练要按部就班,绝不能让她因为这件事分心。”风长老举双手双脚反对。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母女天性,她有权知道她父母相爱的经过。”谁都没有权利替她选择。

    “这……”

    四大长老争执不下,你一言我两语的抢著发言,谁也不让谁的认为自己的意见最好,分成两派主张说与不说,犹疑再三。

    一旁的树姥姥弯腰将刚收成的豆子收拾好,手放背后的发出重咳声,相信她说了句老无精灵敢不服。

    在精灵王国中树姥姥已经很老很老了,生长万年的惩罚树就是由她亲手栽下,而由精灵手札得知她当时也已经很老了,正如她此时的模样。

    所以她究竟有多大岁数只有她最明了,而她从不告诉任何一位精灵,因为精灵是所有群族中最不会保守秘密的,他们长舌而多嘴。

    “艾莉丝的笨是精灵王国出名的,你们想她觉醒后会变得比较聪明吗?”在她老眼看来是很难。

    “也许会有意外……”嘴角下垂,风长老的表情是欲哭无泪。

    “还有隐藏在黑暗世界的力量也不容小觑,觉醒的紫眸精灵拥有打破魔界的强大力量,他们会放过她吗?早在一旁虎视眈眈了。”

    风长老的表情更像哭泣的脸谱,最近失踪的精灵就是被黑暗力量所吞食,它需要能量壮大自己,而精灵的肉最为滋补。

    偏偏精灵是最不听话的一族,想要他们安分几天比登天还难,他怎能安心去重生。

    苦恼呀!

    “幸好她的人类伴侣有点本事,他的一群伙伴挺有实力的,艾莉丝应该会平安的度过这一劫,除非她笨得自己找死。”

    这是好还是坏,她的笨是与生俱来无法改变,难道真能坐视不理?

    面面相觑的四大长老找不到答案。

    “精灵,你瞧瞧我的容貌是否变老变丑了,为什么没有男人喜欢我?”

    一声近乎声吟的哀怨声传来,正在偷喝可乐的艾莉丝吓得差点由衣柜上方滚下去,一口气泡梗在喉咙猛咳了好几十声才咽下去。

    精灵一向以花瓣为主食,其次是花蜜和果实,他们不吃人类世界的生鲜肉类,也很少看见精灵喝人类世界的饮料。

    自从身体常出现异样的情况后,她对人类的食物特别有兴趣,有时偷撕一块面包往嘴巴塞,或品尝浓浓的奶香味,意犹未尽的一口接一口,吃到小肚子翻出。

    有时她会偷喝黑黑的咖啡,但是太苦了,喝过一次她用蜜汁漱了十次口才冲淡口中的苦涩,而且发誓再也不喝黑色的饮料。

    但是有一天她瞧见一位人类小孩用吸管喝一种冒气泡的饮料,一时好奇多吸了两口,从此迷上可乐的滋味,老是想办法偷喝。

    因为她实在喝得太凶了,所以一向供应她饮料的上官月开始禁止她大量饮用,所以她只好偷偷摸摸地躲起喝以免被发现。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都没精灵来找她玩,心口闷闷地总觉有事要发生。

    从来不作梦的精灵居然也有梦入脑,一连好几天她都会梦见一位美丽的紫眸精灵来看她,眼神忧郁地不发一语,眼眶中噙著晶莹泪珠。

    每回梦醒她都会跟著哭,心里难过得说不出话,好像她和自己的关系密切。

    要不是精灵是由花朵中诞生,她真会怀疑那是她的母亲,而她身后蒙-的男性身影则是她父亲,两人相依相偎的画面好深刻。

    那时她的脑海之中总会浮现上官月的影子,逐渐清晰的取代他们的模样印在心版上。

    现在她开始烦恼爱上人类的她该怎么办,从没恋爱经验的她找不到精灵倾吐,只好猛喝可乐装一肚子气,看心情会不会好些。

    “高兰心你可不可以不要长吁短叹?吓死精灵是有罪的。”还好她命大没摔死。

    端镜细察的高中女生再度发出女人叹息。“你瞧瞧,黑眼圈都跑出来了。”

    她一定会老得很快,千年岁月化为一堆白骨风干。

    “哎呀!才一点点看不出来啦,用人类的化妆品擦一擦不就盖住了。”有什么好烦心的。

    像她到处藏可乐罐子才烦心,每一次都被找到,怪没面子的。

    “精灵可以说风凉话吗?你天生丽质当然不必苦恼年华老去。”真羡慕她雪里透红的肌肤,怎么晒都不会黑。

    她只要一走出庭院超过半小时,白獾募》袅⒖瘫渖,得又擦又抹好些日子才会恢复原来的肤色。

    这倒也是,他们精灵的美是自然天成。“因为我们只吃花蜜和果实才不容易老,我听说花蜜是护肤圣品哦!”

    一瞧她无忧的表情,揽镜自照的高兰心更加郁闷。“你以为我没试过吗?我还订了一大桶牛奶洗澡呢!”

    “哇!好奢侈哦!”真想拿来喝一口。“高兰馨的父母愿意帮你付钱吗?”

    以前曾有一头好心的母牛让她喝奶,浓浓的奶香味令她口齿留香,清浓不腻非常好喝,每回一想那味道就会流口水。

    不过现在有可乐代替也满好的,随时随地都可取得,方便又不浪费时间。

    只是她没有人类使用的钱币,必须向上官月“借用”。

    高兰心慵懒的挠挠发媚眼横送。“嗯哼!只要不伤害他们女儿的身体,他们什么都会给我。”

    好好哦……呃!是好过分哦!利用父母心满足私欲。

    “喂!你几时才要离开高兰馨的身体,你不能老占著不还。”她不能让她自私的占为己有,时间一久真的会变成她的。

    “你管太多事了吧!是她不愿醒来我好心替她保管,这样不行吗?”她越来越喜欢这具充满弹性的躯体,不想归还了。

    “我不管不行啦!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是她搞错对象将死人魂魄送进活人体内。

    想想真的是胡涂透顶,生人和死人的气息是如此不同,一清新一腐坏,她居然会闻不出来地将两者搞混,傻呼呼的丢出一个愿望。

    都怪医院的消毒水太重才会害她失灵,生人和死人的味道都分不清楚,只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退后三步,错误就因此造成了。

    这会儿她正在为自己的错事付出代价,无法完成长老交代的一百个愿望。

    虽然愿望只剩下九十七个,但她宁可一个也没送。

    “够了,够了,你别来烦我,这些天两个老家伙轮流和高兰馨聊天,快把我给逼疯了。”她有预感她快醒了。

    “喔!原来你的黑眼圈是这么来的。嘻……”艾莉丝抿起唇偷笑。

    “闭嘴,不许取笑我。”可恨的笨精灵。

    是谁教他们的笨方法,日以继夜不停的炮轰,不管她如何抗拒和忿怒,两人还是不厌其烦的对著她身体内的睡灵讲话,期望用亲情来唤醒她。

    有这种不辞辛劳的父母的确令人感动,她几乎要心软的助其一臂之力,将高兰馨由睡梦中揪起来。

    可惜她不是人只是一只极度自私的鬼,高兰馨沉睡越久对她越有利,她可以顺利的夺舍不必顾忌有人来抢,久而久之那抹睡魂会消失不见。

    可是如意算盘打得再精还是赶不上变化,老家伙的亲情攻势似乎奏效了,睡眠中的高兰馨常因恶梦而几近惊醒,泪流的次数较以往高出很多。

    她担心再这么下去她会无处可栖魂,一如千年的飘泊四处流浪,永远也没办法停下脚步。

    抚著额心渐失的朱砂印,心有余悸的高兰心仍忍不住发抖,她不要再受一次万蚁蚀心之苦,有机会她还是要当人不当鬼,有形体有魂魄的活在阳光底下。

    “其实你可以用丝瓜露敷眼睛四周,我的精灵同伴说非常管用。”不过她没试过就是了。

    “真的?”听起来似乎很动人。

    “谁晓得,得试过才知功效如何。”她吃得好,睡得好,没有黑眼圈。

    丹凤眼一眯,高兰心又流露公主的骄气。“你去帮我取来。”

    “我?!”

    没搞错吧!又使唤精灵,她可不是人类的下人随传随到。

    “不是你难道是我吗?这身细白嫩肉可不能有小蔽伤,否则你教我怎么向这副躯壳的主人交代?”一白遮三丑,她不想再晒黑了。

    虽然她已经够美了,但她还想更美,最好有倾倒众生之姿。

    “有时候你也要动一动别太懒,老躺在床上当废人连精灵都看不过去。”嗝!可乐真好喝。

    高兰心拿起镜子装模作样的撩撩发。“喏!这不是在动了,你还不快去取丝瓜露让我使用。”

    “第一,我不是你的下女,第二,沾了朝露的丝瓜露才有功用。第三,我不想当你的奴才。”哼!精灵不发威你当是墙角的老鼠不成。

    畏畏缩缩。

    “唔!你伤了我的心,我以为你当我是朋友呐!原来是我表错情了。”她夸张的捂著胸口,像是受了极大的打击。

    粉颊涨得鼓鼓的艾莉丝恼怒的瞪著她,明知她的心痛是在作假,可是精灵的纯善天性还是忍不住一动,差点要开口安慰。

    气闷在心的她捧著可乐瓶闷著头喝,不想理会她咳声叹气的神情。

    “唉!我真的好可怜哦!一个朋友也没有,好不容易交个精灵当知己还被嫌弃,我这命运乖舛的红颜怎如此薄命,不得安宁还猛被蚤扰,一双迷人的眼睛都快成了两个黑窟窿……”

    没听见,没听见,她什么也没听见,休想要精灵替人类办事,她要罢工。

    “不知道院长夫妇相不相信精灵的存在,要是由我口中说出可信度一定更高……”

    “住口,住口,你这个坏心的人类想要陷害我,根本不是精灵的朋友。”艾莉丝气呼呼地抱著可乐瓶往上窜,却因为瓶子太重滑下三寸。

    “我的丝瓜露呢?”好累哦!一下子说太多话了。

    精神不济的高兰心猛打哈欠,娇慵的神情困懒极了,这些日子被高氏夫妇扰得没法安睡,她几乎随时维持在打盹姿态。

    “你……”气忿的咬咬牙,她好想用可乐瓶丢人。“明天清晨再取露装瓶。”

    她得逞的露出绝美笑靥。“还是你对我最好,不像那个冷冰冰的臭男人。”

    高兰心骂人都像在吟诗,难怪她会是古人争夺的对象。

    “他才不冷呢!你少骂人。”他有一双最温暖的黑瞳。

    “嗟!只有恋爱中的女人最傻气,他放个屁也是香的。”她又羡又妒的冷嗤一声,不甘心输给一个笨精灵。

    傻笑不已的艾莉丝坐在窗口喝可乐,心里想著她心爱的男人,喜孜孜的笑容散发金色光芒,一圈微淡的光环忽现即失,没人发现她的能力正悄悄觉醒。

    只有躲在地底窥探的一团黑雾狞笑著,等待最佳时机好一口吞了她。

    精灵,是黑暗世界力量的来源,尤其是懵懂无知的圣精灵,尝起来一定更可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精灵の爱最新章节 | 精灵の爱全文阅读 | 精灵の爱TXT下载